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標籤: 暫無標籤

這是一部充滿想象力、創造力、精妙的構思、包含動人思考的電影。由曾兩獲奧斯卡提名的好萊塢奇才查理·考夫曼編劇。42歲的金·凱瑞再次轉型,出演愛情片,眾明星的表演均可圈可點,而如此搶眼的人氣陣容居然只有3500萬美元的預算。

1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劇情簡介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海報

某天,喬爾驚訝的發現,交往兩年的女友克蕾婷竟到一家名叫「忘情診所」的鬼地方,把一切有關他的記憶刪除得一乾二淨,昔日的甜蜜冤愁一去不回。痛苦之餘,為了報復,喬爾決定也要到那家診所一探究竟,把關於克蕾婷的記憶全部刪除。

就在被怪醫生以及助手們哄騙上手術台,開始啟動記憶清除程序的時候,喬爾開始後悔,想起這些日子以來和克蕾婷的種種往事,兩個人之間的愛恨糾纏,無論記憶是痛苦還是歡喜,都彌足珍貴,他並不想真正忘掉克蕾婷。但清除程序一旦啟動就不可逆轉,喬爾唯有夾帶著自己記憶中的克蕾婷從自己的思想中逃開,他要想方設法保全這份愛……

2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幕後製作

原來如此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劇照

數年以前,導演米歇爾·甘德瑞曾與一位朋友、著名藝術家皮埃爾·彼茲莫斯在倫敦某處共進晚餐。就在那個喧囂中蕩漾靈感的夜晚,彼茲莫斯突發妙想,「一個曾十分熟悉的人如果突然被從記憶中完全刪除了,那麼你是不是真的就不再與這個『陌生人』聯繫了呢?」這只是故事的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則來自編劇查理·考夫曼。

就在這件事發生前後,甘德瑞閱讀了查理·考夫曼那獲得奧斯卡提名帶有奇幻色彩的劇本《成為約翰·馬爾可維奇》(Being John Malkovich),從此念念不忘,能與這樣一位知名編劇合作拍片就成了甘德瑞一直的心愿。難能的創意與恰當的共事對象,終使他們走到了一起。「他的劇本感染了我。」甘德瑞很有一番感觸。「很快,我就對如何拍攝這部電影有了更加全面的感覺,也成就了最初的輪廓。記憶如何影響到我們的生活,突然失去了生活中最最寶貴的回憶對人的打擊,這些都是創作源泉之一。」

「米歇爾與我談到了他的見解。」考夫曼回憶道。「問我是否想把這個創意變成實實在在的劇本,我喜歡米歇爾這個人,我同樣喜歡他曾經的作品!」《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就在這種理想與現實的交接中被精心打造而成,片名則摘取了 Alexander Pope的詩句。製片人安東尼·布雷格曼用一向挑剔的眼光不無自豪地描繪了劇本的創造過程。「查理的劇本妙趣橫生而又不失嚴謹。看得出,他把所有**全部釋放在劇本當中,每一份草稿都是心血的凝結。」最終劇本成型時,布雷格曼搶先一睹為快。「我馬上給查理髮了一封電子郵件,告訴他這就是我一直所企盼的愛情故事!」

眾人拾柴

金·凱瑞領銜主演了這部融合些許驚悚氛圍的喜劇片。導演米歇爾·甘德瑞把曾兩獲奧斯卡提名的金牌編劇查理·考夫曼的原創劇本變成的膠片。三次奧斯卡獎提名的凱特·溫斯萊特,《蜘蛛俠》中的克爾斯騰·鄧斯特,憑藉《In the Bed》獲奧斯卡提名的湯姆·維爾金森,《You Can Count on Me》中的馬克·魯法羅,乃至《指環王》中的伊里亞·伍德。如此搶眼的人氣陣容居然只有3500萬美元的預算,這也就怪不得其他製片人會心急眼熱了。

