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荀子·勸學》

標籤: 暫無標籤

《荀子·勸學》全書三十二篇,而以《勸學》為首,《勸學》以「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開篇。學習是貫穿修道始終的。沒有正確的見地只能是盲修瞎煉。然而學習又得先有目標。應該「始乎為士,終乎為聖人」,這也是教育的根本方向。

《荀子·勸學》《荀子·勸學》

1 《荀子·勸學》 - 作者簡介

        荀子

2 《荀子·勸學》 - 作品賞析

勸學 荀況

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木直中繩。輮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槁暴,不復挺者,輮使之然也。故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   

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也;吾嘗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見也。登高而招,臂非加長也,而見者遠;順風而呼,聲非加疾也,而聞者彰。假輿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絕江河,君子生非異也,善假於物也。   

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淵,蛟龍生焉;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聖心備焉。故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舍。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捨,金石可鏤。蚓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上食埃土,下飲黃泉,用心一也。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鱔之穴無可寄託者,用心躁也。 
 

3 《荀子·勸學》 - 《勸學》參考譯文

 

  君子說:學習不可以停止。靛青(是)從藍草中提取的,但(它的顏色)比藍草更青;冰是水凝成的,但(它)比水(更)冷。(一塊)木材直得合乎(木匠拉直的)墨線,(假如)用火烤使它彎曲做成車輪,它的弧度(就可以)符合圓規(畫的圓圈)。即使又晒乾了,(也)不再挺直,(這是由於)人力加工使它(變成)這樣。所以木材經墨線劃過(斧鋸加工)就直了,金屬刀劍拿到磨刀石上(磨過)就鋒利了,君子廣泛地學習而且每天對自己檢查省察,就能智慧明達,行為沒有過錯了。

  我曾整天空想,(結果)不如片刻學習所得(的收穫大);我曾踮起腳跟遠望,(結果)不如登上高處能夠見得廣。登上高處招手,手臂並沒有加長,但是人在遠處也能看見;順著風向呼喊,聲音並沒有加強,但是聽的人(卻)聽得(特別)清楚。藉助車馬的人,並不是腳走得快,但是(能)達到千里之外;藉助船隻的人,並不是會游泳,但是(能)橫渡江河。君子的本性(同一般人)沒有(什麼)差別,(但是)他們善於藉助外物(進行學習)啊。

  積土成為山,風雨(就會)從那裡興起;積水成為深潭,蛟龍(就會)在那裡生長;積累善行,養成良好的品德,於是精神就能達到很高的境界,智慧就能得到發展,聖人的思想(也就)具備了。所以不積累小步,(就)沒有藉以遠達千里的(辦法);不匯聚細流,(就)沒有藉以成為江海的(辦法)。駿馬跳躍一次,不能(有)十步(遠);劣馬拉車走十天,(也能走得很遠),(它的)成功在於走個不停。雕刻(一下)就放掉它(不刻),腐朽的木頭(也)不能刻斷;雕刻不停(的話),金石也能雕刻(成功)。蚯蚓沒有鋒利的爪牙,堅強的筋骨,(卻能)上吃泥土,下飲地下水,(這是)用心專一(的緣故)。螃蟹(有)六隻腳,兩隻蟹鉗,(可是)沒有蛇和鱔魚洞(就)沒有(地方)可以寄託(身體),(這是)用心浮躁(不專一的緣故)。

 

4 《荀子·勸學》 - 逐句翻譯

原 文對照

君子說:學習是不可以停止的。靛青,是從藍草中提取的,卻比藍 草的顏色還要青;冰,是水凝固而成的,卻比水還要寒冷。木材筆直,合乎墨線 ,(如果)它把烤彎煨成車輪,(那麼)木材的彎度(就)合乎圓的標準了,即 使再乾枯了,(木材)也不會再挺直,是因為經過加工,使它成為這樣的。所以 木材經過墨線量過就能取直,刀劍等金屬製品在磨刀石上磨過就能變得鋒利,君 子廣泛地學習,而且每天檢查反省自己,那麼他就會聰明多智,而行為就不會有 過錯了。
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青,取 之於藍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本直中繩,輮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 槁暴,不復挺者,輮使之然也。故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君子博學而日參省 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


