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股票作手回憶錄》

標籤: 暫無標籤

本書是美國投資領域的經典著作,作者是一位華爾街傳奇人物,本書詳細講解了他所身體力行的交易技巧和方法。本書具有完全不同於理論書籍的獨特價值。

1 《股票作手回憶錄》 -圖書簡介

《股票作手回憶錄》《股票作手回憶錄》

《股票作手回憶錄》描述了有史以來最出色的股票投資人——傑西·利弗莫爾(Jesse Livermore)波瀾起伏的精彩投資生涯。書中的那些真知灼見對投資人深具啟發,影響了數代的投資人,一代又一代的讀者發現從書中的受益要比從市場和有多年經驗的投資者們教給的東西要多很多。即使在八十多年後的今天依然適用,使得本書成為歷史上首屈一指的投資經典名著。如果你在任何投資項目中曾經花數個周末和夜晚絞盡腦汁揣測買、賣或者持倉你會很高興讀到本書——一本對於今天和它在1923年出版時一樣充滿借鑒意義的書。

2 《股票作手回憶錄》 -編輯推薦

《股票作手回憶錄》《股票作手回憶錄》

本書記述的是20世紀初最顯赫的股票與期貨投資者——利維摩爾生平事迹的經典作品。本書的中文版在上個世紀末曾經出版過;這次出版的譯本,其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全面展示了80餘年前這本書在美國《周六晚間郵報》上進行系列連載時的原貌,並配以當時的插圖,真實地復原了當時的歷史。值得指出的是,數十年來,一代又一代證券投資人,均通過閱讀本書,從中學習金融操作所應秉持的態度、反應和感受。

從鏗鏘的歷史中,尋找經典;從凝血的經典中,檢索未來的通途!

「華安基金·世界資典譯叢」立意在紛繁的往昔中,披沙拾金,以最鮮活的語言,再現真實的歷史場景,從而使讀者沉浸其中,體悟市場的風雲變幻、血雨腥風。
「兵者,詭道也。」市場亦然。
「上兵伐謀。」

無疑,本套叢書有助於讀者拔開過往的雲煙,從中發現惠助當下的智慧與謀略。

3 《股票作手回憶錄》 -內容簡介

《股票作手回憶錄》《股票作手回憶錄》

《股票作手回憶錄》是一部有關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證券投機商之一——傑西·利維摩爾——的傳記小說。書中字裡行間透出的見解堪稱永恆,不僅激勵了無數代投資人,並且也使其成為了有史以來一流的投資經典。

著名投資家肯尼斯·L.費希爾認為:「歷經20年的歲月滄桑,《股票作手回憶錄》仍是我一生最鍾愛的圖書之一。」而傑克·施瓦格的評價同樣值得我們關註:「在對當代最傑出的30位證券交易員的採訪中,我向他們提出了同樣一個問題——哪一本書對其最有啟發?迄今為止,獨佔這榜單首位的,仍然是70多年前出版的偉大著作—— 《股票作手回憶錄》 !」

儘管大多數現代投資人和交易商熟悉此經典,但是很多人卻不知《股票作手回憶錄》首先是在20世紀20年代以一系列帶有插圖的文章刊載在《周六晚間郵報》上的。儘管本書的中文版在上個世紀末曾經出版過;但這次出版的譯本,其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原汁原味地全面展示了本書在美國《周六晚間郵報》上進行系列連載時的原貌,並配以當時的圖片,真實地復原了歷史中的那一個時代。

數十年來,一代又一代證券投資人,均通過閱讀本書,從中學習金融操作所應秉持的態度、反應和感受。
價值恆久遠,經典水流傳!

4 《股票作手回憶錄》 -媒體評論

近年來,中國證券市場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制度化建設不斷推進,市場規範化程度越來越高。

股權分置改革,更使中國證券市場實現了一次基礎性的變革。與此同時,中國證券市場的機構投資人比例也在不斷提升,各類機構投資人迭次出現,市場投資主體的構成日益豐富。在這樣的投資大背景下,無論是專業的機構投資人,還是剛剛涉入市場的投資新手,均有學習和提高自己的必要,因為在每一個投資決策的十字路口,我們都需要智慧和勇氣來做出正確的判斷與抉擇。

本套叢書中的十本作品所講述的思想、方法、經驗和教訓,值得當今投資者學習和汲取。本套叢書自出版以來,短時期內均得以重印,有的還重印了3次、4次,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5 《股票作手回憶錄》 -作者簡介

