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在現實主義作品中的人物身上,往往可以找到神話原型的特殊表現。高爾斯華綏的《蘋果樹》是一部融神話於現實的愛情悲劇佳作。本文引入原型場的概念,通過生理、心理和文化三種次原型場對作品中人物、情節和情境的構建進行分析探討,揭示了神話原型在現實主義作品中的永恆魅力。

1 《蘋果樹》 -名著概述

《蘋果樹》《蘋果樹》

阿瑟斯和妻子在銀婚紀念日來到鄉間郊遊。他驚訝地發現,這個朦朧神秘、水彩畫般的地方非常熟悉,他記起來自己是個大學生的時候曾經來過這裡,在一個農莊借住,認識了張村姑娘曼吉。雙方一見鍾情,在美麗的蘋果樹下定情,他發誓將帶姑娘去倫敦共同生活,但是當他去往附近的城鎮銀行取錢購置行裝時,意外地遇見了對曼吉的諾言,他感到靈魂的譴責,可還是選擇了回倫敦與斯妲拉結婚。大多年後的銀婚紀念日,他又回到這裡,發現了曼吉精神錯亂后死去的墳墓。

《蘋果樹》這部中篇小說,作者自許為他最好的故事之一,文字優美、耐讀。通篇描寫青年大學生艾舍斯特因「憐憫」愛上天真純樸的村姑梅根,與她在蘋果樹下定情;又因階級意識而將她拋棄。他造成一起戀愛悲劇,而最終他又為此傷感,因為他遺失了生活中最美好的東西——「那蘋果樹、那歌聲和那金子」。本書是大學生英語學習必讀的經典名著,內容簡潔,通俗易懂,能充分反映英美文學的特點。故事開頭艾舍斯特對「憐憫」的討論,他說它「至少是蚌里的珍珠」。這個問題在作者寫作《蘋果樹》時,在寫給哈代的信中也曾議論過,他說:「蚌因珠而病,但珠是最美麗的東西,它比蚌本身更加珍貴。」據此,不難從小說中捕促到作者的道德批判和審美觀念

2 《蘋果樹》 -寫作風格

《蘋果樹》《蘋果樹》
高爾斯華綏屬於前派傳統型作家,未能突破現實主義的範式,在文學創作中依然密切關注現實生活矛盾,揭示社會的不公和黑暗,蘊含著深厚的道主義精神。在他的作品中飽含著對維多利亞時代陳腐的偏見、宗教、道德觀念和政治觀念的譴責,對維多利亞時代在階級、門第、道德、宗教偽裝下的虛偽、墮落、狹隘、膚淺的穩定、尊重、秩序進行叛,展望了對生活文化的新觀念。高爾斯華綏1916年創作的《蘋果樹》也是比較能體現他創作理念和風格的作品。表現了他對對事及客觀又敏銳地觀察,在節發展、物塑造、細節描寫、敘述語言等方面遵從現實主義原則。

小說《蘋果樹》以大學生弗蘭克·阿瑟斯特與農家少女梅根的為線索,採用倒敘手法,講述了在兩極分化的私有制社會中,大學生弗蘭克在一個農莊結識漂亮純樸的少女梅根並互相產生感,弗蘭克打算與梅根私奔到城市生活。他讓梅根在農莊等他,自己到城中去取錢準備二一起前往倫敦。恰好在城中碰見了好友和他的兩位,並和他們一起游完。後來他經過烈的思想鬥爭準備去找梅根卻未住苦苦等他回去的梅根。三年後,他與好友的斯特拉結婚。

這段往事時通過弗蘭克與斯特拉25周年銀婚紀念回到他們識的地方時弗蘭克回憶待出來的。小說開始時是弗蘭克與斯特拉銀婚紀念活動的場景,在妻子畫畫的時間裡她看見熟悉的自然環境回憶了述一段故事。最後在小說結尾才點明了少女梅根悲劇的結局——為而亡,給以震撼。故事的構思獨出機杼,擺脫了平鋪直敘的俗套,造懸念橫生,引入勝的效果。

