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紅樓夢》第九十八回

標籤: 暫無標籤

寶玉欲死,寶釵說明黛玉已死,寶玉昏死。醒來覺得金石姻緣已定,自己也心寬了好些。寶玉漸將愛黛玉之心移至寶釵身上。黛玉臨死前叫紫鵑求他們送她回去,她身子是凈的;口怨寶玉。賈母把黛玉死告寶釵。寶釵落了淚,賈母哭黛玉,王夫人也哭了一場;寶釵也痛哭;寶玉還恐寶釵多心。

1 《紅樓夢》第九十八回 -回目

苦絳珠魂歸離恨天 病神瑛淚灑相思地

2 《紅樓夢》第九十八回 -正文

《紅樓夢》第九十八回《紅樓夢》第九十八回

話說寶玉見了賈政,回至房中,更覺頭昏腦悶,懶待動彈,連飯也沒吃,便昏沉睡去。仍舊延醫診治,服藥不效,索性連人也認不明白了。大家扶著他坐起來,還是象個好人。一連鬧了幾天,那日恰是回九之期,若不過去,薛姨媽臉上過不去,若說去呢,寶玉這般光景。賈母明知是為黛玉而起,欲要告訴明白,又恐氣急生變。寶釵是新媳婦,又難勸慰,必得姨媽過來才好。若不回九,姨媽嗔怪。便與王夫人鳳姐商議道:「我看寶玉竟是魂不守舍,起動是不怕的。用兩乘小轎叫人扶著從園裡過去,應了回九的吉期,以後請姨媽過來安慰寶釵,咱們一心一意的調治寶玉,可不兩全?」王夫人答應了,即刻預備。幸虧寶釵是新媳婦,寶玉是個瘋傻的,由人掇弄過去了。寶釵也明知其事,心裡只怨母親辦得糊塗,事已至此,不肯多言。獨有薛姨媽看見寶玉這般光景,心裡懊悔,只得草草完事。

到家,寶玉越加沉重,次日連起坐都不能了。日重一日,甚至湯水不進。薛姨媽等忙了手腳,各處遍請名醫,皆不識病源。只有城外破寺中住著個窮醫,姓畢,別號知庵的,診得病源是悲喜激射,冷暖失調,飲食失時,憂忿滯中,正氣壅閉:此內傷外感之症。於是度量用藥,至晚服了,二更後果然省些人事,便要水喝。賈母王夫人等才放了心,請了薛姨媽帶了寶釵都到賈母那裡暫且歇息。

寶玉片時清楚,自料難保,見諸人散后,房中只有襲人,因喚襲人至跟前,拉著手哭道:「我問你,寶姐姐怎麼來的?我記得老爺給我娶了林妹妹過來,怎麼被寶姐姐趕了去了?他為什麼霸佔住在這裡?我要說呢,又恐怕得罪了他。你們聽見林妹妹哭得怎麼樣了?」襲人不敢明說,只得說道:「林姑娘病著呢。」寶玉又道:「我瞧瞧他去。」說著,要起來。豈知連日飲食不進,身子那能動轉,便哭道:「我要死了!我有一句心裡的話,只求你回明老太太:橫豎林妹妹也是要死的,我如今也不能保。兩處兩個病人都要死的,死了越發難張羅。不如騰一處空房子,趁早將我同林妹妹兩個抬在那裡,活著也好一處醫治伏侍,死了也好一處停放。你依我這話,不枉了幾年的情分。」襲人聽了這些話,便哭的哽嗓氣噎。寶釵恰好同了鶯兒過來,也聽見了,便說道:「你放著病不保養,何苦說這些不吉利的話。老太太才安慰了些,你又生出事來。老太太一生疼你一個,如今八十多歲的人了,雖不圖你的封誥,將來你成了人,老太太也看著樂一天,也不枉了老人家的苦心。太太更是不必說了,一生的心血精神,撫養了你這一個兒子,若是半途死了,太太將來怎麼樣呢。我雖是命薄,也不至於此。據此三件看來,你便要死,那天也不容你死的,所以你是不得死的。只管安穩著,養個四五天後,風邪散了,太和正氣一足,自然這些邪病都沒有了。」寶玉聽了,竟是無言可答,半晌方才嘻嘻的笑道:「你是好些時不和我說話了,這會子說這些大道理的話給誰聽?」寶釵聽了這話,便又說道:「實告訴你說罷,那兩日你不知人事的時候,林妹妹已經亡故了。」寶玉忽然坐起來,大聲詫異道:「果真死了嗎?」寶釵道:「果真死了。豈有紅口白舌咒人死的呢。老太太,太太知道你姐妹和睦,你聽見他死了自然你也要死,所以不肯告訴你。」寶玉聽了,不禁放聲大哭,倒在床上。

