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隋煬帝楊廣下揚州,令越公楊素留守都城。三原布衣李靖胸有大志,借探楊素以窺虛實后,辭回館舍。楊素府中歌姬紅拂女,敬慕李的英才,黑夜逃出楊府,投奔李靖館舍,同李結為夫婦,乘夜二人離開都城。一日路上遇見大俠虯髯客張仲堅,三人談心,志趣相同,遂結為摯友,並約定同往太原考察李世民為人。張見李世民后,自知難與爭勝,將家財盡贈李靖,飄然而去。

 

程硯秋飾紅拂、郭仲衡飾李靖程硯秋飾紅拂、郭仲衡飾李靖

 

1 《紅拂傳》 -《紅線盜盒》由李建明飾紅線


 

劇照1劇照1

 唐潞州節度使薛蒿侍女名紅線,善彈琴,通經史,薛使其掌牒表,號內記室。時魏博鎮節度使田承嗣將吞併潞州,薛蒿日夜憂悶,計無所出。紅線自薦往魏博探問情況,請以一更上路,五更復命,並請薛蒿先派一人,翌日騎馬去向田承嗣問候薛允之。紅線裝束得當,再拜而行,倏然不見,五更果返,偷取田承嗣金盒,薛蒿即以金盒付使者去魏博,田見盒大驚,頓消吞併之意。

2 《紅拂傳》 -其他

 

劇照2劇照2

 《紅拂傳》一名《風塵三俠》,取材於唐人小說《虯髯客傳》,相傳為杜光庭撰。明凌初成有《虯髯翁》曲本,又張鳳翼、張太和皆有《紅拂記》。羅癭公先生即據此編為京劇,一九二三年由程大師排演,深受廣大觀眾歡迎,成為程派早期代表作之一。

那時正是「四大名旦」全盛的時期,標新立異,爭奇鬥妍。也就在那時,梅先生排演了《紅線盜盒》,尚先生排《紅綃》,荀先生排《紅娘》,再有程師的《紅拂傳》,「紅」字戲紅極一時。

 最近北京文化藝術音像出版社出版發行了一套《絕代風華骨子老戲》,其中有王吟秋先生的《紅拂傳》。今天朋友給我送來《紅拂傳》的 DVD 光碟,急忙看了一遍,這個和早已經在票友間流傳的版本沒有什麼區別,唯一的是比較清楚。這個版本我曾經在1990年北京吉祥劇院看過,那時我還在唱梅派和張派,剛剛學習程派。

這個版本不是程先生的原版,是把場次壓縮,經過改編的。從紅拂和李靖私奔開始,刪去了相府相見等情節,那自然也就把非常好聽的大段【二黃慢板】「在相府每日里承歡侍宴,也不過眾女子斗寵爭妍;雖然是相府中常承恩眷,辜負了紅拂女錦瑟華年;對春光不由人芳心繚亂,想起了紅顏老更有誰憐」刪去了。好看的紅拂女手持雲帚,載歌載舞和(西皮二六板)「見春光三月里百花開遍,撩人春色是今年;隨風弱柳垂金線,靈和殿里學三眠。紅襟紫頷銜泥燕,飛來飛去把花穿;紛飛滿地桃花片,一雙雙蝴蝶舞階前。耳旁又聽新鶯囀,好一似珠喉一串圓;半空中又只見遊絲百轉,渾不覺拖逗墜花鈿」也隨之消失。這樣的改編也使得觀眾不明就裡,紅拂女幹什麼要和李靖私奔?

 

劇照3劇照3

 師父的圓場那真叫一個美,現在的演員很少能達到這種境界了。

紅拂的劍舞是劇中的一個高潮,那年師父65歲,演來還是寶刀不老,引起劇場中觀眾的陣陣掌聲。這套劍舞也是《夜深沉》曲牌伴奏,也許是看《霸王別姬》的劍舞看得多了,覺得《紅拂傳》的劍舞不如《霸王別姬》的連貫,一氣呵成。

遲小秋在加工整理《紅拂傳》,準備十月演出。希望她不要照搬這個版本,在把情節進一步交代清楚的前提下,保留優美的唱段。對於紅拂舞和劍舞重新編排,使之好看耐瞧。梅派傳人對於《霸王別姬》的劍舞也是各有不同,所以希望遲小秋在劍舞的編排上一定要連貫,氣勢如虹,在原來的基礎上有所創新,給程派的劍舞注入新的活力。 





上一篇[行相]    下一篇 [荊棘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