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維塔斯海盜船》

標籤: 暫無標籤

1 《維塔斯海盜船》 -作者

放羊習習

2 《維塔斯海盜船》 -精選片段

第六章九頭蛇怪!

《維塔斯海盜船》《維塔斯海盜船》
嚴伯與身旁的幻師相視一笑,兩人拭了拭額頭汗珠,均往外望去。一個半圓形的能量罩泛著銀光,已將火藥庫完全籠罩。這個能量罩耗費了兩人大量的幻力,至少能抵擋住一個上位幻師的連續攻擊。

忽然,整個能量罩劇烈抖動起來。「嘩」,一條巨型蛇尾猛地抽在光罩上。堅韌的光罩竟然似發出了「嘎」的一聲呻吟,光罩的銀光驀地黯淡了不少。整個船身也隨著抖了一抖動。
方羊羽與斯斯並肩站在主樓高處。此刻船身方向依然往迷幻水域方向直撞而去,顯然,舵艙方面還沒有取得勝利。只是,那中年文士是誰?而那射箭羽又是何人,竟能與中年文士纏鬥如此之久?

兩人此時目光正注視著前方,前方便是火藥庫,一個半圓型的光罩銀白光芒瑩瑩,在眾人眼前尤其醒目。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兩人一個身為當年聖祭祀的女兒,一個更是當今白羊國王位合法繼承人,他們二人知道,新月公主實則乃國舅爺、護國大將軍北朝的親生女兒,當今王后的親甥女!北朝即使要連方羊羽與維塔斯一起毀滅,也必先搶出和方羊羽在一起的親生女兒。二人稍定,目睹戰艦上到處騷亂,便知北朝的攻擊已然提前而至,並且異常狠辣。同時,這也意味著,新月此時必定已不在「維塔斯「號上。方羊羽心中稍寬,新月擁有這樣一位父親,也算不至於太壞吧。

忽然,突聽「嘎啦」一巨響,方羊羽放眼望去,赫然是那頂半圓型的光罩裂開了一道極為明顯的裂痕。那巨型蛇尾又一個高昂,接著狠狠砸落,那防禦光罩竟摧枯拉朽般轟然倒塌,甲板碎裂,木屑橫飛。裡間頹然坐著一個老者,嘴角沁血,正是嚴伯!嚴伯身邊的那個幻師仰面躺在地上,已人事不省。

「仙葉護衛何在!」方羊羽喝道。

「在!」眾仙葉護衛齊聲應道。

「快快增援嚴伯。不惜一切代價,保住火藥庫!」

「等等。」斯斯輕扯方羊羽衣袖,道:「看。」

方羊羽看著斯斯握住衣袖的那隻縴手,心中泛起一絲柔情,也不動彈,任由她握住。但聽「嘶——」地一聲怪吼,那巨型蛇尾似受到創傷,又高高昂起,蜷曲環繞,盤成一盤,一個巨大的蛇首從海水中揚起,「嘶嘶」吐信不絕,蛇身所過之處,血肉橫飛,艦身紛紛坍塌碎裂。

眾維塔斯大漢縱使經大風大浪,歷無數兇險,此刻見到這具怪蛇也不禁嚇得面如土色,已有人雙腿發軟,一跤坐倒,直念「阿絲朱雪保佑。」只因這條巨蛇竟生有九顆頭顱!

「九頭蛇怪!」戰艦各處驚惶一片,想起黃蜂海盜的覆滅,即使壯軀鐵漢也不禁汗如雨下。這九頭蛇怪身長達十數丈,蛇身一盤,竟比主樓還要高上少許。蛇怪紅信吞吐,蛇涎肆流。倘若由它將「維塔斯」號盤轉起來,只怕即便是白羊仙木所制也要傾刻沉沒。

只見這九頭蛇怪九顆頭顱眼睛「咕溜溜」地轉在一起,直愣愣望著嚴伯,蛇軀蠕動,似是十分忌憚,不敢進前。

「殿下。」斯斯手心沁汗,花容失色。不知是為嚴伯擔心,還是見這蛇怪醜陋。

「這正是迷幻水域的九頭蛇怪,也是白羊國的九頭蛇怪。」方羊羽道。

「殿下?」斯斯不解地問道。此時此刻,他怎地還有閑情說這些話?但見他風姿從容,斯斯心中不覺也跟著漸漸平靜下來。

「迷幻水域之險,並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白羊國製造出來的。」方羊羽道:「世上都皆道迷幻水域中有強大的怪物,卻不知這怪物便是白羊國投放其中的。」這「怪物」自然指的面前這九頭蛇怪了。

「其實這蛇怪並不是沒有擊退的可能。」方羊羽道,此話令人斯斯心中一喜,只聽他繼續道:「因為這蛇怪便是當年聖祭祀與當時號稱『中洲第一遊俠』的何問天合力由北海擒來的。」

