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聊齋之花姑子》

標籤: 暫無標籤

《聊齋之花姑子》以詼諧幽默的風格講述了心地善良的窮書生安幼輿和由香獐子修鍊成精的花姑子之間人妖之戀的故事。全劇以志怪玄疑為基礎,以武俠、喜劇為包裝,講述了一段蕩氣迴腸的情緣,跨越陰陽兩界人妖之戀。

ni
片名:
  1. 聊齋之花姑子
主演:
  1. 張庭
  2. 邱心志
  3. 王艷Rebecca
  4. 沈小海
集數:30 集(電視連續劇)
類型:劇情片
地區:中國
年份:2004年9月1日
語言:普通話
《聊齋之花姑子》

電影海報
影片簡介:

  善良書生安幼輿酷愛花草生靈,某日山間,從獵人手中救下了一隻小香獐。從此引發一段人妖奇緣…… 

  清純活潑的香獐精花姑子對安幼輿痴心不改,卻麻木於身邊人竹精陶醉的真情真意。安幼輿本迷戀東家鍾雲山之女素秋,卻也難以對美貌善良的花姑子釋懷。而鍾素秋竟誤打誤撞地走向了陶醉…… 

  感情糾葛纏綿,而劇中人卻面臨著更大的危險。隨著一支神筆面紗的揭開,覬覦者也紛紛露出猙獰的面孔,原來人中有妖,妖中藏人……

1 《聊齋之花姑子》 -內容介紹

《〈聊齋——花姑子〉》       安幼輿是個心地善良的窮書生。 
一日他在山上採擷奇花異草時,突然遇到熊大成、馬子才等人為取麝香,正在圍捕三隻香獐子。安幼輿力勸放生未果,竟不惜以身相護。其中的小獐子頗有靈性,離去前向安幼輿投去深意的一眼。
原來遇險的三隻獐子是修鍊成精的花姑子和她的父母章叟和章嫗,而在危急關頭救了大家的是與章家交好,道行高深的竹妖陶醉。四人談論著人類的殘忍,然花姑子卻對那個窮書生留下深刻的印象。
夜裡,花姑子和她的ㄚ環小葵[葵花精]聊著從陶醉那裡聽來的,偷取蛇丹可在白天幻化成人形的事,小葵擔憂地阻止。兩人轉換心情偷偷來到安幼輿宅。見到安幼輿描繪的鐘素秋畫像,花姑子不禁有些吃味。
沒想到在回家途中,花姑子和小葵不知不覺竟來到了蛇精修鍊處,正想偷偷離去時,卻被蛇精撞見了!
 花姑子與小葵奮力抵抗蛇精,情況危急,幸而此時東方露出曙光,蛇精遁入洞里,兩人化成原形落荒而逃。匆忙失神,小獐子竟又落入熊大成的手裡。
      正當熊大成拿著刀就要刺向小獐子之際,安幼輿及時出現護著。熊大成怒,打算廢了安幼輿擅於畫畫的手。沒想到卻引來牛肝朱肺等強盜的來襲。牛肝朱肺見熊大成一副富家子弟的模樣,正打算好好訛詐一筆。熊大成情急生智,欺騙牛朱兩人安幼輿才是嶗山第一首富。牛朱等人隨即追安幼輿而去。

