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神魔變》是一款帶有濃郁魔幻色彩的2.5D網頁遊戲!遊戲以精緻的畫面、華麗的特效來完美體現一個魔幻世界。

類別:魔法玄幻

作者:白夜

1 《神魔變》 -內容簡介

人類是神魔二族製造來為它們服務的種族,是沒有意識、沒有善惡的奴隸。長久以來,神與魔位居高位,兀自為了領土而糾紛不斷,分割盤古大陸為東、西兩界,為它們戰鬥的就是人類。

但,千百年來,無善無惡的人類開始有了變化。他們有了意識,他們想要掌握如神族魔族般的權力。但他們知道,神魔二族為了怕他們叛變,把他們造得太脆弱,即便是面對最弱的神奴,人類也不過像是螻蟻一般,不堪一擊。在不斷的渴望中,人類終於發現他們的優勢!

2 《神魔變》 -內容介紹

天空被撕裂了,躁動的元素在高速竄動。混亂對立的大陸從來不缺戰爭,但是,這天的戰役顯得很不一樣。不僅因為對戰的只有兩人,更因為,戰場的兩邊黑白分明!一邊明亮得叫人情不自禁眯起了眼,並訝異於處在其中的人全身散發的那股泰然;另一邊,黑得很沉,只是,弔詭的是,這麼覷黑的色澤明明足以掩蓋任何存在,但,處在黑暗中的那個人卻又那麼耀眼,彷彿黑暗中的唯一光體。

祂們凝然佇立,彷彿千百年以來一直存在那裡那麼自然。

風,輕輕捲起……塵粒跳動。祂們終於動了!

兩道人影迅快交會,金色的發影飄動,凌厲的劍氣疾挑而來,白色身影如舞蹈般旋動跳躍,洒然當中帶著無以倫比的殺機。另一邊,黑色的旋風,引動狂野的線條,絲毫不讓地揮出一道完美的弧形刀光,黑色人影大步一跨,囂張的霸氣直涌而去。

「鏗!」一聲脆響,刀劍相交,火花一閃。黑色的旋風豪邁一笑,健臂使力,勁腿一掃,白色的身影袍袖一揮。

「彭!」勁氣交擊,白色身影飛退,輕巧優雅的姿態恍若翱翔的飛燕。黑色的旋風對此卻無心欣賞,疾追而上,刀光緊追其後。

突然,飛退的白色身影發出了瀟洒的笑聲,雙袍一揮,四野塵土就像有意識和生命的活物一樣,卷了起來。黃褐色鋪天蓋地翻卷而來,瞬間吞沒反應不及的黑色身影。

一顆偌大的土球凌空急滾,越滾越大。白色的身影飄於其上,神色一貫優雅不羈,只有那雙金色眼瞳中隱隱透出的謹慎光芒說明白色身影此刻的想法。

然後,土球靜止了。

慢慢的,黑色的光如同煙霧一般從土球的縫隙繚散而出。白色的身影眉頭輕蹙,隨即洒然地笑了。伸出修長的食指微指著天,電光隨即在指梢出現,藍色的電光亮得令人心寒。明亮的金色眼珠一眨也不眨地看著土球。

只見,土球開始高速顫動,尖銳的嗡鳴也開始響起。一時之間,四周的空氣也隨著土球顫動,白色身影飄飛的袍袖此時卻詭異得一動也不動。

這樣的顫動持續了約莫一分鐘,接著便完全靜止了。

密切注意著土球的白色身影,見狀微微一呆。就這當口,土球猛然爆裂,奇的是,所有土塊全都去勢洶洶地朝白色身影疾飛而去。一道黑色疾光就在此時直衝而出。

白色身影在短暫的呆愣之後立刻回神,面對疾沖而來的土塊視若無睹,食指往前輕點。兇猛而美麗的藍色電光立刻穿越土塊障壁奔向土球原址。

黑色身影沖掠而出時,電光僅差毫釐從下方掠過……。

就在白色身影不滿地皺起形狀優美的雙眉時,藍色的電光成功地在泥地上打出一個焦黑的大坑洞,深不見底。這時,土塊也夾著嘯聲來到白色身影面前,卻在身影前三尺處化成泥灰,讓一道及時風吹散得無影無蹤。

