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穿越大吉嶺》

標籤: 暫無標籤

《穿越大吉嶺》主要講述三個一年不曾說過話的親兄弟,決定坐火車穿越印度,找回曾經擁有過的親情,以及那個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消失不見的真實自我。本片獲得了2008年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提名。

1 《穿越大吉嶺》 -劇情介紹

《穿越大吉嶺》《穿越大吉嶺》

當你在生死關頭徘徊時,最讓你念念不忘的往往是你生命中曾經缺失過的。弗朗西斯·惠特曼在一場車禍中受了非常嚴重的傷,險些一命嗚呼,從死亡線上掙扎回來之後,弗朗西斯突然記起,父親的葬禮之後已經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了,可是他和兩個弟弟彼得、傑克卻一句話也沒說過……為了找回昔日的感情,弗朗西斯決定計劃一場橫穿印度之旅,讓他們三兄弟之間重新找回最緊密的血緣聯繫。

對於這次旅行,彼得和傑克顯然都不若哥哥那般熱衷,不過他們也樂於逃開目前的生活一段時間:彼得一直念叨著他那懷孕的老婆,他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做父親,因為他覺得自己遲早會離婚;而短篇故事作家傑克則剛剛和女友分手,可仍然對人家非常迷戀,不斷地偷聽她的電話答錄機,他將發生在身邊的事情都寫進了短篇故事中,卻堅持說這些都是虛構的……哥仨因為不同的困擾而備感孤獨,所以他們拿著從父親那裡繼承過來的行李箱,開始了一場事先準備好的旅行,由於他們都不想在途中生病,所以在行李里塞了一大堆藥片。

弗朗西斯拼了命地想讓旅途中的每一件事都在控制之中,他甚至計劃了每一分鐘應該做的事情,他們共同踏上了火車,開始了靈魂的追求,然而弗朗西斯的控制欲卻日益增加,甚至連兩個弟弟應該吃什麼都想插手管一管。他向彼得和傑克承諾,自己完全知道目的地在何方,並堅稱火車正駛向一座位於喜瑪拉雅山腳的修道院--他們的媽媽帕特麗夏正好在那裡當修女……其實就連弗朗西斯自己都不知道終點站的具體位置。

在火車上,傑克忍不住和美麗的女乘務員麗塔打情罵俏起來--但這並不是兄弟三人被趕下火車的主要原因,當他們無意中把買來當紀念品的眼鏡蛇放了出來后,列車長終於忍無可忍了……三個人,帶著11個行李箱、一台印表機和覆膜機,還有從印度商販那裡買來的止咳糖漿和胡椒粉,孤伶伶地待在沙漠之中,束手無策,看來他們必須減重前進了,丟棄一切不必要的行李。這場不在計劃中的意外,卻將兄弟三人引入了一個全新的旅途當中,雖然充滿了未知,但他們卻找到了一直在尋找的一切。

2 《穿越大吉嶺》 -主創陣容

《穿越大吉嶺》韋斯·安德森
導演:韋斯·安德森 Wes Anderson,1969年生於美國德克薩斯州的休斯敦,母親曾是位考古學家,父親在廣告領域工作。他曾就讀於德克薩斯大學哲學專業,在那段結識了後來出演其多部作品的歐文·威爾遜。兩人合作的一部短片引起了製片人詹姆斯·L·布魯克斯的興趣,在他的幫助下得以參展聖丹斯電影節並最終拍攝成正式長片,這就是安德森的處女作《瓶裝火箭》。安德森是一位全才型的導演,通常還會參與到自己作品的編劇、攝影以及配樂等各個細節,奉獻出極具個人特色的作品。他的第二部影片《青春年少》獲得了巨大的成功,評論界稱其能夠令人聯想起讓·雷諾阿和弗朗索瓦·特呂弗的那些悲天憫人而又充滿了智慧的作品,並看好韋斯·安德森未來成為美國影壇獨樹一幟的代表性導演,就連風格迥異的大導演馬丁·斯科塞斯也對他不吝讚美之詞。之後韋斯·安德森又憑藉《特倫鮑姆一家》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提名,網羅了幾位大明星的本片也是他一部獲得商業成功的作品。2007年最新推出的《穿越大吉嶺》也被稱為是一部能令粉絲滿意但沒用太大突破的作品。他編劇和執導的最新項目《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改編自羅納德·達爾的同名兒童書,使用定格動畫技術拍攝,由喬治·克魯尼、凱特·布蘭切特聯袂獻聲主演。

