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瘋話》屬短篇小說,由作者虹笙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1 《瘋話》 -作者介紹

作者:虹笙
寫過多篇短片小說《老鬼的憂傷》 , 《魚刺》 ,《走吧》 , 《點燈》 等。

2 《瘋話》 -文章簡介

初登:小說閱讀網,本文於2007年完結屬於短篇小說。

3 《瘋話》 -原文欣賞

瘋話
      我是黃土鄉的天字第一號人物——趙書記。在我的黃土鄉,無論誰見了我,都要點點頭、彎彎腰,恭恭敬敬地叫我一聲「趙老闆」或者「趙書記」。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對他們說,不要這樣,不要客氣。可他們依然如故一如既往地尊敬我,哪怕我剛剛扇了他們幾個耳光,剛剛帶人去罰了他們的款,他們還要那樣對待我,全鄉就沒有一個人例外。
  什麼?你不相信?你好大的……疑問。呃,你不是黃土鄉的人吧?對了,你不是,肯定不是。在我的黃土鄉,我從沒見過你這個人。這麼和你說吧,黃土鄉沒有人不相信我的話,假話都當真話相信,要不然我怎麼能在黃土鄉說一不二呢?不信我的話會怎麼樣?不相信我的話就是對我最大的不尊敬,黃土鄉的人如果有誰敢對我不尊敬,那怕是小小的,我也不會讓他有好日子過。碰上我心情好時,就當時讓他受點皮肉這苦,如果我當時心情很糟糕,那就要把他捉到鄉里關起來。關起來會怎樣?首先是不交個千把兩千的不得出去,至於被關的期間的情況不好說,各種各樣的可能都存在,總之,出去之後的人再也不會第二次對我不尊敬。
  這是真話,你不要不相信。當然,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話,但那一定是暫時的,因為我確確實實從來都只說真話,不說假話。
  黃土鄉的百姓都是刁民?不,都很聽話。
  不是刁民怎麼還用得著那樣?這你就不懂了,這種一種藝術,領導藝術。做領導的不是需要領導藝術嗎?給你打個比方把,牛,種田的牛聽話吧,可人們為什麼還要打他呢?再有,什麼牛挨打最多?做事最能幹的牛。不是有一句什麼話……叫做「鞭打快牛」,就是這麼回事。
  你說什麼?
  哦,你問我黃土鄉那麼多人我怎麼個個都認識?
  這是一個秘密,一般人我不告訴他,對你就說了吧,誰讓我們是好朋友呢。之所以那樣全是因為我的記憶力。我的記憶能力厲害,特別厲害,我給你舉個例子吧。小時候讀書常要背書,有個唐詩叫……叫做白月依水落,長江對海淌……不對?肯定不對,對才怪呢,對怎麼能說明我的記憶力厲害呢。就像那個白月……啊……叫白日依山盡什麼的唐詩,我怎麼都背不成,剛讀了幾遍背時還只錯一兩個字,到後來就越讀越錯得多,這還是舉了語文的例子,再說數學的,那個什麼口訣,有一一得一的,有一一得二的,加法和乘法的,我老是分不清。嘿,有一個我不會錯,那就是二二得四,加法那樣乘法也那樣。
  你說這應該叫記憶力差?哈哈,不對,這是好,按如今時髦的說法是,我真是有才啊。還不是一般的有才,是相當的有才,是天才。你聽說過嗎?凡是天才,總是在其他多個方面表現得不足,而在某一個方面非常突出。這是真話吧。
  我在哪一方面突出?認人,我特別會認人。比如你今天和我說話,過個三年五年,一見面我就能認出你,叫上你的名字,還能說出今天說過的話。
  相信了吧?我知道,這是必然。
  你笑了?別笑,請你別笑,你一笑我就不自在,在我的黃土鄉,沒有人敢對我笑的。我和你說,這笑太複雜了,什麼奸笑恥笑譏笑嘲笑,等等等等,我搞不清楚。我這個人很簡單,搞不清楚的東西就不搞,在黃土鄉我禁止別人對我笑,我要求所有的人見了我都得像老鼠見了貓,不,還不止老鼠見了貓,要像我見了我老婆一樣。
  我說了假話?沒有哇!
  我自相矛盾?沒有哇!
  哦,我曉得了,你是說我怕老婆,黃土鄉的人怕我,問我的老婆是不是黃土鄉的人?是吧?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我所有的話都是真話,我還可以肯定地告訴你,我的老婆是如假包換的黃土鄉人。
