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羅紗輕啟》

標籤: 暫無標籤

目錄

命運就象是一個羅紗遮面的神秘女子。每個人都想看一看她面紗後面的真貌,但她的面紗卻豈是能讓別人隨意掀起的!如果誰能掀起命運的面紗,哪怕只是一角,那麼、、、、、、

一對彎彎的柳葉眉,雙眸的睫毛細又長,在端部向上翹起一個美麗的弧度,此時雙眼緊閉,鼻樑挺直,加上乖巧的鼻尖形成一種調皮的感覺,如果她再有一雙靈動的大眼睛,那真稱得上是漂亮可人兒了!紅潤的雙唇此時微微開啟,唇線飽滿,尖尖的下巴配合一張瓜子臉,不得不再贊聲美!漆黑柔順的秀髮長…

1 《羅紗輕啟》 -契子

[一件事情讓人看在眼中的往往只是一種表象,而事情的真實面貌卻需要靠各方面的因素彙集,才能揭開它的神秘面紗。]

無風的夜晚顯得有些陰深,幸好還有月光的眷顧!

一聲嘶吼打破了寧靜的月夜。

「站住,丫頭。」

只見,從大路東側的樹林中飛快的衝出一條婀娜的身影。雖然腳下在快速移動,但視線卻不知在搜尋著什麼?也許是希望可以看到一個善良的俠士。

緊隨其後,密林中又竄出三條人影。

追得最近那人手中提著一把亮白的鋼刀。看其年齡在50上下,但觀其奔跑速度,一點也不弱於前面那少女。

(後面追趕的三人已成名多年。江湖人稱「華山三虎」做事全憑自己喜好,黑白兩道得罪不少人。但因三人武功高強,而且各有絕技,所以直到現在還是很橫行無忌!

老大,張司德。人稱「毒牙虎」用毒高手,下毒手法巧妙,令人防不勝防。如果中了他的『道』,絕不對你含糊,趁你病要你命,那可是他的愛好!這也是三兄弟能屢屢脫險的原因之一。

老二,張司武,人稱「飛雲虎」輕身功夫極佳,出道至今很少遇到可以在輕功上能與之匹敵的對手。

老三,張司誠「七星虎」暗器高手。獨門手法「七星連打」端得難以防禦,一次可同時打出七把飛鏢,成北斗七星狀,看似前後順序明顯,往往暗器近身時才猛然發覺第一個臨身的卻是那最讓你放心的一枚!)

「大哥,二哥,你們阻她一下,讓我送她個『七星』,一定能攔下她!」張司誠自信的說,話中充分的表明出對自己暗器手法的信認。

「好」

張司德答應一聲,左右看了看風向,把鋼刀插回鞘內,左手伸入腰間暗囊捏出個白色迷魂藥丸。

張司德轉頭望向張司武,小聲道:「二弟,一會我投出藥丸時,用上你那「獨門身法」配合我一下,剩下的就看三弟的了!」

張司德口中的「獨門身法」是張司武的獨門絕技,能瞬間激發潛能使自身速度剎那間增加,但維持的時間極短,而且使用後半天內提不起內力。

只見張司德將藥丸交於右手,邊跑邊運氣。突然上身前傾雙腳同時蹬地用力一跳,他那笨重的身體便輕盈的躍上半空。頭下腳上,右手以旋轉手法推出藥丸,那藥丸旋轉飛出,越轉越快,最後帶著囂聲飛過女子頭頂。

與此同時,張司武也發動了「獨門身法」,他沒有直線追那少女,而是射向她身左。兩件事同時發生在一剎那。

異變突起,在少女身前忽然「砰」的一聲散開漫天的白色粉屑。

少女面色一緊,露出猶豫之色。前方已經無法通過,躲避只余兩個方向。

此時張司武已經攔到了左側,現在左側和前方分別有張司武和張司德的藥粉等著自己,看似右側是安全的,但誰知道會有多麼陰狠的招數等待著她、、、

時間不允許她再猶豫了。右旋身迅速向右側跑去。

此時四人已追逐了大半夜,腳下均已顯虛浮,隨時都有可能虛脫!