      安幼輿被牛朱等人逼至山崖絕境,失足墬落,小獐子跟著跳下。昏迷的安幼輿自惡夢中醒來,見到小獐子守護在一旁,決心帶著小獐子一起走出山谷。好不容易尋出了條路,沒想到牛肝朱肺卻竟已在外守候!安幼輿被押到了寶箱寨,牛肝朱肺要他寫下勒贖信,安幼輿嚴辭拒絕。牛朱一怒之下決心餓死安幼輿。而小獐子也落入將被作成下酒菜的命運。
      終於太陽下山了,小獐子化成人形。 花姑子施法讓自己在安幼輿的夢中出現,希望安幼輿對自己留下印象。接著更為安幼輿安排逃跑的機會,沒想到安幼輿在逃跑前還不忘救出小獐子。花姑子深受感動。
安幼輿好不容易逃出寶箱寨,沒想到竟又遇上蛇精水三娘。花姑子趁水三娘不注意,偷取蛇丹。水三娘發現,抓起小獐子就要加菜給安幼輿。安幼輿大驚,連忙抓著水三娘不放。兩人拉扯的情景正好被鍾素秋看見,鍾素秋誤會安幼輿。安幼輿追鍾素秋而去。
       水三娘擋住小獐子的去路,幸虧陶醉及時趕到,救了花姑子。陶醉不禁責怪了兩句,花姑子卻心不在焉。
       水三娘偷襲花姑子,花姑子及時被父母所救。當章嫗知道是因為花姑子偷取蛇丹后,甩了花姑子一巴掌。陶醉勸說,水三娘性惡毒,總有一天雙方會對立的。
花姑子趁著夜晚來到安宅,她誘騙安幼輿在夢中作畫畫絕對不會成真,而讓安幼輿安心地畫下她的畫像。在作畫的過程中,兩人眼波流轉,花姑子對安幼輿懷著濃厚的情意。經過一夜浪漫,花姑子回到花宅,竟然異想天開地要求父母讓安幼輿來家裡作客。章嫗大為反對;章叟卻心疼女兒報恩的心情,而表示支持。一天安幼輿到山採藥無意間卻別花姑子碰見了。
花姑子見機不可失,連忙要小葵回家通報父母,自己就要帶著安公子回家作客。章叟、章嫗和小葵三人合力用法術將花宅變成瓊樓玉宇,等待著安幼輿的光臨。
        在花姑子的設計下,安幼輿迷失在山上的迷霧中。走著走著,安幼輿來到了花宅。章家一家用人的方式熱忱招待安幼輿。安幼輿驚訝發現,章家小姐花姑子,竟然就是幾次出現在他夢中的姑娘!安幼輿覺得自己與花姑子特別投緣,他欣然接下花姑子送給他的一隻用玉米皮作成的小鳥。翌日,安幼輿向章家辭行。離去前,刻意回頭記住花宅的位置。
        沒想到才出花宅,安幼輿便被癲道人盯上,癲道人讚美安幼輿是個奇才,可是安幼輿卻告訴癲道人他只希望自己畫的畫不要成真就好。癲道人聞言,說他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安幼輿高興地要癲道人教他,癲道人則要安幼輿拜他為師。癲道人基於自己是安幼輿師父的身分,隨安幼輿回到安宅,並自在地就要住下來。安婆婆卻對這個瘋癲的傢伙感到厭惡,處心積慮地想要把他趕出去。安幼輿衝出家門,為圖清靜,往山上跑去,花姑子正高興接近安幼輿的機會終於來了,沒想到癲道人卻緊跟在安幼輿身後。花姑子又陷入失望的心情。安幼輿在玄真派總壇的遺址處跌落到掌門天機子的墓穴中,偶得《玄真寶錄》。安幼輿出墓穴后才發現窮道士皆被殺光,癲道人也沒了蹤影。
安幼輿帶著《玄真寶錄》投宿夜店,卻被黑白道人追殺。幸虧花姑子和小葵及時趕到救下了安幼輿。然而安幼輿已經身中劍毒,花姑子為安幼輿吸毒療傷,發現安幼輿隨身帶的玉米皮小鳥,暗喜。黑白道人不甘心,折回,發現花姑子是獐子精,放狗襲擊花姑子反被花姑子暗算。花姑子帶安幼輿回花宅養傷。章嫗很不開心,偷偷察看安幼輿的隨身物品,看到《玄真寶錄》,卻被神筆震到,更加深了她對安花關係的反對。花姑子得知后詢問安幼輿與玄真派的關係,安幼輿據實以告。
安婆婆來到花宅,卻與章嫗不合,兩人頻繁地鬥嘴。安婆婆負氣回房,不想走出了竹籬,花宅立時不見,安婆婆錯愕。花姑子發現大驚,只得編出許多借口才打消安婆婆疑心。花姑子與安幼輿在花宅中廝守著,兩人感情迅速發展。安婆婆卻與章嫗成天吵架,要安幼輿早點回家,安幼輿自然不舍。
        正在安婆婆和章嫗又吵得不可開交之時,小葵慌忙來報,花姑子在山神廟被癲道人追剿。大家立即趕往救助。癲道人見一家妖精全都來到,揚言要將他們全部降伏了,任由安幼輿勸阻也無濟於事,幸虧陶醉及時趕到,花姑子才得以逃脫。安幼輿和花姑子逃到了一座山洞裡,癲道人跟蹤而至。花姑子靈機一動,想到了癲道人怕貓的弱點,讓安幼輿畫出一隻能成真的山貓來。卻不想癲道人發功封住了洞口,只留下一個小口,山貓也被壓回了原形。安幼輿和花姑子被封在洞中,卻很享受這段相互依偎的時光。癲道人企圖用心戰擊垮安幼輿的防線,不曾想安幼輿對花姑子情深意重,堅決不肯出來,並且做出一對草戒,與花姑子私定終生。洞外的癲道人實在等得不耐煩,正要出手時,水三娘竟然帶著熊大成一群人出現。熊大成便令手下將癲道人抓了回去,意圖進洞捉拿花姑子領工。而水三娘則乘機化作蛇形鑽進了山洞裡。水三娘向安幼輿索要神來之筆,並企圖揭露花姑子的身份。安幼輿不從,水三娘便施法,而花姑子為了掩飾身份始終沒有和水三娘對決。在危急時刻,洞口忽然露出光亮,原來是熊大成領著手下在搬開洞口的石頭,要進來捉拿花姑子。水三娘怕自己被發現,變化作原形逃了出去。
        陶醉、小葵及時趕到。小葵做法,救出了花姑子和安幼輿。四人逃跑出來,安幼輿吃力地落在後面,大叫花姑子為娘子。陶醉得知安幼輿與花姑子已拜過天地,震驚,一掌將安幼輿擊暈。
回到家中,章叟夫婦得知安花的婚事也極力反對,讓陶醉給安幼輿服下忘憂草。花姑子阻止不了,只求能讓她和安幼輿再多相聚一天。面對傷心欲絕的花姑子,大家只能答應。
花姑子和安幼輿享受著短暫的一天。不知情的安幼輿還憧憬著他們美好的明天,這倒讓花姑子異常感動,暫時忘卻了這是僅有的一天幸福時光。新房布置好了,安幼輿和花姑子沐浴更衣,準備正式行禮、拜過高堂。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見章叟夫婦歸來。大家焦急地等待著,花姑子以為父母是不肯原諒她了。
時的陶醉正在黑暗的山林中落寞的吹著竹笛。花姑子循著笛聲找到了他。同樣凄婉的笛聲,在兩人的心裡卻有著不同的傷感。陶醉為花姑子對安幼輿的痴情所震撼。章叟夫婦終於趕回。安花兩人行了大禮,卻凄凄慘慘。陶醉也終於看不下去,情緒崩潰。花姑子心情複雜的與安幼輿度過了他們的洞房之夜。就在最甜蜜的一吻中,花姑子將忘憂草吻進了安幼輿的口中……夫婦用木板車將失憶昏迷的安幼輿推回城裡。
        安幼輿被放在那木板車上丟在了路邊,最終被鍾雲山的馬車撞見。鍾雲山把安幼輿帶到了大夫那裡,卻意外的發現了從安幼輿身上掉下來的《玄真寶錄》和「神來之筆」,興奮異常。鍾雲山把安幼輿安排在自己府中的客房。一群丫環聚在門外偷看這個畫畫成真的「神仙」的睡姿。素秋不明情況闖了進去,卻碰上安幼輿一身水衣,尷尬。鍾雲山將安幼輿請到書房,安幼輿謝過鍾雲山的救命之恩,卻向鍾雲山詢問自己是怎麼會在路邊的木板車上的。看來,安幼輿已經喪失了一部分的記憶,他與花姑子的一段情完全被抹去了。
鍾雲山向安幼輿詢問神筆之事,並要求安幼輿當場作畫。安幼輿推託不過,便畫出蝴蝶,蝴蝶從畫中飛出,圍繞素秋翩翩起舞。鍾雲山甚是著急,詢問安幼輿是有什麼神奇功力,安幼輿卻回答他是「用心作畫」。而此間,安幼輿鋼是因為忘卻了花姑子而與鍾素秋眉目傳情。此時熊大成卻來逼親,安幼輿看不下去,闖了出來保護鍾素秋,把以為安幼輿已經被妖怪害死的熊大成嚇得不行。 每一寸目光交錯成無言片段
在心底里還有今生無解的憂傷
只因相遇匆忙將那時光隨青春流放
看城外水色山光都已被你笑忘
那一次相遇的目光將我徹底變涼
所謂地老天荒是一副少年模樣
魑魅魍魎的世間將你我飛短流長
到最後才看到彼此眼中的淚光