《穿越大吉嶺》阿德里安·布洛迪

演員:善用熟人的Wes Anderson 從編劇就用熟人,除了他自己和演員之一的Jason Schwarzman還有Roman Coppola,Roman 正是Jason的表哥,而Wes Anderson 於Roman Coppola 和Sofia Coppola 兄妹又是好朋友。在演員的甄選上,戲中客串的那個倒霉的沒有趕上火車的人Bill Murray也是Anderson 的愛將,而Owen Wilson是Anderson的老搭檔了,他在片中飾演一個剛剛出車禍全身上下都傷痕纍纍的憂鬱的傢伙,造型奇特,全臉包著白色的紗布,一幅無辜的樣子,眼神迷茫。他成功的詮釋了一個喋喋不休的人,在片中台詞最多。Jack Schwarzman是自己寫自己,他詮釋了一個小說家,把角色處理的活潑古怪,又有點孩子氣。而最突破的是Adrien Brody, 這個生得一副深重苦難相的演員,竟然在《TDL》中成了最搞笑的臉。

3 《穿越大吉嶺》 -角色介紹

老大Francis :包裹著紗布看起來像不癱也瘓的腦袋,帥帥的鼻子上一個滑稽的狗皮膏藥。喜歡拄著拐杖,但其實緊急關頭,也能健步如飛。喋喋不休滔滔不絕的講話,固執的依賴於一個周密的行程計劃。他的固執甚至延伸到2個弟弟身上,可以說是控制欲。 
   
老二Peter :在印度教寺廟中,習慣性的划著十字禱告。總是帶著父親的眼鏡,刷牙的時候也不取下。 習慣性的穿著粉色四角內褲睡覺,跑跳,玩笑。他時常無可奈何的耷拉著腦袋,擺著一副讓人忍俊不禁的無力屈服。 
   
老三Jack :一襲亮黃的長袍睡衣 ,寫著半臭極短的短篇小說 ,固執的用第三人稱來否認其實主角是自己。 在關鍵時刻,按下ipod進入沉默。蘑菇式的濃密頭髮和小鬍子很搶戲。 

4 《穿越大吉嶺》 -影片視點

來自美國的三兄弟在一年的時間裡互相之間沒有任何聯繫。為了找回遺失的親情和自我,他們決定搭乘火車穿越整個印度。然而在旅途中,他們的精神理想卻因種種文化和習俗差異(包括不用處方就能買到止痛藥、印度止咳糖漿、辣椒噴霧……)而迅速轉向。期間無數的笑料噴薄而出,影片整體基調為熱情洋溢的亮黃色,依舊延續了導演韋斯·安德森的色彩原則。觀眾也將在本片中領略奧斯卡最年輕的影帝阿德里安·布勞迪的喜劇天分。本片還全程展現了印度的誘人風情和迷人風物。影片最後,三兄弟發現自己擱淺在了沙漠中,只剩下三個活人和十一個旅行箱、一台印表機、一台碾壓機。在這一刻,一個新的、沒有計劃的旅程又一次突然誕生。

5 《穿越大吉嶺》 -幕後製作

《穿越大吉嶺》《穿越大吉嶺》

韋斯·安德森(Wes ANDERSON)是美國新銳獨立電影導演,這個在德克薩斯州奧斯汀土生土長、身高6英尺、體重155磅、喜歡穿小碼衣服的年輕人狂熱地喜歡電影。處女作《瓶裝火箭》推出后獲得了小小的成功,隨後安德森便拍攝了個人的第二部作品《都是愛情惹的禍》,這部影片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獲得了許多電影節的大小獎項,同時還被《首映》雜誌評為1998年度最佳電影。韋斯·安德森的作品在色彩斑斕的畫面中蘊藏著細膩濃郁的情感,彷彿一張風情獨具的油畫,讓人耳目一新。《穿越大吉嶺》是他睽違五年的新作品。