  不明白了吧?這很正常,和我說話說多了,就沒有不糊塗的人,我是誰呀?趙書記呀。趙書記是誰呀?就是天才的趙書記呀。你和趙書記說話能不糊塗嗎?你還能比趙書記更明白嗎?我告訴你,和我說話你就只要聽著,什麼也不要去想,我說什麼你就聽什麼,我叫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這樣你就不會糊塗了。
  你說什麼?做人不能不思考?你這個人吶,讓我怎麼說你好。你是誰呀,是趙書記嗎?有什麼事需要你去想,去思考的呢?黃土鄉離了你就不轉嗎?
  黃土鄉真就沒有一個我不認識的?有,當然有。說沒有那是誇張,藝術的誇張,這種誇張藝術也是領導藝術之一。做領導的不誇張行嗎?有時,大的要說是小的,有時,小的要說成大的,有時直的要說成歪的,有時歪的要說成直的。但所有這些,你不能認為那是假話,那都是誇張,藝術性的誇張,是領導藝術。將來,你做了領導,一定要學會這種藝術。
  哪些人我不認識?和你說真話,不認識的人多去了。那些剛出生的嬰兒們不說,像那些住在黃土鄉角角落落不通公路的村子里的人,我的車開不過去,自然就不認識。還有那些沒找我辦過事的人。
  黃土鄉的人不認識我?笑話。不認識我還能不認識我的車子嗎?不認識我還能不認識我身邊的人嗎?告訴你,我的車牌號是「黃黃黃黃黃黃黃黃土」,很好記的,黃土鄉人沒有不了解的。我身邊的人個個都像梁山上的好漢。你問我怎麼選這一個車牌號。會意。會意懂嘛。就像有些人用「8888888」表示自己想「發發發發發發發」,用「6666666」會意成「順順順順順順順」一樣,黃就是黃金,土就是泥土,「黃黃黃黃黃黃黃黃土」的會意就是:給我一寸黃土,我就要從收穫八寸黃金。
  你相信了,這就對了,凡是和我說話最後都是這種結果,因為我說的都是真話。
  你問我黃土鄉的人見了我都點頭彎腰是不是誇張?這話是真話,一點都不誇張。做領導嘛,也不能所有的事都誇張,你說是不是。
  你好像還有疑問?你還在想什麼事?想不通?想不通不要緊,跟我說呀。有問題嘛?有問題我幫你解決,在我的黃土鄉,什麼問題都是我一句話的事。
  真是大事?大事也不要緊,有問題可以提出來,可以讓組織研究研究嘛。
  我為啥要每一個黃土鄉的人都尊敬我?傻瓜,小傻瓜,傻得可愛。你不喜歡別人尊敬你嗎?別人不尊敬你,做個什麼事都有人這樣啰嗦那樣啰嗦;別人都尊敬你了,你就做什麼都不用考慮別人會怎樣看了。
  你覺得什麼?!
  你!你!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對你客客氣氣,你怎麼說出這樣的話來。你不要讓我對你不客氣,如果我要對你不客氣,我就不管你是不是黃土鄉人,只要在我的黃土鄉,我是什麼事都不怕,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就是省里的中央的記者來了,我也照樣擺平他們。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提什麼智商不智商的。前幾年,我兒子轉到外地去讀書,結果那個學校竟然要我的兒子去讀什麼特殊學校,說我的兒子是弱智,簡直是一派胡言。什麼弱智,不就是成績差點嗎?那是暫的,將來一定是天才,大器晚成都不懂嗎?什麼眼睛小鼻子寬?媽的,還說是先天愚型。老子也那樣,老子也是先天愚型嗎?先天愚型能當趙書記嗎?告訴你,我兒子現在外國留學,弱智能留學嗎?
  吃藥?放屁!你才有病呢?趙書記能有病嗎?告訴你們,將來,等我兒子留學回來,還做黃土鄉的趙書記,到時候你們,哼……
(全文完)

4 《瘋話》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2]http://www.readnovel.com/novel/24425.htm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