黑色身影在空中一個巧妙翻身,透明的大刀一擺,停佇在空中,與白色身影遙遙對視。俊美的臉上此刻掛著嘲諷笑容,譏諷道:「神族的鼠輩!這麼久不見了,竟然還是一樣不長進。盡會使這種下流招數。」

白色身影洒然一笑,將橫在胸前的透明長劍斜指而下,輕鬆地反將一軍:「本王承認,論蠻力,我們神族不是你們這些只長力氣不長大腦的魔族對手。」

這下可看清楚了,對峙的兩人,黑色的身影原來是一個滿頭飄飛黑髮,擁有妖魅紫色瞳眸,但膚色略顯黝黑的男子,而白色的身影則是一頭金色泛銀長發,眸色金黃,膚色白皙的男子。

黑髮的那一位,光看臉,無可否認地,絕對是美男子一個,尤其是閃著詭異妖芒的紫色眼睛,更是令人無法拒絕。祂身上狂放的線條不僅勾勒出睥睨一切的傲態,更突顯了祂獨具的囂狂氣質。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額頭上那隻黑得發亮的獨角,不過幸好,這獨角長在其他人身上也許顯得格格不入,但長在這個男子身上卻突顯了祂的臉部線條,有種弔詭的和諧感。繼續往下看,看倌們可能又要大吃一驚,原來這男人身上不僅不著片縷,肌肉糾結的胸膛更有著鱗片一般的黑色斑紋,光裸的背後甚至還長著一對黑色的肉翼,這對肉翼讓這個男人即便是戰鬥當中,也不曾落地。往下再看,下身,象徵著男性的器官不僅碩大得驚人,更令人詫異的是,戰鬥中竟然豎得高高的。

這人就是東界魔域的主人──魔王摩拉。

而金髮的那位,也是一位美男子,美得不類凡俗,全身散發著聖潔的白光。斯文的線條讓這個男子帶著濃濃的書卷味,俊朗的五官、瘦高修長的身軀迎風而立,丰神俊朗之姿叫人忍不住忌妒。不同於摩拉充滿侵略性與企圖心的紫色眼睛,這男子有一雙柔和、友善的金色眼眸,儘管此刻與祂的宿敵兵戎相見,這雙眼睛仍舊不帶絲毫的火藥味。這樣的氣質加上一身筆挺的白色袍服,及一雙白色錦靴,更讓他全身上下無可挑剔。若要說金髮與黑髮男子的差異,除了這種迥異的氣質外,最大的不同就是,這個男人沒有黑色的尖角,而且祂背後的翅膀既不是一對也不是一對黑色的肉翼,而是兩對羽翼,一對雪白,一對卻泛著金光。

這人就是摩拉的死對頭,西界神領的主人──神王薩斯。

神王與魔王分別領導著神魔雙族,割據了盤古大陸為東界魔域、西界神領。在這個世界法則下,祂們就是一切的主宰。只是,沒想到這兩個平日里難得見上一面的王者,此刻竟然同時出現在此,並且打了起來。

兩人雖然手持由能量聚合而成的透明刀劍,互不相讓的對視著,看來氣勢龐大,但明顯的已有一絲疲態。嘴巴雖然說得輕鬆自在,但眉頭緊鎖的樣子,在在都說明了兩人心中凝重的心情。

像剛剛的交手模式並不是第一次出現,事實上,祂們已經在這裡打了兩天,幾乎每一次都是這樣驚險卻又毫髮無傷的情況。祂們都知道,只要不拿出那把武器,憑那用能量聚合而成的透明刀劍,誰都傷不了對方。可是,祂們儘管在此纏鬥了兩天,卻還是遲遲不願拿出決勝負的武器……。不到最後關頭,他們不願意冒兩敗俱傷的風險。

只是,連續打了兩天,不久,北線的戰事又即將開始,這一個戰事,祂們規劃了很久,還牽扯到百萬頃豐美農地的歸屬權,祂們必須回去坐鎮。可惜,為了驕傲與立場,祂們誰都無法開口在勝負未分之前示弱收手。因此,祂們越發焦躁了。

