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磧中作》是唐代詩人岑參的作品。這首詩描寫旅人遠走塞外,只見萬里黃沙,不知歸宿何處的悲涼之情。全詩帶有深沉哀婉的鄉愁,充分流露出悲壯與凄清的綜合美。

1 《磧中作》 -作者

唐 岑參

2 《磧中作》 -詩詞正文

走馬西來欲到天,辭家見月兩回圓。
今夜不知何處宿,平沙萬里絕人煙。


3 《磧中作》 -註釋

⑴磧(qì):沙漠。   

⑵走:跑。   

⑶辭:告別,離開。   

⑷兩回圓:表示兩個月。   

⑸平沙:廣闊的沙漠。   

⑹絕:沒有。

4 《磧中作》 -譯文

   騎馬西行幾乎來到天邊,離開家鄉將近兩月。   今天晚上我將住宿什麼地方?眼前是萬里平沙無人煙。[3]

5 《磧中作》 -作品鑒賞

 
在唐代詩壇上,岑參的邊塞詩以奇情異趣獨樹一幟。他兩次出塞,對邊塞生活有深刻的體會,對邊疆風物懷深厚的感情。這首《磧中作》,就寫下了詩人在萬里沙漠中勃發的詩情。   這首詩與《逢入京使》寫作時間相近,約寫於公元749年(天寶八載)岑參第一次從軍西征時。「磧中作」,即在大沙漠中作此詩。從「辭家見月兩回圓」的詩句看,岑參離開長安已近兩個月了。詩人回顧兩個月的行程,如今宿營在廣袤無垠的大沙漠之中,正巧又遇上十五的月亮,一輪明月照在平沙莽莽的沙漠上,他想到月圓人未歸,看到唐軍在沙磧中列營而宿,寫下了這首絕句。這是沙漠行軍途中野營生活的一個剪影。   

詩人精心攝取了沙漠行軍途中的一個剪影,向讀者展示他戎馬倥傯的動蕩生活。詩於敘事寫景中,巧妙地寄寓細微的心理活動,含而不露,蘊藉感人。   

「走馬西來欲到天」,從空間落筆,氣象壯闊。走馬疾行,顯示旅途緊張。「西來」,點明了行進方向。讀者彷彿看到詩人揚鞭躍馬,從長安出發,沿著通往西域的絲綢之路,風塵僕僕的向西進發。「欲到天」,既寫出了邊塞離家之遠,又展現了西北高原野曠天低的氣勢。詩人在《磧西頭送李判官入京》中寫過「過磧覺天低」的雄渾詩句。大漠遼闊高遠,四望天地相接,真給人以「欲到天」的感覺。「辭家見月兩回圓」,則從時間著眼,柔情似水。表面上看,似乎詩人只是點明了離家赴邊已有兩月,交代了時間正當十五月圓;然而細一推敲,詩人無窮思念正蘊藏其中。一輪團圞的明月當空朗照,觸動了詩人的情懷,他不由得思想起辭別兩個月的「家」來,時間記得那麼清晰,表明他對故鄉、對親人的思念之殷切。「兩回圓」是經歷兩月的藝術說法。這句詩含蘊很豐富。十五的月亮是最圓最亮的。人們愛用月亮的圓缺來比喻人的離合,看到圓月,就會想到與家人的團圓,現在是月圓人不圓,自然不免要牽動思鄉之情。詩人剛剛把他的心扉向讀者打開了一條縫隙,透露出這一點點內心深處的消息,卻又立即由遐想回到現實──「今夜不知何處宿,平沙萬里絕人煙」。上句故設疑問,提出一個眼前急需解決的宿營問題,下句詩不作正面回答,卻轉筆寫景:好像詩人並不關心今宵宿在何處,把讀者的注意力引向磧中之景。寫出了明月照耀下,荒涼大漠無際無涯的朦朧景象。景色是蒼涼的,但感情並不低沉、哀傷。在詩人筆下,戎馬生涯的艱苦,邊疆地域的荒涼,正顯示詩人從軍邊塞的壯志豪情。正如詩人所說:「萬里奉王事,一身無所求。也知塞垣苦,豈為妻子謀!」(《初過隴山途中呈宇文判官》)。   

《磧中作》詩僅四句,但每句詩都能給人不同的藝術感受。起句有一股勃發的激情和大無畏的精神,雄奇壯美而豪邁。次句情深意遠,含蘊豐富。三句以設問兜轉,宕開前句,有轉折迴旋的韻致。結句似答非答,以景作結,於暮色蒼茫之中,使人感到氣象壯闊。整首詩給人以悲壯蒼涼的藝術感受。杜甫稱讚岑參的詩「篇終接渾茫」(《寄彭州高三十五使君適虢州二十七長史參三十韻》),這是指他的詩結尾渾厚,氣象闊大,不可窺其涯際。從結句「平沙萬里絕人煙」(一本作「平沙莽莽絕人煙」)來看,境界闊大,茫無邊際,「篇終接渾茫」五字,是當之無愧的。   

這首詩以鮮明的形象造境寫情,情與景契合無間,情深意遠,含蘊豐富,令人讀來別有神韻。[4]

6 《磧中作》 -作者簡介

 
  岑參(715—770)唐代詩人。荊州江陵(現湖北江陵)人。出身於官僚家庭,曾祖父、伯祖父、伯父都官至宰相。父親兩任州刺史。但父親早死,家道衰落。他自幼從兄受書,遍讀經史。二十歲至長安,求仕不成,奔走京洛,北遊河朔。三十歲舉進士,授兵曹參軍。天寶間,兩度出塞,居邊塞六年,頗有雄心壯志。安史亂后回朝,由杜甫等推薦任右補闕,轉起居舍人等職,大曆間官至嘉州刺史,世稱岑嘉州。后罷官,客死成都旅舍。岑參與高適並稱「高岑」,同為盛唐邊塞詩派的代表。其詩題材廣泛,除一般感嘆身世、贈答朋友的詩外,出塞以前曾寫了不少山水詩,詩風頗似謝朓、何遜,但有意境新奇的特色。有《岑嘉州集》

上一篇[浣花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