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紀戰天下》

標籤: 暫無標籤

《紀戰天下》是白山一散人創作的玄幻小說,現在已完結。

第一章 文鯨城破

與此同時,北城高大的精鐵城門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轟然地倒塌下來。鋪天蓋地的泥石流如洪獸般瘋狂地滾入進來,並有規律的四處衝撞著房屋城牆。真是遇山吞山,遇水掩水,以不可阻擋之勢迅速地蔓延著。頃刻之間,文鯨北城夷為平地,泥石流發出了接連不斷興奮的咆哮聲,緊接著前端突然間拔高,化成了一個接一個的石流人。他們口角掛著惡臭的涎水,渾身不斷地向下滴淌著泥漿,喉嚨中發出了一聲接一聲嘶啞的怪叫,手舞巨斧向文鯨百姓展開了屠殺。這些怪物正是崢嶸大陸上,被稱為最具兇狠殘暴的石流一族,百年前,石流一族雖攻擊力極強兼具天生的鍛造能力,但並無太大的作為,因為他們繁殖能力極差,族內又是純粹的父系統治,以至於石流母系勢力逐漸衰落,同時他們又有著互相殺吃的嗜好,弱小者無法生存,同族間,時而就會發生殘殺,這樣一來石流一族竟有著走向滅亡的趨勢,崢嶸中原大陸上的高貴人類不但不重視這個野蠻原始的群體,反而還時常抓來一兩隻石流人弄到角斗場,看他們搏殺取樂。

第二章 勇士·熱血

居在石流大軍後方的族長石曼碎殺,一邊聽著探馬報告戰況,一邊瘋狂地蹂躪著身下一位嬌柔的文鯨姑娘,當聽到文鯨人殺出一道重圍,而且還擊殺了石流步兵三千餘人,石曼碎殺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嚎叫,緊接著下身猛烈地向前挺進了數十下,在姑娘痛苦的呻吟聲中,將一把短劍狠狠插在了姑娘的胸前,他拔下仍在滴血的短劍,拋開屍身,晃動著他粗壯的身軀來到了這個石流探馬的面前,舔舐了一下短劍上的血跡,然後繞著探馬轉起圈子來。在石流部落里誰都知道石曼碎殺的兇殘和嗜殺,他憤怒到極點的時候就會繞著人走,然後用石流之術折磨死目標。石流之術是石流部落上層修鍊的一種武技,用他們天生的特殊體質,化身成碎石生生將敵人擠壓至死。此刻探馬已嚇得口角流涎,支支吾吾地隨著石曼碎殺轉圈,突然一聲吼叫,短劍乾脆利落地穿透了探馬的頭顱,一聲未出就倒在了當場。

第三章 漁翁得利(一)

十幾個文鯨勇士,眼中流露的是堅毅,是決絕。他們緊握手中利矛要用自己的熱血捍衛文鯨尊嚴。紀堯甩掉大氅戰甲,精赤著臂膀立在指天台上。雙手合十聚在眉心,渾身光芒大盛,內力催發的勁氣已若實質般流走周身上下,整個人緩緩飄上半空,身後兵士也緊握利矛準備最後的奮力一擊。霸道的氣勢,也使得正在屠殺中的巨怪為之震驚,石曼碎殺陰森吼叫:「紀堯,你找死!身旁巫乾的手爪虛空抓了幾下,巨怪瘋狂的咆哮一聲,踏碎了腳下的幾片城牆,帶著一陣腥臭的狂風,撲向了指天台。空中的紀堯緊咬鋼牙,催動真氣,光芒更盛,渾身血管暴漲,眼角竟流出幾道血絲來。一聲吼叫,仿若一枚光彈,紀堯整個身體從上而下直直撞向了撲來的巨怪。石流巨怪掄圓了臂膀,如兩把巨大鐵鉗迎向了紀堯,眼見著撞在一處,千鈞一髮之間,紀堯身形在空中轉向,直奔操控巨怪的巫干。巫干一聲凄厲慘叫!肉身化成齏粉,可靈識卻一陣青煙鑽進了巨怪的大眼中,遙遙傳來巫干尖聲的咒語。

第四章 漁翁得利(二)