兩兩相望
不知道身邊的高山變成了海洋
只看見前生來世中你我不變的模樣
兩兩相望愛要怎麼來收放
我不再飛翔折斷了翅膀
你眼中的淚光是我墜落下去的地方
兩兩相望今生我們會怎樣! 
花姑子仍舊不甘心,在安幼輿去縣衙的路上設置巧遇,希望安幼輿能夠記起她來,但事與願違,安幼輿除了感覺到一股熟悉的花香味外,已沒有任何的記憶。安幼輿去到縣衙找陶醉,卻被拒之門外。花姑子在一旁著急想幫忙,被小葵按住。家丁向熊大成報告安幼輿已來到縣衙,於是熊大成信心滿滿的率眾來到門口。熊大成欺負安幼輿,將他推到在地,花姑子在一旁實在看不下去,上前去扶起安幼輿,安幼輿又聞到那股花香,感覺自己對花姑子有種莫名的熟悉感。花姑子強忍住傷心,卻不能講實話。
花姑子感覺安幼輿對她還是有些記憶的,不禁有些喜悅,小葵擔心花姑子再度陷入情海,在一旁潑她冷水。
花姑子看著自己和安幼輿在樹上刻的「白頭到腦」,無限懷念,暗自傷心落淚。
鍾素秋已經離開鍾家了。鍾素秋逃到竹林深處,迷失了方向,碰上了守候在那裡的水三娘。水三娘極力討好鍾素秋,鍾素秋漸漸卸下了防備,竟毫無戒心的跟著水三娘走了。花姑子及時趕到,要接素秋走。水三娘眼看自己的好事又被壞掉,送上自己的一朵野花,花姑子難以阻止,鍾素秋已經聞到花香,中了毒霧。水三娘表明自己打算吃掉鍾素秋,也正好成全了安幼輿和花姑子、自己和陶醉兩對。她故意刺激花姑子的痛處。花姑子雖然傷心,但立場堅定,決不允許水三娘下手,於是兩人展開對戰。陶醉又一次適時出現,打走了水三娘。
安幼輿走在往鍾家的路上,忐忑不安,卻看到鍾宅門前圍著一堆人。馬子才也在圍觀的人群中,他告訴安幼輿熊大成真的包圍了鍾家,他們都是來看熱鬧的。安幼輿急忙要衝進去就鍾素秋,這時,那陣熟悉的花香又撲鼻而來,原來是花姑子,她領著安幼輿去見鍾素秋。安幼輿沒想到花姑子竟然把他領到了自己的家門前。原來花姑子早把鍾素秋藏在了安家。花姑子則忍痛離開了。安婆婆和幼輿都覺得對花姑子有些熟悉,但兩人都記不起來了。
鍾素秋醒來看到自己竟躺在安幼輿的房間里,當得知又是陶醉救了她時,一臉幸福。而安幼輿則沉浸在自己幸福的幻想中。兩人各懷春夢,倒是明眼的安婆婆看出端倪,皺起了眉頭。
安幼輿來到馬家藥鋪來給鍾素秋抓藥,在馬子才面前露了些馬腳,馬子才不免懷疑鍾素秋的行蹤。花姑子和小葵一直守在安家門外,見陶醉垂頭喪氣地過來,他們也知道沒有什麼好消息了。三人有些迷惘,不知下一步怎樣。花姑子語出驚人:讓安幼輿帶著鍾素秋出城。這時,只見馬子才追著安幼輿來到安家。馬子才發現了藏在安幼輿房中的鐘素秋。安婆婆找了急,決定不再管閑事,堅決讓鍾素秋離開,並且點醒安幼輿說鍾素秋的心上人是陶醉。安幼輿與婆婆一頓爭執,可是安婆婆依然堅持。安幼輿和馬子才在院子里急得團團轉,想不出個辦法。陶醉現身,讓安幼輿帶鍾素秋連夜出逃。
      眼看自己的愛人和別人私奔,花姑子暗自悲傷。小葵責怪花姑子不該幫著出主意。而花姑子只是希望安幼輿能夠幸福,她前去勸鍾素秋隨安幼輿出城。鍾素秋卻更希望送她的人是陶醉,在花姑子的勸說下,無奈地答應了。
安幼輿在家中收拾行李,發現他的衣服上掉落了兩樣東西:玉米皮小鳥、草編戒指,感覺怪異。花姑子、陶醉和小葵已經備好車馬來送他們,癲道人也來了。正要出發時,安婆婆追至,原來安幼輿並未告訴安婆婆。但最終,安婆婆還是被安幼輿的真情打動,放手讓他們走了……
眾人送別安幼輿和鍾素秋。花姑子故作冷淡卻難掩傷心。鍾素秋對陶醉依依不捨。癲道人為自己的愛徒放聲大哭。一路上,安幼輿雖奔波勞累,但照顧素秋心情愉悅。花姑子繞著彎子不肯迴轉,只為一路護送安幼輿。
途中遭遇大雨,馬車又被絆倒摔壞,花姑子暗中施法搭救他們。見馬車已無法再用,安幼輿帶著鍾素秋去破廟躲雨。鍾素秋受了風寒,身體虛弱。安幼輿將自己的衣服脫給鍾素秋取暖,鍾素秋感應到安幼輿的真情,不禁心中升起一股暖流。安幼輿去林中採集給鍾素秋治病的草藥,地形危險,花姑子在一旁施法保護著他。安幼輿卻只以為是鍾素秋福大命大,在暗中保護著他。小葵為花姑子不服氣,花姑子雖然傷心,卻毫無怨言。
鍾素秋在廟裡折起玉米皮小鳥打發時間。安幼輿回來發現,聯想到自己家裡的玉米皮小鳥和草編戒指,會錯了意,以為是鍾素秋暗中所為,不免驚喜,去為鍾素秋熬藥。花姑子見安幼輿和鍾素秋無路可去,就要帶著兩人回花家去,小葵阻止不成。三人回花家,果真惹來章嫗一陣嫌棄,章叟見安幼輿和鍾素秋兩人走投無路,鍾素秋又受了傷,於心不忍,便做主讓兩人留下。安幼輿感謝章叟的好心腸。
章嫗見花姑子為了照料安幼輿和鍾素秋兩人忙得疲憊不堪,很是心疼,卻更擔心花姑子屆時真情難收,軟硬兼施,一直對花姑子勸說,甚至不惜為了花姑子搬家。花姑子聞言只求章嫗不要這麼做。花姑子要去喂鍾素秋服藥,見安幼輿為鍾素秋擔心得食不下咽,痛苦掙扎。又聞安幼輿代替鍾素秋向花姑子道謝,更是心中百味雜陳。
花姑子陪安幼輿在山野間採集草藥,安幼輿發現花姑子一直望著自己,覺得奇怪,又在花姑子身上聞到一股熟悉的野薑花味道,更對花姑子產生莫名好奇。兩人不知不覺來到兩人曾經刻字定情的大樹下,花姑子擔心樹榦上兩人的名字會被安幼輿發現,好在大樹精機靈,將名字隱去,卻也同情今朝安幼輿忘了花姑子忘得真徹底。                                                                  
花姑子無奈。
鍾素秋卻在花宅被章嫗嫌得礙眼,鍾素秋識趣,就打算和安幼輿儘早離開。幸而得花姑子再三求情,章嫗不再堅持。鍾素秋感激花姑子的好心,卻也猜到花姑子心儀安幼輿,一味探問,只見花姑子羞紅臉,一味否認。鍾素秋鼓勵花姑子勇敢表白自己的心意。癲道人認為鍾素秋根本是禍水,慫恿安幼輿交出鍾素秋。安幼輿於情於理就是無法答應。花姑子說服癲道人讓安幼輿和鍾素秋留在花家,大家也好照應。熊雄和熊大成惱羞成怒,逼問鍾雲山將鍾素秋藏到哪裡去了,鍾雲山寧死不說,熊雄只得將鍾雲山逮捕入獄。兩人又想這妖里妖氣的事鐵定與安幼輿脫不了干係,竟也抓了安婆婆想誘出安幼輿。
