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日本影片總是在兩極中發展,一派是徹頭徹尾的顛覆人性,另一派則是唯美得讓人如若仙境。《細雪》轉變自日本唯美派文學大師谷崎潤一郎(1886-1965)的戰後最著名的同名小說,而戰前的《春琴抄》也曾經因為日本的691萬人迷山口百惠的精彩表演而成為日本電影的經典。細雪時分,遠山含黛,霧藹茫茫。穿著和服的四姊妹女子婀娜多姿在雅緻的櫻花叢中行走,人在境中,境有人生。唯美的開端定下了影片的基調。

1 《細雪》 -影片簡介

《細雪》海報

昭和初年。大阪船場的富商蒔岡有四個性格完全不同的女兒:大姐鶴子成熟,二姐幸子熱情,三姐雪子清冷,四妹妙子奔放。人人都很漂亮,並且受過良好的教育。鶴子與幸子經父親做主嫁給了門當戶對的人家,婚姻生活幸福美滿。雪子喜歡過悠閑清靜的獨居生活,以種種借口拒絕了別人的提親。妙子卻過於奔放,父親去世后更無所顧忌,喜歡追逐時尚,讓三位姐姐非常擔心。妙子與曾是同學的某富商之子戀愛並準備私奔,幸好被及早發覺。二姐夫負責照看妙子,卻漸漸受到妙子思想的影響而對她放任自流。鶴子丈夫要到東京工作,她有些猶豫是否要跟去。此時雪子經人介紹有了對象,妙子卻跟另一個男人同居。鶴子一氣之下決定與丈夫去東京。在大阪車站,雪花迷眼,雪子送走了大姐鶴子。

2 《細雪》 -關於演員

《細雪》《細雪》

岸惠子有著高挺的鼻子、細長的柳眉、大大的眼睛,這使她的表情極富魅力,再加上她甜潤、細膩、極富磁性的嗓音,在攝影機前大方自如的表演,這一切都在松竹公司面前展示了她有為的前程。所以儘管她只拍過一部片子,松竹還是決定起用她與當時公司的台柱——著名小生鶴田浩二共同主演由黑澤明根據藤原藩爾小說改編、大罾根辰夫導演的影片《湖上的薔薇》 。

該片描寫一個開飯店的老人和自己的孫女一起過著安樂、平靜的生活,但不久這一局面因一個殺人犯的到來而破壞了。老人過去曾是個賭徒,和那殺人犯有些瓜葛,而殺人犯來到他家后還企圖姦汙他的孫女,最後被他殺死。岸惠子在片中扮演孫女,她要把孫女既敬愛祖父、又懷疑他的過去;既懼怕年青的殺人犯、可最終還是屈服於他的淫威這種複雜、細微的心理表現出來,這無疑是一件艱巨的事,但岸惠子反覆揣摩,還是竭力讓這一形象在銀幕上活了起來。

3 《細雪》 -幕後製作

影片根據日本著名文學家谷崎潤一郎同名小說改編,該小說是作家的代表作,號稱日本唯美主義的典範。影片講述了四位處於新舊時代交替中的四位知識女性的不同人生軌跡,展現了封建主義思想和新思想之間的矛盾和衝突。影片曾獲1983年《電影旬報》十佳獎第二名,並被評為日本20世紀80年代十佳影片的第九名。

4 《細雪》 -作品賞析 

市川昆的鏡頭穩穩噹噹,跟隨著風景、人物四處遊走,就像谷崎潤一郎銳利而唯美的文字。《細雪》真虧得交到了這樣的導演的手中,才能展現出一如原著一般複雜而饒有情致的韻味來。很多大製作,都是形式大於內容,然而這部烙上了「東寶映畫50周年紀念」大標籤的電影,卻極具大和美感神韻。大段的篇幅停留在紛飛的櫻花與楓葉上,還有華麗繁複的和服,誠然,這些是誇張的,但是正如同大富之家規矩之誇張以及所有倫理人情之誇張一般,終究難以避免。 

四姐妹,敗落的舊時貴族出身。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再怎麼樣到底不是馬路上撒歡的野姑娘,老了也不會是親自動手擦地板下廚房的家庭婦女。像大女兒、二女兒那樣,一把歲數,在家操持的是祭祀、婚事之類的場面功夫;或者像三女兒、小女兒那樣,有自己的思想自己所要張羅的事物,追求不同,卻一樣能把精神空間塞的滿滿當當。開場是和風細雨中的翩翩櫻花,整個故事其實也波瀾不驚,儘管幾番來回、甚至還死了人,到底是平靜的度過了這一整年。 

