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契科夫的文章《窩囊》,敘述的是一個家教在面對僱主的百般刁難忍氣吞聲,逆來順受,最後導致辛苦賺來的工錢被剋扣的結局,契科夫認為,家教的這種行為是窩囊的表現,其實也不無道理,但是如果我們能夠切實的從這位家教的處境認真考慮一下的話,我們也許會有這樣一種感覺,那就是契科夫只注現象,不注事實的感覺,說的直白一點就是我們經常說的「站著說話不腰疼」。

1 《窩囊》 -簡介

契科夫的文章《窩囊》,敘述的是一個家教在面對僱主的百般刁難忍氣吞聲,逆來順受,最後導致辛苦賺來的工錢被剋扣的結局,契科夫認為,家教的這種行為是窩囊的表現,其實也不無道理,但是如果我們能夠切實的從這位家教的處境認真考慮一下的話,我們也許會有這樣一種感覺,那就是契科夫只注現象,不注事實的感覺,說的直白一點就是我們經常說的「站著說話不腰疼」。 
因為我們知道現今的社會無論是社會的哪一個層次,都是這樣,逆來順受已經成為社會的一種趨勢。沒有人願意做出頭鳥,領導的就是正確的,沒有道理可講,偶爾會有那麼幾個人會受不了這種事實的壓迫,迎頭直上。最終的結果很少有善終,並不是危言聳聽,事實如此,不容我們逃避。 
契科夫作為一個知名的作家,寫的這樣的文章必然是為了反應這樣一種事實,並借著文中僱主的角色表述了自己的想法,希望能引起人們的注意,能夠改變這種現象,他的想法是好的,可是在當時的人看來,這無疑是不可能的,因為這不僅僅是一種現象,而且隨著時間的推延早已經成為人們的潛意識,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即成的事實,不會有誰願意去做有悖「常理」的事情,因為那樣的話不僅不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好處,相反的會讓自己陷入尷尬甚至是更嚴重的境地。 
不可否認的,契科夫善於觀察生活中的種種,而且文章很有教育意義,但是不同的文章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所起到的作用是不完全一樣的,不同的人對同一件事情的看法是不會完全相同的,不同的社會背景對文化也是有選擇作用的,所以在我看來,契科夫的《窩囊》,是不符合當時社會背景的,因為逆來順受在當時早已成為一種潛意識的行為,單憑一個或幾個人的能力是不能改變什麼的,我們也希望在時下的人看完契科夫的文章後會有所感悟,能努力地去改變這種事實,即使那是非常困難的……

2 《窩囊》 -摘要

 日前,我把孩子們的家庭女教師尤麗婭·瓦西里耶夫娜請到我的書房裡,需要清一下帳。 
「請坐,尤麗婭·瓦西里耶夫娜!」我對她說,「我們來結算一下。您無疑需要錢用,可是您這麼拘禮,自己是不會討的……好吧,小姐,以前我跟您講定月薪三十盧布……」
「四十……」 「不,三十……我這兒記著呢……我付給家庭女教師的薪水向來都是三十盧布……好吧,小姐,您來了兩個月……」
「兩個月零五天……」
「不,整整兩個月……我這兒記著呢。這麼說,我該付您六十盧布……得扣除九個禮拜天……要知道每逢禮拜天您不給科利亞上課,只休息不幹活……再加上三個節假日……」
尤麗婭·瓦西里耶夫娜漲紅了臉,開始拉扯衣服上的皺邊,可是……她一言不發。
「再加三個節假日……因此要扣除十二盧布……科利亞病了四天,沒有上課……您只給瓦莉婭一人上課……有三天您牙痛,我妻子允許您下午不上課……十二加七等於十九。扣除后還剩……嗯哼,四十一盧布。對嗎?」
尤麗婭·瓦西里耶夫娜的左眼紅了,含著淚水。她的下巴開始顫動,她神經質地乾咳起來,呼哧著鼻子,可是--她一言不發。
「除夕晚上,您打碎了一隻茶杯和一個茶碟。扣除兩盧布……那茶杯很貴重,是祖傳的,不過……算了吧,上帝保佑您!我們哪能一點不受損失呢?後來,小姐,由於您照看不周,科利亞爬到樹上,把上衣撕破了……該扣除十盧布……有一個使女,也因為您照看不周,偷走了瓦莉婭的一雙皮鞋。您樣樣事情都得照看好才是。您是拿薪水的,因此,這麼說,還得扣除五盧布……一月十號,您在我這兒拿了十盧布……」
「我沒拿!」尤麗婭·瓦西里耶夫娜小聲說。
「可是我這兒記著呢!」
「哦,那就……好吧。」
「四十一減二十六--餘十四……」
現在她的兩隻眼睛都淚汪汪的了……她那長長的好看的小鼻子上冒出了汗珠。可憐的姑娘!
「我只拿過一回……」她用顫抖的聲音說,「我在您太太那兒拿過三盧布……此外我再沒有拿過……」
「是嗎?您瞧瞧,這筆錢我可沒有記上!十四再減三,餘十一……好吧,這是給您的錢,寶貝兒!喏,接著:三盧布,三盧布,三盧布,一盧布,一盧布。請收下,小姐!」
我把十一盧布遞給她……她接過錢去,手指哆哆嗦嗦地把票子塞進衣袋裡。
「麥西①,」她小聲說。
--------
①法語「謝謝」的音譯。
我跳起來,開始在房間里快步走著。我氣憤之極。
「您為什麼要『麥西,?」我問。
「您給了錢……」
可是要知道,是我剋扣了您,見鬼,是我搶了您!要知道是我侵吞了您的錢財!您為什麼還要『麥西』?」
在別的地方,人家根本不付我錢……」
「不付錢?這毫不奇怪!好了,剛才我是跟您開玩笑,給您上了殘酷的一課……您那八十盧布我如數付您!錢都放在信封里了!可是人難道能這樣軟弱?您幹嗎不提出抗議?為什麼一言不發?在這個世界上,難道人不應該以牙還牙嗎?做人難道能這麼窩囊?」
她苦笑了,但我看到,她臉上的表情分明是:「能這樣的。」
我請求她原諒這殘酷的一課,把八十盧布全給了她,這使她大為驚喜。她膽怯地說了一聲「麥西」,走了出去……我望著她的背影,不禁想道:在這個世界上,做一個強者可真容易啊!
                                                                                                                                           一八八三年二月十九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