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荷蘭鞋之謎》

標籤: 暫無標籤

《荷蘭鞋之謎》是埃勒里·奎因的第三部偵探小說。

1 《荷蘭鞋之謎》 -《荷蘭鞋之謎》



--------------------------------------------------------------------------------

原著:【美】 埃勒里 奎恩

2 《荷蘭鞋之謎》 -第一章介紹


    192x年1月,星期一。這是一個晴朗的寒風凜冽的早晨。埃勒里·奎恩漫步在靜悄悄
的長街,思索著手頭正在辦理的一樁案件。他緊裹一件厚墩墩的黑大衣,朝一組不算十分高
大的建築群走去。頭上的禮帽壓得很低,遮住額角,擋住了夾鼻眼鏡閃爍的寒光,手杖敲得
冰凍的路面噔噔作響。
    他絞盡腦汁,試圖解開疑團,從死亡到屍體僵硬這段時間究竟發生過什麼情況?他的眼
神顯得安詳,但在風吹日晒顯得黝黑的面頰上,皮膚卻綳得很緊,手杖在水泥路面上有力地
敲擊著,這一切都暴露出他內心的緊張。
    他快穿過大街,朝一座厚實的建築物的大門走去。眼前是寬大的弧形紅色花崗岩石級,
大門上方,鐫刻著幾個大字:

    荷蘭紀念醫院
    埃勒里拾級而上,微微有些氣喘。他拉開沉重的門扉。
    一進門,是高大肅靜的前廳,白色的大理石地板,四壁鍍著一層烏光琺琅。左面,映入
眼帘的是一扇敞開的門,門牌上寫著「值班室」;右邊門牌上寫著、『候診室」;迎面,透
過正在擺動的彈簧玻璃門可以望見主電梯間那雕飾精美的柵欄。
    電梯間門前,坐著一,個中年男子,全身衣著潔白耀眼。
    正當埃勒里觀察之際,從值班室里走出一個高身材的男子,紅紅的臉膛,厚厚的方下頦
,身穿白褲、白罩衣,頭戴黑檐制帽。
    「會見時間是兩點到三點,」他嘶啞他說。「不到時間,禁止進入本院。」
    「這麼嚴啊!」埃勒里把大衣兜里的手往深里插了插。
    「我有要緊事,必須立刻見敏欽博士!」
    門衛用手摸摸下巴。
    「敏欽博士?您和他事先約會了嗎?」
    「您放心,他一定會見我的。請您快一些,」埃勒里摸摸口袋,掏出一枚銀市。「請找
一找他,我忙得要命。」
    「這兒禁止收小費,先生!」門衛說。「我馬上去通知博士。請問您尊姓大名?」
    埃勒里聳聳肩膀,收回了銀幣。
    「禁止收小費?我可不知道這規矩,我叫埃勒里·奎恩。您貴姓?叫夏侖嗎?」
    門衛困惑不解地里望來人。
    「不,先生。我叫埃薩克·柯勃,是這兒的門衛,」為了證實這一點,他指了指罩衣上
的鎳牌。
    埃勒里走進候診室坐下。室內空無一人。他不禁皺皺鼻子:一般醫院特有的消毒藥水的
味兒直刺他的鼻腔。
    不一會兒一個渾身穿白、身材高大、體格健美的男子衝進屋來。
    「是埃勒里·奎恩嗎?」
    埃勒里急忙站起,他們熱情地握手。
        「還是一場空,」總監咕賊說。「這個卡達西滑得象條鰻魚,市長先生。不過他若是知
道什麼情況,奎恩也能從他嘴中掏出來。」
    「好吧,」市長打斷他的話說,「這種樂觀主義對我們並沒有什麼益處。讀下面一份報
告吧。」
    秘書開始讀:
    「《關於路席斯·丹寧博士的報告》「對路席斯:丹寧博士的審訊於十一時五分在荷蘭
紀念醫院丹寧的辦公室進行。該人被控於星期一晚上與薩拉·法勒進行秘密約會。被審訊人
神情激動,但拒絕講出會見目的和談話性質,他肯定他說,這次會見純屬個人私事,與謀殺
案毫不相干。無論以逮捕相威脅或善意規勸都未奏效,他聲明,他準備承擔任何屈辱,但警
方如果對他誹謗或毫無根據地逮捕,他威脅說要起訴。拘留他既無根據,也無理由,關於他
是否與法勒很熟的問題,他沒有做出令人滿意的口答,只是說:『不很熟。』詳細情形他拒
絕回答。
    「採取的措施:派專人審訊丹寧全家。
       「對呀,」薩姆遜振作精神插進來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