作者埃德溫·勒費弗(Edwin Lefèvre)在1922年以拉瑞·利文斯頓之名描寫傑西·利弗莫爾股市生涯的大起大落,連載於《星期六晚間郵報》。埃德溫·勒費弗主修礦業工程,19歲時卻成為一名記者,在這部小說發表后,聲名大噪,成為知名的財經作者。

6 《股票作手回憶錄》 -相關書摘

《股票作手回憶錄》《股票作手回憶錄》

勞倫斯·利文斯頓掀起的風波

可能那個客戶記得弗雷德的這個習慣,因此他堅持問道:「你聽到了些什麼?」 

「什麼也沒聽到,」弗雷德答道。他皺起了眉頭。弗雷德拿公司的錢,其責任就是要打破僵局,於是他繼續說道:「你聽到的越少越好。不管怎樣,都是一些有關下跌的謊言。如果你堅持想聽,聽到的無非只是災難。」他稍作停頓,然後緩慢地令人難忘地說道:「我是田野里的一頭牛。你無法讓我相信,一夜之間,農場里的土地已經變得荒蕪,泉水已經乾涸,太陽已經罷工。無論我怎麼看,我都看不到莊稼有任何變化,或鋼鐵交易有什麼變化,或……」

「此次崩盤一定有原因!」那個客戶禁不住打斷了他的話。

「原因?」弗雷德輕蔑地重複道。但是,那個客戶臉上的表情促使他很快地補充道:「我會跟詹姆遜聯繫,看看他們那邊怎麼說。」隨後,他便離去了。

其他的一些客戶無動於衷地聽著他們之間的對話。他們已經無藥可救了。只有奇迹的出現,才能使他們復活,而他們不斷地祈禱著奇迹的出現,已經把自己搞得筋疲力盡了。

職員弗雷德又回來了。 「當然嘍!」他一進門便嚷嚷道,「我知道是這樣!我早說過了!」

客戶們不滿地看著他走到最佳的演講位置——瘋狂的股票行情收報機旁。就算他真的知道或說過些什麼,他們也都沒聽見。正是這樣,他們在崩盤前才沒有拋出手頭的股票,這全是弗雷德的責任。

「勞倫斯·利文斯頓在襲擊市場!」他得意地叫道。

我一下子變得很輕鬆,又充滿了活力和熱情,生活在向我微笑,哪怕在華爾街都一樣。我笑了起來,由衷地感到快樂。

弗雷德突然轉身,皺著眉頭。但一想起我是老闆的朋友,一位潛在的客戶,他的眉頭就舒展開了。但是,他還是忍不住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客戶們也都瞪著我,那天交易室里還是頭一回傳出笑聲。

我的一位性格溫和、業務老到的朋友轉過身,親切地問我:「什麼事觸動你了?」

「消失的過去!」我愉快地回答道。

客戶們禮貌地把頭轉了過去,只有一個人在笑,而他在經紀人那兒早已欠了一屁股債。 「這回形勢跟往常不同,沒那麼明朗,我想我可能是老了,無法與你苟同。」我朋友說道。

「不,那是因為我每次一聽到弗雷德的演說,就會變得年輕。」我寬慰他。

我朋友出於職業的原因,涉及他的客戶利益時,通常顯得比較保守。他感覺到別人在紛紛議論我,對我的觀點表示不滿,因為我總是認為,沒有人在股市裡會一直贏。為了防止別人聽到我的話,他很明智地先發制人,朝我親切地笑笑,說道:「跟我來,小傢伙!」

我來到他的私人辦公室,把隔音門關上。他示意我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我坐下了,他看上去一副想討好我的樣子。

「儘管你讓客戶過久地相信上漲行情,可我並不想因此責怪你。」我向他保證。 「不,但我猜你打算講幾句有關華爾街專業人士愚蠢之類的話。我這兒沒有為你準備演講台,而我聽羅伯特·查姆伯爾斯(Robert W.Chambers)說,他們在你那地窖般的俱樂部里為你提供了演講台,但是我會阻止你這麼做。你為什麼笑?」

「當我聽到你那個年輕的弗雷德如此肯定地宣稱,股價暴跌是由於勞倫斯·利文斯頓的摜壓襲擊引起的,我不禁感到,我又回到了19世紀晚期或20世紀初的華爾街,當時我正在為一份午報的華爾街欄目撰稿。當然,他這麼做,主要是為了不讓客戶有太多的想法,這是他的工作嘛!」