所以,不登上高山,就不知天 多麼高;不面臨深澗,就不知道地多麼厚;不懂得先代帝王的遺教,就不知道學 問的博大。干、越、夷、貉之人,剛生下來啼哭的聲音是一樣的,而長大后風俗 習慣卻不相同,這是教育使之如此。《詩》上說:「你這個君子啊,不要老是想 著安逸。認真對待你的本職,愛好正直的德行。神明聽到這一切,就會賜給你巨 大的幸福。」精神修養沒有比受道的薰陶感染更大的,福分沒有比無災無禍更長 遠的。
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 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聞先王之遺言,不知學問之大也。干越夷貉之子, 生而同聲,長而異俗,教使之然也。《詩》曰:「嗟爾君子,無恆安息。靖共爾 位,好是正直。神之聽之,介爾景福。」神莫大於化道,福莫長於無禍。

我曾經整天發思索,(卻)不 如片刻學到的知識(多);我曾經踮起腳遠望,(卻)不如登到高處看得廣闊。 登到高處招手,胳臂沒有比原來加長,可是別人在遠處也看見;順著風呼叫,聲 音沒有比原來加大,可是聽的人聽得很清楚。藉助車馬的人,並不是腳走得快, 卻可以行千里,藉助舟船的人,並不是能游水,卻可以橫渡江河。君子的本性跟 一般人沒什麼不同,(只是君子)善於藉助外物罷了。
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也;吾嘗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 博見也。登高而招,臂非如長也,而見者遠;順見而呼,聲非加疾也,而聞者彰 。假輿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絕江河。君子生非 異也,善假於物也。


堆積土石成了高山,風雨就從這兒興起了;匯積水流成為深淵,蛟 龍就從這兒產生了;積累善行養成高尚的品德,那麼就會達高度的智慧,也就具 有了聖人的精神境界。所以不積累一步半步的行程,就沒有辦法達到千里之遠; 不積累細小的流水,就沒有辦法匯成江河大海。駿馬一跨躍,也不足十步遠;劣 馬拉車走十天,(也能走得很遠,)它的成功就在於不停地走。(如果)刻幾下 就停下來了,(那麼)腐爛的木頭也刻不斷。(如果)不停地刻下去,(那麼) 金石也能雕刻成功。蚯蚓沒有銳利的爪子和牙齒,強鍵的筋骨,卻能向上吃到泥 土,向下可以喝到泉水,這是由於它用心專一啊。螃蟹有八隻腳,兩隻大爪子, (但是)如果沒有蛇、蟮的洞穴它就無處存身,這是因為它用心浮躁啊。因此沒 有刻苦鑽研的心志,學習上就不會有顯著成績;沒有埋頭苦幹的實踐,事業上就 不會有巨大成就。在歧路上行走達不到目的地,同時事奉兩個君主的人,兩方都 不會容忍他。眼睛不能同時看兩樣東西而看明白,耳朵不能同時聽兩種聲音而聽 清楚。螣蛇沒有腳但能飛,鼫鼠有五種本領卻還是沒有辦法。《詩》上說:「布 谷鳥築巢在桑樹上,它的幼鳥兒有七隻。善良的君子們,行為要專一不偏邪。行 為專一不偏邪,意志才會如磐石堅。」所以君子的意志堅定專一。
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淵,蛟龍生焉;積善成德,而神明自 得,聖心備焉。故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騏驥一躍, 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舍。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捨,金石可鏤。 蚓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上食埃土,下飲黃泉,用心一也。蟹八跪而二螯,非 蛇鱔之穴無可寄託者,用心躁也。是故無冥冥之志者,無昭昭之明;無惛惛之事 者,無赫赫之功。行衢道者不至,事兩君者不容。目不能兩視而明,耳不能兩聽 而聰。螣蛇無足而飛,鼫鼠五技而窮。《詩》曰:「尸鳩在桑,其子七兮。淑人 君子,其儀一兮。其儀一兮,心如結兮!」故君子結於一也。


勸學篇第一
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木直中繩,輮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槁暴,不復挺者,輮使之然也。故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

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聞先王之遺言,不知學問之大也。干、越、夷、貉之子,生而同聲,長而異俗,教使之然也。詩曰:"嗟爾君子,無恆安息。靖共爾位,好是正直。神之聽之,介爾景福。"神莫大於化道,福莫長於無禍。

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也。吾嘗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見也。登高而招,臂非加長也,而見者遠;順風而呼,聲非加疾也,而聞者彰。假輿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絕江河。君子生非異也,善假於物也。

南方有鳥焉,名曰蒙鳩,以羽為巢,而編之以發,系之葦苕,風至苕折,卵破子死。巢非不完也,所系者然也。西方有木焉,名曰射干,莖長四寸,生於高山之上,而臨百仞之淵,木莖非能長也,所立者然也。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蘭槐之根是為芷,其漸之滫,君子不近,庶人不服。其質非不美也,所漸者然也。故君子居必擇鄉,游必就士,所以防邪辟而近中正也。

物類之起,必有所始。榮辱之來,必象其德。肉腐出蟲,魚枯生蠹。怠慢忘身,禍災乃作。強自取柱,柔自取束。邪穢在身,怨之所構。施薪若一,火就燥也,平地若一,水就濕也。草木疇生,禽獸群焉,物各從其類也。是故質的張,而弓矢至焉;林木茂,而斧斤至焉;樹成蔭,而眾鳥息焉。醯酸,而蚋聚焉。故言有招禍也,行有招辱也,君子慎其所立乎!