       鍾雲山和安婆婆被綁在大街上,熊雄像下馬威又像好言相勸,要鍾雲山伏首認輸,對安幼輿和鍾素秋喊話,鍾雲山寧死不屈。安幼輿和鍾素秋更是及時出現,對著巡撫大人的轎子直喊冤枉。眾人驚。直到巡撫大人步出轎,混在人群中看熱鬧的水三娘驚訝地發現,怎麼章叟變成巡撫大人了?原來這就是陶醉的計謀。眾人藉巡撫大人官階比熊雄大,又是鍾素秋的母舅,趁亂將鍾雲山和安婆婆自熊雄手中救了下來。章叟更借著巡撫大人的威名,重責熊大成,為眾人大出了一口氣。無奈陶醉和癲道人發現水三娘瞧出了真相,忙要脅水三娘一個字都不可吐出。水三娘不置可否。鍾雲山心懷感慨地感謝眾人相救,特別感謝安幼輿,他擬做主讓鍾素秋嫁給安幼輿。當眾發表她其實心屬陶醉,眾人不禁一陣尷尬。鍾素秋追陶醉而去,然玉體違和,步履蹣跚,安幼輿擔心地跟著。鍾素秋告訴她,自己傷了他的心她很遺憾,但是該跟安幼輿在一起的應該是花姑子。一語驚醒夢中人。章嫗為斷了花姑子的念頭,決心搬家。花姑子哭求。沒想到另一邊,安幼輿興緻勃勃地提著禮物想來致歉。小葵預言,可能將有一場暴風雨要發生了。花姑子一家聽說安幼輿正在往花家的路上,花姑子忍心提議,用「天幕」遮住花家,不想讓安幼輿找到。然見到安幼輿著急的模樣,花姑子仍情不自禁地上前想見安幼輿。無奈天幕兩隔,花姑子傷心欲絕。
陶醉及時出現,告知安幼輿花家已舉家遷離的消息。安幼輿不放棄,誓言沿著小河繼續找怎麼樣也要找到花姑子。陶醉拽來癲道人,要他想辦法管管自己的徒弟。癲道人知道陶醉的苦心,只得連哄帶騙地帶走幼輿。
安幼輿納悶自己為什麼會找不到花姑子一家,難道是花姑子她們受到山中妖精所害。在癲道人的慫恿下,安幼輿決定向癲道人習道練武,為救花姑子,與妖精對抗。練功辛苦之餘,幼安輿無意間發現自己所練的招式,竟與玄真寶籙中記載的一模一樣。安幼輿瞥見一直被自己珍藏的玉米皮小鳥和草戒,安幼輿開始懷疑,它們的存在也許跟花姑子有關。花姑子想外出散散心,章嫗對小葵千交代萬交代,要她跟好花姑子。走在山路上,花姑子回想起過去跟安幼輿的一切,對小葵發泄心情。她再也忍受不住,她決心去找陶醉想服忘憂草。陶醉奉勸花姑子,不要想藉助忘憂草,要靠自己努力渡過難關。而他,會一直在她身邊陪著她。
花家廚房,花姑子心不在焉地作菜。一旁章叟見花姑子那鬱鬱寡歡的模樣,心疼,因此無法抗拒花姑子想托父親將草戒還給安幼輿的要求。章叟出,正好遇見上山采草菇的安幼輿。趁著安幼輿不注意,章叟偷偷將草戒放在安幼輿采草菇的籃子中。安幼輿發現草戒,總覺得似乎回憶起什麼,卻又什麼事都想不起來。沒想到章叟一不小心,行蹤引起安幼輿的注意,安幼輿施輕功一路追著,幸虧遇上癲道人,安幼輿放棄了追蹤,章叟逃過一劫。 正當化身老獐子的章叟慶幸自己跑得快時,沒想到卻遇上了正打算去找陶醉的熊雄父子。老獐子落入了熊大成的手中。陶醉聽到熊雄父子正打算拿獐子宴請他時,大驚,連忙趕赴,幸而及時救了章叟一命。章嫗和花姑子在家等章叟等得焦急,章嫗不禁因此懷疑起章叟的去向,逼問花姑子,幸虧章叟及時回家,花姑子和父親之間的秘密並未被章嫗發現。章叟將陶醉救了自己一命的事告訴花姑子,趁機想說服花姑子接受陶醉。花姑子仍感到為難。
花姑子感激陶醉救了父親一命,陶醉再說服花姑子,她一定得忘了安幼輿,否則前途堪慮。陶醉趁機邀約花姑子,月圓之夜,兩人共赴白頭山,忘卻一切煩惱。鍾素秋怪異鍾雲山最近食量突然增大,竟發現鍾雲山已和水三娘偷偷交往,鍾素秋對此極為納悶。沒想到水三娘竟然還想加害鍾素秋,趁著鍾素秋不注意,吸取她的元精。距離月圓之夜只剩七天,花姑子猶豫自己究竟該不該與陶醉共赴白頭山。
自從被水三娘吸取元精之後,鍾素秋經常夢囈不斷,身體愈發虛弱。巧燕忙找馬子才來診治,卻診治不出任何病因。馬子才建議找安幼輿來想辦法。癲道人跟蹤安幼輿來到了鍾府,驚覺妖氣衝天,闖入鍾府就想揪出妖來。他鬧得鍾府上下不可開交。最後癲道人認為妖氣自鍾素秋身上傳出,眾人聞言嗤之以鼻。癲道人見眾人固執將危害鍾素秋,只得找陶醉和花姑子幫忙。三人認為鍾素秋的病一定是蛇精水三娘的傑作,絕不能饒過水三娘。鍾雲山要水三娘救活鍾素秋,水三娘見到鍾雲山受制自己的模樣,大樂。
受到癲道人的言論蠱惑,安幼輿和馬子才整夜守在鍾素秋的房門口,想阻止妖精進來。沒想到卻見水三娘無聲無息地出現在鍾素秋床前,安幼輿大驚水三娘竟是妖精,但為了救鍾素秋,安幼輿強迫自己壯起膽子。安幼輿質問水三娘為什麼會出現在鍾府,水三娘搬出鍾雲山,安幼輿不信,卻見鍾雲山和水三娘站在同一陣線上。就當安幼輿將慘遭鍾雲山毒手之際,花姑子突然出現,代安幼輿受傷。花姑子為了安幼輿受了重傷,卻還要安幼輿去保護鍾素秋。及時救了兩人的癲道人和陶醉見到花姑子如此模樣,特別是陶醉,似乎也心碎了。無奈花姑子告訴陶醉和癲道人,水三娘和鍾雲山聯手,非同小可,花姑子要他們去支持安幼輿。為顧全大局,陶醉和癲道人離花姑子而去。 幼輿回到鍾素秋房,見鍾素秋的病況似乎漸漸平穩了下來,總算放下一顆心,沒想到卻見到癲道人來到鍾素秋的房間,他又擔憂起重傷的花姑子,深怕她有所不測。花姑子重傷,終於不支倒地。癲道人告陶醉,花姑子已肺腑俱碎,元丹渙散,沒救了。陶醉難過地想送花姑子回家。快馬加鞭,陶醉和癲道人送花姑子趕赴花家。安幼輿擔憂花姑子和癲道人、陶醉無消無息,他直覺以為花姑子必定出了什麼事情。可是他又舍不下鍾素秋。
花姑子被送回家,章叟、章嫗和小葵驚見奄奄一息的花姑子。章嫗更昏厥了過去。安婆婆見安幼輿又帶鍾素秋回來,不高興。安幼輿懇求安婆婆代為照顧鍾素秋,因為自己得上花家去找花姑子。
花家眾人商討一定有辦法救回花姑子,未果,然癲道人似乎想起什麼可以救花姑子的方法,卻想不明白。眾人急。小葵告,安幼輿正急匆匆地朝花家來。章叟和章嫗又為了該不該讓安幼輿見花姑子的事爭吵。陶醉力排眾議,大家不用麻煩了,就由他去趕走安幼輿。

