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索多瑪120天》

標籤: 暫無標籤

影片《索多瑪120天》是義大利導演皮爾·保羅·帕索里尼根據薩德侯爵所著小說《索多瑪的一百二十天或放縱學校》改編拍攝而成的電影作品。這個故事對現代權力和個人的關係、消費性社會的一種隱喻。

1 《索多瑪120天》 -影片簡介

影片《索多瑪120天》是 帕索里尼將原著中的故事發生地點從18世紀瑞士山中城堡換成了20世紀二戰末期臨近崩潰的義大利北部出現的薩羅共和國。電影的段落構成借用了但丁的《神曲》 ,分為「地獄之門」、「變態地獄」、「糞尿地獄」和「血的地獄」四章。該片被稱為世界十大禁片之首。  

故事講述了二戰即將結束時義大利北部的一個小城,四個中年法西斯經過精心的策劃和挑選,劫持了18名處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把他們關押在一棟暗粉紅色的別墅里,對他們進行了種種非人的虐待。其中還穿插四個妓女不停地對這些孩子講著下流的故事。正是這些淫穢下流的故事成了整部影片的線索,每個故事一講完,就會被四個法西斯迫不及待地變成現實,用在那些羔羊般的少男少女身上。反抗是不可能的,反抗就意味著死亡或者更嚴重的懲罰。換句話說,就是你別無選擇。

《索多瑪120天》《索多瑪120天》劇照
《索多瑪120天》《索多瑪120天》劇照
《索多瑪120天》《索多瑪120天》劇照

>>>> 點擊搜索更多「《索多瑪120天》"限制級劇照>>>>

 

2 《索多瑪120天》 -關於索多瑪

《索多瑪120天》《索多瑪的120天》(義大利版)

索多瑪,英文為「Sodom」,源於《聖經》「創世紀」。在亞伯拉罕時代(大約主前一千九百多年前),在現在的中東地區有兩個古城,一名索多瑪,一名俄摩拉。亞伯拉罕的侄兒羅得因貪戀屬世的享受,便住進了索多瑪城。索多瑪和俄摩拉兩城的居民都是同性戀者。
他們把男女間「順性的益處變為逆性的益處」,在神眼裡是罪惡深重的城。神便決定毀掉這兩座城。因著亞伯拉罕的求禱,神應允從城裡救出羅得。便有幾個天使進城來到羅得家,要領羅得出城。城裡人聽說羅得家來個陌生人,全城人都聚在羅得家門口喊叫,要求羅得放這些陌生人出來與他們交歡。
任憑羅得百般懇求,甚至願意以自己還是處女的兩個女兒代之,他們都不答應。天使們乘著黑夜帶羅得一家四口逃出城。天快亮時有烈火岩漿噴出,毀掉了索多瑪和俄摩拉兩城並住在城裡所有的人,僅羅得一家逃脫。
因此後來就有了索多瑪(Sodom)一詞,其詞義是雞姦,同性結合,或與動物交歡。導演用了這個地方作為影片故事的發生地,意義不言自明。

3 《索多瑪120天》 -寫實手法

《索多瑪120天》《索多瑪的120天》(西班牙版)

在影片中,導演大量的運用了寫實主義手法,幾乎所有的變態行為都未做任何處理,赤裸裸地呈現在觀眾的眼前,造成強烈的震撼,少男少女們的全裸出演,更加強了這一效果。
此外,對比手法的運用,美與丑,善與惡,弱與強,極度的對比,強烈的發差給人以極強的視覺衝擊,如別墅里幽雅的環境與整個電影醜惡的主題,講故事的老妓女穿的像個貴婦人,卻滿嘴都是淫穢下流不堪入耳的故事;鏡頭二中,一邊是在進餐,一邊是在強姦,一邊是嚴肅的國歌,一邊是邪惡的雞姦;鏡頭三中,在很大一幅聖母像的下面是一具被殺害的屍體,被迫害的少男少女們面容悲凄,而那些法西斯們卻無所謂的講著笑話,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視人命於無物;鏡頭八中,所有人都在吃大便,然而,少男少女們吃得非常痛苦和不情願,而法西斯和那些妓女們卻吃得非常開心;鏡頭十四中,身旁就是慘不忍睹的酷刑和凄厲的慘叫,流淌的血跡,而三個法西斯卻摟在一起開心得跳起了舞,這個鏡頭的處理有些荒誕,但我想所有看到這裡的人心情都不會很輕鬆;

4 《索多瑪120天》 -影片解析

此片是帕索里尼所有影片中形式最完整的一部影片,按照《神曲》的結構,影片分為序幕(他稱為「反地獄」篇)及三個「敘事圈」。四位主導這場虐戀的權勢人物被叫作主教,法官,總統,公爵,均取自薩德筆下的人物類型,他們並非個性化的人物,而是一個符號,分別代表著支撐西方政體的四根支柱---神權,法權,政權,封建勢力。帕索里尼希望通過這些人物及其所作所為來表明法西斯主義在政治、社會、文化、道德方面的全面墮落。