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淵,蛟龍生焉;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聖心備焉。故不積蹞步,無以致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舍。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捨,金石可鏤。螾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上食埃土,下飲黃泉,用心一也。蟹八跪而二螯,非蛇蟮之穴,無可寄託者,用心躁也。是故無冥冥之志者,無昭昭之明;無惛惛之事者,無赫赫之功。行衢道者不至,事兩君者不容。目不能兩視而明,耳不能兩聽而聰。螣蛇無足而飛,梧鼠五技而窮。詩曰:"尸鳩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儀一兮。其儀一兮,心如結兮。"故君子結於一也。

昔者瓠巴鼓瑟,而流魚出聽;伯牙鼓琴,而六馬仰秣。故聲無小而不聞,行無隱而不形。玉在山而草木潤,淵生珠而崖不枯。為善不積邪,安有不聞者乎!

學惡乎始?惡乎終?曰:其數則始乎誦經,終乎讀禮;其義則始乎為士,終乎為聖人。真積力久則入。學至乎沒而後止也。故學數有終,若其義則不可須臾舍也。為之人也,舍之禽獸也。故書者、政事之紀也;詩者、中聲之所止也;禮者、法之大兮,類之綱紀也。故學至乎禮而止矣。夫是之謂道德之極。禮之敬文也,樂之中和也,詩書之博也,春秋之微也,在天地之間者畢矣。

君子之學也,入乎耳,著乎心,布乎四體,形乎動靜。端而言,蝡而動,一可以為法則。小人之學也,入乎耳,出乎口;口耳之間,則四寸耳,曷足以美七尺之軀哉!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君子之學也,以美其身;小人之學也,以為禽犢。故不問而告謂之傲,問一而告二謂之囋。傲、非也,囋、非也;君子如向矣。

學莫便乎近其人。禮樂法而不說,詩書故而不切,春秋約而不速。方其人之習君子之說,則尊以遍矣,周於世矣。故曰:學莫便乎近其人。

學之經莫速乎好其人,隆禮次之。上不能好其人,下不能隆禮,安特將學雜識志,順詩書而已耳。則末世窮年,不免為陋儒而已。將原先王,本仁義,則禮正其經緯蹊徑也。若挈裘領,詘五指而頓之,順者不可勝數也。不道禮憲,以詩書為之,譬之猶以指測河也,以戈舂黍也,以錐餐壺也,不可以得之矣。故隆禮,雖未明,法士也;不隆禮,雖察辯,散儒也。

問楛者,勿告也;告楛者,勿問也;說楛者,勿聽也。有爭氣者,勿與辯也。故必由其道至,然後接之;非其道則避之。故禮恭,而後可與言道之方;辭順,而後可與言道之理;色從而後可與言道之致。故未可與言而言,謂之傲;可與言而不言,謂之隱;不觀氣色而言,謂瞽。故君子不傲、不隱、不瞽,謹順其身。詩曰:"匪交匪舒,天子所予。"此之謂也。

百發失一,不足謂善射;千里蹞步不至,不足謂善御;倫類不通,仁義不一,不足謂善學。學也者,固學一之也。一出焉,一入焉,塗巷之人也;其善者少,不善者多,桀紂盜跖也;全之盡之,然後學者也。

君子知夫不全不粹之不足以為美也,故誦數以貫之,思索以通之,為其人以處之,除其害者以持養之。使目非是無欲見也,使口非是無欲言也,使心非是無欲慮也。及至其致好之也,目好之五色,耳好之五聲,口好之五味,心利之有天下。是故權利不能傾也,群眾不能移也,天下不能盪也。生乎由是,死乎由是,夫是之謂德操。德操然後能定,能定然後能應。能定能應,夫是之謂成人。天見其明,地見其光,君子貴其全也。

5 《荀子·勸學》 - 荀子學說之大要及其影響

先秦儒家除孔孟之外,荀子亦為一大宗師,其思想嚴密而有系統,與孔子雖同尊孔子,但對孔子卻加以攻擊,<史記.孟荀列傳>稱:「荀卿嫉濁世之政,亡國亂君相屬,不遂大道。」而「營於巫祝,信禨祥,鄙儒小拘。」「於是推儒、墨道德之行。」故荀子思想大部分反對孟子之學說。