      陶醉阻止安幼輿入花家,安幼輿執意要進, 
陶醉只好舉劍威脅,  安幼輿無懼,直挺挺地向前,陶醉的劍尖竟刺入了安幼輿的胸膛。兩人對峙。幸虧癲道人及時出現救了安幼輿。然而安幼輿卻無意間從癲道人的話中,得知花姑子傷重不治的消息。安幼輿更急著要入花家探視花姑子,但陶醉仍不放鬆。就在兩人爭執不休的時候,癲道人說就快要想到救花姑子的方法了,要兩人別吵,讓他安靜安靜。終於,癲道人想起玄真寶籙可以救花姑子的方法。也終於,在安幼輿的懇求之下,安幼輿見到了昏迷的花姑子。安幼輿終於了解到花姑子是他心之所系的人。眾人還未研究出到底如何用玄真寶籙救花姑子的辦法,卻驚見花姑子元氣渙散,手掌變透明的了。眾人努力護住花姑子的心脈,由安幼輿去研究玄真寶籙其中的奧秘。為了保護花姑子,安幼輿和花家一家人努力與熊大成他們對抗。安幼輿驚見自己的武功竟然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原來是章叟章嫗的鼎力相助。安幼輿從玄真寶籙中猜測到一處名為「仙霧洞」的地方可以救活花姑子,眾人半信半疑,卻仍賭上命運,送花姑子到仙霧洞。好不容易安幼輿一行人來到了仙霧洞。眾人胡猜亂撞后,將花姑子送入洞中的一間密室中。花姑子進入仙霧洞中,病況卻不見好轉,反而愈來愈嚴重。眾人因此又開始懷疑開始猜測,安幼輿也不斷翻找著玄真寶籙,然寶籙里到處缺字,看得安幼輿是更加心慌。安幼輿一氣之下,甩開了寶籙,連帶神筆也一併甩出去,沒想到,神筆徑自凌空不墬,並開始在寶籙上,自動地書寫起來。神筆將寶籙的缺字都補起來了。安幼輿從完整無缺的寶籙中發現要救花姑子,必須將花姑子封在仙霧洞中,七天後還必須找到太極金環來開啟洞門。眾人決定,章叟、章嫗和小葵留在洞外守著花姑子,由安幼輿、陶醉和癲道人去找太極金環。
  癲道人憑直覺帶著安幼輿、陶醉三人來到了玄真派總壇,心想在這裡應該可以找到太極金環,然一無所獲。癲道人三人到玄真派總壇尋太極金環未果,反而又刺激癲道人的瘋病複發。為救花姑子,陶醉決定強迫癲道人他不敢面對的地方和事情,他硬生生地將癲道人一個人扔在癲道人不敢進去的玄真派大殿里。
安幼輿認為陶醉不近人情,兩人為了癲道人,為了花姑子爭吵了起來。夜間山路旁,安幼輿正沉睡著,突然水三娘從旁出現,安幼輿驚醒,水三娘要安幼輿供出花姑子的下落,安幼輿死也不肯。陶醉及時出手相救。安幼輿想跟陶醉盡釋前嫌,陶醉大方地表示,現在更應該在意的是趕緊找到太極金環好救花姑子。陶醉問安幼輿,有沒有其它關於玄真派的線索。安幼輿想到一個。
小葵偷偷潛回花家,發現鍾雲山和鍾素秋住進了花家,正納悶,見到馬子才也來,便要馬子才代為打探實情。兩人與鍾素秋見面,小葵納悶鍾素秋不是知道鍾雲山已和水三娘勾結,為什麼還跟鍾雲山在一起。鍾素秋則將鍾雲山被水三娘迷昏的說法解釋給小葵她們聽。水三娘發現,告訴鍾雲山,鍾雲山則打著要讓小葵她們帶著他去找花姑子的如意算盤。小葵不疑有他,將花姑子在仙霧洞的事全盤托出。安幼輿領著陶醉來到了先前曾跌落的天機子之墓,果然發現癲道人正跪在墓前。癲道人責兩人不應該跟蹤他應該去找太極金環,安幼輿大膽預測,太極金環應該也像玄真寶籙一樣,就被藏在這裡。果然不出安幼輿所料,三人在這裡找到了太極金環。三人忙趕路想將太極金環及時送到仙霧洞。馬子才到安家探視安婆婆,無意間透露出鍾素秋將帶鍾雲山去找花姑子和安幼輿。大家等候安幼輿用太極金環把洞門打開。就當洞門開眾人要入洞內時,安婆婆突然出現,要大家別讓鍾雲山進洞里去。
身著道袍的安婆婆,竟然當眾揭露了一個隱藏二十年的秘密。原來癲道人是二十年前的燕天翔,鍾雲山竟是二十年前的金天山,兩個人是當年玄真派的孽徒。鍾雲山見情況不對,連忙摘下太極金環,遁逃。安婆婆告訴眾人二十年前的故事,原來安婆婆是玄真派掌門人天機子的夫人,也是安幼輿的親姑姑。安幼輿之父安天平是被燕天翔和金天山兩人殺害的。幼輿聞言,立誓要殺了燕天翔和金天山為父母報仇。沒想到癲道人卻跑來了鍾府,想要拜鍾雲山為師。水三娘和大成,卻見癲道人瘋得厲害,便相信癲道人的確喪失了原來的心性。安幼輿、陶醉率花家眾人來到鍾府,不懼府外重兵戒護,闖入。水三娘和熊大成率兵對抗,雙方廝殺。鍾雲山突然現身安幼輿和陶醉面前,安幼輿和陶醉見狀,咬牙切齒,竭盡所有氣力攻擊鐘雲山。鍾雲山寡不敵眾,只好喚出他的徒弟出來應戰。安幼輿和陶醉見癲道人出現,一時看傻了眼。只見癲道人六親不認,直朝安幼輿、陶醉攻擊而來。安幼輿、陶醉不敵,撤退。同一時間,章叟等人也不敵水三娘和熊大成敗退。
