評論(0

《玫瑰少年》

標籤: 暫無標籤

《玫瑰少年》講的是性別錯置的故事,一個想變成女孩嫁給同學的小男孩,一段曲折的生活過程。影片流露出幾分無奈感傷的情緒,卻毫不沉重,輕快歡愉的法國歌曲不時帶動起喜悅的氣氛,壓低了情節中劍拔弩張的對立。滿是童趣的可愛純真幻想,一個又一個的美好夢境,舒緩了現實世界的挫敗感,也帶給影片狂想曲般的氛圍。

1 《玫瑰少年》 -劇情介紹

《玫瑰少年》《玫瑰少年》

七歲的小男孩里多維克有個幸福的家庭,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姐姐以及疼愛他們的父母。父母很縱容地允許他留著女孩般的劉海,對於他的女性化的穿著、打扮姿態也不加強阻。在父母喬遷新居后舉行了一個party,街坊鄰居紛紛到場。就在這個party上,眾目睽睽注視著男主人挨個介紹家庭成員時,小男孩里多維克姍姍亮相:穿上媽媽的紅色高跟鞋,抹媽媽的口紅,戴上媽媽的耳環,身著姐姐的連衣裙,此舉搞得眾人目瞪口呆!

在家庭舞會上,里多維克偶然認識了父親的老闆兒子,兩人在學校里成了好友。兩位小情侶扮演愛侶成婚儀式惹來了麻煩。里多維克在學校的戲劇演出上,私自扮演沉睡的公主,等待騎士親吻方能蘇醒。里多維克的父母在眾人目光注視下尷尬萬分。

一切不尋常的行為,導致校方以「會影響學校風氣」為由,將里多維克勒令退學。他的父母在羞憤之餘,請來心理醫師醫治他的病態。然而,這些都不能改變里多維克成為女孩的「玫瑰少年夢」。  




2 《玫瑰少年》 -主演簡介

《玫瑰少年》米歇爾·拉羅克

米歇爾·拉羅克 Michèle Laroque
法國女星,於1960年出生於法國尼斯(Nice),1989年,米歇爾·拉羅克以喜劇《跟著飛機走》(Suivez Cet Avion)里的空姐配角成為銀幕新鮮人,並確立了往後以喜劇為主的表演風格。3年後的《危機》(The Crisis),則讓米歇爾·拉羅克一舉提名凱撒獎最佳女配角。聲勢漸開的她於1996年趁勝追擊,再以《變性上班族》(Pedale Douce)二度提名凱撒獎。她與法國凱撒獎男星亞伯杜龐帝(Albert Dupontel),合作演出的黑色喜劇片《謀殺愛美麗》(Serial Lover)。向來以喜劇角色廣為人知的米歇爾·拉羅克,曾接連與丹尼爾奧圖(Daniel Auteuil)、丹尼布恩(Dany Boon)等大牌影星合作,而《終成寡婦》則是她的最新力作。

3 《玫瑰少年》 -影片視點

這是一部「介於悲喜、夢與真實之間的電影」。這部拍攝於1996年的影片曾獲得過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獎等許多獎項。影片並非單純的「同志電影」,描寫的是這個男孩為了自由和夢想,而產生的執著、認真的觀念,在他的世界中沒有不可能的事。

4 《玫瑰少年》 -幕後製作

導演的話

《玫瑰少年》《玫瑰少年》

小孩子是活在一個詩意、開放、什麼事都可能在世界中;現實和夢之間幾乎沒有界線。沒有什麼是確定、不確定的。相反的,大人的視界已被表象、社會規範約及何謂正常、何謂異常所限制。

《玫瑰少年》是個老故事:曲解的眼光、鄰居的評論、蜚語流言和面對「與他人不同」時的羞愧。在電影中,反串及性別認同問題常是以喜刻手法詮釋。《玫瑰少年》里,小孩的天真與其莫名的相信,使他的問題變得感人,而且,讓大家都能了解。為人父母接受自己的孩子與眾不同,這需要真正的勇氣。因為,令他恐懼的是:他們變得不同,其他人不再用相同的眼光看他們。

我一直就想拍一部電影描述這種正視「不同」的勇氣,以及如何從拒絕到接受的心路歷程。整個拍攝過程中,我不斷地對自己說:「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不知該如何反應。」我想探討我這個時代的一些主題,今天,我們得重新看待性別;男女間的界限愈來愈不明顯。甚至在家庭中,父母的角色可互換。假如成人的反應如此激烈,那是因為除了單純的性別問題,還衍生出;我屬於那裡?我是誰?而律多維克只是想成為他內心深處的他。

