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與動物對話》

標籤: 暫無標籤

克雷格·查爾茲的《與動物對話》,記錄了查爾茲與數十種野生動物偶然相遇的故事,裡面充滿原始的野性氣息,讓我們期待著與動物們浪漫邂逅。

1 《與動物對話》 -內容簡介 

《與動物對話》與動物對話
克雷格・查爾茲的大半生都在荒野中探險。他曾在美國大峽谷被大角羊追逐,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的海岸與鯊魚一起淺游,也曾在空中觀看游隼以每小時二百英里的速度表演特技,在水洞邊與美洲獅展開激烈的對峙。 他寫下了自己與30多種動物的偶遇過程。每一次相遇,他都將自身還原為生命的原始狀態,去感受自然界的生存、繁衍、搏鬥與死亡。 他了解每一種動物的生活習性和動物王國中蘊含的野性之美。 他的優美文字深深喚起了人們對於失去的天空、原野以及生命的好奇和敬畏。

2 《與動物對話》 -作者簡介

克雷格・查爾茲(Craig Childs) 自然主義者,探險家,當今美國最優秀的自然作家之一。 他出生於亞利桑那州,成長在一個母親熱愛野外探險,父親喜歡威士忌、槍和梭羅的家庭,人生軌跡一早就已註定。青少年時期,就靠著做河流嚮導、加油站服務生、新聞記者的收入,開始了自己的野外探險生涯。 他廣受好評的著作包括《水的秘密》(The Secret Knowledge of Water)、《無處的靈魂》(Soul of Nowhere)、《出路》(The Way Out),以及《雨屋》(House of Rain),曾獲2007年西格德·奧爾森自然寫作獎和2008年蓋倫·洛威爾探險藝術獎。現在與妻子和兩個兒子居住在科羅拉多州的西馬鹿山下。

3 《與動物對話》 -編輯推薦

《中國國家地理》執行總編單之薔、《動物世界》欄目主編、主持人王采芹鼎力推薦 

 美國當代最優秀的自然作家克雷格・查爾茲代表作,飽含生命平等思想、科學探索精神和人文關懷的自然寫作典範 

作者曾獲西格德·奧爾森自然寫作獎、蓋倫·洛威爾探險藝術獎,美聯社、《出版人周刊》、《洛杉磯時報》等權威媒體強力推薦 

 一場生命與生命的相遇,講述動物王國自身漫長而華麗的生存軌跡,展現大自然最真實的野性與詩意 

美洲獅、大角羊、鯊魚、游隼……遭遇30多種野生動物,讓你呼吸驟然停止的探險經歷 

優美抒情,又不乏哲思和幽默的文字,喚起人們對於失去的天空、原野以及生命的好奇和敬畏 
 

4 《與動物對話》 -媒體推薦

假如你在荒野中與一頭熊猛然相遇,在驚怵震驚的一瞬間,恐懼襲遍周身,這時我們一下子意識到了人的渺小,造物的力量。這種珍貴的情感是在動物園中不能得到的。但在這本講述荒野之美與動物之真實的書中,你能真切地體驗到。

――《中國國家地理》執行總編 單之薔
 
把肚子貼在地面上,用和動物平等的目光去找尋我們在荒原中自然老家的親戚,那種無語的凝視,絕望中的驚喜,心酸的愛意,使你的情緒隨著一個個動物故事的呈現如坐過山車一般。如果生命可以轉換,我真的想轉換成奔跑的雄獅或是敦厚寡語的大象,去體會它們一世生命的精彩與美麗。

——《動物世界》主持人 王采芹

查爾茲迷人的文字,給人無限閱讀快感的想象(他形容豪豬:「它看上去像個拖把,像一捆黃鬆鬆針,像一個移動的髮型」),呈現給讀者的是生動豐富的動物生活以及縈繞於心的美。 

