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標籤: 暫無標籤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by Milan Kundera (1929-),描述了1968年蘇聯入侵捷克時期,民主改革的氣息演變成專橫壓榨之風潮,普通知識分子命運多舛的複雜故事。作品剖示隱密的無情,探討愛的真諦,涵蓋了男女之愛、朋友之愛、祖國之愛。在任何慾望之下,每個人對於各類型的愛皆有自由抉擇的權利,自應負起誠懇執著的義務。人生責任是一個沉重的負擔,卻也是最真切實在的,解脫了負擔,人變得比大地還年輕,以真而非,一切將變得毫無意義。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美國《華盛頓郵報》這樣評價米蘭·昆德拉:「昆德拉是歐美最傑出和始終最為有趣的小說家之一。」《新聞周刊》也說:「昆德拉把哲理小說提升到了夢態抒情和感情濃烈的一個新水平。」 《華盛頓時報》還說:「《生存中不能承受之輕》是20世紀最偉大的小說之一,昆德拉藉此奠定了他世界上最偉大的在世作家的地位。」





1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名書簡介

作者:(捷克)米蘭·昆德拉
類型:小說
成書時間:1984年

2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背景搜索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米蘭·昆德拉
米蘭·昆德拉,1929年生於捷克布爾諾市。父親為鋼琴家、音樂藝術學院的教授,受家庭熏陶,童年時代便學作曲;少年時開始廣泛閱讀世界名著;青年時從事寫作、畫畫、音樂、電影。三十歲左右發表第一篇短篇小說,決定走文學創作之路。

1967年,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玩笑》在捷克出版,獲得巨大成功,奠定了他在文壇上的地位。1968年,蘇聯入侵捷克后,《玩笑》不但被列為禁書而且昆德拉的工作也失去了。1975年與家人離開捷克,來到法國。

移居法國后,昆德拉迅速走紅,成為法國讀者最喜愛的外國作家之一。他的絕大多數作品,如《笑忘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不朽》等都是首先在法國走紅,然後才引起世界文壇的矚目。他曾多次獲得國際文學獎,並多次被提名為諾貝爾文學獎的候選人。

3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內容精要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名畫·回憶
捷克首都布拉格的一位外科醫生托馬斯是個固執地拒絕「媚俗」的人,他背叛父母的意願離了婚,有著眾多的情人,其中最為親密的情人是畫家薩賓娜。有一次他到郊外的一個小鎮上出診,認識了那裡的女招待特麗莎。樸素而美麗的特麗莎讓托馬斯一見鍾情,而特麗莎對風度翩翩的托馬斯也頗有好感。

不久特麗莎到城裡找托馬斯,他們同居在一起。在薩賓娜的幫助下,愛好攝影的特麗莎在某雜誌社謀到一份工作。托馬斯雖然愛特麗莎,但是卻不願做家庭責任的附庸,更不願像別人那樣甘於平淡地生活,仍然與別的女人胡混。特麗莎雖然出身下層,但她內心渴望高尚的精神生活。特麗莎深愛著托馬斯卻不能接受他這種生活方式,然而又不能左右他,只有痛苦地與他維護著一個家庭的外殼。

1968年8月,前蘇聯領導人所指揮的坦克,在「主權有限論」等等旗號下,以突然襲擊的方式,一夜之間攻佔了布拉格,扣押了捷克黨政領導人。「布拉格之春」強烈地震動了這個家庭,特麗莎立刻找到了自己的意義,她熱心地充當著一個愛國記者的角色,拍下了大量蘇軍入侵的照片。與特麗莎不同,不願媚俗的托馬斯雖然憎恨入侵者,同情反抗者,卻不願用行動支持他們,不願為他們簽名,也不願簽名幫助政府,托馬斯認為,為誰簽名都是一種媚俗行為,他不願替別人充當製造聲勢的工具。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東歐街頭一景
後來,托馬斯和特麗莎為了逃避當局的迫害去了中立國瑞士。令特麗莎沒有想到的是薩賓娜也流亡到此,且與托馬斯重修舊好。特麗莎無法繼續忍受下去,憤然返回了布拉格。在離開特麗莎最初的幾天,托馬斯確實感到了自由,但很快這種輕飄飄的失落感又讓他難以忍受,於是他也重回布拉格尋找特麗莎。在布拉格,托馬斯因一篇文章得罪有關當局,並拒絕在收回自己文章的聲明上簽字而受到迫害。最後托馬斯與特麗莎二人移居鄉下,不幸在一次車禍中雙雙意外身亡。

