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管理的心靈》

標籤: 暫無標籤

寧向東教授《管理的心靈》的這一著作是從企業價值觀角度探討一個企業怎樣才能成為真正的「百年老店」。全書涉及管理的藝術、營銷的手段、品牌色彩以及商學院的精神氣質等多個方面,但是最終要說明的則是企業家應該恰當地提升自己的境界,並努力成為精神貴族,只有這樣,他所經營的企業才有可能成為真正的「百年老店」。

1 《管理的心靈》 -簡介

《管理的心靈》《管理的心靈》

《管理的心靈》在浮華的中國學術界,為了一篇研究論文寫了八年的有幾人?一個低調的經濟學家,每天除了吃飯和睡覺都在思考他的問題。《管理的心靈》的作者寧向東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管理的心靈》涉及管理的藝術、營銷的手段、品牌色彩以及商學院的精神氣質等多個方面,但是最終要說明的則是企業家應該恰當地提升自己的境界,並努力成為精神貴族,只有這樣,他所經營的企業才有可能成為真正的「百年老店」。 

2 《管理的心靈》 -作者介紹

寧向東,經濟學博士。現任清華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公共管理學院兼任教授。曾任哈佛商學院、伊利諾大學、新南威爾士大學、悉尼大學、香港中文大學訪問學者。兼任北京市經濟學總會理事,以及多家大型企業董事會成員或顧問,先後入選北京市跨世紀「百人工程」和社會科學「百人工程」計劃。2000年受聘任世界銀行公司治理項目顧問、2004年擔任美國麥肯錫公司研究項目顧問。主要研究興趣為:企業理論、一般管理、公司治理,以及中國企業的改革和發展問題。在清華大學主要擔任EMBA和MBA研究生的「公司治理」、「管理學導論」和「管理經濟學」等課程的教學工作,多次獲清華大學教學獎勵。 

3 《管理的心靈》 -目錄

管理的心靈
在商學院能學到什麼
哈佛的兩個老物件
例子、案例與案例教學
哈佛的案例教學
商學院的
領略波特的劍氣
大師卡普蘭
學術立交橋,也是行動指南
管理、領導與公司治理
管理中的「方術」
管理是科學加藝術
給消費者點顏色
再說「品牌色彩」
利用炫耀心理
看到狗,你想買什麼
高端產品,賣的是美感
「雙星」緣何不高端
中國模式?
冷靜的腦
長跑企業
從村裡到省里
配合,比專業能力重要
國家製造體系
中國企業的持續競爭力
培養「谷底思維」
三星的正反面
多面的顧雛軍
解構「淡馬錫」
公司治理的「軟體」
德意志銀行反差
能解決的、和難以解決的
「冬天」里的真正危機
準備金率上調后的中國商業銀行
錨定效應

4 《管理的心靈》 -書摘

與不少企業家交談過,發現在企業經營的初期,重要的問題都來自於外部,比如,與誰競爭,如何競爭等等。而隨著企業的規模逐漸做大,業務越來越穩定,他們往往就要追問自己的內心了。問題開始從「術」上升為「道」,關心起「自己是誰?企業是誰?為什麼要做企業?每天在為誰而忙碌?忙碌的目標又在哪裡?」凡此種種,每一個問題都關乎人生的本源問題。
    其實,不僅是企業家,幾乎所有的管理者甚至普通人都會面臨著類似的拷問。除非這個人是沒有願景的「混混」,否則就一定無法迴避這樣的問答。很多人看上去死水微瀾,但在內心深處,卻無時無刻不涌動著驚天的波瀾。
    心靈問題是重要的,其核心所在是「價值觀」,主要是兩大問題:如何看待自己;以及如何看待世界。基於對這兩個基本問題的考量權衡,人方知為人處世之道。而企業家或領導者更是要在較高層次、較大格局下審視這兩大問題,才能看清自己的內心,並由此確定組織的去向,以及在這個過程中把握好自己與外部事物的關係。
    2010年3月份,我訪問日本著名的野村綜合研究所,他們有五位專家與我先後進行了交流。在很認真地回答了我的問題之後,他們也向我提出了一個簡單的問題:中國這些年有很多企業做得不錯,請問寧教授,有什麼好的價值觀(value)可以與我們分享?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但對我卻難得要死。為什麼?因為我們很少有企業能提供這方面的「案例」,也因為我自己研究企業問題雖然用功,卻很少把價值觀這樣「虛」的問題當成一回事來考慮。這個問題後來困惑了我好久。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不重視關於價值觀的梳理,才是我們活得雖然很忙、但內心卻很累並充滿困惑的根本原因。我們每天都很勞碌,但我們不充實,我們在不斷取得成績的同時,我們並不快樂。一句話,我們活得不明白。
    人人都需要一個正確的價值觀。對於組織的領導者,建立一個既服務於自己又服務於組織的價值觀格外難。然而,只有具備適合於自己價值觀的心靈,才是充實的心靈,才能夠在企業遇到危機或是需要作出重大決策的時候,恰當地行動,做出適宜的抉擇。就我對於一些較為成功的企業家的了解,他們內心的那種壓力感,其沉重程度實在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只有首先解決好自己心靈的問題,領導者才能夠堅定地引領企業走向遠方。這個關口實際上攔住了很多人。一些領導者無法率領企業再上一個台階,根本上就在於他們的心靈境界不夠。我曾遇到過兩種企業家,並堅信他們無法走得遠,走得久。第一種人選擇逃避,用句時髦的話叫「小富即安」,高爾夫球場上常常見到這種人;第二種人則是過分依賴於外人(包括所謂專家)的意見,依賴心靈雞湯,他們的內心不夠清晰、果決和堅忍。
    前段時間,豐田出現「召回事件」,沸沸揚揚。我重讀豐田的發展史,回顧豐田佐吉、豐田喜一郎、豐田利三郎和豐田英二的舊事,深刻體會到豐田能夠成就百年事業的基因就是它的核心價值觀。今天,人們大都知道豐田公司是做汽車的,但豐田公司屹立在世界企業之林的標誌性事件,卻與汽車無關,而是在將近80年前它與一家英國領袖級企業所簽訂的紡織機械的生產許可協議。
    英國當時是世界織機生產領域的霸主,豐田佐吉用了30多年的時間,讓自己的織機獲得了英國人的膜拜,其間的起伏波折,慘淡時光,沒有堅定的價值觀作基礎,無法渡過。而在這個過程中所形成的企業基因,在後來豐田成為一家汽車公司之後一直被傳承。即使在大野耐一這個典型的職業經理人身上,也可以看到豐田價值觀的力量,看到豐田基因的影子。對此,我總結為一句話「非價值觀不能傳承」。中國的家族企業,目前正開始進入第一代到第二代的傳承高峰期,我對不少創業者都講過這句話,不知自己是否把話說明白了,不知他們是否真的聽懂了。
    被野村的專家提問之後,我一直在思考著有關價值觀的問題,始終不得要領。後來,我在台灣作演講,把這個困惑提給了來自於兩岸的企業家。我說,中國人講求安身立命。現在,我們富裕了,我們可以安身了,我們需要考慮立命了,可「命」究竟是什麼,命在哪裡,不知有誰能夠告訴我,我求教於大家。但沒有人能夠告訴我答案,並讓我信服。不過,我也看得出:大家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大家熱烈地附和著我的疑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