——《出版人周刊》 
 
查爾茲有一種天賦,能把迷人的科學事實編織進引人注目的敘述當中。他的書不僅僅促使你分泌腎上腺素,也是一種教育。

――《洛杉磯時報》

查爾茲的偉大才能在於,先激起我們對於動物的奇異與美麗的興奮感,然後通過指出它們的弱點,喚起我們保護動物的天性。書中的每一篇文字都是一次私人的邀請,呼喚我們走出門去,去歌頌長著毛皮、羽毛或者鱗片的眾生。 

――《科克斯書評》 
  
他是一個詩意的作者,每一個字都滲透了他對於野生動物和它們家園的愛與尊重。 

――美聯社

5 《與動物對話》 -書評

動物的生活在臆想之外

打開《與動物對話》([美]克雷格·查爾茲著∕中國城市出版社2010年5月第1版),聽見克雷格·查爾茲用安靜、沉穩、質感、深情並且詩意的語言訴說道:「動物的生活在臆想之外。它遠遠超出了科學論文和營地篝火旁故事的範圍。它像呼吸一樣真實。它像孩子的語言一樣意義重大。」城市的喧囂和燥熱頓時像被野性的風颳走,我的魂被查爾茲勾走。我學著他的樣子,四足著地,拖著肚皮,像一頭真正的大型貓科動物,進入郊狼、美洲獅、禿鷹、渡鴉、雪羊和大青鯊的領地,與它們相互觀照、相互憐惜、相互交談。

查爾茲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大自然之子。他悄然走進野生動物的王國,不是為了旅遊、取樂、窺視,乃至喪心病狂地伺機寢其皮食其肉,而是與它們為伍,做它們中毛乎乎或者鱗閃閃的一員。若非對大自然、對野生動物、對一切生命飽含愛意和尊重,我想不可能寫的出這樣多情的句子:「我回到凹壁里的陰涼處,睡在那隻熊曾經睡過的地方。太陽下山時我再次起來。我吻了吻潮濕的岩壁,繼而轉向北方……」(《熊》)

《與動物對話》記錄了查爾茲與數十種野生動物偶然相遇的故事,裡面充滿原始的野性氣息。這些偶遇包括在科羅拉多河裡邂逅毒液可瞬間致人於死地的響尾蛇,在墨西哥北部的叢林里邂逅美洲豹,在猶他州東南部的沙漠盆地里邂逅渡鴉並遭其群體用石頭圍毆等。查爾茲說,他與這些野生動物的每次偶遇,當時的場面都是「不期而遇,呼吸驟然停止」,而我讀他的這些作品,也每每在獵奇心得到強烈滿足的同時,時刻都處在一種緊張的心理狀態。那些野生動物,一匹郊狼、一頭浣熊或者一隻叉角羚,在查爾茲的傳神之筆描摹下,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從書頁間猛地蹦出來,對我來一個突然襲擊。

查爾茲還是一名優秀的作家。《與動物對話》里的每一篇都是精緻純美、質地優良、思想深邃的散文(韓玲準確優美的譯筆當然亦有貢獻)。其語言樸實、機警而又富有詩歌的節奏感,可以拿來配樂誦讀。文字的密度很高,頗具質感,少有虛飾空洞的字詞,所以必須一字一句地閱讀,用心一段一段地品咂和回味。他對文章的架構看似漫不經心,實則精心布局,非文字高手不能為之。「動物們在窺視。它們正躲在樹木中,有的頭扭到背後看過來,有的從樹枝的縫隙間偷偷瞧著。我們在樹下前行,靴底踩得干樹枝啪啪直響,柔軟、肥厚的蘑菇也踩癟了下去。」(《動物》)讀這樣的句子,一個人的心會慢慢地安靜下來,像受到動物皮毛溫軟的安撫。

向動物表達敬畏

現實生活中,人們常常會感到,人與人之間的疏離和陌生,彷彿是隔著一道無形的厚障蔽。人心逐漸變得麻木,蜷縮在軀殼的深處,很難被感動。但在陸陸續續讀了一些有關動物的書籍后,我卻被那些動物們的可愛與真誠深深地打動了。