「父親!」斯斯全身一顫,聽到父親的名字,心中不自覺得流露悲傷。她思維不停,道:「可惜父親。。。」

「斯斯。」方羊羽輕拍她的肩安慰道。

「而且『中洲第一遊俠』何問天早在二十年前便銷聲匿跡,傳聞已喪身在蠻荒北方的無情峽谷。。。」斯斯不禁感到有些失望。

「斯斯,」方羊羽打斷她,道:「倘若不是何大俠,那這巨蛇在懼怕什麼呢?」 

是了,方羊看似在安慰她,但說的每一句話,卻都無比十分佔理。斯斯頓覺恍悟:即使不是何大俠又何妨,能使蛇怪有所顧忌的人,與何大俠又有何異?而且,很顯然,這個人,是維塔斯的朋友。

方羊羽嘴上掛著微笑,向斯斯道:「你知道為什麼當年聖祭祀和何大俠要將這蛇怪擒住,並且投入迷幻水域么?」

斯斯搖頭,方羊羽又道:「只因他們殺不死這蛇怪。」

斯斯心中一鼎,無端冒起寒意:當年父親和何大俠都殺不死的怪物,現今天下又有誰能制?

方羊羽道:「當年這九頭蛇怪在北海作亂,遺害甚巨,聖祭祀與何大俠替天行道,將它擒獲,不料竟將它感化,於是把它帶離北海,困在迷幻水域。」

「只因普天之下,只有迷幻水域的水質適合這蛇怪生存,一旦長時間遠離迷幻水域,它必死無疑。」方羊羽說完這句話,斯斯終於明白其意。

她喜道:「這麼說,只要我們能夠挺住一時,這九頭蛇怪必會遁回迷幻水域?」

方羊羽頷首道:「不錯。」

忽然,一縷笛音忽由遠至近,充斥蕭蕭殺伐之意。九頭蛇怪立時煩躁起來,耐心似要用盡。九頭蛇怪巨尾橫掃,登時一片角樓橫飛,遠遠落入海水之中,濺起一陣白色浪濤。

「嘎——」火藥庫的門竟然開了。一個邋邋遢遢的漢子步履踉蹌而出,像喝了不少烈酒般。他越過打坐的嚴伯的,竟獨自來到九頭蛇怪面前。

所有維塔斯海盜不由得為他倒抽一口涼氣,一個大漢忍不住開口喊道:「你不要命了,快回來!」

那邋遢漢子聞言頓了一下,回頭朝那大漢咧嘴笑了一笑,露出一張邋遢所不能掩蓋的英俊臉龐和一口好看的白牙。只見那他回過頭,又向前走兩步,竟對那九頭蛇怪笑了,笑得無比燦爛。

所有人都聽見那漢子啟口說了兩個字:「小九。」

他竟喊這九頭蛇怪作「小九」!

所有人都怔住了,只有方羊羽眉顏舒展——除了何問天何大俠,還有誰能叫這九頭蛇怪「小九」?

九頭蛇怪似也怔住了,竟露出溫馴模樣。突然,那笛音又起,而且比之前更凌厲,彷彿化作了一柄實質的利劍,刺入眾人耳膜。功力稍弱的登時耳鼻流血,昏厥在地。九頭蛇怪神情又變,變作痛苦神色,忽然暴起,巨大蛇身驀地展開,蛇尾豎砸,鐵木戰艦竟像豆腐做的一般,塌陷一大截。

何問天道:「小九,你又發脾氣了。」雙目精芒大盛,雙手結印,口念咒語,腳踏七星,竟直衝向九頭蛇怪。蛇身捲來,何問天不閃不避,被卷個正著。

斯斯不禁「啊」地叫了一聲,死死抓著方羊羽的衣角。

只見何問天被蛇身捲起,突然大喝一聲,掙脫出來,手中印法向蛇身罩去,正是九頭蛇怪的七寸之處。法印罩入,巨蛇蛇尾同時掃來,何問天全身泛起紫金色真氣,竟然要硬扛這一擊!

「困仙法印!」

「紫霞真氣!」

這「紫霞真氣」是中洲大陸最為著名的一種防禦真氣,當年何問天便是憑藉它闖蕩天下,搏得遊俠之名,此刻更是將一身紫霞真氣運到極限。

方羊羽與斯斯眼見法印成功罩入,何問天同時被一尾擊飛,口吐多鮮血,重重砸在鐵木艙壁上,那鐵木由內往外裂開無數裂痕,何問天竟被這一擊砸進鐵木數寸!昔年的「中游第一遊俠」竟然抵不住這蛇怪一擊之威!