高爾斯華綏十分注重藝術的社會和道德的作用,認為藝術通過表現善與美可以推動社會的改造,認為小說家應該通過物格的塑造而對類道德的有機發展做出有益的貢獻,因而在他的創作中多是運用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客觀冷靜地進行敘述,注重節發展與物格塑造的有機結合。他十分注重物格的典型意義,把主公的某些格描寫為了對各種不同類型的的概括與象徵,他認為有力的物格塑造是小說價值長久不衰的關鍵。在主公弗蘭克·阿瑟斯特就有著資產階級漫遊騎士的漫主義思想和對美好的幻想。弗蘭克富於詩質,幻想,憧憬著他與梅根純真的戀,但同時他又太年輕太衝動,缺乏理智而且多慮,因而也被感所困擾。當真正看到梅根吻他的枕窩時他就衝動和梅根約會,而且滿腦子都是與梅根的約會,他輕易的許下諾言要帶梅根走,可望二的幸福生活,而等到後來他才明白「他是不會同梅根結婚的,要是結婚,那無非是狂的相一陣,這種困苦懊惱的子不好過——然後——他厭倦了,原因就在於梅根她什麼都給了他,她是這麼簡單,這麼可靠,這麼像露。露——很快就會消失!」弗蘭克後來才明白他的簡單無知與缺乏理智。他們資產階級的方式與目的思考並生活著,他們總有一貪婪的暗流,一番奢望,圖新鮮,切望新的傳奇,新的冒險,新的樂趣,過來卻總是受到縱樂的折磨。正如弗蘭克的朋友羅伯特·加頓從一開始進農莊時的預言一樣,他與梅根之間產生了一段毫無結果的戀,他們的社會地位,階級差別等使羅伯特。加頓從一開始就能斷言他們的故事模式。這也是對當時現實社會的真實映與批判。

作者對主公還是賦予同的,弗蘭克對羅伯特·加頓那種「一個要充分發展,一定不能拘謹。感自己挨餓是錯誤的。一切感都為的是一樁好——豐富生活」褻瀆感的觀點是否定的,他有著自己較為純潔的觀與美好憧憬。然而他雖不是恣意玩弄女感的殺手,梅根卻因他的多負心而犧牲了年輕美好的生命。弗蘭克年輕時時梅根的,但也時有不同層次,不同程度的。有一個故事可以說明:一個女困在沙漠中,奄奄一息,衣不蔽體。第一個路過的很同的看了她一眼,咬咬牙走開了。第二個路過的為她留下了一套完整的衣服也走了。第三個路過的不僅把自己僅有的一壺給她喝,而且還與她相濡以沫,扶持她走出沙漠。梅根所碰到的弗蘭克只是第二個而已,而她卻以為弗蘭克對她的是象第三個那樣的。相梅根卻是象第三個那樣弗蘭克。弗蘭克他也曾自責自己是「壞蛋」,「勾引的庸俗的」,心裡煩躁地猶豫不決地放不下梅根,他同梅根對他真誠、完全痴狂的,然而同並非是一種烈的感,他梅根是因為「她那麼漂亮,她那麼痴的我」,他對梅根的遠不及梅根對他的那麼深摯忠貞,他甚至沒想到梅根會到死也痴痴地等待……他們的是不對等的。梅根可以為殉,而他在經過一番烈的思想鬥爭后認為梅根只能暗地裡充當他的玩物,作為,他們不能融入對方的生活,他對梅根的就好比王孫貴族在大魚大山珍海味的盛宴中發現了一到青菜豆腐湯,引起感官的一種刺,而這種新鮮感很快就會消失。他與梅根一個是格調很高的一絲不苟的貴族,而另一個則是大自然中的。

弗蘭克他大自然的美,但他同時也明白具有美感的,不可能想有什麼樂園就有什麼樂園,不可能找到能快活一世的避難所——這無法同藝術作品相比。藝術作品所表現出來的美是永恆的,看過讀過後永遠有那種崇高、謐靜、如痴如醉的感覺。生中欣賞太掠過一抹雲彩的自然美的美妙時光是不可能長久的。自然美比不得藝術美經久不變。而恰巧一個適合的女出現在弗蘭克生活中:斯特拉。這是一位在現實的英健康愉快的家庭氛圍中長的文雅標緻的姑娘。他們正好門當戶對,又純潔無瑕的朋友發展為夫妻也很順理章。讓可悲的是,斯特拉雖獲得妻子的地位而仍不能佔有丈夫的全部心,一味追求美滿的阿瑟斯特也始終伴著若有所失的煩惱而抱愧終生,這也連累了斯特拉的完美的生活。若此刻像梅根一樣美好的女子出現在弗蘭克的生活中,他最起碼會精神出軌,雖然他已婚,卻並未得到完全的滿足。他的格是十分複雜的,在明白了梅根殉的真相后,不動聲漠然置之,也不引咎自責幡然悔悟,只是若有所思,心緒不寧。這與有意玩弄女感而毫不羞恥決不悔過的紈絝子弟不同,也不同於《復活》中對自己年輕時的罪過徹底醒悟,以基督殉道的精神去拯救卡秋莎的聶赫留朵夫。他只是痛楚,悲悼失去了的青,嚮往那失去了的甜蜜。梅根了他理想的美好的模式的犧牲品,他只是對理想的追懷,而不是因為深梅根才悲悼的死亡。其實,所有的社會等級觀念都是借,合不合適也不是理由,關鍵是弗蘭克對梅根得不夠深,他對妻子斯特拉也不是,他對梅根、對斯特拉的感是不忠誠的,這也是造悲劇的直接原因。