忽然眼前漆黑,辨不出方向,心中正自恍惚,只見眼前好象有人走來,寶玉茫然問道:「借問此是何處?」那人道:「此陰司泉路。你壽未終,何故至此?」寶玉道:「適聞有一故人已死,遂尋訪至此,不覺迷途。」那人道:「故人是誰?」寶玉道:「姑蘇林黛玉。」那人冷笑道:「林黛玉生不同人,死不同鬼,無魂無魄,何處尋訪!凡人魂魄,聚而成形,散而為氣,生前聚之,死則散焉。常人尚無可尋訪,何況林黛玉呢。汝快回去罷。」寶玉聽了,呆了半晌道:「既雲死者散也,又如何有這個陰司呢?」那人冷笑道:「那陰司說有便有,說無就無。皆為世俗溺於生死之說,設言以警世,便道上天深怒愚人,或不守分安常,或生祿未終自行夭折,或嗜淫慾尚氣逞凶無故自隕者,特設此地獄,囚其魂魄,受無邊的苦,以償生前之罪。汝尋黛玉,是無故自陷也。且黛玉已歸太虛幻境,汝若有心尋訪,潛心修養,自然有時相見。如不安生,即以自行夭折之罪囚禁陰司,除父母外,欲圖一見黛玉,終不能矣。」那人說畢,袖中取出一石,向寶玉心口擲來。寶玉聽了這話,又被這石子打著心窩,嚇的即欲回家,只恨迷了道路。正在躊躇,忽聽那邊有人喚他。回首看時,不是別人,正是賈母,王夫人,寶釵,襲人等圍繞哭泣叫著。自己仍舊躺在床上。見案上紅燈,窗前皓月,依然錦銹叢中,繁華世界。定神一想,原來竟是一場大夢。渾身冷汗,覺得心內清爽。仔細一想,真正無可奈何,不過長嘆數聲而已。寶釵早知黛玉已死,因賈母等不許眾人告訴寶玉知道,恐添病難治。自己卻深知寶玉之病實因黛玉而起,失玉次之,故趁勢說明,使其一痛決絕,神魂歸一,庶可療治。賈母王夫人等不知寶釵的用意,深怪他造次。後來見寶玉醒了過來,方才放心。立即到外書房請了畢大夫進來診視。那大夫進來診了脈,便道:「奇怪,這回脈氣沉靜,神安郁散,明日進調理的葯,就可以望好了。」說著出去。眾人各自安心散去。
襲人起初深怨寶釵不該告訴,惟是口中不好說出。鶯兒背地也說寶釵道:「姑娘忒性急了。」寶釵道:「你知道什麼!好歹橫豎有我呢。」那寶釵任人誹謗,並不介意,只窺察寶玉心病,暗下針砭。一日,寶玉漸覺神志安定,雖一時想起黛玉,尚有糊塗。更有襲人緩緩的將「老爺選定的寶姑娘為人和厚,嫌林姑娘秉性古怪,原恐早夭,老太太恐你不知好歹,病中著急,所以叫雪雁過來哄你」的話時常勸解。寶玉終是心酸落淚。欲待尋死,又想著夢中之言,又恐老太太,太太生氣,又不能撩開。又想黛玉已死,寶釵又是第一等人物,方信金石姻緣有定,自己也解了好些。寶釵看來不妨大事,於是自己心也安了,只在賈母王夫人等前盡行過家庭之禮后,便設法以釋寶玉之憂。寶玉雖不能時常坐起,亦常見寶釵坐在床前,禁不住生來舊病。寶釵每以正言勸解,以」養身要緊,你我既為夫婦,豈在一時」之語安慰他。那寶玉心裡雖不順遂,無奈日里賈母王夫人及薛姨媽等輪流相伴,夜間寶釵獨去安寢,賈母又派人服侍,只得安心靜養。又見寶釵舉動溫柔,也就漸漸的將愛慕黛玉的心腸略移在寶釵身上,此是后話。