對峙之中,魔王首先發難,怒吼一聲,光刀斜劈而出。刀氣挾著風雷之聲,轉眼便到了神王面前。幾乎與此同時,魔王的身影也來到眼前。神王見狀卻不硬接,而是不慌不忙虛架一刀,順勢側身一轉,滴溜溜轉到魔王身後,受到光刀刀氣直擊的長劍余勢不竭,就著神王轉身之力,迅若流星,往魔王背後空門而去。

只是魔王也非等閑,一刀不中隨即知道情勢不妙,並不勉強收刀,反而熊腰一扭,斜劈而下的光刀隨即順勢由下往上撈,正好嗑開了疾刺而來的光劍。

攻勢被阻,神王並不氣餒,右腳一錯,左腳往前一跨,蓄滿勁氣的一掌便印了上去。豈料,這一掌卻碰上了有同樣想法的魔王所發出的一拳。

勁氣打實,兩人胸腹都是一陣震蕩,立刻順勢飄退,又恢復成對峙的模樣。只不過,此時的兩人因為意外的近身接戰,氣血激蕩,都顯得有些喘,凝重的神情更加凝重了。

這樣拖下去,最後的結果就是兩人全都脫力,無法再戰。只是,戰事在即,祂們必須速戰速決……!更何況,有多久啦……?有多久沒這樣打得淋漓痛外了?祂們也記不清了,想來有千年以上了吧!久違的戰鬥快感讓祂們潛意識裡想要撇開一切顧忌打個痛快。察覺這一點,兩人臉上露出了堅定的神色,似乎下定了決心。

黑白分明的兩邊突然以兩人為中心迅速放射出令人無法逼視的劇光!然後,太陽與月亮同時出現在這片天空上,構成一幅詭異的景象。

令人難以置信,祂們的力量竟然足以違背了天地循環的常規,讓日月同時並存?!

就在這強烈的光芒中,魔王摩拉額頭上的黑色獨角迅速縮了下去,只片刻,一把黑得發亮的大刀出現在摩拉的手上。

而另一邊,幾乎與此同時,神王薩斯泛著金光的羽翼也迅速縮回,一把金光粲然的長劍也立刻出現在薩斯的手上。

隨著兩樣武器的出現,空氣開始混亂了起來,天幕迅速染上墨黑的色澤,日月迅速被遮蔽,電光在漆黑的天空中閃動流竄。

神劍,魔刀!所有神族人與魔族人的精神象徵。歷代神王與魔王都由它們來決定。也只有它們能主宰神與魔的「真正」死亡。

幾乎是在一切異變發生的同時,兩道一黑一白的光影迅速竄起,在電光交錯中交會,接著便是伴隨著電光流竄的一連串震耳轟鳴。

以交會點為中心,方圓百里,瞬間塌陷,煙塵剎那間遮蔽了兩人的身影。

如有實質的狂風,迅速吹散煙塵。兩道身影再度出現,沒有了先前的輕巧靈活,此時的祂們兩腳凝立於地,不僅無法離地而立,還猛退了三大步才立穩身形。

仔細一看,魔王摩拉持著依舊黑亮的魔刀,而神王薩斯也持著依舊金光閃閃的的神劍。但是,方才還談笑風生的兩人,此刻不僅滿頭斗大的汗珠,摩拉的唇角還掛著一道紅中帶紫的鮮血,光裸的胸膛也在側腹部留下一道深足三公分的細長傷痕,紫紅色鮮血汩汩地由傷口中湧出,一點也沒有止血的跡象,看樣子只要傷口再划高一點,摩拉恐怕就將命送於此。

那麼,薩斯呢?祂那身潔白的服裝也已不再潔白。左上臂接近關節處被橫劃了一刀,深可見骨,閃著微微金光的血液沿著手臂下流,染紅了那一身潔白的衣裳,滴滴答答地低落在泥地上。若非薩斯機警,此刀應該是落向祂的脖子。

如此看來,薩斯似乎比摩拉要略勝一籌了,祂還勝了祂一口鮮血!事實不然。只見薩斯白皙俊臉上閃過一陣紅光,接著,一口鮮血就溢出嘴角。原來,方才薩斯還打算忍著這口鮮血呢!