荀子生當戰國晚期,在他的學問成長期間,君主專制的中央集權體制已經鞏固,政治權勢已成不可抗拒的力量。荀子的學問大概淵源於孔門的子夏學派,在學說形成過程中,正是百家諸子最活躍的時代,因此,荀子吸收了其他學派的概念,而發展出新的思想。

荀子學說的中心思想是「性惡論」,主張「人性惡」與孟子的「性善論」正相反,認為人的本性,「好利而惡善」,而且有種種的情慾,正如「目好色,耳好聲,口好味,心好利」,和「好逸惡勞」;人如順著性慾而發展,便有禍亂、爭奪的壞事出現,因此,必須加以後天人之節制和教育,以禮義法度來糾正之,才可使之向善,曰:「今之人性惡,必將待節法而後正,得禮義而後治。」由是指出「人之性惡,其善者偽也。」所謂「性」是自然而然的,所謂「偽」是以人力所養成的,故知荀子認為教育中的修身與師法非常重要,又倡言「禮樂論」,以禮樂來涵養節制人的情慾,約束自已,剋制人性惡的本身,故曰學有三貴:「專一」、「得節」、「隆禮」。

因此,荀子的教育思想基於性惡論。既然人性惡,便思以教育之力,來使人去惡而遷善,又以聖人所定的禮義、法度來矯化人的性情。至於教育材料,荀子認為詩、書、禮、樂、春秋諸經,而以<禮經>為大成,故<勸學篇>曰:「其教則始乎誦經,終乎讀禮。」教育的目的,曰:「其義則始乎士,終乎為聖人。」

荀子從「性惡論」的基本論點引中到政治去,其政治觀點,包括「尊君」、「祟禮」、「法后王」、「人治」四方面。「尊君」即主張提高君權,與孟子「民貴君輕」的看法又有不同,荀子認為若缺乏一強而有力的政府來統治人民,天下將會大亂。故<致士篇>曰:「君者,國之隆也;父者,家之隆也;隆一而治,二而亂。」又<正論篇>曰:「天子者,勢位至尊,無敵於天下。」可見其論點已接近法家觀念,比較現實,可是,荀子仍強調推行王道以爭取民心的重要,認為「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由是而指出「君人者欲安,則莫若平政愛民。」

「祟禮」是荀子修學論政之本,因人性惡,而有欲求,當求之而無饜,便發生紛爭,故必須立禮義、法度以節制之,曰:「先王惡其亂也,故制禮義以分之,以養人之欲,而給人之求。」<禮論篇>因此,荀子強調禮樂的重要,認為「禮者,治辦之極也,強固之本也,威名之道也,功名之總也。」<議兵篇>荀子所說的「禮」與孔子所言之「禮」,在作為人的行為準則,這點上是一致的,但內容已有很大的分別。荀子認為上自人君治國之道,下至個人立身處世之理,以至起居飲食的細節,無不包涵,不但是人類行為的準則,也是言論思想的規範。因此,「人無禮則不生,事無禮則不成,國家無禮則不寧。」<脩身篇>

荀子觀念較現實,所以反對孟子的「法先王」,而主張「法后王」,認為堯舜之道實在太渺茫,而且遠古的法度早經滅絕,雖欲取法,但也不能;先王之中,雖有賢人善政,但時代久遠,所傳不詳,如果襲取以為法,容易形成「略法先王而不知其統」,以及「略法先王而足以亂世術」了。<非相篇>是以提出「欲觀聖王之跡,則於其粲然者矣,后王是也。」

荀子的政治觀比較著重法紀與權力,但仍屬儒家本位,並不認為「法」是萬能,反而認為法治是操在人主之手,故仍以人治為本體,曰:「法不能獨立,類不能自行,得其人則存,失其人則亡。法者,治之端也。君子者,法之源也。」<君道篇>與孔子「人存政舉,人亡政息。」同一意義,重視「人治」。

荀子於「天」的觀念,與孟子又有不同。孔子雖不談鬼神天命,但也沒有明碓否定,採取一種超然含渾的態度,而荀子則力辨天命災異與人事無關,認為天乃自然之體,無意志,天道運行,與人無涉,故<天論篇>曰:「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所以他認為政治完全是人事,由是而主張人力勝天,曰:「強本節用,則天不能貧,養備而動時,則天不能病,修道而不貸,則天不能禍。」荀子既以「天」為自然之天,遂以為尊天不如用天,敬天不如使天,以天為人用,故<天論篇>曰:「從天而頌之,孰與制天而用之。」加強人定勝天的見解。