其實,不少作者已經把目光投向那些與我們共同生活在這個地球上,而又一直被我們忽視的動物身上,體會它們的喜怒哀樂。從這些人的書中,我們可以感受到動物所表現出來的孤獨感,一如人類一樣深廣,讓讀者感覺到它們也像是一個人,而非缺乏感情的動物(《我在雨中等你》);有些動物渾身洋溢著一派天真,作者在解析它們帶給人類溫暖的同時,也在剖析人性(《萬物既偉大又渺小》);有些動物,不管主人是貧困或富足,健康或病弱,都會守在主人身旁,不離不棄(《一隻狗的遺囑》)……這種忠誠和信任,讓我們看到了動物與人類的親密關係,而恰恰這樣的親密關係,卻在人與人之間悄悄流失。通過閱讀它們,我們可以重溫這個世界上被我們疏遠了的忠誠、仁愛,對生命、自由的嚮往;也讓我們學會了接受別人或被別人接受――也許這才是這類圖書最打動讀者的地方。

在《與動物對話》一書里,作者克雷格・查爾茲站在人類的角度,向動物表達了難能可貴的敬畏,他試圖用它們的語言與之展開對話。通過對與30多種動物的偶遇過程的敘述,作者為我們還原了生命的原始狀態,講述動物王國自身漫長而華麗的發展軌跡,展現大自然最真實的野性與詩意,喚起了人們對於失去的天空、原野以及生命的好奇和敬畏。

其實,作者在幾十年的時間裡,一直在遊走。在他的遊走過程中,時而充滿冒險,時而流露出在一片寧靜背後的傷感。他表現出了一種對生命本身的關懷和愛,給我們提供了一種嶄新的視角: 無論人還是動物,都需要平等、尊重和愛。他將這種平等、尊重和愛滲透到字裡行間。在他的筆下,那些現場感強烈的語句,充滿了歡樂的畫面,讓人心情燦爛,而那些與動物相遇的緊張時刻,又會讓讀者戰慄、窒息。讀這樣的故事既有冒險般的快樂,又能引人深思。

人類到底該怎樣對待動物?人和動物是否能長期和平共處?人類面對它們時是否能謙卑和珍愛?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們不妨走進這本書中去,隨作者一起觀察與思考。 

多情而又野性

在6月躁動不安的夜晚打開《與動物對話》,聽見克雷格·查爾茲用安靜、沉穩、質感、深情並且詩意地語言訴說道:「動物的生活在臆想之外。它遠遠超出了科學論文和營地篝火旁故事的範圍。它像呼吸一樣真實。它像孩子的語言一樣意義重大。」城市的喧囂和燥熱頓時像被一陣野性的狂風颳走,我的身體躺在床上,靈魂———那另一個更為真實的我,卻被克雷格·查爾茲勾走,飄向懷俄明州西部的山林、索諾拉沙漠、馬蠅峰和達拉斯溪之間的草地,或者溫哥華島和華盛頓州之間的深海。我學著克雷格·查爾茲的樣子,四足著地,拖著肚皮,像一頭真正的大型貓科動物,進入郊狼、美洲獅、禿鷹、渡鴉、雪羊和大青鯊的領地,與它們相互觀照、相互憐惜、相互交談。 

 與世間為數眾多的好龍葉公相比,克雷格·查爾茲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大自然之子。據說,他的母親熱愛野外探險,父親喜歡威士忌、槍和梭羅,從少年時代起,他就開始了野外探險生涯,從此一生痴迷於此。從他的這本野外動物手記性質的文集《與動物對話》中,可以很顯然地看出,他不是一個一般意義上的探險者。他悄然走進野生動物的王國,不是為了旅遊、取樂、窺視,乃至喪心病狂地伺機寢其皮食其肉,而是與它們為伍,做它們中毛乎乎或者鱗閃閃的一員。若非對大自然、對野生動物、對一切生命飽含愛意和尊重,我想不可能寫得出這樣多情的句子:「我回到凹壁里的陰涼處,睡在那隻熊曾經睡過的地方。太陽下山時我再次起來。我吻了吻潮濕的岩壁,繼而轉向北方……」(《熊》),「我甚至還沒有舉起手,將恐懼從額頭拭去。我一動不動地站著,在對美洲豹的敬重中多停留一會兒,即使它早已離去了……」(《美洲豹》)。 