高爾斯華綏在這篇作品中對造梅根悲劇的社會因素如舊時代陳腐的等級偏見、道德觀念也進行了譴責,這種虛偽的、狹隘的、膚淺的穩定秩序受到了理所當然的批判諷刺,從弗蘭克與斯特拉門當戶對的、穩定的二十五年的、瀾不驚卻並不真正幸福美滿的婚姻中就可以看出。同時弗蘭克對美好的追求嚮往也展示了對文化、生活、等的新觀念。通過對善良美麗的化——梅根這一物形象地塑造,寄寓了對社會道德趕緊的願望,並通過她悲劇的結局引發們的思考,引起們對類道德改造、社會進步的思考。高爾斯華綏也很擅長寫景狀物,他那辭並茂的景物描寫為他的現實主義手法塗了一層漫主義的彩,而且給自然灌輸進一種生命的息,使它和物的脈搏相適應,從而為書中物的格和節發展準備條件。書中通過弗蘭克的視角描繪了農莊里生機勃勃的,弗蘭克傷的康復與農場中蘋果樹繁盛的花朵相輝映,同時業映襯出青年女們的青和的美好與可貴,也襯出了等到花兒都謝了的年輕姑娘的不幸與可悲。這些包孕在有形畫面中的無聲語言,或給以欣悅,或給以憂悒,使們其所,恨其所恨。

3 《蘋果樹》 -名著品評

《蘋果樹》《蘋果樹》

喜歡《蘋果樹》那感傷優美而質地的語言。喜歡那富有生命激情的情感。喜歡那黃澄澄的荊豆葉子,茵綠細軟的落葉松……以及迷醉人的蘋果香。作者那單純放蕩而甜蜜的往事,那憂傷結局。是種傷殘的美,美的令人碎美的令人驚嘆。這是從生命最原始最潮濕最豐厚的情感中溢出來的一首歌。儘管曾經有過優美動聽的旋律,最終只是一首哀唱。但它卻溶於生命濃郁香醇的滋味,有如大自然清醇的氣息一樣。永不消失,溶入了作者的生命之血液。她那藍色的眼睛,花一般的嫵媚,恬靜的臉容,苗條的身材,蘋果花似的氣色,具有一股奇妙魅力,一下子吸住了阿瑟斯特。從他注視自己妻子的描敘中,開始了二十六年前的故事。曾經還有另一個蘋果花似的女子么讀到這裡腦海會飄過這個念頭。這個蠻象留了鬍子的席勒的阿瑟斯特。灰色的眼睛神色茫然有時富有深意。他默默無語,只是拎起放食物的藍子,跨下車來。他是尋什麼來著的。於是遇著公路邊上一座墳。那躺在裡面的人倒是得天獨厚,不必進那濕冷的墓穴,擠在陰森可怕,志文俗濫的墳墓中間,只消石頭一塊,不獨享遼闊的天空陌路人的吊念。這真是對他最辛辣的譏諷。在他銀婚的紀念日里,他心中充滿渴望,涌動一股貪婪的暗流。男人總是圖新鮮,熱切渴望新的傳奇,新的冒險,新的樂趣。卻毫無疑問受縱樂的折磨,倒不是飢餓的煎熬。這些描敘已經潛在了一個悲劇。