「唉,這三個天殺的,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這麼能跑!」少女心中詛咒道。念頭沒轉完,突地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危險!

雖然師父常說自己有超越常人的靈覺,能助自己逢凶化吉。但只要靈覺出現,也就意味著自己將身陷險境。即便化解了危機,自己也是丟了半條命,不知這次自己能否平安渡過這次劫難?

正在此時,從身後突然襲來一股尖銳的勁風,罩住了自己前進的道路。一個念頭在腦中一閃而過---是張司誠的暗器『七星連打』。憑現在的身體狀況,就算能躲過這一劫也沒有體力再逃命了。左、前、右三個方向分別是張司武,毒粉和暗器,後方又有張司德這個吊命鬼,四面受敵,怎麼辦?

張家三兄弟精神大震,大半夜的追趕馬上就到收成果之時了!張司德嘴角浮起勝利的微笑。

少女的身型終於頓了頓,象是猶豫沖向哪方,又好象無法站穩身型,就是這一稍頓,又讓張司德逼近了三尺。少女轉過身來面對暗器,掌中已經多出一物,樣似小盾牌。

少女望著手中的『小盾牌』,心中想道:「都是這個鬼東西害得自己被這三個吊命鬼追趕了大半夜,不知今晚自己能否安全的逃過這一劫難?」(此牌為六邊方盤形,體積不大。上有太極八卦圖,結構複雜由內中外三層環圈組成,可旋轉。質地類似黃銅,其上隱有紅光泛出,時隱時現,就好象人在呼吸)

據傳此寶有鬼神莫測之能,誰能得取此寶,便等同於得到開啟理想之門的鑰匙。

此刻沒有時間讓她細想,她緊了緊手中的『小盾牌』迅速向張司武的方向退了兩步,舉手將『小盾牌』當作武器來使,將還對自己有威脅的兩枚暗器擊落。

張司武發暗器的目的就是阻少女繼續逃跑。所以,她停步擊落暗器容易,而想在行進中擊落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張司德心中竊喜,凝聚起全身功力,雙掌迅速向少女罩了過去。

躲無可躲,少女來不急將掌中方盤收回,提聚起殘餘的全部功力,迎將上去。只聽「砰」的一聲,彷彿四周的空氣都被震得一陣憾動。雙掌接實后,張司德感覺自己的內力在接觸到對方手掌時被吸去三分。但就是剩下的七分,也不是此刻少女所能程受的!

「啊!」

少女一聲尖叫,嘴中噴出口鮮血倒飛而起,跌入了粉塵中。一股幽香仿如遇血而瘋狂的血蛭,迅捷無比的鑽入她的鼻內。頭腦立即傳來眩暈的感覺。驚呼一聲,料想自己已經中毒,強穩住劇烈的呼吸,就算如此還是吸入不少毒粉,雖知道現在一定要保持清醒,但那倦倦的睡意正一寸一寸的吞食自己的意識。

就在自己將要睡去時,右手傳來輕微的震動,震動越來越強烈。低頭看了一眼,只見手中的方牌正在飛速的旋轉,此時三個環圈以及上面的八卦圖案正在轉動變化,越轉越快,最後手再也把持不住掉在了地上,自己也徹底被倦意爭服,一頭栽倒下去。

華山三虎驚呆了,只見八卦牌從少女手中跌落地面後繼續旋轉。彷彿在與一股莫明的力量賽跑般,突然,八卦牌直上射出一道強光,呈圓型漏斗狀括射開,周圍飄浮著幾個不停變化的字體。接著少女一頭栽了下去,隨之一道強光直射向天際。

這一過程發生得太快,當『三虎』回過神來時,少女與八卦牌已憑空消失不見。

上一篇[流體輸送]    下一篇 [《極品家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