關於故事

導演韋斯·安德森曾經通過一部《青春年少》、在貴族學校的大環境下,記錄了愛情和親情的變遷所引發的快樂與不幸;還在《特倫鮑姆一家》里聚集了一大家子擁有特異功能的人;當然,也少不了那部探討船艙中的世界的《水中生活》。如今,在這部《穿越大吉嶺》中,安德森又將故事焦點對準在三個日漸疏遠的親兄弟的重新聚首上,而且還選擇了一個最有誘惑力的背景地,一輛正在穿越拉賈斯坦邦沙漠的火車裡……安德森說:「我一直都想製作一部在火車上拍攝的電影,因為它能夠隨著故事的發展而前進。當然,我已經製作過這種移動背景的影片了,就是之前的那部《水中生活》。」

從電影歷史的早期開始,火車就一直刺激著電影人的創作靈感:1985年,電影工業的開創祖師盧米葉兄弟製作了一部只有50秒鐘長的電影《火車到站》,震撼了所有的觀眾,因為他們以前從沒有看過這種能在自己面前飛奔的畫面;到了1903年,埃德溫·S·鮑特(Edwin S. Porter)製作了他的第一部影片《火車大劫案》(The Great Train Robbery)……從那時起,從充滿了大量詭辯的《東方快車謀殺案》到處處都是混亂的《一夜狂歡》,火車儼然成了推動所有角色和各種形式旅行的背後助力。

但是說到火車,韋斯·安德森聯想到的並不只是運動的機器,還包括那些以火車為主要運輸途徑的國家,一個正在迅速發展中的國家跳進安德森的想象中--印度

《穿越大吉嶺》《穿越大吉嶺》

。其實安德森在構思並製作《穿越大吉嶺》之前,從未去過印度,但他卻從一些喜歡的影片當中對那裡相當了解並異常著迷了,尤其是看過讓·雷諾阿執導的《河流》后,裡面的故事就發生在印度北部的恆河岸邊……再加上印度導演薩蒂亞吉特·雷伊所奉獻出的一系列情感作品,讓安德森對印度的地貌特色浮想聯翩,所以他決定通過自己對這個國家的理解,帶著先苦后甜的敏感情緒,拍攝一部與眾不同的喜劇故事。

當製作一部影片需要的元素一樣一樣定下來后,韋斯·安德森決定用三個在印度尋找生活答案的美國兄弟作為故事的主線,他表示:「印度+火車+三兄弟,所有我喜歡的電影素材一應俱全,於是我就去問我的朋友傑森·施沃茨曼和羅曼·科波拉(Roman Coppola),看他們是否願意和我一起創作這個劇本……最後,我們還親自去了一趟印度。」

在去印度之前,韋斯·安德森、傑森·施沃茨曼和羅曼·科波拉是在巴黎的一個臨時住處開始了寫作,施沃茨曼回憶道:「我知道這聽起來可能有點獨特和不可思議,不過我們確實是在法國的小咖啡館里完成了這個劇本的大部分故事,然後安德森對我們說,『無論如何,我們都得去印度,否則我們的劇本就是一堆狗屎。』2006年3月,我們打點行囊,一起去印度旅行。」

確實,劇本中角色的許多靈感,都來自於三位編劇之間亦兄亦友的關係和旅行見聞,羅曼o科波拉說: 「我們把這次印度之旅的感受都合併到了劇本當中,到了印度之後,許多有趣的想法就層出不窮地往外冒,若沒有真正到過那裡,你可能永遠都想不到--那些奇妙的時刻真的值得我們用這樣或那樣的方法去捕捉。這裡的火車和印度成了影片中的兩個角色,它們之間的相互作用是非常有趣的,比如說,影片開始的時候,印度只能算一個是模糊的背景,因為三位主角雖然已經到了國外,卻仍然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當他們最終被迫要面對自己身處的地方時,也就越來越接近他們一直期待的那場旅行了。」