睿智型音樂電視導演米歇爾·甘德瑞以其又一部心血繼續著自己的導演征程。《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中,他第一次嘗試敘述式長篇描寫以及一系列對美麗幻想的闡述。製作上的良苦用心還在其次,如何把眾位影星融進戲中才是最難做到的。不善與演員打交道的他只能用自己的勤奮來激勵他人的工作。製作完成後,劇組成員給予製作過程給每個人帶來的自身提高以不吝其辭的讚美,享受著並工作著是不長圓的夢想。

聚焦

2003年的《冒牌天神》帶來了8640萬美元首映北美票房入帳,錢的因素對金·凱瑞來說意義重大。只有這種俗成的標準才能標識著他依然是好萊塢的頭牌。表情,語言,乃至任何一個看似隨意的肢體pose,42歲的金·凱瑞總能用盡所有能利用到的方式使每個人捧腹大笑,不能自已。喜劇演員那永遠難以割捨的情懷,哪怕有了《楚門的世界》這等轉型的經典闡述,也使他不會輕易放棄舊日的追求。與米歇爾·甘德瑞的合作在2003年就有了序幕,那時是《核桃派》。不到一年間兩人再次聯手,完工後的相互吹捧是過眼雲煙,能否有所突破才是期望中的目標,不過金確實已經有了從喜劇向劇情發展的趨勢。

視角

甜蜜與絕望相隨,失去的心靈交融試圖重新彌合。導演與編劇在不知不覺間把人帶入了那種夢幻之旅當中。《美》可能由於太多的旁支錯節而不能成為不朽的傑作,但這也不能忽視一個導演的進步。米歇爾的導演之路剛剛起步,也還需要更多的努力。此外,本片剔除了現實主義的印記,賦予生動鮮活的超現實主義以全新的著力點。並把喬爾心靈的迷宮勾勒成了一種類似狂亂視覺感的抽象拼貼畫。票房不是問題,但它也不可能成為《成為約翰·馬爾可維奇》與《改編劇本》那樣的典範。

製作團隊

這是一部充滿想象力、創造力、精妙的構思、包含動人思考的電影。由曾兩獲奧斯卡提名的好萊塢奇才查理·考夫曼編劇。42歲的金·凱瑞再次轉型,出演愛情片,眾明星的表演均可圈可點,而如此搶眼的人氣陣容居然只有3500萬美元的預算。睿智型音樂電視導演米歇爾·甘德瑞他第一次嘗試敘述式長篇描寫以及一系列對美麗幻想的闡述。作為MTV導演時,他也曾大量使用特效,但在這部電影作品上他的態度則完全不同,對於影片中的記憶空間的處理相當的漂亮,影片所塑造的意識空間與真實空間之間並無太大的差別,事實上他在儘可能的把意識空間營造地更真實,他認為只有真實才會帶給觀眾呼應的感受。製作上的良苦用心還在其次,如何把眾位影星融進戲中才是最難做到的。不善與演員打交道的他只能用自己的勤奮來激勵他人的工作。

3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幕後花絮

影片的英文片名「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出自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英國詩人亞歷山大-波普(Alexander Pope)的一首詩:

How happy is the blameless Vestal's lot
The world forgetting, by the world forgot.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Each pray'r accepted, and each wish resign'd

聖潔女神的命運是何等幸福
遺忘世界,被世界遺忘
清澈無暇的心靈散發永恆的陽光
接納每一個祈禱,捨棄每一個願望

編劇查理-考夫曼從詩中獲得靈感,利用「記憶缺失」這一併不新鮮的話題巧妙地編織出了一個關於愛情、關於生命軌跡的動人故事,既充滿天馬行空、荒誕不經的想象力,又發人深省,餘味深長。

查理-考夫曼,這位腦子裡充滿古靈精怪想法的鬼才自1999年憑《傀儡人生》一炮而紅之後已經被公認為好萊塢最有才華的編劇之一,迄今已有《人性》 《改編劇本》 《危險思想的自白》等四個劇本被拍成電影,每一次都給觀眾帶來驚喜,到《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已經是第五部,它也是考夫曼和導演米歇爾-岡瑞繼《人性》之後的第二度合作,法國人岡瑞因為為比約克執導的音樂錄影帶而小有名氣。