接下有一段經典的句子:藝術作品表現出來的美是永恆的,你看了讀了永遠有那種崇高,靜謐,如痴如醉的感覺。人生無疑也有這樣美妙的時刻,叫你意想不到銷魂時刻,但麻煩的是,它們好比太陽上面掠過的雲彩。一眨眼就消失,好似你靈魂本質中見到一點閃閃發光,或者黃金般的幻想。他渴望什麼?那暗流是什麼?是他曾經擁有的黃金美夢。這黃金,這歌唱,這蘋果樹,在希臘歌隊所唱的歌中,他回想二十六前那段銷魂放蕩甜蜜的經歷。那座引發他詩興的墳里躺著的正是從前給他黃金美夢的女人。悲劇氣氛到此瀰漫洋溢開來。對於他只是一段難忘經歷,對曼吉卻是一輩子。她背襯藍天,挎一隻籃子,你可以從她胳膊彎里見到藍天。她有雙無比動人灰色水汪汪的眼睛,彷彿那一天才睜開似。儘管她穿著粗拙卻樸素自然。這是他們看到她就想開發她的原因。是朝陽對落寞的一種憐憫。這個年輕人因為自身的才氣,模樣,高貴吸引了這個單純美麗的鄉下姑娘這裡描寫了哪個用石頭欄成的池子。年輕人每天到裡面洗澡。在這個浪漫優美開闊的村子,他無法阻止春鳥的唱,春心的蕩漾。也無法阻止悲劇一步一步的接近。曼吉最終自盡淹死在這池子里。或許它曾那麼美麗,卻直始直終充滿憂傷。因為阿瑟斯特是被這花香,這自然美景,這全心身的愛戀以及自身的詩人氣質迷醉的。他沒有愛過曼吉。他只是自負高傲自信他的青春會叫她覺醒。她這個原始單純的女人,不知道行吟詩人,撒克遜的女人顯然同他是兩個世界的人。而阿瑟斯特的浪漫詩情忽略了這些,加強了悲劇的發展。儘管她的鞋是破的,手很粗糙,但是這有什麼呢?在鄉村獨特清澄的景緻里他無法覺察到以後會覺察或者無法忍受的東西。他是被迷醉了。她粗糙紅潤的小手扶著他,他拉過來真想吻它。多情浪漫的人,愛一切純樸自然的東西,她是自然的花兒,草兒,充滿大自然氣息。他迷醉的是大自然。

當喬追趕曼吉被阿瑟斯特碰見時。她激動羞怯的喊道:你譏笑我,譏笑我們。這其中有差距,她能感覺的。當他抓住她雙手時,她一直退卻直到一簇簇蘋果樹粉紅的花蕾碰到她激動的小臉和黑髮。又是迷醉了,蘋果粉紅花蕾的迷醉。因為曼吉就似這些蓓蕾,貝殼似的,粉紅色,野性未滅,又那麼清新。他當然想咬一口。他咬了,卻是那麼惶恐。他知道她愛上他了,她臉色沉醉而蒼白。她熱情的吻了他,把他的手放在自己心坎上,唇上。蘋果花蕾蓋住了她的頭,她頭頂上那朵蘋果花……讓他迷醉了。他儘管興奮,快樂感動。但還是不安惶恐。這裡沒有愛情啊,只有激情與春光迷漫,迷惑他的理智。如果他能夠理智些,不讓他的激情泛濫,也許曼吉不會死。她不是他世界圈子裡的人,卻是這麼單純,年輕,無所顧忌。是這麼崇拜他又無人保護她,黑夜之中他怎麼能不保護她呢?她是自然美的化身,好比這春夜,這盛開的白花,他怎麼不接受她將賦予他的一切呢?怎麼不舒展他們心房的春意呢?春天已經來了,他沒有理由抗拒春天。當他看到她吻他睡過的枕頭時,衝動起來。第三次他主動的吻了她,象一對真正戀人:吻,陌生,奇妙,帶點兒無暇的稚氣。他的衝動毀了曼吉的一生。如果沒有蘋果樹下的那一夜,沒有那些不自覺的諾言。儘管他見到她愛慕的眼光身上會一陣哆嗦。飛蛾還是燒焦了它的翅膀。模糊的花和蓓蕾,在漸漸透進來的月光下,著魔了活起來。他身處在顫抖神秘的,月色朦朧的樹叢之間,什麼都迷惑。他眼前的那朵蘋果花像每時每刻都在活起來,以她神秘白色的美參入他等待的心情。這註定她被拋棄的命運。因為她就是朵白色美麗的蘋果花兒。如採擇下來的花朵逃脫不了隨手一扔的悲劇命運。他貪婪的是她對他忠誠的愛情,她自然純樸的青春氣息。這是自然設下的陷阱。她似自然的一顆露水,那麼簡單,那麼可靠,把什麼都付出了。很快就會消失。只有在鄉下那個獨特的環境他的迷惑才存在。