同時,在這四種稱呼中,一個小國家已經初具雛形,而國家機器--幾個衛兵又使這一切強制性的虐戀得以實施。這場虐戀,更可看作是一場政治壓迫和自上而下的「虐戀主義」革命。而在「民眾」--被迫參與虐戀的男女身上,我更看到了在所有極端統治年代人們的表現:漸漸地有了自願,有了諂媚的討好,有了告發,也有了反抗和自殺。假以時日,那些男孩女孩會被改變的。他們會開始習慣於這種生活,認同新的價值標準,甚至,會ENJOY這種生活。這,才是虐戀的真諦,思想領域中的暴政的真諦。

此片在鏡頭運用和布景方面也頗具特色。全片基本是全景系列,機位固定在一個極具透視效果的點上。鏡頭內,房間的布置極度對稱。從窗戶、傢具、中央樓梯到人物排列……一切都象徵著一個權力機構的嚴謹和威穩。狂歡廳中間扎眼而一直無用的桌子用了一個巧妙的透視技巧,如同樓梯的延伸,似乎是導演的又一暗示。(至於暗示什麼,見仁見智,我說不好)。相對空曠廣大的幾個虐戀場地,人物都被拍得很小,如棋子般安插於「社會」各個角落。而虐戀時的鋼琴卻如此古典安詳,讓人有一種黑色的恐怖感。片中唯一風格不同的拍攝角度和房間就是四個權勢人物的房間。他們在裡面化裝、商討。這個房間中充滿了個人風格(而非權威風格)。鏡子、牆壁上後現代風格的繪畫都一一指向了他們個人的內心。

5 《索多瑪120天》 -爭議

1、關於這部電影的爭議持續至今,有許多人讚賞影片勇敢無懼的直接,也有其他人認為這是導演過度自負而拍攝的電影。

2、本片曾在許多國家遭到禁止,都是因為片中對強暴、虐待和殺人的演出,而且其中的角色甚至未滿18歲。由於片中的演員在演出許多暴力和性愛的情節時的年紀較小,因此有許多人也質疑這部電影的拍攝是否合法。

3、1976年在日本大阪的銀行人質挾持事件,其兇手異常殘暴的行為,加上後來在其家中搜索出的物證結果,被懷疑是受到《索多瑪一百二十天》的影響。

4、這部電影於1976年在澳大利亞被禁播,1993年開放后又於1998年再次遭禁。目前本片在許多國家仍然無法播映或發行,但其未刪減的完整版DVD已在英國、法國、芬蘭、荷蘭、瑞士以及義大利發行。台灣和香港地區部份商店也有販售。

6 《索多瑪120天》 -關於小說

《索多瑪120天》小說《索多瑪一百二十天》

薩德侯爵,全名唐納蒂安·阿爾豐斯·弗朗索瓦·德·薩德(1740年6月2日—1814年12月2日)是一位法國貴族和一系列色情和哲學書籍的作者。

薩德生平寫作無數,包括十幾部長篇小說與二十齣戲劇,甚至還有遊記。但是他的作品足足有一百多年是在地下流通,成為禁書。著名的《索多瑪一百二十天》是他1785年被關在巴士底監獄時,花三十三天時間謄寫完成,后遺失於法國大革命戰火中,百年後才出土。 

7 《索多瑪120天》 -導演簡介

《索多瑪120天》帕索里尼

帕索里尼,(1922年3月5日—1975年11月2日),博洛尼亞大學畢業。他作為義大利的進步作家、政論家和詩人於50年代開始成名。1954~1962年間他參加編寫了15個電影劇本,其中重要的有《風波之夜》和《1943年的長夜》。

從60年代初開始他主要從事電影創作工作。1961年他執導的第一部故事片《乞丐》、1962年他拍攝的影片《羅馬媽媽》和他的諷刺片《軟乳酪》的主人公都是羅馬最底層的貧苦居民、資產階級社會中受歧視者。帕索里尼試圖把共產主義理想和天主教教義兩者融為一體,他的作品中的主人公總是一些不可倖免的現實殉難者、自己忍受苦難來贖資本主義罪惡的犧牲者。

上述影片和其後他執導的幾部影片都是他自己編劇,有的是他自己挑選樂曲或親自作曲,有時他還自己扮演影片中的角色。他拍攝影片聘用職業演員,同時也使用非專業扮演者。帕索里尼的創作手法雖然接近新現實主義,但他的影片中細節的自然主義描述、主人公命運註定的悲慘有些人物性格的病態現象等等,更接近於義大利真實主義傳統。

這部《索多瑪120天》影片是帕索里尼拍攝的最後一部電影。他在這部電影公開上映之後不久,被人在羅馬兇殘地殺害了,兇手殺他的原因正是因為這部電影。藝術的表達與現實的生活再一次不謀而合。

8 《索多瑪120天》 -其他資料

攝影機:ArriflexCameras(35mm)
編劇:普皮·阿瓦蒂 PupiAvati

上一篇[收復失地運動]    下一篇 [膠糖基礎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