《玫瑰少年》是一部介於悲喜、夢與真實之間的電影。在電影中,我喜歡混合可能與不可能。邦(Pam,電影連續劇的人物,律多維克的偶像)的介入,讓我們進入小孩的想像世界,這也是片中夢幻的部分。律多維克對自己的形為非常清楚,不過,他不多話。他躲在自己的想像與夢之中,那像是他的靈感。當我小的時候,我為自己的非洲創造一片領土,常搭噴射機過去。製作人卡洛爾·斯科達(Carole Scotta)則相信,用力拍動雙臂可飛起來。

在生命中,愈往前行,愈多的圍欄阻礙「可能」的實現。在我而言,生命就一種斗。所以我拍電影:為了繼續創造。

穿幫鏡頭
當里多維克幫伊麗莎白作黃瓜面膜時,在幾個鏡頭間她臉上的黃瓜片數量和位置發生了變化。

5 《玫瑰少年》 -精彩對白

《玫瑰少年》《玫瑰少年》

Hanna Fabre: ludo, you're seven. You're too old to keep dressing like a girl.
漢娜:里多,你已經七歲了,不能再穿的像個女孩了。
Élisabeth: Does he do it often?
伊麗莎白:他經常這麼做么?
Pierre Fabre: Every so often.
皮埃爾:非常頻繁。
Hanna Fabre: We search for our identity until we are seven. I read it in "Marie Claire."
漢娜:我們直到7歲才能正確認識自己的性別。我在《嘉人》上看到的。

Élisabeth: Is that your dad's boss's son you are playing with?
伊麗莎白:跟你玩那個是你爸爸老闆的兒子么?
Ludovic Fabre: Yes.
里多維克:是的。
Élisabeth: You two are pals?
伊麗莎白:你們是好朋友?
Ludovic Fabre: Yes. We're going to get married once I'm not a boy.
里多維克:是的,當我不再是男孩的時候我們要結婚。
Élisabeth: Once you're not a boy.
伊麗莎白:當你不再是男孩的時候。

《玫瑰少年》《玫瑰少年》

Ludovic Fabre: I'm a girlboy.
里多維克:我是一個女男孩。
Jérôme: A girlboy?
傑羅姆:女男孩?
Ludovic Fabre: To make a baby, parents play tic-tac-toe. When one wins, God sends Xs and Ys. XX for a girl, and XY for a boy. But my X for a girl fell in the trash, and I got a Y instead. See? A scientific error! But God will fix it and send me an X and make me a girl and then we'll get married, okay?
里多維克:生孩子的時候父母們玩井字遊戲。當他們贏了上帝就把x和y們送來。兩個x是女孩,xy是男孩。但是讓我成為女孩那個x掉在垃圾箱里了,代替它的是個y。明白了么?一個科學上的錯誤!但是上帝會搞定它,把x還給我,讓我變成女孩的,到時候我們就結婚,好么?
Jérôme: That will depend on what kind of girl you are.
傑羅姆:那得看你是什麼樣的女孩了。

6 《玫瑰少年》 -所獲獎項

本片榮獲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獎、薩爾瓦多影展評審團、觀眾最愛兩項大獎、西雅圖同性戀影展最佳影片獎、受邀參加戛納導演之夜影片等。

7 《玫瑰少年》 -影片評論

錯位

藤井樹

《玫瑰少年》《玫瑰少年》

有這樣一個小男孩,從他有意識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應該是一個女孩.他的容貌也像女孩一般秀麗,很多時候他甚至就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女孩,穿女孩的衣服和漂亮的裙子,偷偷的戴媽媽姐姐的首飾,他還默默的喜歡著鄰居的一個男孩子.我不曉得該如何評價這樣的一個小孩,不能用對的或者錯的標準來衡量.孩子的心理很難掌握,在他的是非觀形成以前,只有他的父母可以慢慢的引導他幫助他.讓他看見自己的身體,讓他知道自己是屬於哪個世界的.這就是"玫瑰少年夢"的內容,有點特別的一部法語片,看的我心裡一陣一陣的緊張.

影片開始是一個家庭式的聚餐會,大人們互相寒暄應酬著,有幾個小孩在當中穿梭奔跑.這樣的場景我們每個人都經歷過,逢年過節的跟著父母到親戚家就是這個樣子.可是突然大家都靜了下來,時間彷彿凝固了一般.這個小男孩站在了大家的面前,穿著公主般的裙子,戴著紅色的耳環,他居然還用驕傲自豪的眼神看著大家.我知道他一定覺得很坦然,這樣的行為完全出自內心,我小時候到了這種時候也是這樣做的.我常常一個人躲在房間里,趁媽媽招待客人的時候穿她的高跟鞋,塗她的口紅.不過我沒有勇氣走出去見人,聽見有人來了,我會用最快的速度卸下這一切,然後若無其事的繼續做個乖小孩.我常常樂此不疲,有一種惡作劇般的快感,還可以滿足我那小小的最初萌芽的虛榮心.而羅杜就不一樣了,所有的異樣都是因為他是一個男孩子,而他做了女孩的事情,這怎麼可以?