《蘋果樹》《蘋果樹》
他與她在蘋果樹下私定終身的遲日,他去了倫敦,沒有再回來。在遇到哈里台一家后,遇到斯旦拉這個充滿學問與教養富有高貴氣質的女子時。他真實感覺自己那份情感的荒唐與不現實.。他下定決心忘記過去,同哈里台一家坐上到陶拉斯的火車。路途他矛盾重重,良心倍受痛苦煎熬。當他看到曼吉瘦弱嬌小的身子在大街茫然尋找他的身影,他的情感幾乎崩潰。他春情盎然的血液里感到需要她的親吻與柔小的身子,她不顧一切的愛念,需要那夜蘋果樹下的奇妙情感。只是春情盎然的血液里需要這些。實際上他需要的是一種圍牆花園裡的氣氛,他所成長的環境培養他這種感覺。對曼吉是原始的情感,大自然的情感,是真實原我的,這種感情一輩子沉澱在他靈魂里。他沒有回鄉下去,成全了曼吉的悲劇命運。

二十六年過去,那放蕩的青春故事永遠沉澱他心裡。回憶使他無法面對現實里那座姑娘的墳。那姑娘痴迷了淹死在小池裡,她頭頂插了一朵白色蘋果花。死去的臉象孩子似的臉美極了。那池子的水不到一尺,怎麼淹死人呢?她是痴迷了,聽說那一片草地上有鬼。她知道,我也知道,可她告訴過我要把她葬在那顆蘋果樹下。在生時她總是在那顆蘋果樹小路邊張望。我猜她是……她的確有著戀愛這事兒。沒有誰知道她怎麼死的,但我知道。老頭兒說出那段往事,無不惋惜。因為曼吉是世上最好最單純的姑娘。曼吉,可憐的曼吉從山那邊走來,站在蘋果樹下等待,張望。曼吉去世了她永遠是美。她的死亡造就這段美麗。春天,激情奔放的春天,開著花兒,唱著歌兒,這是他與曼吉的春天。可現實里,阿瑟斯特的眼裡缺少什麼:缺蘋果樹,缺歌唱,缺黃金。也許這是曼吉一輩子唯一回報。她純樸的一生換來一個詩人生命中最憂傷的回憶。在此她生命永恆。她一生的悲劇永恆。是幸還是不幸?

4 《蘋果樹》 -作者簡介

《蘋果樹》約翰·高爾斯華綏

約翰·高爾斯華綏是二十世紀英國著名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家和劇作家。他的中篇小說《蘋果樹》表現出一種浪漫化的現實主義傾向。在這個故事中作者描寫了阿舍斯特和梅根的愛情悲劇。通過分析本文發現造成這出悲劇的根本原因是不平等的資本主義社會。阿舍斯特的性格具有兩面性:一方面是自私自利,不負責任,熱衷於為自己辯護和自欺欺人;另一方面是沉溺在所謂的「憐憫」和「騎士精神」中。高爾斯華綏並沒有衝破資本主義制度的縛。通過他對阿舍斯特性格的刻畫,他的階級局限性也體現了出來:他一方面已經認識到了腐朽衰落的資本主義會,並勇敢的把它揭示出來;另一方面他力圖挽救資本主義制度,為本階級尋找出路。憐憫和騎士精神是其對本階級的美化,他企圖用文學中的美來掩蓋醜陋的資本主義。他本身就是一個資產階級。本文在前人分析的基礎上探討《蘋果樹》中體現的資產階級的本性。它首先分析高爾斯華綏的寫作背景,其次分析他對阿舍斯特兩面性性格的刻畫,最後分析造成阿舍斯特和梅根愛情悲劇的根本原因。另外,本文還將分析「憐憫」和「騎士精神」的實質和浪漫色彩在小說中的體現。希望本文的分析能對高爾斯華綏及《蘋果樹》做進一步的了解。約翰·高爾斯華綏(1867-1933),英國小說家、劇作家。出身於律師家庭,畢業於牛津大學,並取得律師資格。1932年獲諾貝爾文學獎。高爾斯華綏的作品以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英國社會為背景,用自然主義的手法對道德問題和社會問題進行剖析,對資本主義社會和法律具有揭露和批判的意義。代表作有長篇小說《法利賽人的島》 、 《莊園》 、 《博愛》 ;系列長篇小說《福爾賽世家》 三部曲: 《有產業的人》 、《騎虎》 、 《出租》 , 《現代喜劇》 三部曲: 《白猿》 、 《銀匙》 、 《天鵝之歌》 、 《尾聲》三部曲: 《女侍》 、 《開花的荒野》 、 《河那邊》) 。他的劇本也很成功,有 《銀匣》 、《鬥爭》  《法網 》 等二十餘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