卻說寶玉成家的那一日,黛玉白日已昏暈過去,卻心頭口中一絲微氣不斷,把個李紈和紫鵑哭的死去活來。到了晚間,黛玉去又緩過來了,微微睜開眼,似有要水要湯的光景。此時雪雁已去,只有紫鵑和李紈在旁。紫鵑便端了一盞桂圓湯和的梨汁,用小銀匙灌了兩三匙。黛玉閉著眼靜養了一會子,覺得心裡似明似暗的。此時李紈見黛玉略緩,明知是回光反照的光景,卻料著還有一半天耐頭,自己回到稻香村料理了一回事情。

這裡黛玉睜開眼一看,只有紫鵑和奶媽並幾個小丫頭在那裡,便一手攥了紫鵑的手,使著勁說道:「我是不中用的人了。你伏侍我幾年,我原指望咱們兩個總在一處。不想我。……」說著,又喘了一會子,閉了眼歇著。紫鵑見他攥著不肯鬆手,自己也不敢挪動,看他的光景比早半天好些,只當還可以迴轉,聽了這話,又寒了半截。半天,黛玉又說道:「妹妹,我這裡並沒親人。我的身子是乾淨的,你好歹叫他們送我回去。」說到這裡又閉了眼不言語了。那手卻漸漸緊了,喘成一處,只是出氣大入氣小,已經促疾的很了。

  紫鵑忙了,連忙叫人請李紈,可巧探春來了。紫鵑見了,忙悄悄的說道:「三姑娘,瞧瞧林姑娘罷。」說著,淚如雨下。探春過來,摸了摸黛玉的手已經涼了,連目光也都散了。探春紫鵑正哭著叫人端水來給黛玉擦洗,李紈趕忙進來了。三個人才見了,不及說話。剛擦著,猛聽黛玉直聲叫道:「寶玉,寶玉,你好……」說到「好」字,便渾身冷汗,不作聲了。紫鵑等急忙扶住,那汗愈出,身子便漸漸的冷了。探春李紈叫人亂著攏頭穿衣,只見黛玉兩眼一翻,嗚呼,香魂一縷隨風散,愁緒三更入夢遙!

  當時黛玉氣絕,正是寶玉娶寶釵的這個時辰。紫鵑等都大哭起來。李紈探春想他素日的可疼,今日更加可憐,也便傷心痛哭。因瀟湘館離新房子甚遠,所以那邊並沒聽見。一時大家痛哭了一陣,只聽得遠遠一陣音樂之聲,側耳一聽,卻又沒有了。探春李紈走出院外再聽時,惟有竹梢風動,月影移牆,好不凄涼冷淡!一時叫了林之孝家的過來,將黛玉停放畢,派人看守,等明早去回鳳姐。

  鳳姐因見賈母王夫人等忙亂,賈政起身,又為寶玉惛憒更甚,正在著急異常之時,若是又將黛玉的凶信一回,恐賈母王夫人愁苦交加,急出病來,只得親自到園。到了瀟湘館內,也不免哭了一場。見了李紈探春,知道諸事齊備,便說:「很好。只是剛才你們為什麼不言語,叫我著急?」探春道:「剛才送老爺,怎麼說呢。」鳳姐道:「還倒是你們兩個可憐他些。這麼著,我還得那邊去招呼那個冤家呢。但是這件事好累墜,若是今日不回,使不得,若回了,恐怕老太太擱不住。」李紈道:「你去見機行事,得回再回方好。」鳳姐點頭,忙忙的去了。