沒有人知道到底什麼地方出了問題才造成這個孩子的性別錯位?他自己倒是有自己的理由,他說原本他是一個女孩,只是因為上帝搞錯了,把原屬於他的X弄丟了,於是他才成了男孩子,這是上帝的錯誤!我的天哪,我不曉得他怎麼會有這樣順其自然的想法.他的父母因為他的異樣在眾人面前出醜,甚至他的爸爸還丟了工作,全家人的生活都被搞的一團糟.我可以想象這樣一個異樣的小孩存在於家庭里,會給這個家帶來多少不便.我在青春期的時候也是如此的異樣,當然我不是性別錯位,錯位的是我對這個世界的態度.世界在我眼裡是如此的冷漠,我的夢想瘋狂滋長,可是它們沒有權力自由飛翔.每天都聽見夢想破碎的聲音,每天卻又做著新的夢.不喜歡說

《玫瑰少年》《玫瑰少年》

心裡話,看見父母那麼害怕,他們的話我不想聽,而我的話他們又聽不懂.如此錯位,如此格格不入,和羅杜是一樣的狀況.只是羅杜更小,更奇怪.他出格到學姐姐來初潮時的樣子,對他的媽媽說他肚子痛.這個孩子的眼睛里有某種叫人心驚的堅決,影片幾次出現那個拯救他的女神帶著他一起飛翔,我想在他看來這個世界是不合理的,因為上帝讓他成為男孩子,他從心裡抗拒.

他的父母我也不知道該為他們慶幸還是悲哀有這樣一個異類的小孩.他們做出了種種努力試圖幫助他認識自己.他們帶他去看心理醫生,遺憾的是終究還是得孩子自己做出妥協.對待這樣的孩子一定不能硬的來,唯一的辦法是慢慢的讓他感受作為一個男孩子的特別和驕傲,讓他知道男孩子不可替代的光榮.培養他的堅強和勇敢,讓他看見自己身上發出的閃亮的光.每一個性別都是天定的,上帝不會弄錯.曾經聽過一個故事說上帝在造人的時候是閉著眼睛的,他怕自己一睜眼就有了私心.所以生命在上帝面前平等唯一,上帝控制你的一半命運,你今後所有的努力就是用你手裡的一半命運去爭取上帝手裡的另一半,最終你將是完整的一個.我想羅杜的特別就在於他有懷疑,當別人邁開步子前行成長時,他還在不甘和猶豫.他那麼敏感那麼脆弱,小小的孩子居然懷疑著上帝,那是一分怎樣的負擔?!我竟然有了不忍和同情,甚至我也開始懷疑為什麼不能堅持這樣的錯位?

幸好一切都在朝好的方面發展,幸好後來他終於慢慢的接受了既定的事實.他體諒到父母的用心良苦,有些事情實在不是個人的意志可以決定或者改變的.影片的最後羅杜的女神終於離他而去,留下作為一個真正的男孩的羅杜.他開始習慣自己的性別角色,他的人生終於得以伸展.其實很多時候我們的生命也是一種習慣罷了,最初的錯位過去后總會習慣的.愛情也好,親情也罷,做朋友和做夫妻都是需要時間習慣和彼此適應的.羅杜懷疑的是自己的性別,而我們在彼時彼刻懷疑的或許是別的東西.我想錯位不可避免,重要的是你能夠回歸.懂得接受和妥協,這也是成長的全部意義吧.當我們不再懷疑,不再錯位,不再不安,不再難受和掙扎,我想我們就算是真的長大了,或者該是老了吧?!

《玫瑰少年》《玫瑰少年》

歐洲的影片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節奏感,畫面和音樂也有一種獨特的美.這部片子里演羅杜的那個小男孩真的很出色,他把一個滿是不解疑問的異類小孩演的入木三分.看到這樣的孩子我總是滿心親切,他的眼睛里的堅持和疑問我是那麼熟悉,只是現在的我已經沒有這樣的眼神了.

錯位終於過去,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悲傷?想起一句話:天空不留痕迹,鳥兒卻已飛過.你的成長的背後曾經經歷過多少這樣的錯位呢?!

謝謝你看完了我的字.

藤井樹
00.8.26 夜 

8 《玫瑰少年》 -影片視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