結果勢均力敵!結果未分,戰鬥自然還要持續下去,因為祂們的雙眼此克都燃燒著熊熊的鬥志。但是,此刻若是有旁人都可以清楚判斷,祂們,不適合再戰鬥了。因為,傷口雖非致命,卻流血不止,只對立片刻,地上已經多了兩灘鮮血,這些鮮血並不往下滲,反而凝成了光滑的液狀物,像水銀一般閃著各自的色澤。此刻,這兩攤血正以極快的速度擴大面積。再戰下去,就算不用得到致命傷祂們也會鮮血流盡而死。更何況此刻的祂們似乎體力耗費過劇,就連站立,都顯得吃力。

如果真的要打,只有一??擊??之??力!

可惜,祂們都不是輕易服輸的人。所以,他們很快地決定賭這一擊之力!喘息地對視,眼中火熱的光芒說明兩人鬥志正盛,氣勢於是再次累積,眼看另一次交鋒一觸即發,兩人心中都知道,這一擊將是決勝的一擊,也將是兩敗俱傷的一擊。這時的祂們眼中只有戰鬥,儘管戰後祂們都將需要長時間的休養,甚至再生,但是棋逢敵手,熱戰正酣。眼看氣勢高漲、即將爆發。突然,警訊同時在兩人心中響起。

有人接近!兩人高漲的戰意迅速冷卻,冷靜再度支配祂們的思維。

塌陷地的外圍出現了人影,不是一個兩個,而是黑壓壓一大批人。

人類!

不祥的預感同時在摩拉與薩斯的心中升起,陰謀的味道也濃郁地幾乎叫兩人窒息。

「清高的傢伙!本王問你一件事,你聽了誰的話要跟本王交戰?人族嗎?」摩拉謹慎地問。

薩斯不語,只是艱難地點頭。的確是祂帳下的人族大將建議的。

「我們都落入陷阱了!」摩拉冷著臉道,眼中有著一絲懊惱與蘊怒。

這是一個混亂的時代,除了神族與魔族之外,還有一個在神與魔鬥爭中所誕生的種族─人類,在這片盤古大陸中同時並存。

人類是神魔二族製造來讓祂們役使的種族,是沒有意識、沒有善惡的奴隸。長久以來,神與魔位居高位,兀自為了領土、為了宿命的對立而糾紛不斷,戰火將盤古大陸分割為東、西兩界,東界魔域、西界神領,為祂們的對立與領土戰鬥的就是人類。

然而,千萬年來,無善無惡的人類開始有了變化。他們有了意識,他們開始想要掌握如神族魔族般的權力。

薩斯與摩拉身為神、魔兩族的王,自然知道人類已經有了意識,甚至也清楚看出他們的野心,但是,早在一開始,神魔二族為了怕人類叛變,就將他們造得太脆弱,即便是面對最低等的神奴與魔奴,人類也不過像是螻蟻一般,不堪一擊。更何況,基於神族和魔族的驕傲,他們不認為一個低等的種族有辦法脫離他們的掌握!而之後人類也的確一如過去千萬年,甘心地為祂們做事,讓祂們幾乎要以為他們放棄了無謂的奢想。

原來……人類的企圖從未消失,甚至還在不斷的渴望中,發現了屬於他們自己的優勢─灰色的能力!巧妙地讓祂們的驕傲蒙蔽了祂們的眼睛!

沒錯!神族與魔族的性格太過單純,各自堅持著祂們的信條與正義,祂們眼中只有正號與負號,卻忘記了正號與負號間還有一個零。這對人類是好事,因為,人類不選擇負號也不選擇正號,他們選擇零。神魔的眼中永遠只有對立的黑與白,而人類眼中卻看見了灰色,而且,他們可以充分掌握灰色。

這個零和灰色,成為人族的優勢。於是,陰謀一步步的醞釀,灰色逐漸成為世界的主要顏色、主要意識。

風暴在神與魔的驕傲中展開,盤古大陸上灑滿了血,不同的是,此時的人族心甘情願的流血,因為這是他們計劃中必須流的血。為了掌握權力,鮮血是矇騙驕傲的神魔們最好的東西!