眾人皆自膽裂,難怪迷幻水域被視作水域第一險,難怪黃蜂海盜會覆滅得如此輕易。。。
那九頭蛇怪也中了困仙印法,一身橫力已然施展不出,只胡亂甩擺巨尾。

「仙葉護衛!」方羊羽喝道。

「嗖嗖」聲不絕,十二名仙葉護衛如風般躍下主樓,朝九頭蛇怪奔去。

它一身絕強蠻力尚未用出,竟已被何問天困住,出師未捷,寸功未建。此刻又被仙葉護衛團團圍住,心情煩燥已極,它盯著何問天,怒嘶一聲,巨尾橫掃,只聽「轟隆」一聲巨響,鐵木四濺,眾人眼前煙塵瀰漫,視線受阻,聲音卻安靜了下去。待煙塵漸漸離散,眾人駭然發現十二名仙葉護衛均軟躺在甲板之上,昏迷不醒,而九頭蛇怪已不見蹤影。只有主樓之上的方羊羽與斯斯瞧得清楚,海洋之中,一道巨型長影隱隱約約,迅速向迷幻水域方向游去。原來九頭蛇怪既已不能施力,索性奮起餘力一擊,然後迅速回歸迷幻水域去也,但是沒想到十二名仙葉護衛聯手也擋不住這一擊,紛紛吐血跌倒,無一倖免。方羊羽心中又是震驚又是僥倖,九頭蛇怪如此戰力,倘不是何問天兩傷法所困,還不知要死傷多少弟兄。

「吱——」三桅戰艦終抵受不住如此強烈的撞擊,一杠船桅轟然倒下。此時也就是「維塔斯」號才勉力支持到現在,換作一般戰艦恐怕現下早已破爛不堪。

迷幻水域方向已然出現了一片黑點,北朝艦隊終究追了上來。當是時,「維塔斯」號突然船身一頓,接著,船身右轉,調頭向後。想必是舵艙的中年文士終於取得了勝利。

「還愣著幹什麼,快把火藥都丟進海里!」何問天啞聲喊道,一邊撫胸咳嗽。愣在當場的眾水手們這才反應,拖著重傷之軀,勉力將一桶桶火藥悉數拋進大海后才猛然鬆懈,紛紛喘息療傷,躺倒不起。這會兒,就算火藥庫被攻破也無妨了。

此刻雖九頭蛇怪已經退走,但自己也身負重傷,以他戰力,本就不足以擊退九頭蛇怪,但他出其不意,在九頭蛇怪真情流露毫無防備之時出手,又以自身受傷為代價,換取了「困仙法印」的成功,雖只能一時困住蛇怪,但這為維塔斯爭取了寶貴的喘息時間,九頭蛇怪一擊無功,又不能久離迷幻水域,自然遁走。只是,自己與它的一絲情誼,此刻只怕已蕩然無存了吧。

何問天微微苦笑,想起當年與聖祭祀維杜卡生死大戰三天三夜,將它擒獲的往事,此時故人已去,九頭蛇怪也已反目,心頭不禁黯然。

「想不到當年的『中洲第一遊俠』何問天會呆在一艘破船上。」一個聲音驀然響起,如夜半驚雷。

何問天緩緩閉目,悠悠道:「閣下說的是誰?『中洲第一遊俠』二十年前就已死了。」

「死了便死了,即使沒死,明年的今日也是你的祭日!」一個巨漢從天而降,一身赤紅寶甲,手提一張開天巨斧,宛若天上巨靈神下凡一般,但一細看,滿面煞氣,邪惡氣息若有似無地環繞,簡直就是從地獄出來的惡魔,讓人冷不丁打個激凌。

「好!那就讓何某來領教領教『火霹靂』的霹靂火。」何問天緩緩起身。

秦午陽竟然丟下了大批艦隊,只身前來!由此可見前藝高膽大,加之一直藏匿不出,待到何問天與九頭蛇怪兩敗俱傷,維塔斯號重創,剩餘的方羊羽、斯斯等人已無多少戰力,根本不足為懼時這才顯出身形,此時一見,此人不僅戰力可觀,智謀忍耐也當屬一流。環顧整艘戰艦,竟然已沒有此人的敵手,是以何問天這才強撐對敵。只是他以兩傷法施展「困仙法印」已然重傷,此刻便是站立已屬勉為其難,更何論與這名列白羊國「八大戰將」之二的「火霹靂」秦午陽鬥法。

秦午陽道:「你若想找死,那便再好也沒有了。」

何問天盯著秦午陽,不屑道:「當年若不是封兄弟一時心慈手軟,你早已化為枯骨多年。」

秦午陽聽到「封兄弟」三個字,臉上橫肉不由一顫,露出一絲畏懼神色。忽而哈哈大笑,道:「不錯,當年封萬里不殺我,活該他死在我手上。」巨斧一橫,指向何問天:「唯一能殺我的『冰封萬里』已經死了,想和他團聚的話就讓我送你一程吧。」

何問天道:「廢話少說,出招吧。」

「慢著。」一道身影從主樓展翅躍下。

3 《維塔斯海盜船》 -參考資料

http://vip.book.sina.com.cn/book/chapter_69491_45878.html

上一篇[趙健文]    下一篇 [跨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