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致命對抗》

標籤: 暫無標籤

《致命對抗》是克里斯多福•諾蘭導演的驚悚電影。《致命對抗》翻拍的是1997年根據作家尼克雷•弗羅賓尼斯的劇本創作的同名挪威電 影。片名源自近北極圈地域的「白夜」現象,這是一天24小時都沒有黑夜的季節,讓人無法入眠。


1 《致命對抗》 -故事梗概

《致命對抗》《致命對抗》
威爾·多莫是一個老練的洛杉磯警察局探員。他受命與搭檔哈普到一個偏遠的阿拉斯加小鎮,去調查一個錯綜複雜的17歲少女被謀殺案。這是個地理環境很特殊的地區。這裡永遠是白晝,太陽永遠不落,沒有黑夜。在那陽光閃耀的極晝世界里,多默和哈普漸漸鎖定了主要嫌疑人——隱居的小說家沃爾特·芬奇。他們跟蹤芬奇來到了礁石林立、霧氣瀰漫的海灘,而芬奇卻突然消失在了迷霧中。

正當芬奇逃離多莫的視線時,一聲槍響,哈普到在了血泊中。由於霧氣阻隔,視野不佳,多莫開槍誤殺了自己的同伴。懷著對哈普遇害的內疚以及對案件的責任感,多莫被迫加入了與老謀深算的芬奇之間的貓捉老鼠的心理遊戲中。隨著案情的深入,多莫不得不和一個當地女警察艾莉·伯爾合作調查。在辦案過程中,多莫經常會接到匿名電話,電話中對他進行種種威脅,並說出芬奇誤殺自己哈普的真相。這個人雖然身份不明但機敏過人,然而多莫不知道,這一切都在芬奇的操作之中。

也許是由於無法擺脫這種在黑夜出太陽的異常環境的困擾,又或是因為多莫自己的錯誤判斷,這名患有嚴重失眠症的探員的精神狀態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多莫是個好警察,他經驗豐富,觀察敏銳。他看到了發生的一切:謀殺,獸性,以及腐敗。然而他仍然堅定的執行著他的使命,偵破案件,找出兇手。但是隨著案件的進一步深入,遊戲也逐步升級,多莫越來越深地陷入芬奇精心編織的迷魂陣。

由於搭檔在調查中死於非命,多莫因此不得不與重要嫌犯芬茨保持著近似和解的關係。多莫和芬奇之間的關係是高度易燃的,而這種關係一步步將多莫帶入了一個十分尷尬的境地。而芬茨也藉此機會暗中破壞多莫的判斷標準,採用心理戰術威脅他,還差一點毀了他的事業。在關鍵時刻,多莫理智地回想了一切,決定放棄個人利益,而是去盡一個警察應盡的職責。他最終將芬奇繩之以法,而自己也在這場遊戲中失去了生命。

2 《致命對抗》 -同名翻拍

《致命對抗》翻拍的是1997年根據作家尼克雷·弗羅賓尼斯的劇本創作的同名挪威電影。片名源自近北極圈地域的「白夜」現象,這是一天24小時都沒有黑夜的季節,讓人無法入眠。一旦承受不住這樣不眠不休的精神壓力,就很難保證正常的判斷力、觀察力和控制力,這對於一名警探來說,顯然是致命的。阿爾·帕西諾扮演的就是這樣一名調派到阿拉斯加的洛杉磯探長——威爾·多莫。

3 《致命對抗》 -克里斯多福·諾蘭

《致命對抗》克里斯多福·諾蘭
克里斯多福·諾蘭導演的影片總會讓人思考很久,這部《致命對抗》可以說在他的作品中達到了一個頂峰。他的導演風格是反覆的使用倒敘和細膩的心理刻畫,而且他的影片都是懸疑片,比如《記憶碎片》、《蝙蝠俠前傳》總給人幽暗、深邃的感覺。這部《致命對抗》也是一樣,不過由於本片描寫的是魔術師的故事更給影片增加了幾分神奇的色彩。

《致命對抗》是奇才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邁向商業的第一步,如果說他的《記憶碎片》以極盡心智的構思取勝,那麼《致命對抗》的成功依靠的則是不動聲色的嫻熟技法。影片人物並不多,但導演對不同人物之間關係利用得極為充分,彼此牽扯,相互矛盾,讓影片中的每個人都走進兩難之中。雖然影片畫面自始至終乾淨明亮,但卻透露著不可言說的灰暗和陰冷。

4 《致命對抗》 -艾爾·帕西諾

《致命對抗》艾爾·帕西諾
姓名:Al Pacino

譯名:艾爾·帕西諾

生日:1940年4月25日(星期四)  

代表作:

《教父》Ⅰ 1972 《The Godfather》
《教父》Ⅱ 1974 《The Godfather part Ⅱ》

《疤面煞星》1983 《Scar Face》

《教父》Ⅲ 1990 《The Godfather part Ⅲ》

《聞香識女人》1992 《Scent of a woman》

《盜火線》 1996 《Heat》

《市政廳》 1996 《City Hall》

得獎記錄:

第六十一屆電影金球獎終身成就獎(2004)

第六十五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 (1993)

第五十屆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劇情類) (1993)