總之,儒家思想的基本立論是「人道思想」,由於荀子生於戰國晚期,一切的利害更尖銳化,社會秩序更為紛亂,所以他的思想也較現實,強調加強君權,統一國家的重要,其學說對秦漢以後的思想有極大的影響。

首先,就荀子學說對法家思想的影響而論 荀子的理論,具「禮治論」是從「人治」到「法治」的過渡階段,蓋荀子主張「性惡」,而「性惡論」的結果,自然會主張以嚴刑重罰來制裁人的天性。而且,荀子所主張的禮和法家所主張的法並沒有明碓的界限。廣義的政治制度,既可稱為「禮」,也可稱為「法」;而且兩者同是一種對個人的外來箝制,不容選擇與懷疑。因此,他的「性惡論」和「禮憲說」配合當時的世局,逐漸演變成戰國晚期的法家之學。其弟子韓非便是法家集大成的人物,輔佐秦始皇推行法家政治的李斯,也是他的弟子。李斯和韓非把他的學說運用於秦國,使秦完成統一大業,而且秦之統一,政治措施之創建,得力於法家不少。但李斯片面地發展荀子思想,提出專任法、術、勢的法家理論,導致了秦的建制,其後,漢室的「陽儒陰法」亦與之有關,可見荀子對法家的影響極大。

次就荀子學說對名學思想之發展而論 孔子從理論立場出發而提出「正名」的主張,而荀子的「正名」理論,雖仍有政治意味,更具邏輯推理的意味,他的「正名」學說,主要針當時「惑於用名以亂名」、「惑於用實以亂名」、「惑於用名以亂實」而發,目的使各種事物有所分別,而不致混亂,提出「名定而實辨」、「名聞而實喻」的見解,這理論影響名家的發展極大。

再就荀子學說對漢代道家思想之影響而論 荀子在<勸學篇>開宗明義就主張「學不以己」,認為聖人乃由積學所致,而先秦的老子,主張「絕學無憂」、「絕聖棄智」,

但漢初<淮南子>中所見的道家,已接受了荀子的影響,而極力提倡修學,故胡適在<中古思想長編>中即明言漢代道家用荀子一派影響極大。

復就荀子學說對漢代經學之影響而論 孔門後學,概可化為兩大支派,一為「傳道派」以曾子為首,下開孟子的仁心仁政之學;一為「傳經派」以子夏為首,下開荀子隆禮之學。則在傳經方面的成就,孟子不如荀子,劉向稱:「荀卿善治詩、禮、易、春秋」;而漢以後的經學極盛。梁啟超在<中國古代思潮>一文中,即明言:「漢世六經家法,強半為荀子所傳;而傳經諸老師,由多故秦博士。故自漢以後,名雖為倡明儒學,實則所傳者僅荀學一支派而已。」

再其次,就荀子學說對宋代理學之影響而論 孟子道性善,侈言仁義;荀子倡性惡,祟隆禮樂,荀子雖為後儒所詬病,然於宋代學者,仍有一定程度的影響。清錢大昕剖析其中具體影響:「宋儒所訾議者,惟性惡一篇。愚為孟主性善,欲人之盡性而勉於善;荀言性惡,欲人之化性而勉於善;立言雖殊,其教人以善則一也。宋儒言性雖主孟氏,然必分義理與氣質為二之,則已兼取孟荀二義。至其教人,以變化氣質為先,實暗用荀子化性之說。」

總之,由於荀子主張「性惡」與孟的「性善論」相對,故自西漢以後,孟子思想備受尊祟,而荀子則屢遭貶抑,故其影響不彰,不受正統觀念學者所注意,但後來注意荀子之學的影響者漸多,如胡適於<中古思想長編>提到漢代道家曾受荀學的影響,蕭公權在發現唐代韓愈、柳宗元近於荀學和韋政通在<中國思想史>中認為清代思想家戴震的論性、論知顯然是荀子的路數,故清代譚嗣同亦曾言:「二千年之學,皆荀學也。」雖或謂過太,但荀子不僅為傳道之儒,而且是傳經之儒,漢代以後的思想家,或多或少受到他的影響是可理解的。

6 《荀子·勸學》 - 參考資料

勸學 荀子.wmv -在線觀看-勸學 荀子.wmv視頻-mofile

http://tv.mofile.com/NI8JIEKI/

 

上一篇[張緒良]    下一篇 [依匹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