花家眾人對癲道人的陣前倒戈耿耿於懷,安幼輿誓言不管癲道人是真瘋還是假瘋,他都一定要拿回玄真三寶。陶醉要他慎謀而後動。
水三娘用熏香將鍾素秋弄醒,鍾素秋見自己竟然被送回家來,又見到父親鍾雲山,內心又氣惱又傷心,五位雜陳。鍾素秋責怪父親,既然要表明自己的心地並不壞,為什麼不將玄真三寶還給安幼輿好讓他們去救治花姑子。鍾雲山一氣之下,命令鍾素秋下嫁熊大成。
熊雄聽聞熊大成高高興興地報知鍾雲山答應鐘素秋嫁給熊大成,交換條件是絕不從鍾府撤兵,大驚失色。便將陶醉出言威脅熊大成生命一事,坦然告知,熊大成不以為意。安幼輿見陶醉苦惱於熊雄父子親情與救花姑子兩件事中,懷疑,問陶醉為什麼在意熊雄。陶醉不語。受父親之命,眼看就得嫁給熊大成的鐘素秋,心情凄然,無視巧燕的噓寒問暖,又再度尋死,幸而得癲道人實時所救。癲道人搶下鍾素秋手中的利剪,似瘋非瘋地告訴她可以不用嫁給熊大成的方法。鍾素秋愕然。大喜之日當天,癲道人慫恿鍾素秋去張羅父親更換新衣。趁隙,癲道人暗示鍾素秋偷偷換掉鍾雲山貼身所藏的玄真三寶,鍾素秋忐忑不安地照作。癲道人見大事已成,便要悄悄帶著鍾素秋離開鍾府。水三娘踉蹌地闖入鍾雲山房,告知他癲道人帶著鍾素秋逃跑的消息。鍾雲山氣急敗壞地追出。鍾雲山追上癲道人和鍾素秋,癲道人為了保護鍾素秋,竟失神遭到鍾雲山的攻擊。幸而陶醉和安幼輿等眾人及時出現,擊退了鍾雲山,從癲道人手裡拿回玄真三寶,然安幼輿仍對癲道人存有誤會,令癲道人心裡感到難受。
安幼輿等人用金環打開了仙霧洞門,見到仍舊痛苦異常的花姑子,大驚,紛紛質問安幼輿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安幼輿氣極,一把甩出了神筆和金環。沒想到神跡出現,神筆金環相結合繪出一道金符,融入花姑子的身體中。花姑子緩緩蘇醒,眾人大樂。
花姑子歷劫歸來,大病初癒,章嫗興緻勃勃地幫花姑子張羅吃喝,見花姑子身體好轉,雖欣慰,卻也更多的擔心。花姑子拿父母一點辦法也沒有。花姑子在院中見到陶醉,對陶醉滿腹的感激和愧對。然陶醉也表明自己身為花姑子大哥不願勉強花姑子接受自己心意,令花姑子更為感激和認同。然陶醉見到花姑子看見安幼輿那副戀戀不捨的模樣,還是真摯地勸告她,千萬不要做傻事。安幼輿獨自一個人坐在小橋邊望著手中的玉米皮小鳥和草戒發楞,見花姑子來,忙將手中東西藏起。然安幼輿還是忍不住地將小鳥和草戒示出,問花姑子知不知道這些東西從何而來。花姑子只得承認這些是以前她送給安幼輿的,安幼輿追問為什麼?花姑子支吾著。恰於此時小葵緊急來報,鍾素秋在山裡迷路了!花姑子尋到了鍾素秋。面對花姑子鍾素秋感到自慚形穢,然花姑子真情相待,令鍾素秋感動。安幼輿忙問鍾素秋癲道人的下落,鍾素秋搖頭不知。花姑子決定和安幼輿、陶醉尋找癲道人。安幼輿想到癲道人可能出現的地方,果不其然,在安天平的墳前發現了他。安幼輿見到癲道人,聽到癲道人承認自己就是殺了安天平的兇手,氣極,當場就想殺了他,然而還是下不了手。癲道人便表示,他想在他師娘,也就是安婆婆的面前,把二十年前的那件事交代清楚。
二十年前,玄真派掌門人天機子宣布在燕天翔、金天山和安天平三名大弟子中,傳掌門人位給排行最小的安天平,引來金天山的嫉妒和殺機,進而慫恿大師兄燕天翔一起偷取神筆和寶籙,沒想到事迹敗露,加上金天山的嫁禍,於是演變成眾所傳言的燕天翔殺害同門師弟安天平。安幼輿聞言,知道自己錯怪了癲道人,與癲道人盡釋前嫌,並立誓要與癲道人一起找鍾雲山報仇。
