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理髮店主的悲哀》

標籤: 暫無標籤

日本影片《理髮店主的悲哀》也是這個命題的變奏。男性對腿的線條的迷戀實際上是對女性軀體的迷戀的外在表達,想想也是,禁止之美,朦朧之美才能讓人有所回味和思緒...

1 《理髮店主的悲哀》 -劇情簡介:

《理髮店主的悲哀》《理髮店主的悲哀》

 

版本一

影片在描繪麗子的同時安排了一條虐戀者的副線,大玩SM遊戲,特別搞怪。支撐這個電影的理論基礎依舊是弗洛伊德,在電影的開始導演特地以動漫的形式表現了理髮店主的傾向的由來。 

當大多數人過著朝九晚五的枯燥生活,有時候玩一些出格的遊戲或許能夠給夫妻生活點綴出一點樂子,但是,尺度自定,參考教材:日本人一系列的sm電影。 

人,在滿足和被滿足里,在生命漫長的日子裡,需要一點刺激。

版本二

曾經有一個男人是幸福的,因為他死在了追尋的路上,多年前特呂弗的《男歡女愛》給了生命這樣的惆悵。 
在一個叫「柔性天堂」的網站上有著這樣一句話:品女人造詣最高的男人,品的是女人的美腿。 

而我們的李漁師父更是了得,他在《閑情偶寄•手足篇》開首就言:相女子者,有簡便訣云:「上看頭,下看腳」…… 
日本影片《理髮店主的悲哀》也是這個命題的變奏。男性對腿的線條的迷戀實際上是對女性軀體的迷戀的外在表達,想想也是,禁止之美,朦朧之美才能讓人有所回味和思緒。 

他借故來到她的鞋店,女店員麗子不厭其煩地為他展示款識,他欣賞著女性腿部的線條。 
在不醉酒的狀態下,日本男人大抵木訥,就像他車上相約鞋店女店員麗子的尷尬相約,於是錯過,只能一個人去那家雅緻的西餐廳飲盡那催情的紅酒。 

燭光,因為沒有她秀媚的臉龐而失色;音樂,因為沒有共鳴而乏味。 

一個不請自來的女子,一個撩撥著他情緒的女子坐到了他的對面,慢慢墜下一物讓他撿拾,他俯身,她慢慢秀出美麗的腿步,悄然無聲地打開合攏的雙腿,就像夜花含著露珠散射著誘人的芳澤。而他退縮了。

版本三

這是一部關於「戀物癖」的影片,麗子是誰對他而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他們相處的場景里,理髮店主表現的痴戀,前朝年間。 

文人騷客以「三寸金蓮」盛酒而飲謂之:雅趣。他飲干高跟鞋裡的紅酒不過是模仿前人罷了。而他用手帕細細擦著她的高跟鞋,導演異常緩慢的鏡頭傳遞著曖昧的信息,麗子雙眼微和,朱唇微啟,性的快感從腳裸緩慢爬上身體,在她的陶醉里你彷彿體驗她的熱度。導演沒有讓它成為情慾的泄口,再度的剋制長達了抑制的凄美。 

他發現了麗子的秘密,她的男友是幫會的大佬,理髮店主的常客之一,大佬毫無顧忌談論著和麗子的性事,意念里的理髮店主或用剃刀環割了他的頸項,或用剪刀刺入他的頭顱,這些血腥的畫面再一次讓我們看見導演對非常規狀態的鐘情,施虐和暴力的一再是另類情色和獨立電影的特徵。往往驚世駭俗的景象更能夠讓人難忘從而達到推銷作品的目的。 

夜,掠去白晝的假面,麗子光顧帶來了計劃,然而只會在意念里殺人的理髮店主卻沒有了決心。而為麗子剃毛的場景導演拍得是用心的,這種場景只有小日本才歡喜。 

幾天後,麗子的一個電話讓所有的平衡打破…理髮店主充當了一個陪襯,而在麗子殺人的計劃里我們看到了女人的心智,在女人的纏綿下無數男人成為屈死的冤魂。色字頭上一把刀,這話一點不錯。

2 《理髮店主的悲哀》 -影片評價

 作為以趕超寺山修司為目標的日本新生代獨立情色電影片導演廣木隆一(《東京垃圾女郎》、落千丈《不貞之季節》)的作品,必然有著異人之處,他對虐戀的痴迷和對腿部的詩意影畫表明了這樣的野心。 

於是,理髮店主為麗子灈足的戲拍的內斂而色情,他捧著麗子的秀足如同雕琢一件玉器,這樣的場面其實是一種SM的情結,一種以自己的卑微姿態來贏得性快感的方式,這樣的男人往往是自卑的,因為男女天然的構成里男性應該是攻擊性的,而這種舉動的本身是角色的錯位,帶著陰柔的滿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