據說男主角喬爾的角色原本打算由《改編劇本》的男主角尼古拉斯-凱奇出演,後來才換成了現在的金-凱瑞。相信本片將是金-凱瑞得以施展他搞笑天王以外的嚴肅演技的一次良機,不少人認為這是他自《楚門的世界》之後最精彩的一次演出。連金-凱瑞本人也覺得自己能遇上這個本子實在是太幸運了,「我簡直不能相信我自己的運氣,幾乎讓我有犯罪感,先是《楚門的世界》,然後是這次,全都是最有趣最富想象力的故事。」

選擇正牌「英倫玫瑰」凱特-溫斯萊特來和金-凱瑞搭檔多少有些出人意料,溫斯萊特一開始也有點吃驚,「之前我多半演奧菲麗亞之類的角色,而他演的卻是《寵物偵探》 。」兩個人之前涉足的領域是如此的不同,所以她從沒想到過有一天會和金-凱瑞一起配戲,但也因此而充滿新鮮感和富於挑戰性,「我希望我倆這種不同尋常的搭配能吸引觀眾走進電影院去看個究竟。」金-凱瑞對自己的新搭檔稱讚有加,「從凱特身上我獲益良多,她是如此的精於此道,而且聰明絕頂。」製片人安東尼的評價更乾脆:「她簡直就是克蕾婷。」

憑著考夫曼的口碑,每次他參與編劇的電影總能吸引到眾多一線演員踴躍獻身,即便只是演個小配角。所以你會在片中看到湯姆-韋爾金森扮演的大夫,以及「哈比人」伊利亞-伍德、克爾斯滕-鄧斯特等充當診所助手,他們的加盟給片子增加了不少趣味。

4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幕後製作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這個名字出自英國18世紀大詩人亞歷山大·蒲柏(Alexander Pope,1688-1744)的一首詩《艾洛伊斯致亞伯拉德》(Eloisa to Abelard)。而蒲柏的這首詩又是根據法國12世紀時的一個愛情悲劇創作的。 這首詩曾經用在查理·考夫曼早期的一部電影《成為約翰·馬爾科維奇》Being John Malkovich (1999)。

在吉姆·凱瑞對喬爾這個角色表示感興趣之前,尼古拉斯·凱奇是該角色的人選。

當克萊門泰和喬爾在Montauk 海灘的房子里,克萊門泰發現一個信封上面寫著大衛和盧斯·拉斯金。大衛和盧斯分別是凱特·溫斯萊特和吉姆·凱瑞的助理的姓。

所有在火車上的場景,的確是在一輛真實的、運行中的火車上拍攝的。

開始的演職員字幕表在電影中持續了18分鐘。

影片中出現在Montauk 的低語的聲音是由凱特·溫斯萊特自己的聲音的迴音合成的,同時還有製作公司福克斯的一個工作人員的配音。當時情況是,在凱特·溫斯萊特到來之前,這個年輕女士被邀請做一個快速的畫外音,於是在電影中保留了下來。

電影是根據亞歷山大·蒲柏的一句詩歌而來:How happy is the blameless vestal's lot! The world forgetting, by the world forgot.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Each pray'r accepted, and each wish resign'd。

在演員表上沒有出現瑪麗的姓,但是在Mierzwiak醫生實習的接待前台上,可以看到她的名字牌顯示的是斯韋沃Svevo。

這是一個很少見的名字,是參考了義大利作家伊塔洛·斯韋沃Italo Svevo(原名原名埃托雷·施米茨,1861-1928),他對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理論非常感興趣,據說還曾經和他有過書信來往。