  鳳姐到了寶玉那裡,聽見大夫說不妨事,賈母王夫人略覺放心,鳳姐便背了寶玉,緩緩的將黛玉的事回明了。賈母王夫人聽得都唬了一大跳。賈母眼淚交流說道:「是我弄壞了他了。但只是這個丫頭也忒傻氣!」說著,便要到園裡去哭他一場,又惦記著寶玉,兩頭難顧。王夫人等含悲共勸賈母不必過去,「老太太身子要緊。」賈母無奈,只得叫王夫人自去。又說:「你替我告訴他的陰靈:『並不是我忍心不來送你,只為有個親疏。你是我的外孫女兒,是親的了,若與寶玉比起來,可是寶玉比你更親些。倘寶玉有些不好,我怎麼見他父親呢。』」說著,又哭起來。王夫人勸道:「林姑娘是老太太最疼的,但只壽夭有定。如今已經死了,無可盡心,只是葬禮上要上等的發送。一則可以少盡咱們的心,二則就是姑太太和外甥女兒的陰靈兒,也可以少安了。」賈母聽到這裡,越發痛哭起來。鳳姐恐怕老人家傷感太過,明仗著寶玉心中不甚明白,便偷偷的使人來撒個謊兒哄老太太道:「寶玉那裡找老太太呢。」賈母聽見,才止住淚問道:「不是又有什麼緣故?」鳳姐陪笑道:「沒什麼緣故,他大約是想老太太的意思。」賈母連忙扶了珍珠兒,鳳姐也跟著過來。

走至半路,正遇王夫人過來,一一回明了賈母。賈母自然又是哀痛的,只因要到寶玉那邊,只得忍淚含悲的說道:「既這麼著,我也不過去了。由你們辦罷,我看著心裡也難受,只別委屈了他就是了。」王夫人鳳姐一一答應了。賈母才過寶玉這邊來,見了寶玉,因問:「你做什麼找我?」寶玉笑道:「我昨日晚上看見林妹妹來了,他說要回南去。我想沒人留的住,還得老太太給我留一留他。」賈母聽著,說:「使得,只管放心罷。」襲人因扶寶玉躺下。

賈母出來到寶釵這邊來。那時寶釵尚未回九,所以每每見了人倒有些含羞之意。這一天見賈母滿面淚痕,遞了茶,賈母叫他坐下。寶釵側身陪著坐了,才問道:「聽得林妹妹病了,不知他可好些了?」賈母聽了這話,那眼淚止不住流下來,因說道:「我的兒,我告訴你,你可別告訴寶玉。都是因你林妹妹,才叫你受了多少委屈。你如今作媳婦了,我才告訴你。這如今你林妹妹沒了兩三天了,就是娶你的那個時辰死的。如今寶玉這一番病還是為著這個,你們先都在園子里,自然也都是明白的。」寶釵把臉飛紅了,想到黛玉之死,又不免落下淚來。賈母又說了一回話去了。自此寶釵千回萬轉,想了一個主意,只不肯造次,所以過了回九才想出這個法子來。如今果然好些,然後大家說話才不至似前留神。獨是寶玉雖然病勢一天好似一天,他的痴心總不能解,必要親去哭他一場。賈母等知他病未除根,不許他胡思亂想,怎奈他鬱悶難堪,病多反覆。倒是大夫看出心病,索性叫他開散了,再用藥調理,倒可好得快些。寶玉聽說,立刻要往瀟湘館來。賈母等只得叫人抬了竹椅子過來,扶寶玉坐上。賈母王夫人即便先行。到了瀟湘館內,一見黛玉靈柩,賈母已哭得淚乾氣絕。鳳姐等再三勸住。王夫人也哭了一場。李紈便請賈母王夫人在裡間歇著,猶自落淚。