「但是,利文斯頓當時沒在操作呀,」我朋友抗議道,他不但是一個就事論事的人,同時還是紐約證交所最得力的主管之一。

「他一直都在華爾街。」我說道。

他顯得如此困惑,繼而又如此不安,我趕緊向他解釋: 「他不是一個股票操盤手,他只是被當作一個行情借口而已,只是他的名字稍微有些變化。過去是詹姆斯·基涅,在他之前是查爾斯·沃利士歐福爾,更早的時候是丹尼爾·德魯。你們這些經紀人早就發現一般的跟風者——也就是你們普通的客戶——需要的不是理由而是借口——他們交易行為的借口,在他人遊戲中盲目跟風的借口,股市在不恰當的時候不可避免地出現不良行為的借口,以及為他自己和經紀人的低能找借口。只要不是真相,任何一個借口都可以用來解釋大伙兒都心知肚明的情況——而情況恰恰是有時客戶真的是一頭蠢驢。他賠了錢,卻還得付你傭金。所以,當上漲行情一到頭,利潤賺不到手,受託的經紀人就不得不為自己開脫,聲明自己與股市暴跌無關。

「嗨!」我朋友突然插話,「你知道想讓你客戶回去,這麼勸說肯定是無濟於事的。你還是少費口舌,讓那頭老騾子來把他們攆走。」

「對此我沒啥意見,」我說道,「但是,為了證明牛市已經到頭,你們每次在自然暴跌來臨的時候,總是騙大眾說,某個大操盤手正在放空股票,這種慣用的伎倆我很反對。當弗雷德說利文斯頓正在打壓市場的時候,我忍不住笑了,你對此是不是很納悶?」

「什麼使得你如此確信利文斯頓沒在打壓市場?」我朋友用既禮貌又生硬的口氣問道。一本正經的人在反駁他們的朋友,使他們無言以對時,通常也是這麼問的。口氣冷冰冰的。

但是,我感激地朝他笑笑,回答道:「是常識讓我這麼想的。現在正處於熊市,而市場上有太多的低能兒還想著做多頭。這次崩盤來得太劇烈、太慘痛,那些盈利幾乎化為烏有的人不可能再高興得起來。然而,這麼做是合理的,也就是說,是合乎邏輯的。在這種時候,純粹懷疑利文斯頓大量放空股票,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惡意的侮辱。你提起他來,就好像他過去是一個場內交易員,專門尋求止損的法則。你究竟為何不把真相告訴客戶?」

「你認識利文斯頓嗎?」我可憐的朋友問道。

我想,如果我說我不認識利文斯頓的話,他就會感到無比欣慰,我也樂意這麼做。於是,我說道:「我不認識。」

果不出我所料,他笑了!

「我想也是!」他說,「你可能認為,自從你15年前離開華爾街以來,一切都沒變,但是我卻知道一切都已改變。」

「且慢,老兄,其實我每年都寫一篇文章來證明華爾街沒有改變,」我抗議道,「我已經連續寫了好幾年了。」

「是,是,我知道。每次看完,我都想笑。」他肯定在嘲笑我的文章。

「有不對勁的地方嗎?」我問他,毫無半點挑釁之意。

「原則性的錯誤。你挑出來寫的都是一些本身不會發生變化的東西……」

「我寫的是股票經紀人,他們的客戶,全國各地所有投機商的心理活動,他們的投機理念,證券交易所主管們令人吃驚的短淺的目光,以及這樣一個事實:擊不垮的股票投機遊戲仍舊像從前一樣,無法被擊垮。股票經紀人所依賴的客戶如今把鬍子剃得乾乾淨淨,回想六年前,他們都留了一小綹鬍鬚。但是,他們到華爾街乾的還是一樣的差事,賠了錢,隨後灰溜溜地離去,跟過去一樣。如果拿你當一個典型的例子來看,我敢說,股票經紀人也一點沒變。對此你有什麼要說的?」

「我想說的就是:我知道利文斯頓在打壓市場。」

「你怎麼知道的?」

「我當然知道啦!」他自作聰明地笑起來——全然把我當作一個客戶。

「你是他主要的經紀人之一嗎?」

「不,但是他的經紀人一直都是些大操盤手。」

上一篇[X53XE45BR-SL]    下一篇 [X53XE35BY-S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