兩名王者都非尋常人,祂們很快就想通了,也因此,祂們的臉上同時浮現了懊惱的神情。

電光閃爍中,摩拉與薩斯都看清了這群人的首領。那是自己親口決定的人族領袖,兩個最沒個性的人,沒想到這樣的人竟暗中設計了自己。

此次對戰,兩人並未帶任何族人隨行。而目下,兩人正在氣勢已足不得不發的時刻,人族大批到來,兩人同時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後果。

此戰非進行不可,但是結果必定是同歸於盡或兩敗俱傷。但是,即便是兩敗俱傷,重傷后的祂們還有能力保住這兩把足以扭轉神魔與人類間關係的武器嗎?

一但這兩把武器落入人類手中,他們盡可以巧妙利用,讓神魔兩族兩敗俱傷!兩名王者很快就想通了其中道理,還準確地推斷出人類的打算。

人群已經靠近,但仍舊與戰鬥中的兩名王者保持一段距離。一群人穿著黑白兩色勁裝,在百丈外停了下來,挺身而出的是兩位衣冠楚楚頗具威嚴的中年人。

「神王!您最忠心的屬下拿奧帶著人族的兄弟們來幫助您!」

左側身穿白袍的中年人恭謹地發言,卑躬屈膝的模樣彷彿對著心中的最高信仰講話。

「魔王大人,屬下蘇亞領著人族的兄弟來幫忙了!」

右側穿著黑袍的中年男子接著說話。不過,他顯然比較耐不住性子,因為他此刻的臉上已經帶著倨傲的神采。

兩位王者沒有回答,僅是神色不定的對視著。

祂們都查看過了,附近並沒有魔、神二族的氣息,也就是說,來的全是人族的人。

這是不符規定的,一但領兵出來,儘管全是人族兵,指揮官也一定是魔、神兩族的人,但這次卻沒有,這就透著奇怪了。

兩名中年人族男子見兩名王者並不回話,緊張的互視一眼。最後,黑袍中年男子說話了。

「魔王!您現在狀況如何………需要屬下……」

黑袍中年男子的話說了一半便噎住了,因為黑暗的王者已經將目光轉了過來,妖異的紫色眸光彷彿穿透人心一般,讓心機深沉的黑袍男子也不禁手腳發抖。

「……王……王……」

黑袍男子直接承受魔王的眸光,竟連一句話也說不全了。

其實這些人族人絕大多數根本從未見過魔王,此刻都被魔王震懾住,一時之間人族中人只感受到一股逐漸竄升的恐懼。

正當眾人幾乎快支撐不住抖顫的雙腳時,恐懼的來源-魔王發話了:「蘇亞………直說吧!本王不查,中了你的奸計,乾脆點,說出你的目的吧!」黑暗的王者如是說。

黑袍男子聞言精神一振。

是了!他們是來奪權的!看祂們對峙的模樣根本不可能分身來對付他們。

想到這裡,黑袍男子的恐懼立刻化為傲氣:「嘿嘿………魔王大人!屬下只是想借魔刀一用!」

黑暗的王者聞言並不吃驚,只是拿眼看了與祂對峙的王者一眼。光明的王者在黑暗的王者徵詢的目光中,說話了………

「……拿奧……」光明的王者開了口,語氣平淡。

這麼平淡的語氣卻讓白袍中年男子遽然一驚,身軀重重一震,緊張地應聲:「是……。是……屬下在!」

「你的打算也是本王手上的神劍嗎?」光明的王者闔上金眸,平穩的聲音聽不出情緒。

白袍男子聞言緊張地轉頭看了黑袍男子一眼,黑袍男子信心滿滿的表情似乎帶給他勇氣,只聽他深吸了一口氣,挺起胸膛道:「沒錯!」

光明的王者也沒有吃驚的表情,彷彿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兩人自然都知道得到神劍魔刀的好處,那便是號令所有神魔雙族族人,生殺隨意。

這件事要是發生在前一刻,管他來了千軍萬馬,兩位王者也不會放在眼內。只可惜,如今的兩人僅剩一擊之力,儘管這一擊足以毀天滅地,重傷后的祂們也將保不住神劍與魔刀。而不管神劍魔刀落於誰手,都不是祂們所樂見的。因為,儘管神劍魔刀僅能在認定的人手上才能發揮真正的威力,但是它們擁有的無上權威卻可以左右許多事。最好的結果自然是神劍在神族人手上,魔刀在魔族人手裡。如此,誰也奈何不了誰,而等祂們療傷完畢或重生完成,這兩把刀劍祂們隨時都可取回。但此刻,祂們都無法保證,因為,附近根本沒有神魔族人。兩位王者努力想要停下最後的一擊,但是從祂們額角不斷滴落的汗珠看來,成效並不大。