在火車上的拍攝

《穿越大吉嶺》《穿越大吉嶺》

去印度之前,韋斯·安德森就決定將會在一輛真正開動的火車上拍攝這部《穿越大吉嶺》,雖然這個想法在邏輯上是不可行的,卻具有非同一般的創造性,製片人莉迪亞·迪安·皮爾徹(Lydia Dean Pilcher)說:「相信大家都知道,正常情況下,如果有人想製作一部發生在火車上的電影,一般都會去攝影棚拍攝火車內的場景。但《穿越大吉嶺》最終打破了這條不成文的規矩,因為安德森實在是太固執了,誰勸都不好使……但我知道這其中需要克服多大的障礙,因為我剛剛在印度製作完《同名同姓》,其中有一天的拍攝工作就是在火車上完成的,所以我知道這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不過,既然韋斯·安德森打定了主意,這種拍攝方法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莉迪亞·迪安·皮爾徹繼續說:「我們去了一個由西北鐵路管轄的區域,找到那裡的負責人告知了我們的想法。結果他們都嚇傻了,說從來沒有人找他們要10節車廂和一個火車頭,而且還要借用3個月……但我們最終說服了他們,雖然必須得由自己設計火車車廂里的風格,但我們希望可以擁有一輛能夠在鐵軌上開動、真正且完整的火車,至少能夠在群山環繞的鐵路線上賓士,有好幾次,我都覺得我們的想法太過異想天開,很有可能實現不了,但最終,我們做到了。」

當電影人們還在為火車的事大傷腦筋時,美工師馬克·弗萊伯格 (Mark Friedberg)就已經開始在圖紙上設計火車的內部風格了,他的任務是重現印度火車最經典的那一個部分,幫助影片完成這場偉大的旅程……弗萊伯格曾在《水中生活》中與韋斯·安德森有過合作,另外,你還會在今年朱麗·太莫執導的《縱橫宇宙》中看到他的設計。

馬克·弗萊伯格和韋斯·安德森決定以學習印度鐵路的歷史作為開始,然後讓火車穿越拉賈斯坦邦沙漠的過程儘可能真實。他們了解到,差不多19世紀的時候,印度的鐵路發生了第一次巨大的轉變,因為那裡的地貌環境實在是過於遼闊了……現在,印度的鐵路系統是世界上最繁忙的一支,每天都要運載超過1千5百萬名乘客。

《穿越大吉嶺》《穿越大吉嶺》

隨著對印度鐵路越來越熟悉,馬克·弗萊伯格重新將注意力轉回到電影本身,在看了N多電影中對火車的描述之後,弗萊伯格表示:「我決定讓影片中的火車能夠結合東方和西方的設計特色,另外,我還將具有拉賈斯坦邦風格的圖案混合在了其中,包括印度鐵路使用的主要色彩,再加點現代化的時髦風尚……最重要的是,火車裡面的裝飾物全部都是手工製品,非常符合印度的傳統工藝。」

關於大吉嶺

大吉嶺(尼泊爾語: दार्जीलिङ,英語:DaRJEeling;藏語:rDo-rje gling)位於東經88度15分47秒、北緯27度2分30秒,是印度西孟加拉邦的一座小城,大吉嶺區的首府,位於喜馬拉雅山麓的西瓦利克山脈,平均海拔為2,134 米。「大吉嶺」這個名稱是由2個藏語詞Dorje(「霹靂」)和ling(「地方」)合併而成,翻譯為「金剛之洲」。它是西部孟加拉州人氣最旺的山區度假勝地,產珍貴大吉嶺茶的村莊,在這一村莊就能看到喜馬拉雅最高峰。

6 《穿越大吉嶺》 -花絮

本片的預告片最近正隨著《太陽浩劫》的上映在北美地區播放,影片不僅入選第64屆威尼斯的競賽單元,也將成為今年紐約電影節的開幕影片。

在影片中飾演三兄弟的分別是韋斯·安德森、亞德里安·布洛迪和傑森·施沃茨曼,在上部作品中與韋斯·安德森合作愉快的安傑麗卡·休斯頓也會參與演出,韋斯的好朋友比爾·默瑞將在一個鏡頭中客串出演。