花姑子眾人出,驚見鍾素秋涕淚縱橫地跪在花家廳門前,原來花姑子他們要去挑戰鍾雲山的事全被鍾素秋聽見了。鍾素秋懇求眾人能留給她一個機會由她去勸服父親鍾雲山,眾人好說歹說,還是拗不過鍾素秋的決心。鍾素秋在陶醉的陪伴下回到了鍾府。鍾素秋表示要見鍾雲山,水三娘回復說這鐘雲山不是她想見就能見得到的,必須由她帶路,鍾素秋納悶,只好隨水三娘去。兩人來到鍾府院中的那株大樹下,鍾素秋怪異父親跟這株大樹會有何關係,等到她見到鍾雲山自大樹幻化而出,鍾素秋又氣又恨,見自己無法說服鍾雲山,只得向鍾雲山磕三個響頭,拜別父親,絕然而去。花姑子見素秋黯然神傷地回到花家,明白了一切。她安慰素秋得想開些。就在花姑子眾人準備前往鍾府的山路,眾人受到鍾雲山、水三娘的埋伏襲擊,熊雄因此受到重傷。然鍾雲山和水三娘仍寡不敵眾,鍾雲山和水三娘逃逸。陶醉見熊雄傷重,一時情不自禁,竟說出了隱藏多年的秘密——他是熊雄的親生兒子。眾人驚訝,熊雄更是自慚形穢,竟在斷氣之前使計親手殺害了自己的妻子,以慰陶醉。
      而水三娘因為貪婪修鍊成人之道,對重傷的鐘雲山苦苦相逼,終於逼使鍾雲山動了殺機。水三娘慘遭鍾雲山毒手,自食惡果。眾人見鍾雲山吸收了水三娘的功力,害怕鍾雲山更為難以應付,然邪不勝正,在花姑子眾人的群策努力下,鍾雲山惡有惡報,粉身碎骨。陶醉跪在熊雄墳前追憶懺悔,鍾素秋默默在他身後出現。陶醉告知自己隱瞞已久自己為何不能接受鍾素秋感情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是竹妖的緣故。鍾素秋表示,自己喜歡陶醉,不會在乎陶醉是人是妖。陶醉以不能違背天理堅拒,離鍾素秋而去。鍾素秋凄然。
章叟、章嫗見花姑子和安幼輿又是難捨難分,警覺,只得找癲道人想辦法。花姑子理解父母的苦心,只得敷衍安幼輿。然花姑子不禁懊悔父母不願成全自己和安幼輿,而安幼輿也在責怪癲道人,明知徒弟他喜歡花姑子,卻不願表態支持。兩人爭取反抗無效,花姑子和安幼輿只能依依不捨地分開。花姑子和安幼輿兩人分開后,兩人都魂不守舍,心神失了一半。安婆婆見安幼輿這副模樣,極不忍心,想要代安幼輿到花家說情,想讓花家兩老接受安幼輿。癲道人大叫表示這萬萬不可,只得將花姑子一家皆為獐妖的實情和盤托出。安婆婆大驚。
      而安幼輿,拗不過自己對花姑子的思念,徑自跑到花家來找花姑子。他拿著玉米皮小鳥和草環戒指質問花姑子,當初為什麼要送他這些東西?花姑子不禁告知實情,安幼輿心有戚戚焉,表示要娶花姑子為妻。安幼輿向章叟、章嫗表明自己要娶花姑子的心意。章叟、章嫗百般推卻,無奈只得將他們一家都是獐妖的實情,告知安幼輿。並告訴安幼輿,如果他執意要和身為妖精的花姑子在一起,他自己將會只剩下半年的性命。安幼輿雖然對實情感到驚訝,卻無改他對花姑子的真心。
花姑子想求章叟去幫忙說服章嫗接受安幼輿,章叟不願讓花姑子愈陷愈深,不肯。只有陶醉願意告訴花姑子她和安幼輿能在一起的方法,那就是玄真寶籙。花姑子存疑。同時間,安幼輿也苦苦哀求安婆婆成全二人,安婆婆則以孝道相逼,不願讓安幼輿與花姑子在一起,自尋死路。癲道人突然憶起玄真寶籙中,似乎記載有使妖精成人的方法。安幼輿興奮。安幼輿急匆匆地翻閱玄真寶籙,沒想到卻發現,妖精透過此法修鍊成人以後,會只剩下一年的壽命。安幼輿悵然。
花姑子一家在陶醉的說服下,興緻昂然地來到安家來找安幼輿。安幼輿為了不讓花姑子為了成人犧牲自己,只得狠心澆花家眾人冷水,謊言說玄真寶籙內並無章叟章嫗他們所聽說的,記載有妖精修鍊成人的方法。章叟等人不信,安幼輿還想隱瞞,安婆婆和癲道人卻將實情娓娓道來。花家眾人大驚。花姑子和安幼輿兩人為了該取捨半年和一年的共同生活起爭執,兩人皆對要對方犧牲一事不忍心,皆想要說服對方。雙方不歡而散。兩人分開了之後,安幼輿,鬱鬱寡歡;花姑子,痛定思痛,最後還是為了與幼輿過「人」的生活,決定接受玄真寶籙的方法,修鍊成人,即使只有短短的一年。
花姑子去求陶醉,希望陶醉能化解先前安幼輿服下的忘憂草的藥效。陶醉了解花姑子是為了想說服安幼輿,同意她修鍊玄真寶籙妖精變成人的方法,嚴辭拒絕。花姑子不斷地懇求,陶醉痛苦掙扎。好不容易,花姑子說服了陶醉,卻又面臨安幼輿不願被解除忘憂草藥效的困境。因為安幼輿擔心,一旦自己被解除忘憂草的藥效,完全憶起過去和花姑子的點點滴滴,勢必會與花姑子難捨難分,而要求花姑子犧牲自己。

