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虎度門是粵劇的術語,意指演員們出場的台口。一個優秀的伶人,一出虎度門,便要忘記本我,投入角色,交自己的心,人生如戲……。

1 《虎度門》 -影片簡介

《虎度門》《虎度門》

 「虎度門」是廣東大戲(粵劇)的術語,指演員出場的台口,只要他踏出虎度門便得忘卻自我,交出真心去演活別人的故事。本片杜國威根據他本人的舞台劇改編而成,香港影評人出身的導演舒琪久休多年重拾導筒之作,表現平實。最可觀的是飾演主角冷劍心的蕭芳芳,這是她繼多年前的《小姐撞到鬼》(原名《撞到正》)再演粵劇圈的故事。這位享譽多年的粵劇名伶正面臨人生的虎度門:丈夫事業失敗準備全家移民澳洲;女兒表現出同性戀傾向;劇團打算革新卻推行困難;劇團小生暗戀自己;最主要的是她發現了自己多年前因事業而拋棄的私生子,而他正是劇團新花旦的男友。芳芳的舞台功架十足,舞台下的人生抉擇也演得細膩動人。演袁詠儀男友的陳曉東,憑本片開始受到矚目。

 

2 《虎度門》 -內容簡介

在粵劇舞台馳騁三十餘載的名伶冷劍心,事業上功成名就,生活上卻要面臨人生的虎度門。其夫君生意失敗,欲移民澳洲,要求劍心離開心愛的舞台;分離二十二年的親生子阿俊為追求劇團的花旦出現在劍心面前,母子相見卻不能相認。面對平凡、複雜的人生選擇,俠骨柔腸的劍心思前想後,悲喜交集。真是人生如戲,醒時依舊在台前。
 

3 《虎度門》 -劇情介紹

《虎度門》《虎度門》

 所謂「虎度門」,在本片一開始就以字幕解釋——「虎度門是粵劇的術語,意指演員們出場的台口。」本片女主角冷劍心,便是一位日日進退於虎度門的粵劇名伶——一入虎度門,她便是台上光彩照人的「大戲」名角兒,與台下觀眾截然兩分;一出虎度門,她便成了眾生中的尋常一員,與「觀眾」渾然一體。熟悉《霸王別姬》、《梅蘭芳》等影片的觀眾,在觀看這部同樣以伶人為主角的電影時,可能會有很大落差感——如果說前兩者是將戲曲和伶人捧上神壇,高懸於眾生之上,《虎度門》則是將其「下放」到市井,還原於眾生之中。正如《梅蘭芳》中邱如白念念不忘的是告誡梅蘭芳「這便是尋常世界,但你不是為這尋常世界而生的」,而《虎度門》中的冷劍心卻邊對鏡畫眉勾眼邊隨著收音機學英語,轉過頭來還要吃一塊熱騰騰的臭豆腐。

而正是這種市井氣的刻畫,表現出影片對粵劇和粵劇伶人的態度——把這兩者看作百姓之謂百姓之屬,草根生出的草根文化。那就是家門口臭豆腐攤般的存在,平凡實在,不用花心思去評判對錯或高攀低就,所以眼光和心思也就坦然。《虎度門》將「大戲」上演時觀眾的狂熱追捧收入鏡頭,卻也不迴避粵劇學院的貧寒簡陋。舞台上冷劍心的技藝精湛自然是片中的亮點,生活中冷劍心的豪放、精明甚至市儈卻也是本片的戲眼。當她為獎券中了兩打喉糖而失態得歡呼雀躍、面對台下相見不相認的親子在台上悄然落淚,觀眾能感受到難以言喻的親切和理解:她不過是千萬日日奔忙的芸芸港人中的一員。而粵劇依舊鮮紅的血液,便借她之口流入與她一樣平凡的港人的血脈中。

影片中,尚沒有「表演藝術家」的頭銜將冷劍心神化,她的藝術也還沒有淪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申報單上一行單薄的鉛字。民眾依舊認可揚名近兩百年的粵劇和「大戲」伶人,是因為在這個時代它們依舊草根——「表達著我們的性情,更具有認同感、親和力和凝聚力」。而片中年輕女孩將冷劍心與劉德華相提並論、追問女伴「是我有型還是她有型」的言行,也因此顯得凡俗而可信——代際並沒有隔斷舞台與觀眾,年輕觀眾依然能從中找到與自己相關的特質,從而了解並喜愛這種藝術和藝人。而正是這樣的年輕觀眾,為劇中那位孜孜不倦改革粵劇的青年編導提供了動力,使其有決心讓粵劇繼續「薪火相傳,生生不息」。

《虎度門》展現出的態度和前景是如此誘人。而現實中,政府的補貼卻不能挽回中國內地的戲曲觀眾群斷代並趨於瓦解的現實,地方戲曲依舊在從根本上失去延續發展的動力,難逃式微。這其間的幸與不幸,如何不發人深省?

4 《虎度門》 -影評

  
把面向傳統文化的鏡頭更加推近了一些。女主人公是戲班子的當家花旦,影片圍繞其事業、家庭兩方面展開細膩入微的描寫,既展現了粵劇藝術在民間的蓬勃生命力,又表現出主人公從流光溢彩的舞台上退居家庭生活后產生的失落和苦悶。面對現實生活中的諸多失意和壓力,主人公覺得只有在舞台上才是自己的理想佳境,影片多次表現了她在台上沉思和獨舞的夢幻場面:沉浸於戲劇英雄的「唱念做打」,忘記了塵世中人的煩惱和不幸。作者眼中,現實生活往往是瑣碎、枯燥、無聊的片斷,壓抑感、憂愁無所不在,而藝術舞台則是多姿多彩魅力無窮的世界,可以寄託心靈。一個在平凡生活中不能免俗的女人,一到舞台上立即精神煥發、風采照人,從一個演員戲里戲外精神狀態,可以看出傳統文化的巨大力量。傳統文化確實具有極大的凝聚力,片中戲迷們狂追蕭芳芳的場面,使人想到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里的萬眾追星、群情激沸。   


「虎度門」是廣東大戲(粵劇)的術語,指演員出場的台口,只要他踏出虎度門便得忘卻自我,交出真心去演活別人的故事。事業上功成名就的名伶冷劍心(蕭芳芳),生活上卻要面臨人生的虎度門。分離二十二年的親生子阿俊(陳曉東)為追求劇團的花旦(袁詠儀)出現在劍心面前,母子相見卻不能相認。第一次相見是自己正演繹得卻是《劈山救母》的母子相見一折,台上台下悲喜交集,又怎麼不心攪淚飛呢。之後又攙和著和他們逛街,陳言以前沒看過大戲沒想到是如此好看,還見到蕭是真的流出淚來,蕭道:你喜歡啊那我給你流個看看,垂首片刻抬頭間已是花雨紛飛了。 

上一篇[拜恩]    下一篇 [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