寶玉一到,想起未病之先來到這裡,今日屋在人亡,不禁嚎啕大哭。想起從前何等親密,今日死別,怎不更加傷感。眾人原恐寶玉病後過哀,都來解勸,寶玉已經哭得死去活來,大家攙扶歇息。其餘隨來的,如寶釵,俱極痛哭。獨是寶玉必要叫紫鵑來見,問明姑娘臨死有何話說。紫鵑本來深恨寶玉,見如此,心裡已回過來些,又見賈母王夫人都在這裡,不敢灑落寶玉,便將林姑娘怎麼復病,怎麼燒毀帕子,焚化詩稿,並將臨死說的話,一一的都告訴了。寶玉又哭得氣噎喉干。探春趁便又將黛玉臨終囑咐帶柩回南的話也說了一遍。賈母王夫人又哭起來。多虧鳳姐能言勸慰,略略止些,便請賈母等回去。寶玉那裡肯舍,無奈賈母逼著,只得勉強回房。

賈母有了年紀的人,打從寶玉病起,日夜不寧,今又大痛一陣,已覺頭暈身熱。雖是不放心惦著寶玉,卻也掙扎不住,回到自己房中睡下。王夫人更加心痛難禁,也便回去,派了彩雲幫著襲人照應,並說:「寶玉若再悲戚,速來告訴我們。」寶釵是知寶玉一時必不能舍,也不相勸,只用諷刺的話說他。寶玉倒恐寶釵多心,也便飲泣收心。歇了一夜,倒也安穩。明日一早,眾人都來瞧他,但覺氣虛身弱,心病倒覺去了幾分。於是加意調養,漸漸的好起來。賈母幸不成病,惟是王夫人心痛未痊。那日薛姨媽過來探望,看見寶玉精神略好,也就放心,暫且住下。

一日,賈母特請薛姨媽過去商量說:「寶玉的命都虧姨太太救的,如今想來不妨了,獨委屈了你的姑娘。如今寶玉調養百日,身體復舊,又過了姑娘的功服,正好圓房。要求姨太太作主,另擇個上好的吉日。」薛姨媽便道:「老太太主意很好,何必問我。寶丫頭雖生的粗笨,心裡卻還是極明白的。他的性情老太太素日是知道的。但願他們兩口兒言和意順,從此老太太也省好些心,我姐姐也安慰些,我也放了心了。老太太便定個日子。還通知親戚不用呢?」賈母道:「寶玉和你們姑娘生來第一件大事,況且費了多少周折,如今才得安逸,必要大家熱鬧幾天。親戚都要請的。一來酬願,二則咱們吃杯喜酒,也不枉我老人家操了好些心。」薛姨媽聽說,自然也是喜歡的,便將要辦妝奩的話也說了一番。賈母道:「咱們親上做親,我想也不必這些。若說動用的,他屋裡已經滿了。必定寶丫頭他心愛的要你幾件,姨太太就拿了來。我看寶丫頭也不是多心的人,不比的我那外孫女兒的脾氣,所以他不得長壽。」說著,連薛姨媽也便落淚。恰好鳳姐進來,笑道:「老太太姑媽又想著什麼了?」薛姨媽道:「我和老太太說起你林妹妹來,所以傷心。」鳳姐笑道:「老太太和姑媽且別傷心,我剛才聽了個笑話兒來了,意思說給老太太和姑媽聽。」賈母拭了拭眼淚,微笑道:「你又不知要編派誰呢,你說來我和姨太太聽聽。說不笑我們可不依。」只見那鳳姐未從張口,先用兩隻手比著,笑彎了腰了。未知他說出些什麼來, 下回分解。

3 《紅樓夢》第九十八回 -賞析

第九十七回、第九十八回兩回寫黛玉失愛而死,寶釵得愛無歡。有敗筆,也有精彩文章。

先說敗筆:

鳳姐用「李代桃僵」計騙了寶玉。寶玉在未弄清真相之前,一直認為自己娶的是林妹妹。人,在漫長時間裡所拚命追求的理想就要實現了,這是人生道路上最令人得意之事,更何況這是人的一生中最使人陶醉的愛情的到來啊。賈寶玉終於「盼到今日完姻,真樂的手舞足蹈」。那麼,當這種希望突然間化為泡影之時,當這種美好的願望突然間毀滅之時,當事人的心理會起怎樣的變化呢?從天上掉到地獄,從高溫跌進了冰窟,其結果會是怎樣的情況呢?當賈寶玉滿面春風、滿懷喜歡去揭開了新娘子的紅頭蓋,發現眼前的美人並不是他所愛慕的,不是他日夜夢想的心中女王林黛玉,而是他所不愛的薛寶釵時,他的心理會起怎樣的變化呢?「金雞啼破三更夢,狂風吹折並蒂蓮」。這種由希望突變為失望,這種突然來臨的毀滅性的打擊,只會使賈寶玉的心靈遭受嚴重的挫傷,從而悲哀、痛苦、絕望、搶天呼地、鳴冤叫屈···這是人之常情;何況是賈寶玉這樣重情的人,必然是如此的。這一點,在越劇電影《紅樓夢》中是表現得淋漓盡致的,致使觀眾跟著劇情憤怒、灑淚。

但《紅樓夢》的第97回「薛寶釵出閨成大禮」是怎樣描寫這一情節的呢?

——又歇了一歇(寶玉)仍是按捺不住,只得上前揭了蓋頭;喜娘接去。雪雁走開,鶯兒上來伺候。寶玉睜眼一看,好像是寶釵,心中不信,自己一手持燈,一手擦眼一看,可不是寶釵么!

按照常情常理,寶玉此時的心理會起什麼樣的變化呢?他可不可能有興緻來欣賞這會冒充林妹妹的新娘子的艷容美姿呢?我想,傻瓜對此都會作出回答:決不可能。然而,且看續作者緊接著上文的一節奇文吧:

——(寶玉)只見他(指寶釵)盛妝艷服,豐肩軟體,鬟低鬢軃,眼潤息微。論淡雅,似荷粉露垂,看嬌羞,真是杏花煙潤了。

讀這段奇文,真是叫人噁心。賈寶玉這位新郎官真正是個沒有心肝的好色之徒了。他不僅津津有味地在欣賞新娘子的新婚艷妝,而且,他的色眼竟然透過了新娘的外妝,看到了這位美人的豐滿的肉肩,柔軟的肉體了;並用詩意的心態,讚美了寶釵的雅淡、嬌羞之神美。

呸!荒唐,一百個荒唐!這樣肉麻的敗筆,決不可能是曹氏原著!(聽春雨評:大違了雪芹原意!看著窩囊啊!男人啊,說什麼愛阿,痴阿,都是在騙女人!)

雖然,在後文也有寶玉為此而糊塗昏憒的描寫,然而,有了上面的這一荒唐敗筆,後文的描寫也就沒有力量了。
至於不久寶玉就轉變了思想,「又想黛玉已死,寶釵又是第一等人物,方信『金石姻緣』有定」,因而和寶釵真正成了夫妻——讀此真使人憤怒不已。林妹妹啊,你可真是白死了!(聽春雨評:第57回中,寶玉聽說黛玉回老家,都瘋痴了。黛玉死,按照情感邏輯,他的心也要隨之而死的。哪知人一走茶就涼啊!賈寶玉這種男人,可以沒有情,只有性愛就行的!)