影片的編劇由導演韋斯·安德森、傑森·施沃茨曼和Roman Coppola共同擔任,Roman Coppola看名字就知道是科波拉家族的成員,他是知名才女導演索菲亞·科波拉的哥哥,最近也開始轉向幕後了。

娜塔麗·波特曼在影片中客串了一個小角色,即傑克的前女友,她來到印度的焦特布爾市,只用了半個小時就完成了拍攝,不過她卻在那裡繼續待了10天,以便更好地了解這個國家。

7 《穿越大吉嶺》 -精彩對白

Jack Whitman: I wonder if the three of us would've been friends in real life. Not as brothers, but as people.
傑克·惠特曼:我想知道咱們三個在現實世界中是否真的會成為朋友,不是作為兄弟,而是作為三個陌生人。
Jack Whitman: We're here to find ourselves and bond with each other. Can we agree to that?
傑克·惠特曼:我們在這裡發現了彼此之間的緊密聯繫,我們同意這種說法不?

8 《穿越大吉嶺》 -所獲獎項

獲得了2008年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提名。

9 《穿越大吉嶺》 -原聲音樂

《穿越大吉嶺》
《穿越大吉嶺》

原以為印度音樂佔主導兼之mothersburg的缺席會讓人對這張原聲提不起興緻,沒想到大量來自雷伊和Merchant-ivory電影里的旋律聽起來豪不枯燥,反而是別有情趣;古典音樂也是第一次出現在wes的原聲中(前幾張里只有mothersburg的電子版巴洛克),一首是德彪西的月光,這首被無數導演用活了的鋼琴小品在此片中效果倒是頗為平淡;另一首是慷慨激昂的貝七末樂章,真沒印象電影里用在了哪裡。 


真正屬於wes的高光時刻還得是english invasion,這回他挑上了Kinks. 電影一上來就是一大組比爾莫瑞追火車的運動鏡頭,離火車咫尺之遙時莫瑞被鋼琴師同學側方輕鬆超越,躍上火車,此時背景響起了Kinks的This time tomorrow, 其音畫交融之美妙實在難以用語言形容,至少我看完電影后一晚上聽了八遍的This time tomorrow; 片子後半部兩處高潮段落又是用了兩首Kinks的歌,和前者一樣來自70年的經典專輯Lola vs. the Powerman & the Money-Go-Round, Pt. 1。電影末尾還用到了一首滾石的Play with fire,無論配器還是賈格爾的演唱都是出奇地精緻,wes anderson真該去拍上一部english invasion的紀錄片。 

原聲的第一首where do you go to my lovely和最後一首Les Champs-elysees都是來自69年的流行金曲,前者在短片Hotel Chevalier中貫穿始終,是屬於初聽過於甜膩,卻越聽越來勁那種,而且歌詞也相當有趣;後者顧名思義是首歌唱香榭麗舍大道的歌曲,演唱者Joe Dassin是當年法國的流行天王,而他老爸就是鼎鼎大名的noir大師朱爾斯達辛。

專輯曲目: 