是夜,龍傲帳中歌舞昇平,即使是行軍打仗,龍傲也不忘從周邊小城奪來一些美女享樂。紀堯筋骨俱碎,整個身子半卧在大椅上,哪有吃酒的氣力,可幾個歌女輪番來敬酒,紀堯自己動不得,那歌女就灌他酒,酒水流到身上,滲進傷口,血水、酒水混在一起,好似萬蟲穿心,已感生不如死。朦朧之中見帳內刀光劍影,聽得龍傲說道:「這豬狗不如的廢物,若不是有的用處,眼下就叫他萬劍穿心。」翌日晌午,一隻押解囚車的騎龍國馬隊,浩浩蕩蕩地開進了劍鋒崖。劍鋒崖峰連峰,山高林密,中間夾著一條羊腸古道,這裡是前往騎龍帝國的必經之路,卻也是盜匪猖獗的地方,更傳說這裡的山林里有怪獸出沒。行人大都是結伴趕路,這個地方很少見有單個的過客。一行人馬緩緩前進,聽峰頂猿聲不斷,孤鳥哀鳴。車馬行的便更緩了。走至一處石崖,突聽上空一聲呼哨,只見數十隻巨鷹從峰頂俯衝而下,巨翅一展拍打在石崖之上帶起漫天的沙石滾落下來。巨鷹一個俯衝,卻又轉眼上雲端,與此同時,馬隊周圍卻多了數十蒙面殺手。他們出手如電,幾個起落,就有十幾個騎兵的頭顱滾落當場。用巨鷹做掩護,借巨鷹之力從天而降,端的就是一擊必殺!可是眼前的馬隊也不是等閑之輩,畢竟是騎龍帝國的馬兵。剛剛因突如其來的襲擊而打亂的陣腳,被他們迅速的填補上了。

第五章 漁翁得利(三)

龍傲滿臉的笑意,緩緩從貼身處拿出一包粉末來,送到鼻口處深深一吸,臉部極度的扭曲,極其痛苦卻又萬般的享受,整個身體顫抖起來,「啊」地一聲呻吟,隨手將這一包粉末拋進了滾燙的岩漿,天女散花般飄散,五彩繽紛般墜落,這粉末竟是五顏六色,一入熱浪瞬間便散發出誘人的香氣,那是肉香卻又好似天人交合之氣,石柱旁護守的奴隸禁不住誘惑,竟紛紛跪下發出一聲接一聲的呻吟。千鳥好似得到了命令,凝聚成一隻黑色的羽箭,迅猛地釘在了紀堯的心口。一聲無法壓抑的尖嘯,那不是痛苦的喊叫聲,卻是痛苦至極而爆發出來的顫音。千鳥聚了又散,在他胸口處好似爆開了一抹暗紅的蓮。這就是千鳥食心!清晰地感受著血肉的分離!紀堯已好似墜入了無妄的深淵,眼神空洞,曾經縱橫四海的英雄已經成了縛在石柱上的羔羊。

第六章 尼加拉海

乾巴老頭整個身子裹在一件長大的暗黑色法衣里,肩上披著破洞的帆布斗篷,光著腳板,手裡捏著一根黑乎乎的木杖正不斷敲打著少年寬闊的前胸。少年一頭粗獷烏黑的捲髮披在肩上。一身古銅色的肌膚在暖陽下顯得格外油亮而有光澤,好似可以如金屬般擊之有聲。粗布的外衣裹不住他健壯的身軀,粗大的胸肌裸露在陽光下。濃眉大眼,高挺的鼻樑,略厚的嘴唇,整個一個小金剛。可他滿眼都是清澈純潔,通過這雙眼睛可以感受到尼加拉海子浪花的溫柔。乾巴老頭一邊敲打著少年的前胸一邊嘮叨著:「紀戰,我的孩子。你有著虎狼樣的身軀,有青春和熱血!可不能每天捧著書本子看個沒完啊,那是那些懦弱的庫家贊人做的事,我們尼加拉部落的人沒有軟皮囊,個個都是英雄,是勇士,是好漢!記住這個世界只有具備強大的實力才能更好地生存。聽老爹的話,好好學武,尼加拉部落的希望都在你們身上。」「可是我不喜歡學武,也並不是非要有強大的實力才能生存,贊布大叔他們每天日出打漁,日落歸家,不也活得很好么!我喜歡研究醫術,我要做個老爹一樣受人尊敬的偉大巫醫!」

第七章 困獸之鬥

海浪一浪高似一浪,把帆船推向高空又瞬間拋下,紀戰從未經歷過如此陣勢,慘白著臉色緊緊抱住桅杆。贊布畢竟是老水手,快速地將一桶海豹油潑向了打過來的浪頭。紀戰看贊布大叔如此沉穩,也急忙跑過去幫忙,漁船在浪濤中痛苦掙扎著。這時,積勢已久的濃雲,好似被劈裂了幾道大口子,瓢潑大雨伴隨著電閃雷鳴齊齊轟響了海面。海子憤怒地回應著,漫天水霧已與浪濤融為了一體。整個世界好似回到了瀰瀰洪荒。巨浪吞噬了天宇,吞噬了那輪慘淡斜陽,瘋狂地擁抱向盼望已久的黑暗世界。