有一個增加的情節,是喬爾和他的前任女友瑙蜜(艾倫·柏皮奧)有著一夜情,最終在電影中刪除。

在拍攝斯坦(馬克·魯弗洛)嚇唬瑪麗(克爾斯滕·鄧斯特)的時候,導演米歇爾·康德里要馬克每次都躲在不同的地方,來真的嚇唬她。

馬克·魯弗洛和克爾斯滕·鄧斯特之間有一場床戲,由於影片長度而被剪掉了。

5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穿幫鏡頭

電影開始不久,克萊門泰和喬爾在餐館再次遇見對方的時候,可以在畫面左邊看到攝影機的影子。

顯示錯誤:喬爾正開著他的車的時候,可以看到很多路人沖著攝影機揮手。

在霍華德的妻子追上他們並且駕車離開之後,瑪麗正站在喬爾家外面和霍華德說話。她的髮型變動著,在長鏡頭中是被風吹得很凌亂,特寫鏡頭是整齊的,然後又變得很凌亂。

顯示錯誤:當克萊門泰去喬爾家樓下的大廳,遇見了喬爾的鄰居(「邁克羅曼司」的傢伙),可以在門口看到這個演員是等在那裡然後走進場景里去的。

當克萊門泰走出汽車去拿她的牙刷,可以在她的裙子下面很明顯看見一個麥克風。

地理錯誤:電影開始不久,當喬爾正在等待去拿牙刷的克萊門泰的時候,可以在一個街上的鏡頭中看到一個很明顯是紐約城的標誌,這就不是應該顯示的位於長島的洛克維爾中心。

連貫性:在片尾快要結束的時候,瑪麗正拿著一個放有東西和磁帶的盒子走在路上,有個男人直接跟在她後面,在一個鏡頭中卻消失不見了。

6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精彩對白

Joel: Constantly talking isn't necessarily communicating.

喬爾:一成不變的談話是最沒有意義的交流。

Clementine: This is it, Joel. It's going to be gone soon.

克萊門泰:這就是,喬爾,就是不久將都會消失。

Joel: I know.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喬爾:我知道。

Clementine: What do we do?

克萊門泰:我們該做什麼?

Joel: Enjoy it.

喬爾:享受它。

[Clementine and Joel have broken into an empty house on the Montauk beach]

Joel: I think we should go.

喬爾:我想我們該走了。

Clementine: No, it's our house! Just tonight...

克萊門泰:不,這是我們的房子!就在今晚...

[she looks at an envelope on the counter]

Clementine: ...we're David and Ruth Laskin. Which one do you want to be? I'd like to be Ruth, but I can be flexible.

克萊門泰:...我們是大衛和盧斯·拉斯金。你想當這其中的哪一個?我想當盧斯,但是我還可以改變。

Howard: He's gone off the map!

霍華德:他在地圖上消失了!

Joel: Is there any risk of brain damage?

喬爾:這樣對大腦有損傷的危險嗎?

Howard: Well, technically speaking, the operation is brain damage, but on a par with a night of heavy drinking. Nothing you'll miss.

霍華德:好的,從技術上來說,手術是對大腦的損傷,但這就等同於一晚上的酗酒。你不會損失任何東西。

Patrick: You know that girl we did last week? The one with the potatoes.

帕特里克:你知道我們上個星期做的那個女孩嗎?帶著馬鈴薯的那個。

Stan: That girl? Yeah, that's this guy's girl.

斯坦:那個女孩?是的,那是這傢伙的女友。

Patrick: Yeah.

帕特里克:是的。

Stan: Right... Was. Took care of that.

斯坦:對...曾經是。小心照顧好那個。

Patrick: Well uh, I kind of fell in love with her that night.

帕特里克:好的哈,那個晚上我好像有點愛上她了。

Stan: What? You little fuck!

斯坦:什麼?你有點可惡!

Patrick: What?

帕特里克:什麼?

Stan: She was unconscious, man.

斯坦:她那是毫無知覺,男人。

Patrick: Well, she was beautiful and... I stole a pair of her panties as well.

帕特里克:好的,她很漂亮而且...我還偷了她的一些襯褲。

Stan: Jesus!

斯坦:天啊!

Patrick: What? It's not like - I mean they were clean and all.

帕特里克:什麼?這不像-我是說它們都很乾凈完整。

Stan: Don't tell me this stuff! I don't wanna hear this shit!

斯坦:不要和我說這事情!我不想聽這些垃圾!

7 《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一句話評論

Would you erase me?

This Spring, clear your mind

I'm fine without you.

Do I know you?

You can erase someone from your mind. Getting them out of your heart is another story.

Replace My Memory

A comedy for anyone with a past they'd rather forget.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