祂們僅剩一個最後的方法,孤注一擲!反正,不論是重傷還是死亡,神劍魔刀都極有可能落進人族之手。那麼與其將神魔的驕傲斷送在卑賤的人類手上,祂們寧願選擇玉石俱焚,神魔是不滅的,祂們可以保留部分強大的力量保護神劍魔刀,直到祂們回來!

「薩斯!」黑暗的王者開了口,第一次沒有加上任何污衊羞辱的形容詞。

光明的王者驚訝地看著黑暗的王者。

兩位王者從茫茫宇宙中誕生的那一刻起,億萬年來從不曾不在對手的名字上加上一堆形容詞。對祂們來說,儘管對方的存在是必要的,因為,有了敵手才能確立祂們的領導地位,但是與生俱來對對手的反感卻也同時存在。

兩人對視了一會,神王驚訝的神色很快的轉變成了凝重的表情,接著兩位王者竟同時的點了點頭。

為了保住神魔兩族,祂們必須這麼做。當然,這之間或者加上了一點點的私心。祂們也不希望有任何神魔族人擁有祂們的權威。

見到兩名王者似乎做出了某種協議,黑袍男子與白袍男子不安地對望一眼。黑與白的絕對對立,此刻竟然出現了灰色嗎?

就在他們惶惶不安中,黑暗的王者開口了:「蘇亞,要拿本王的魔刀,可得要有本事才成!」低沉的聲音悠悠回蕩著。

話落,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兩道身影急速交會,黑夜與白天急速交融,卻奇怪地一點聲響也沒有。就連之前狂暴的空氣與流竄的電光都彷彿在瞬間消失無蹤。

兩人正在驚疑之間,一幅彷彿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出現了。

空氣突地如爆炸般狂烈亂竄,兩名人族領袖首當其衝被發狂的空氣撕裂成片片碎塊,散落的骨肉鮮血飛濺在其他驚恐的人類臉上,不過,沒等他們意會,黑暗就已經來襲……。

大地彷彿震怒般地震動,翻轉,崩裂。

天空像是碎裂一般,黑白碎片灑遍大地。

人族在驚恐之間開始亂竄,踐踏。一切都瘋了………

瘋狂的世界,沒有人注意到暴亂的中心竄起一黑一白兩隻光鳥,分往東西而去。

就在天地暴動的剎那間,這群企圖擁有神劍魔刀的人全都瞬間失去了生命。狂亂的空氣中只悠悠傳來低沉的聲音:「走吧!去找一具最堅實的軀體轉生吧!」

從今以後,神族與魔族在大陸上失去了蹤影。

人類也自此喪失了與神魔雙族一般幾近永恆的生命。

沒有了神、魔雙族的支持,人類脆弱的身體最多祇能支持百年。

而神劍魔刀卻已經掩埋在無人能接近的地方。

這場天地間的暴亂,持續了一個星期……

盤古大陸分裂成六大陸塊。

五大陸塊在外,區中的是中央大陸,也就是暴亂的中心。

在暴亂的中心,狂暴的空氣使得任何會動的生物都無法生存其間,但這樣元素縱橫的環境,在億萬年後卻孕育出另一種新的生命,沒有生命的中央大陸這種種族出現之後,開始有了轉機。

人族在這次天地的暴動中死傷慘重,領袖也不知所蹤。神族與魔族更是銷聲匿跡。

不知情的人議論紛紛,而知情的人卻是心中七上八下,但是,他們不能聲張……因為他們的心裡害怕著不知行蹤的神魔族人。

於是,他們將神族塑造成崇拜的神祇,將魔族塑造成恐懼的偶像。藉由這種方式告誡族人,遠離神與魔……。

這場為期一周的暴亂,在人類史上被稱之為「開天闢地」。

 

上一篇[自由基學說]    下一篇 [谷氨酸脫羧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