故事的主線放在了吉永小百合扮演的三女兒雪子身上,谷崎潤一郎的原著中將雪子放在了真善美的那一端,寧靜、美好、倔強、溫柔,處子一般純潔,連帶著相貌,也是文文弱弱的古典派。相對的四女兒妙子,則是西式作風,以一個道德敗壞、桀驁不馴的形象縱橫著,儘管作為當下的審美觀來看,這種打開桎梏追求自我的道德犧牲很有勇氣很有魅力,但是在整個故事的立意上看,顯然是反面的。

雪子的相親總是以失敗告終,她從來沒有意見,但是拒絕起來卻是斬釘截鐵的,幾次讓辛苦張羅的大姐鶴子與二姐幸子非常失望。作為大富之後,她當然不能屈尊,然而家族的輝煌到底已成為歷史,加之年齡漸長,她的選擇權相對並不寬泛了,大姐二姐當然希望早日嫁掉這個妹妹,她自己卻是不依不饒的。妙子倒是看上了家貧的小攝像師,卻被姐姐們私下取笑「並不想有那樣一個妹夫」,當初與她私奔的男人更是無用無賴,最後跟從的也是一個不算出息的男人。如夢如幻的細雪之中,雪子身邊站著出身高貴的未婚夫,在火車站看著載著大姐一家的火車逐漸走遠。那一邊,卻是儼然家庭婦女狀的妙子與前來探望的幸子坐在火爐邊聊天。一切塵歸塵、土歸土,你有你的追求,我有我的歸宿,即便是親生姐妹,也不盡然能夠走到同一個層面上。 

大女兒鶴子一直守住祖屋,作為長女,這是她的責任。但是在幾經變幻之後,她毅然選擇與丈夫前去東京開始新的生活,這不僅是大地主大家族結束的象徵,更是人物心理的轉變——從驕傲而矜貴的女系轉向了日本傳統的依賴男性的生活方式。最惆悵的是二姐夫貞之助,他在酒館中淚眼朦朧道:「她要結婚了。」這個「她」,指的是三女兒雪子,貞之助對於雪子的曖昧之情,是很值得玩味的。 

二女兒幸子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風風火火、大情大性,七情六慾擺在臉面上,美的招搖。夫妻之間很明星的是女強男弱,招進門的女婿,到底是讓著老婆三分的。在這種性別壓抑的情況下,看到雪子那般稍帶病態的婉約的情致、好似極度需要呵護,自然會激發出不一樣的心態。更何況雪子是美麗的,在櫻花飛舞中四姐妹抬起臉來,都是美麗的,唯獨雪子的美最切合這短暫而絕倫的絢爛。全片中最綺麗的畫面便是,貞之助下班回家,無意之間看見正在修建指甲的雪子,雪子帶著含蓄而神秘的微笑,看著她,慢慢的用和服下擺把袒露的大腿遮蓋上。 

貞之助的表情彷彿是窺伺了一副全世界最美好的藝術品,原本是不可望更不可及的,如今卻變成可望而不可及。幾次相親,他內心都是希望不成功的,當雪子拒絕婚事之後,姐姐們指責,而貞之助內心深處顯然是高興的。即便不能得到,這麼一個可人兒每日在家裡進出,也彷彿是擁有了她一般。所以千挑萬選之下,終於撿到一個出身、經歷、成就都算非凡的男人,他的潰敗心理可見一斑。以血緣、婚姻而聯繫在一起的一家同胞,彼此之間的愛慕、嫉妒、關懷、護短等等各種情狀綜合到了一起,教人自己也琢磨不透,到了最後,才發現其實愛大於一切。所以一直對大房有點齟齬的雪子在送別大姐之時若有所失,所以高高在上的幸子對待落魄了的妙子時還是提攜著幫忙著的。說到底,一家人呀,這個是天生的,沒有辦法的。 

潰不成軍的,是那個戰爭的時代,是那個戰爭時代之下的舊體制。大的家族終究落下了帷幕,出嫁的出嫁、成家的成家、遷移的遷移,女兒家的美其實是一輪斜陽,染紅半邊天的時候最燦爛,之後,就了無聲息了。

上一篇[《春琴傳》]    下一篇 [西村京太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