     安婆婆和章叟、章嫗受了花姑子對安幼輿的真情所感動,想成全兩人,進而替花姑子懇求安幼輿解除忘憂草的藥效。安幼輿無法推拒,只得將解藥服下。終於,過去與花姑子的一切,安幼輿一件一件地回想了起來。經過安幼輿的設法,花姑子終於變成實實在在的人。                  
兩人過了一段恩愛甜蜜的日子。一日,花姑子正在安家院中晒衣裳,突然一陣作嘔,引來癲道人的擔心。安幼輿切脈診斷,欣喜地發現,花姑子有了兩人的孩子!可是幼輿卻也想起,等到孩子出世時,也就是兩人分別之日……花姑子要安幼輿別說出口。

     陶醉不忍見到花姑子最後的悲劇,他想要飄然遠去,卻被鍾素秋阻攔,鍾素秋表白說,即使只能與陶醉作半年夫妻,她也甘願!就在兩人依依不捨,陶醉也不忍拒絕的同時,花姑子出現;她懇求鍾素秋別跟陶醉離去,因為在她死後,需要有人來照顧安幼輿和她們孩子,而鍾素秋,是她唯一信賴的人選。而面對陶醉,花姑子則有萬分的歉疚。她誠摯地告訴小葵,希望她將來能代替她陪著陶醉,並給小葵忠告,愛一個人,就要讓他知道。小葵應允。

     花姑子趁人不注意,在一個夜裡,輕輕巧巧地跟著章叟、章嫗,離開了安家,沒有人知道花姑子到了哪裡。六個月後,鍾素秋依和花姑子的約定和安幼輿生活在一起,照顧安幼輿。六個月來,安幼輿仍舊失魂落魄,所幸有鍾素秋對他細心照料著。一個陌生的老太太抱著一名小嬰孩來找安幼輿,說這是花姑子委託她送過來的。安幼輿驚喜。羿史氏說:人不同於禽獸的地方很少,這不是定論。蒙受他人的恩惠,結草銜環相報已至於終身,與禽獸相比,會讓人感到慚愧的。至於花姑子開始寄聰慧於嬌憨之中,最後托深情於淡漠之間,由此可知嬌憨是聰慧的極端,冷漠視感情的頂點。這就是仙人吧!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