和托馬斯一樣,薩賓娜也是一個堅決的反「媚俗」者,不過她卻從人們的「媚俗」中得到了好處。在瑞士,人們由於同情她的祖國而願意掏錢買她的畫,這讓她發了一大筆財。在一次宴會上,薩賓娜和瑞士的一名大學教師弗蘭茨相戀。弗蘭茨是一個相貌英俊的男士,事業有成,所有這些成功以後的感覺讓他覺得「輕」。他渴望反抗,渴望激情,於是他加入了聲援捷克人民的遊行示威大軍。後來在越南入侵柬埔寨期間加入赴柬醫療隊,但他這種堂吉訶德式的行動並沒有產生任何實際成果,後來受到歹徒的襲擊而喪生。

4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專家點評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東歐木雕·耶穌的誕生
米蘭·昆德拉說過,生長於一個小國在他看來實在是一種優勢,因為身處小國,要麼做一個可憐的、眼光狹窄的人,要麼成為一個廣聞博識的世界性的人。昆德拉就是一個世界性的人,他說:「如果一個作家寫的東西只能令本國的人了解,則他不但對不起世界上所有的人,更對不起他的同胞,因為他的同胞讀了他的作品,只能變得目光短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以醫生托馬斯、攝影愛好者特麗莎、畫家薩賓娜、大學教師弗蘭茨等人的生活為線索,通過他們之間的感情糾葛,散文化地展現了蘇軍入侵后,捷克各階層人民的生活和情緒,富於哲理地探討了人類天性中的「媚俗」本質,從而具備了從一個民族走向全人類的深廣內涵。

米蘭·昆德拉在這部小說中,圍繞幾個人物的不同經歷,經他們對生命的選擇將小說引入哲學層面,對諸如回歸、媚俗、遺忘、時間偶然性與必然性等多個範疇進行了思考。這是一部哲理小說,與傳統的小說不同,它不再通過故事情境本身吸引讀者,而是用將讀者引入哲理的思考之中,通過生活中具體的事件引起讀者形而上的深層思考。米蘭·昆德拉正是由於能夠將小說藝術與現代西方哲學結合起來,故而成為當今世界文壇上最為引人注目的作家。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插圖1
米蘭·昆德拉的思想帶有強烈的存在主義的傾向,因此,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作者對人生的命運與價值的關注是該書主題。生命的存在與價值的問題是任何一個人也無法逃避的問題,生命只是一個過程而已。在米蘭·昆德拉看來,人生是一種痛苦,這種痛苦來自於我們對生活目標的錯誤選擇,對生命價值的錯誤判斷,世人都在為自己的目的而孜孜追求,殊不知,目標本身就是一種空虛。生命因「追求」而變得庸俗,人類成了被「追求」所役使的奴隸,在「追求」的名義下,我們不論是放浪形骸,還是循規蹈矩,最終只是無休止地重複前人。因此,人類的歷史最終將只剩下兩個字———「媚俗」。

媚俗一詞源於德語的Kitsch,被米蘭·昆德拉在多次演講中引用。昆德拉認為,媚俗是以做作的態度取悅大眾的行為,這種行為侵蝕人類最初美好的心靈,是一種文明病。他甚至指出藝術中的現代主義在眼下幾乎也變成了一種新的時髦,新的Kitsch,失掉了最開始那種解放個性的初衷。媚俗不僅是我們的敵人也是我們自己。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昆德拉借薩賓娜的思索表達了他的看法,只要有公眾存在,只要留心公眾存在,而不是按自己的意願行事,就免不了媚俗。不管我們承認與否,媚俗是人類境況的一個組成部分,很少有人能脫俗。媚俗不僅僅是某些人或某些國家的問題,而是整個人類的問題。由於媚俗,人們往往會用意志代替個人追求,由於媚俗,人們往往會扭曲自我的價值判斷以迎合整體的價值取向。當整個價值判斷體系完全失重,美與丑、善與惡、好與壞無從判別,甚至形成一體時,生命在外界和內心的沉重抗擊之下也就變得無所適從,變成了不能承受之輕。

5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妙語佳句

人從來就想重寫自己的傳記,改變過去,抹去痕迹,抹去自己的,也抹去別人的,想遺忘遠不是那麼簡單。

6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相關詞條

米蘭·昆德拉;捷克;法國;小說;文學

7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相關資料

《米蘭·昆德拉評傳》;《米蘭·昆德拉傳》;《米蘭·昆德拉文集》

8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詞條分類

米蘭·昆德拉;捷克;法國;小說;文學;世界歷史名書;傳世經典文學

9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相關鏈接

http://www.worldliterature.cn/(X(1)S(5watmk45fkkhybboh5bztxfe))/Author/Author.aspx?AuthorID=4
http://www.trucy.org/archives/2004/07/euaueoeaeueeueo.php
http://book.263.com/20040330/00407875.html
上一篇[激潮]    下一篇 [2008年9月1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