01 - Peter Sarstedt - Where Do You Go To (My Lovely)
02 - Ustad Vilayat Khan - Title Music From Satyajit Ray's Film ''Jalshagar''
03 - The Kinks - This Time Tomorrow
04 - Satyajit Ray - Title Music From Satyajit Ray's Film ''Teen Kanya''
05 - Jyotitindra Moitra & Ustad Ali Akbar Khan - Title Music From Satyajit Ray's Film ''The Householder''
06 - Satyajit Ray - ''Ruku's Room'' From Satyajit Ray's Film ''Joi Baba Felunath''
07 - Satyajit Ray - ''Charu's Theme'' From Satyajit Ray's Film ''Charulata''
08 - Shankar;Jakishan - Title Music From Merchant-Ivory's Film ''Bombay talkie''
09 - Satyajit Ray - ''Montage'' From Nityananda Datta's Film ''Baska Badal''
10 - Jodphur Sikh Temple Congregation - Prayer (Traditional)
11 - Jyotitindra Moitra & Ustad Ali Akbar Khan - ''Farewell To Earnest'' From Merchant-Ivory's Film ''The Householder''
12 - Satyajit Ray - ''The deserted Ballroom'' From Merchant-Ivory's Film ''Shakespeare wallah''
13 - Alexis Weissenberg - Suite Bergmanesque - 3
14 - Jakishan - ''typewriter Tip, Tip, Tip'' From Merchant-Ivory's Film ''Bombay Talkie''
15 - Narlai Village Troubador - Memorial (Traditional)
16 - The Kinks - Strangers
17 - Udiapur Convent School Nuns & Students - Praise Him (Traditional)
18 - Fritz Reiner - Symphony No
19 - The Rolling Stones - Play With Fire
20 - Ustad Vilayat Khan - ''Arrival In Benaras'' From Merchant-Ivory's Film ''The Guru''
21 - The Kinks - Powerman
22 - Joe Dassin - Les Champs Elysees[3]

10 《穿越大吉嶺》 -影片賞析

《穿越大吉嶺》《穿越大吉嶺》

影片情節不贅述,故事很簡單,講三個一年多未講話的兄弟一起去到印度進行了一次心靈之旅,同在旅途,卻各懷心事,在發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后三兄弟重歸於好並悟出一些人生真諦。老大Francis (Owen Wilson 飾)主要目的是去印度找離家出走隱隱於市的母親;老二Peter(Adrien Brody)正準備和妻子Alice離婚,但她卻突然發現自己懷孕;老三Jack剛剛和女友分手,但還念念不忘在旅途上不停的打女友的電話留言想要窺探她的生活。對於Peter和Jack來說更像是一次逃避之旅。兄弟三人剛開始不信任彼此,互相都有些秘密,這在兩兩談話中巧妙地表現出來。劇情大多是發生在一輛叫The Darjeeling Limited 的火車上,穿插一些火車上或者途中下站時發生的小插曲,包括Jack 和火車乘務員的一夜情,Peter途中買蛇帶蛇上車引起小騷亂,以及吵架被轟下火車等等都是為影片增添細節的幽默和推動情節發展。被趕下火車的三兄弟途中救落水的孩子,失手的Peter懷著強烈的自責參加了葬禮,這是最出乎意料的轉折,影片從輕鬆轉入了深刻,又到他們最終找尋了母親卻又一次經歷了她的離開,然後終於完成了他們的心靈之旅。 
   
如要深層挖掘,影片似乎有很多說教的成分,包括宗教信仰婚姻家庭。但好就好在Wes Anderson 沒有讓鏡頭下的人刻意的說教,只是以一些主觀的細節來引起觀眾的共鳴。影片在狹窄的火車上拍攝,一直重複幾個人在火車上擠來擠去的動作,就是在這狹窄的空間里,沒有什麼誇張的情節可以展現,所以只好入注了豐富多彩的細節和縝密的對話。影片開頭無疑是輕鬆幽默的,似乎每一個鏡頭和每一句台詞都讓人隱隱發笑,越到後面卻越變得嚴肅。導演擅長用慢鏡頭來凸現各種情緒,喜劇和悲劇,都在慢鏡頭下被放大,卻又不顯得技巧生疏,和背景音樂絲絲入扣的慢鏡頭很自然的放大了微妙的感情。 
   
影片是在印度拍攝,但情節似乎不是要聯繫印度。它可以換成任何在比較有東方色彩的地方拍攝,只是需要給人一個異國情調。所以,我認為印度不是關鍵,作

《穿越大吉嶺》《穿越大吉嶺》

為對印度文化也頗感陌生的我,也許有導演同樣的感受。另外,這個拍攝地也需要有濃厚的宗教色彩,宗教在片中不是要人去深思其重要性,而是道出了個人意志。這從Adrien Brody 在印度的寺廟中幾乎是習慣性的做了天主教的「上帝保佑」的手勢。而他們的母親,這個角色,卻正好是一個在印度的基督教傳教士,因為追求自己的宗教而拒絕跟兄弟三人回到西方社會。影片展現了很多西方觀眾所不熟悉的宗教,儀式等,其實我覺得導演只是在刻畫一個不同。是一個「當我們置身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我們是找回了自我還是迷失了自我」的問話。片中由大哥Francis 發起的一系列具有象徽性的動作,比如用羽毛來找人生方向其實是發自一個人內心的意志,人在絕望和迷失方向的時候自己給自己的暗示。 
   
