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艾瑪,。先是《浮生記》,再是《路上的涔水鎮》,今又讀到其《文學界》虎年第二期的短篇《菊花枕》,語言雋永,意味深長。

1 《菊花枕》 -簡介

《菊花枕》  語言是細膩的,但也留下大片的白給讀者猜想,因此覺得有回味。和《浮生記》一樣,兩個短篇都是農村題材,人物卻清新脫俗,彷彿已跳離生活的羈絆,成為智者。尤其是《菊花枕》中的桂子這個人物,雖是配角,有些粗糙,但卻參透人生。

 

2 《菊花枕》 -內容摘要

「那一天緊咬一天的日子又未嘗不是一把刀子呢?人終究只是跟豬牛一樣,也是要把自己身子里的那一點熱血傾盡,才能撒手而去啊。」

「桂子認為德生也好、詠立也好、蘭馨也好,日子都沒過到點子上。他們的心像隻眼太小的篩子,什麼也漏不下去,因而他們過得格外傷神費力。」

「桂子真切地感受到德生的苦,她願意把自己的苦忘卻掉,做一個手裡有刀、心裡有慈悲的人。」

                        ―――《菊花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