第八章 魔神莫蒙

雨點般的彎刀相擊之聲,在紀戰的耳邊炸響。幾團上下翻飛的白亮刀花,在紀戰的眸子里如風中柳絮似地狂舞!骨子裡的熱血,使得紀戰躁動不安,有一股想拿刀的衝動。可是即使現在他手中有一把刀,那也如同廢鐵,他不會武技。雅格力喘著粗氣,但他卻是極其興奮的,粗糙地舌頭舔舐了下刀身上的血跡,又兇狠地再次撲上。贊布的左臂被劃開了一條深可見骨的血口,那傷處猙獰地外翻著,好似魔鬼裂開地嘴。又一聲怒吼,贊布瘋了似抬起手臂,迎向了雅格力的彎刀。噗地一聲,爆開一團血霧,贊布的一條大好手臂飛上了半空。熱血歡快地噴涌而出,激射在了雅格力臉上。雅格力猛然覺得眼前血紅一片,看不清前面的物事,突然寒光一閃,直奔他胸口而來。他本能地閃身,可是鋒利的彎刀還是釘穿了他的左肩。一聲暴怒的慘叫,雅格力飛腿踢翻了贊布。「給老子挖了他的心肝,亂刀剁成肉泥!」

第九章 上古刀鷹

湛藍的天穹,暖暖地朝陽,海子忘卻了昨日的瘋狂,忘卻了兇猛地咆哮。此刻,早已掉進了天地營造的溫柔鄉里。陽光毫無痕迹地灑在那一片沙灘上,溫柔地撫摸著紀戰的身體。紀戰醒了,他掙脫了沙灘柔軟地誘惑,忽地站了起來,可就覺一陣天旋地轉,又栽倒在地。茫然四顧,這是哪裡?身後是自己熟悉的尼加拉海子,可眼前的一切卻讓他驚呆了。大片茂密的參天古木,隨著地勢高低起伏,好似一大片綠色汪洋。這是一個小島,一個林木茂盛的小島,一個對於紀戰來說,極其陌生的小島。紀戰搖晃著再次站起來,他饑渴難耐,看了一眼那大片的幽深,一步步走了過去。一入這林子,紀戰就覺得好似進了怪獸的巨口,天瞬間暗了下來,只有星星點點地陽光從葉隙之間透射進來,碎銀子似地灑在地上。周圍是怪木林立,盤根錯節,面目可怖。到處是濕苔,空氣里水汽極重。紀戰隨手摘了幾片汁水飽滿的葉子,放進嘴裡嚼,也顧不得那苦辣味道,使勁地吸食著。

第十章 果色天香

紀戰在鷹背上,鳥瞰整個小島,林海,山川盡收眼底,那感覺甚是愜意。采了許多草藥,又采了一些山果,弄了一些泉水,巨鷹與紀戰再次回到了山洞。紀戰先將小鷹的斷刺拔了出來,這紫金小鷹,到是很乖,任由紀戰擺弄。拔出了尖刺,碾碎了草藥,很小心地給小鷹上藥。這巨鷹好像很信任紀戰,自始至終都站在洞口守衛。如此一天兩天過去,紫金小鷹傷勢見好,能吃食了,可以張開翅膀站起來了。雖說一搖一晃的,但是精神頭十足。一段時間的相處,紀戰與這兩隻猛禽有了感情,這上古的刀鷹,可不是一般獸類可比,自有靈性。紫金小鷹與紀戰更是如朋友一樣,紀戰時常站在洞口看雲捲雲舒,站在洞口,好似一身手就可以觸摸到雲氣。想著這一段日子發生的事,紀戰心中感慨,贊布大叔慘死,自己命大,被那巨怪扔進海里,卻奇迹地活了下來。誰能想到此刻的自己竟與兩隻上古猛禽在一起呢,也不知乾巴老爹可好,一定以為我也隨贊布大叔去了。如此每日看日出日落,無聊時與小鷹玩耍,餓了就吃山果,渴了喝泉水。高崖上夜間寒冷,紀戰就抱著小鷹睡。

1 《紀戰天下》 -參考資料:

http://www.mx99.com/Html/Book/3/3707/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