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白馬堂》是哲彬彬創作是一篇小說,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現已完結。

《白馬堂》屬短篇小說,由作者哲彬彬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1 《白馬堂》 -作者介紹

作者:哲彬彬
寫過多篇短篇小說 《山那邊》 ,《白果樹》 ,《螺螄美人》 , 《金魚兄弟和小狗姐姐》 等。

2 《白馬堂》 -文章簡介

初登:小說閱讀網,本文於2007年完結屬於短篇小說。

3 《白馬堂》 -原文欣賞

白馬堂
      他是一個刺客,很優秀的刺客。
  我們不知道他從何方來,只知道他到一個地方去,那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白馬堂。
  白馬堂是江湖上古遠的門派,它已在江湖上存活了三百多年,至今已不是前時那麼興隆,很多優秀的白馬堂人物都選擇了另立門戶或離堂出走,可它畢竟有著三百多年的積蘊,光是基業財產,恐怕皇帝老兒都忌憚三分。再加上少堂主尹無敵新繼承老堂主尹榮掌門之位后,勵精圖治,白馬堂昔日的榮耀又慢慢兒復甦。這正應驗了「戰勝於朝廷」那句話。
  他沒過多久就進入了白馬堂主殿,直尋老堂主尹榮的寢室。這時已是夜深十分,只有幾聲打更的聲響在夜裡浮動,偶爾在迴廊轉彎處閃爍著燈籠模糊的光芒。
  他很快就來到老堂主尹榮的寢室前,見寢室門前站著兩個侍衛,於是他改變路徑,輕手躡到寢室側面的窗口,點破一點窗紙,向里瞧去。
  一個女子正在服侍尹榮。尹榮咳著,她替尹榮捶背;尹榮吐痰,他替尹榮端痰盂。
  看到這一切,很快,他臉上怒容凜然,牙齒格格作響,手上按住劍柄,準備刺殺裡面的兩個人。
  他叫武鑰,是武當派掌門玉虛真人的一名俗家弟子,那個女子是他尋找的女友緞思思。緞思思與他分手后,他難忘舊情,在江湖上大海撈針般尋找她,終於打聽到她在白馬堂給老堂主當侍女,於是趁夜前來打探,卻見此時這般光景,他胸中的怒氣若噴發的火山,逼迫他不得不下手了!
  武鑰原本就是一名優秀的刺客,如果他出其不意下手,難保屋裡的兩個人不受傷甚至斃命。
  在武鑰就要躍入屋裡時,一隻溫暖的手倏然間搭在了他的右肩上,他運起內力相抗,對方的內力卻高過於他。他右邊的半邊身體給對方以泰山壓頂的手法勞勞按住。
  「我不會殺你,跟我來。」制住他的這個女子以傳音入密的功法對他說。
  武鑰知道有此女子作埂,此時要殺了屋裡的尹榮和緞思思已經不可能,心想不如先隨這女子而去,視探一下這女子的身份虛實。當下隨著這女子的行蹤走了。
  那女子帶著武鑰來到一間密室,說道:「你為什麼要殺室內之人?他們與你何冤何仇?
  武鑰道:「緞思思是我的女友,她現在跟老堂主尹榮好了,我當然要殺他們!」
  那女子狡黠的轉了一圈眼睛,說道:「可是你們已經分手了。」武鑰雖然生氣,可是又一時啞口無言。
  那女子隨即自吐身份,原來她是老堂主尹榮之女尹文君,人稱「燕子掠水」,最擅松果刺這一門暗器,上個月十五那天,她居然打敗了長白智愚二叟,智叟腳踝處中了一枚暗器,愚叟湧泉穴和期門穴各中一枚暗器。
