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臨歧》是八十年代香港電台為了青少年邊緣教育製作的系列電視單元劇,題如其名「面臨歧途」,講述的是青少年在社會是非黑白面前所作出的自我抉擇。

1 《臨歧》 -簡介

《臨歧》《臨歧》

 劉德華,周星馳,梁朝偉,三位影帝,三種味道,今日影壇各領風騷,當年竟曾走在一途,為無邪,無悔,無添加的青春烙下記號。 《臨歧》是條時光隧道,讓我們回到他們嶄露頭角的80年代,看他們揣摩少年的複雜心理,演繹混沌的成長故事,別處難得一見!

《決》(23分鐘)——劉德華  「我想做好人!」這個題材,原來早在《無間道》面世前20年,便由劉德華親自演繹過?年幼時的馬騮(劉德華飾)與好友朱女(劉一君飾)當童工,因被剋扣工錢而到地盤搗亂泄忿,豈料不慎引起火災。此事之後,馬騮決定改過自身,可惜朱女仍然不知悔改,兩人從此踏上黑白兩途,重遇之時竟已……

《零用錢》(23分鐘) ——周星馳  沉淪毒海的蒼鬱學生哥,竟是喜劇之王周星馳?一個字,絕!缺乏家庭溫暖的富家子阿邦(周星馳飾),得悉同學阿健(林俊賢飾)渴望擁有電腦,便豪爽地將自己的廉讓給他,然後用得來的錢來買毒品!周星馳早期少演劇集,參與的港台製作更只此一集,絕對罕有!

《歧途》(23分鐘)——梁朝偉  孝順的高中生阿文(梁朝偉飾),正為患病的母親和學業操心,一次與同學到球場打籃球,遇上飛仔多番出言挑釁,阿文的同學沉不住氣,結果兩班人互相毆鬥釀成命案,警方於是四齣尋凶……看阿文於「逃」與「不逃」中掙扎,仿如看到困在無間地獄的陳永仁。

2 《臨歧》 -影評

《臨歧》《臨歧》

 看這四個故事的時候,無時無刻不為二十五年前的氛圍嘆息,曾幾何時,身在浦江的我們,一如香江那頭的他們一樣,一家圍坐在方寸之地里日復一日過活,青春年少的記憶,也是如此抉擇不定。

香港電台的《臨歧》系列片,可以看做與廉署的《icac》或者《廉政先鋒》等片同類的社會教化。與《廉政先鋒》不同的是,《臨歧》講的是少年的路,從《女人三十三》里張國榮愛上比自己大上十數歲的離異教師鄭佩佩,到《決》中劉德華面臨一生好友沉溺毒品而墮落的掙扎,甚至是《歧途》里最後放開自己的心門,走上自首道路的過失殺人的梁朝偉,無不透露出青春獨有而凄厲的殘酷。

《臨歧》臨歧

 毒品,戀愛,友情,抉擇,每一步路都走得如此觸目驚心,誠然,商台當年做這個系列,當然不是為了電影票房,而二十五年後藉由洲立重出影碟,卻是因為這班昔日青蔥的主演如今個個都已經成為香港電影的台柱頂梁,商業效應一片大好。(有理由相信《臨歧》系列當年不止拍了四部,而如今梁劉周(星馳)張的作品修復高調問世)這樣的悖論,恰恰成就了我們這些旁觀者茶餘飯後的偶爾嚴肅。

青春從來都是充滿了各種抉擇,沒有人可以代替自己做決定。《臨歧》給出了四種道路,除了《女人三十三》的開放式結局,其他三部都以吞下自種的後果告終,他們在路上印下了各自不同的足印,而殊途同歸。二十五年後的我們,生存的環境已然與《臨歧》中的八十年代初唱著《半斤八兩》升騰起躍中的新舊交替的香港不可同日而語,面對的抉擇卻一點都不亞於前輩,只不過香港換成了上海,梁朝偉變成了我們自己,過失殺人或者毒品深淵普遍地淡化成對前途的迷茫。真正面臨岔路的的時候,又有什麼分別呢?也許還是有所分別的,《臨歧》里的少年,分不清是非黑白,而臨歧的我們,是根本沒有是非黑白的選項讓我們選。

說教性如此濃厚的片子,因為影帝效應而得以重出已經不那麼重要了,看看他們的少年,想想自己該走的路,也就差不多忘記它們算了。


上一篇[竦峙]    下一篇 [商務簽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