若用「瞎子摸象」的方法來讀這兩回,某些情節還是很動人的。黛玉焚稿,這段天下之至文,我已經讀十多遍了,還是使我傷心落淚。感觸甚多,且用我的兩首和友人之詩表達吧:

步梅玫《寶黛情》韻並仿其意
知音自古姻緣薄,現實無情千般阻。靈犀相通落花處,短暫歡樂長痛苦。寂寞之時讀舊書,晨鐘暮鼓淚凄楚。藕斷絲連望遠路,伊人何日來共度?信誓旦旦曾記否?前度文君今何處?憶君多情多靈身,刻骨相愛她人妒。月上梢頭風輕嫵,雙雙共詠高唐賦。月圓飛來烏雲霧,到頭只有長唏吁。寂寞晨昏實難度,獨守涼窗形影孤。相伴只有風和雨,夢裡尋覓青埂路。迢迢銀河不可渡,杜鵑滴血心底哭。

紅樓情·步梅玫原韻
多情人生不易老,易老只因知音少。世外仙姝路遙遙,落花葬了情未了。
有人痛哭有人笑,萬艷同悲人生道:昨夜西風凋碧樹,今朝天火毀芳草。

(評:「多情人生不易老,易老只因知音少」,名句也)

4 《紅樓夢》第九十八回 -註釋

嘆黛玉之死

香魂一縷隨風散,愁緒三更入夢遙!
 
[說明]
  
這是續作者寫到黛玉斷氣時的話。
  
[評說]
  
對句是舊小說中的俗套,它與尤三姐自刎時曹雪芹以「揉碎桃花」兩句嘆詞為比喻代替對三姐死亡形象的具體描寫是完全不同的。續書者寫黛玉的死,有點象老太婆說見聞——不嫌其瑣碎。諸如「迴光返照」,「攥著不肯鬆手」,「出氣大,入氣小」,「手已經涼了,連目光也都散了」,「叫人端水來給黛玉擦洗」,「渾身冷汗」,「身子便漸漸的冷了」,「叫人亂著攏頭穿衣」,「兩眼一翻」……也不怕損害人物形象的藝術美感。如果曹雪芹寫尤三姐之死,也寫她如何躺在血泊中掙扎、痙攣、喘氣、咽氣,這能收到什麼效果呢?秦可卿、金釧兒、晴雯之死,作者都不正面落筆,「是不為也,非不能也。」為寫死而寫死,曹雪芹是不屑於這樣做的。至於續作者最後讓黛玉直叫「寶玉!寶玉!你好……」而懷恨死去,這不但不符她生前向警幻說過要償還「甘露之惠」的諾言(現在的結局,竟成了「以怨報德」),而且也最終否定了黛玉是寶玉的真正的知己。 

5 《紅樓夢》第九十八回 -回評

寶釵勸解寶玉,先說一篇大道理話,是兵家堂皇正兵,直說黛玉已故,是兵家不測奇兵。奇正相參,令人捉摸不著。

寶玉離魂一夢,必不可少。若無此夢,痴想何時醒悟?呆病何能漸愈?但此夢非寶釵說破黛玉已死,無由人夢,寶釵可謂神於醫心病者。寶玉通靈,原是頑石。夢中石子打著心窩,通靈本質已經復回,所以漸漸醒愈。後來和尚送回通靈,一點便能超悟。夢中迷路,忽聽有人叫喚,回首一看,卻是親人,自己身子依舊躺在床上,寫夢境入神。

黛玉臨終光景,寫得慘淡可憐,更妙在連呼"寶玉",只說得"你好"二字,便咽住氣絕,真描神之筆。空中音樂,妙在若有若無,不落小說俗套。

補寫鳳姐告知賈母,及賈母告知寶釵黛玉已死日期,俱入情入理,毫無強砌痕迹。

圓房一層,不宜過遲,以便寶玉與寶釵漸調琴瑟。

第九十四回至九十八回一大段,應分三小段。九十四上半回為一段,敘海棠復生,為妖孽見兆,並非吉征。九十四下半回至九十五回為一段,敘元妃薨逝,寶玉瘋癲,以見花妖之響應。九十六、七、八回為一段,敘釵、黛二人一婚一死,了結黛玉因果,引起寶釵後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