  尹文君帶著武鑰在那間密室的一道暗門走進去,拐了幾條四方四正的暗道,就來到一間可容五百人的豪華大廳,其時已是深夜,可大廳里仍有三個人,一個青年形貌儒雅,坐在東首一張八仙桌前,另外倆人一瘦一胖,瘦者著黑袍,胖者著白袍,武鑰見了這倆人,臉色漲得通紅,錚的一聲,長劍掣出,身體一個「狸貓跳牆」,逼近倆人。
  瘦胖倆人見此情景,相視一笑,分別從自己懷裡取出鐵扇,身形閃動,讓開武鑰的攻擊,隨後又如鬼魅般的撲上。
  武鑰所施展的都是武當派的絕技,那一瘦一胖兩個老者在武鑰的絕技之下,似乎無可奈何。但從他倆的表情可以瞧出,他們並不想戰勝武鑰。
  拆招不過十來回合,倆人忽然後躍至那青年身側,齊聲說道:「黑白無常已為少堂主哄引來了武當派掌門玉虛真人的俗家弟子武鑰,請少堂主定奪。」那青年就是少堂主尹無敵,尹無敵揮了揮手,示意黑白無常退出大廳。
  武鑰揮劍攔住,說道:「二位偷了我的二十兩銀子,應當交還給我了吧?」
  黑無常哈哈哈笑了一陣,說道:「你堂堂天下有名刺客,何求這二十兩銀子。這二十兩銀子我與哥哥白無常早已沽酒喝了。武少俠在江湖上奔波,為的就是有朝一日我找到自己的女友緞思思,我們透露口風,將你引到白馬堂找到了她,難道這還不值那二十兩銀子?」
  武鑰一時啞口,還劍入鞘。黑白無常走出大廳。
  少堂主尹無敵呷了一口茶,一雙眼睛笑成了一條縫,面色謙和:「武少俠請坐。」少堂主尹無敵的妹妹尹文君當先在尹無敵的右前位子坐下,對尹無敵道:「哥哥,黑白無常替我倆請到了武少俠,爹爹的情人緞思思不用我們出手,她自己都要被爹爹攆出去了。尹無敵一笑,讚賞了妹妹一句,隨即拍了三聲巴掌。一個紫衣男僕人端了一個盤子出來,畢恭畢敬走到武鑰身前,盤子上放著十幾隻金光閃閃的金元寶。
  武鑰一時不知所措。「收下吧,武少俠。」少堂主尹無敵笑了笑,一雙眼睛神采奕奕直瞧得武鑰不好意思。他明白的很,受人恩惠,必然為人做事,這麼多金元寶,這是他一生要攢都攢不了的呀!尹文君見武鑰似乎有些心動,插言道:「緞思思早就被叛了武少俠,此時正是你發泄胸中不快的好機會。
  武鑰回想起前時所見緞思思與老堂主尹榮相好的情景,他的胸中又生起了無名怒火,巴不得一劍結果了尹榮和緞思思的性命。
  尹文君與尹無敵都以靜默的眸光注目著武鑰。
  武鑰此時心生收銀之心,說道:「三位想要我做什麼事?」
  尹無敵道:「只是一件輕而易舉之事,但你卻可以獲得我賞你的這麼多金元寶。」
  武鑰收取金元寶,一隻一隻撿入背囊,說道:「堂主有什麼傳話儘管說給在下。」
  尹無敵道:「你知道我和妹妹為什麼這麼恨緞思思嗎」武鑰冥思苦想了一會,搖了搖頭。尹無敵道:「她答應照顧老堂主一輩子,並寫下了契約,將來老堂主一死,她就能夠與我和妹妹三分老堂主的遺產。」
  武鑰聽了此言,心想緞思思啊緞思思,你與我分手原來竟是為了老堂主的此筆遺產,你是一隻多麼可憎的狐狸精!我一定在老堂主面前揭開你的老底!
  武鑰辭別少堂主尹無敵,與少堂主的妹妹尹文君前往老堂主尹榮的卧室。守門的侍衛見是尹文君,只任他們在外面站,不加攔阻。
  武鑰和尹文君在卧室外等到天色微明,武鑰錚的一聲拔出長劍喝道:「緞思思,你這騷狐狸給我出來!」
  「吱」的一聲,門打了開來,武鑰道:「嘿嘿,你終於現身了,我找了你這一年多。」
  緞思思面色大變:「我,我不認識你……」
  老堂主尹榮走出門來,一邊嘴裡還說道:「思思,是誰欺負你?」武鑰見了尹榮,更是怒氣溢溢,如果不是答應了少堂主尹無敵和緞思思,他早挺劍而上,連老堂主尹榮也一併宰了。強忍住怒氣,他道:「尹老堂主,這年青的姓緞的女子並不是真心愛你的,在下才是她正兒八經的男友!」
