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神秘馬戲團》

標籤: 暫無標籤

《神秘馬戲團》似乎要把上世紀末心理學研究的所有禁忌都挑戰一番,從戀父,戀母,虐待,受虐,到弒父,弒母,這些破壞倫理的情節被導演有機的穿插在一個家庭的成員間。也許是源於東方特有的內斂性格,影片中的人物並不是在表演一場無視心靈敏感和道德處境的肉體狂歡節,每個人物都面臨著嚴峻的心理壓力,卻又沒辦法擺脫困境,因為每個人都在構建這種困境,甚至個人已經成了困境的組成部分。於是,人格的分裂成了《神秘馬戲團》中比亂倫更嚴重的危機。

1 《神秘馬戲團》 -劇情概述

《神秘馬戲團》《神秘馬戲團》劇照

 《神秘馬戲團》影片中首先安排了母親和女兒兩個女性角色和作為男性的父親。父親讓女兒躲在琴盒裡看父母交媾,然後他又讓母親躲進去看他和女兒交媾。母女二人的角色互換,甚至每個人都不明白自己是誰。之後兩個人便產生了嫉妒和仇恨,以至於最後女兒殺害母親。然後又出現了一個妙子,她的出現使得時空交錯的故事更加撲朔迷離。她的身份是一位坐在輪椅上的作家,她寫的故事就是上面提到的一家人的故事。在出版社,她遇到了一個叫雄二的年輕人,她稱他為「機器人」,他們兩人似乎要產生更加微妙的關係。事實上,妙子的腿根本沒有瘸,她人為製造了一種形式上的雙重人格。雄二也是個怪癖者,他參加了一個以破壞自己的身體為樂的PARTY,但是導演並沒有過早的讓觀眾知道他身體上的傷。 之後,雄二終於展示了自己,他割去了乳房。那麼「他」便可能是妙子的另一種人格的載體。故事在真實和夢幻,過去和現在之間穿梭,不管是故事中的人還是觀眾根本沒辦法去理性的分析哪是實的,哪是虛的。雄二把前面提到的父親砍去了四肢,盡情的虐待。影片的開頭是一個馬戲團的表演,這個表演一直穿插在影片中,影片最後仍然是以舞台結束。演員拿去面具,原來是父親,他讓女兒(或者媽媽)上的斷頭台,故事以死亡結束。

2 《神秘馬戲團》 -影評

影片試圖擺脫一切現存的倫理和敘事模式,它建立起一種非常態的倫理體系,然後又通過另一種非常態的倫理將之打破。影片的結尾處還有一種解釋說根本沒有女兒,她只不過是母親的一個假想敵或給自己增加受虐快感的載體。這種受虐心理源自於個人權力的缺失。當然,與之相對的是是對征服別人肉體和精神的優越感。日本文化和中國文化有著不可割捨的淵源,在東方(西方也是如此)的文明史中,從古至盡都有一套強大的壓抑個人權欲的機制。現代的日本國民外表上看起來依然彬彬有禮。在日本,離婚仍然是一件很丟人的事,但是可以通過尋找外遇來維持婚姻。

嚴酷的壓抑機制在維持社會理性的同時也促進了人內心非理性心理的集體膨脹,施虐和受虐已經不僅僅存在於性領域,更是擴大到了政治領域。日本的侵略戰爭,中國的文革便是這種非理性的核彈式爆發。影片也涉及了肉體的覺醒和精神的覺醒,前者的表現之一是女兒開始享受父親帶來的性慾,後者是肢解父親。個人存在的意義被展現出來,但是個人的社會屬性問題根本沒有解決,也就是說這些行為本身並沒有使權力正常化,還可能導致另一種群體無意識的出現。所以,影片看起來錯綜複雜,人物交錯扮演角色,這正是對現存秩序的一個巧妙的隱喻。
上一篇[矩鱗油杉]    下一篇 [孩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