第三十一屆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劇情類) (1974)

第二十九屆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男演員 (1976)

第二十九屆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男演員 (1976)

從影30多年曾獲得八次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和四次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提名

5 《致命對抗》 -羅賓·威廉姆斯

《致命對抗》羅賓·威廉姆斯
1952年7月,羅賓出生在伊利諾斯的芝加哥,是家中獨子。1967年他隨家人定居在加州的馬林縣,高中畢業后他進入克萊蒙特男子學院主修政治學,並在在馬林大學和紐約的Juilliard學校學習表演,師從約翰·豪斯曼(John Houseman)。

回到洛杉磯,他在電視連續劇《Laugh-In》中擔任常駐演員,並於1977年出演了銀幕處女作《Can I Do It 'Till I Need Glasses》,此後他出演了幾部較有影響的電視劇,直到1980年《世界根據地》(The World According to Garp)票房大獲成功,主演羅賓·威廉姆斯才迎來了演藝事業的一個突破,80年代他陸續出演了《倖存者》(The Survivors)、 《莫斯科先生》 (Moscow on the Hudson)、《黃金歲月》(The Best Of Times)、《逍遙天堂》(Club Paradise)等片。同時他還在電視圈大顯身手,擔任主持並自編自演了一檔名為《Robin Williams: Live at the Met》的HBO節目。1987年,他憑藉《早安越南》(Good Morning, Vietnam)首次獲得奧斯卡最佳男演員提名,此後數次獲提名,直到1997年影片《心靈捕手》(Good Will Hunting)才終於為他贏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

除了拍電影,羅賓還為《阿拉丁》(Aladdin)、《阿拉丁和大盜之王》(Aladdin and the Prince of Thieves)等廣受喜愛的動畫片配音。他其他的主要影視作品還包括《死亡詩社》(Dead Poets Society)、《肥媽先生》(Mrs. Doubtfire)、《Homicide: Life on the Streets》、《懷胎九月》(Nine Months)、《艷倒群雌》(To Wong Foo Thanks for Everything)、《心靈點滴》(Patch Adams)、《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等。 

6 《致命對抗》 -精彩配角

《致命對抗》休·傑克曼

影片的主角演員算是相當重量級,克里斯汀貝爾在《蝙蝠俠前傳》當中扮演過蝙蝠俠,休傑克曼在《X戰警》當中扮演金剛狼。

兩位漫畫英雄在《致命對抗》中以魔術師的形象出現,展開了這場魔術大對決。兩個角色都非常符合影片中所設置的人物性格,克里斯汀貝爾以往的角色都給人留下了神秘、沉默但聰明、狡猾的印象,他的眼神冷峻帥氣,卻深不可測,從《蝙蝠俠》、《機械師》到《撕裂的末日》他的角色背後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這次飾演的魔術師Borden背後的秘密就更驚人了。

休·傑克曼飾演《X戰警》奠定了他金剛狼的專利形象,他和貝爾不一樣,他外形瀟洒向上、聲音渾厚,感覺是個很容易接近的人,所以他所飾演的Angier正好和Borden相反,他的秘密就少多了,當然不包括他走火入魔以後的可怕秘密。

7 《致命對抗》 -影片觀感

《致命對抗》《致命對抗》
我堅信一個道理:一部好的影片會傳達很多信息。這部影片表達出來的內容是錯綜複雜的,我感覺這個影片是個恐怖片,雖然沒有殭屍,也沒有鬼魂,然而影片裡面驚人的甚至是駭人的魔術師精神以及Angier的神奇魔術都比殭屍和鬼魂更恐怖影片似乎是在給我們講述一個關於犧牲的故事。魔術師的魔術雖然神奇,但是每個魔術的背後包含了魔術師巨大的犧牲,就像一隻、一隻被拍死的鳥兒,就像不幸溺水的Angier的妻子,還有Borden的手指,以及自殺身亡的Sarah。魔術師犧牲得越大,越難以想象,他的魔術就越為成功。所以Angier對Borden成功的秘密的渴望達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以至於妻子的死在他心中早就灰飛煙滅了。當然他最終找到了最強的魔術,但這種魔術要求他付出的犧牲是可怕的,正像他最後說的,他越來越不敢登上那個舞台,因為他要不斷地殺死那個複製出來的自己,這種做法一次一次地奪走他的生命,奪走他的榮譽,奪走他的一切,這樣的犧牲是恐怖的。而Borden與Angier不同,他與Angier對抗的目的只是為了生存,為了保住自己的魔術師生涯,而他付出的犧牲也是同樣殘酷的,兩個人對兩個女人的愛被誤認為是雙重人格、心理變態,妻子的死和女友的不理解成了他為魔術最痛苦的犧牲。Angier對成功和榮譽的變態追求導致了他要對Borden的死負責,而Borden也在這場對抗中折損不少,但終於成為了勝利者。

魔術背後的故事也許在現實當中沒有影片中那麼殘酷,但是至少也有不為人知的真相。《致命對抗》本身就是一個魔術,前面給我們表演了一場精彩的大變活人,而影片最後才揭開了可怕的真相,正像影片最後所說的,觀眾喜歡魔術是因為不可思議,但並不希望知道真相,因為真相往往很殘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