  尹榮瞪圓了眼睛,隨即語無倫次,瞧著緞思思:「你——你——你欺騙我的感情?」
  緞思思撫面哭道:「我與武鑰早分手一年多了,我不可能再愛他。」
  尹文君道:「你的武大哥找你找得好苦,你快與他走吧。」
  尹榮走入房間,取出一張結婚契約來,就要當面撕掉,緞思思道:「尹老爺,你不相信我了嗎,我與武鑰早已分手,我們之間已沒有絲毫牽連,這是一個可怕的陷阱!」尹榮道:「我永遠都不會相信你了。」
  這時,少堂主尹無敵帶領數人前來。尹無敵一揮手,黑白無常立即搶到緞思思面前,命她走出白馬堂。
  緞思思揮袖拭淚,往白馬堂外門走去。武鑰辭別眾人,隨在緞思思蹣跚的腳步後面。
  緞思思來到一條大河旁,河上無船,緞思思轉身責問武鑰:「我們早已分手,你為何用這條毒計害我?」武鑰道:「你,你只能是我的女友。尹榮有什麼好,何況少堂主尹無敵和『燕子掠水』尹文君又那麼恨你,時刻防著你。」
  緞思思絕望的淚水一滴一滴隨風落入河面,盪起一圈圈的淪漪。河對岸,一白須老者踏浪前來。
  「師父。」武鑰叫了一聲。來人正是武鑰的師父——武當山的玉虛真人。玉虛真人見緞思思掉淚,武鑰的臉色也不對,對武鑰說道:「鑰兒,今日你做了甚麼虧心事?」武鑰瞧著哭泣的緞思思,心道,她真的對我沒了一絲感情?我們早已經分手,難道她沒有選擇自己幸福的權利嗎?武鑰啊武鑰,如果是如此,你不是太做的出格了嗎,為了金錢和尊嚴,你捉弄了一位女子誠摯的心啊!
  玉虛真人對武鑰語重心長的說了一番話,忽然間隱身不見,雲遊去了。武鑰驀然明白,對一段感情不能太拘泥,應如師父的性格那般隨遇而安、順其自然。武鑰想到此,立即復回白馬堂,他要為緞思思討個說法。
  來到老堂主尹榮寢室門前,尹榮正欲將一紙遺產囑令交給他的兩個兒女尹無敵和尹文君。尹無敵尹文君倆人的臉上都顯出狂喜之色。
  武鑰怒容凜然:「尹少堂主,將你的這臭錢拿去吧,我可不做對不起良心之事!」武鑰將背囊里的金元寶一顆顆甩在當地,它們濺起陣陣微塵。
  「什麼?」尹榮瞧著武鑰。
  武鑰正想回話,尹無敵和尹文君撲身而上,倆人都是拚命的打法。武鑰掣出長劍,可此時黑白無常從後背撲上,分別扳住他一臂,武鑰的長劍嗆啷一聲掉在地上。武鑰的嘴還能說,他一字一詞清晰的吐了出來:「我與緞思思早就分手了,上天作證,緞思思並沒有欺騙老堂……」說到「堂」字,少堂主尹無敵和其妹妹尹文君撲上來,尹無敵撿起武鑰遺失在地的長劍,刺入了武鑰的腹部,尹文君用一把匕首割去了他的舌頭,一隻松果刺釘在了他的中丹田上。
  緞思思這時也已返回白馬堂,她撲過來,抱起地上武鑰的頭,可武鑰已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老堂主尹榮躍身而起,身如鬼魅,分拍一掌,制住了君無敵和尹文君的穴道。尹榮對黑白無常道:「今後你倆是聽我的還是聽這兩個貪心鬼的?」
  黑白無常顫顫微微,異口同聲:「聽老堂主您的。」
  就這樣,老堂主尹榮因此變故再次復出,重持白馬堂掌門之位……
(全文完)

4 《白馬堂》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上一篇[廢然而返]    下一篇 [索尼·布拉德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