影片另一個突然的轉折是在三人決定放棄這次「熏陶之旅」后在臨上飛機的片刻覺得再留下來完成沒有完成的尋親。當時三個人都還是各懷心事,如果離開,這次旅行就完全沒有了意義,他們做決定留下來的時候,被安排聽不到對白,大家因此可以根據自己的經歷遐想,到底他們對互相說了什麼一致決定留下來。 
   
另外,想提提自己印象比較深刻的幾個情節。第一是Jack 和印度女乘務員的邂逅。個人覺得這次邂逅很含蓄的影射了現代人的感情觀,女配角相貌平常,故意戴了一副黑框眼鏡,我不是很清楚導演的用意,但是就是這副眼鏡讓人很能記住她。他們邂逅的方式很美,兩個人頭探出車窗吸煙的時候注意到了彼此。我想這個情節可以讓經常搭火車的煙民感受到美感。我個人是比較著迷於這種短暫的邂逅的,離開的時候都滿帶著回憶,而彼此都要重回自己的生活,有一點點遺憾,而恰恰是這種遺憾才讓其變得很美。影片中很多吸煙的鏡頭,處理的很寫意,也很俏皮,不知道非煙民是不是會覺得冒犯,但我是認為很有藝術感覺的。煙這個東西,你用它來表現憂鬱的時候,它成了僅有的朋友;用它來表現孤獨的時候,它成了雪上的霜;用它來表現焦慮的時候,它成了放大器材;用它來變現出軌的

《穿越大吉嶺》《穿越大吉嶺》

時候,它就成了一個借口。另一個情節是三兄弟被乘務長拋下火車的寂靜晚上,三人圍著火堆而坐,Jack還煞有介事的掏出了ipod放起了Debussy的「月光」。我一直喜歡這個「月光」勝過貝多芬的,柔和的旋律中蘊藏了太多隨時一涌而出的力量。 而這個動作很有效果。 
   
《TDL》的背景音樂和顏色處理都讓人欣賞的。音樂都很恰到好處,和整個影片的節奏很搭配,又有滾石的play with fire, 讓人情緒高漲。顏色上面以黃綠給人懷舊的感覺,昏黃的感覺如同用迷失的雙眼看世界。顏色不明亮卻很清晰,層次感給人簡潔的感覺,偶爾有複雜的線條,卻處理得很規矩。個人是比較喜歡《TDL》的,節奏算快,不拖泥帶水,沒有什麼浪費的鏡頭,也善意的帶給人一些人性的思考。也可以把它當成一部喜劇片來看,但絕不是那種笑過就忘記的喜劇片。 

11 《穿越大吉嶺》 -評論

《穿越大吉嶺》《穿越大吉嶺》
即使是以韋斯·安德森的標準來說,影片仍然處處透著一股古怪和微妙的幽默感。
——comingsoon網站

影片達到了它的預期目標,但與韋斯·安德森之前的作品比起來,還是略遜一籌。
——《電影之窗》

將人性和幽默完美地混合在一起,韋斯·安德森帶領我們進入一場充滿奇幻且神秘的靈魂之旅。
——《馬克西姆》

也許是因為韋斯·安德森過於自作聰明了,竟然把種族的差異當成了一個新鮮玩藝,固執地用白人的觀點去看待整個世界。
——《電影沙龍》

歐文·威爾森、亞德里安·布洛迪和傑森·施沃茨曼都是兼具了獨特魅力和表演才能的好演員,可是劇本卻限制了他們的發揮空間,只能用一些廉價的笑話勉強支撐這個普通的公路故事。
——《紐約每日新聞》[2]

上一篇[聚乙烯醇]    下一篇 [驅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