 《與動物對話》記錄了克雷格·查爾茲與數十種野生動物偶然相遇的故事,裡面充滿原始的野性的氣息。這些偶遇包括在科羅拉多河裡邂逅毒液可瞬間致人於死地的響尾蛇,在墨西哥北部的叢林里邂逅美洲豹,在猶他州東南部的沙漠盆地里邂逅渡鴉並遭其群體用石頭圍毆等。克雷格·查爾茲說,他與這些野生動物的每次偶遇,當時的場面都是「不期而遇,呼吸驟然停止」,而我讀他的這些作品,也每每在獵奇心得到強烈滿足的同時,時刻都處在一種緊張的心理狀態。那些野生動物,一匹郊狼、一頭浣熊或者一隻叉角羚,在克雷格·查爾茲的傳神之筆描摹下,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從書頁間猛地蹦出來,對我來一個突然襲擊。

克雷格·查爾茲不僅是一個自然主義者,一個傑出的探險家,他還是一名優秀的作家。《與動物對話》里的篇章,每一篇都是精緻純美、質地優良、思想深邃的散文(韓玲準確優美的譯筆當然亦有貢獻)。其語言樸實、機警而又富有詩歌的節奏感,可以拿來配樂誦讀。文字的密度很高,頗具質感,少有虛飾空洞的字詞,所以必須一字一句地閱讀,用心一段一段地品咂和回味。他對文章的架構看似漫不經心,實則精心布局,非文字高手不能為之。「動物們在窺視。它們正躲在樹木中,有的頭扭到背後看過來,有的從樹枝的縫隙間偷偷瞧著。我們在樹下前行,靴底踩得干樹枝啪啪直響,柔軟、肥厚的蘑菇也踩癟了下去。」(《動物》)「眾多的山峰宛如一片墓地。它們豎起作一個個銳角形的險崖———堅硬、黯黑的岩石一枝嫁接著另一枝。閃電仍在打。這是局部的一場午後暴雨。」(《雪羊》)讀這樣的句子,一個人的心會慢慢地安寧下來,像受到動物皮毛溫軟的安撫。

野生動物離我們越來越遠,地球上所有的地方,幾乎都已經被人———這種以智慧、殘忍、貪得無厭著稱的褪毛動物———以各種正當的名義驅趕和獵殺。同時,我們同類之間,也從不停止自相殘殺。讀克雷格·查爾茲的《與動物對話》,我突然產生一個疑問:「到底是我們拋棄了野生動物,還是野生動物拋棄了我們?」 

6 《與動物對話》 -寫作背景

下面的書頁中所講述的故事,有些最初出現在我1997年所寫的一本名為《十字路口》(Crossing Paths)的書中。其他的則是自那時之後寫的。這些故事讀起來不必遵循任何順序,也不用一口氣讀完。它們並沒有按時間先後排列。實際上,我倒是希望,你,一個讀者,偶然遇到了這本書,在一個書桌上發現它,書頁正打開到一個關於美洲獅的段落,或者,你翻閱著它,直到被十五隻巫師般渡鴉的凝視所吸引。這便是每個故事發生在我身邊的方式:不期而遇,呼吸驟然停止。如果你是那種堅持要從左讀到右的人,我建議你在開始每個新章節前喝口清水。更好的做法是,我建議你在讀下一個故事之前,打開門到只有小鳥和窺探的浣熊會看到你的樹林中走一走,或是到有蜥蜴和長耳大野兔的沙漠中走一走,如果方便的話。捧一抔泥土,在唇間嘗嘗它的味道。從溪流或是基岩水洞的清澈潭淵喝口水。回到住處,這本書正在桌子上等著你。拉過一把椅子,看看其他的野生動物會來和你說些什麼。

上一篇[肉產量]    下一篇 [水過濾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