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蟲師》自從2003年開始連載之初,就迅速聚集了大量人氣,單行本僅發行了8卷時就達到了350萬部的銷量。並在03年日本文化廳所設立的媒體藝術節上獲得漫畫部門的優秀獎,並於05年製作成了TV動畫,動畫版在尊重原作的基礎上通過細膩精美的畫面和動人心弦的配樂又打動了一批人,是公認的成功之作。

《蟲師》《蟲師》
片名:蟲師
譯名:Mushishi
導演:大友克洋
原著:漆原友紀
主演:小田切讓 江角真紀子
   大森南朋 蒼井優
類型:劇情/懸疑
發行:東芝
上映日期:2007年春
官網:http://www.mushishi.jp/story/index.html
推薦指數:★★★★

1 《蟲師》 -劇情簡介

在泰國,據說蟲師能夠調遣毒蟲,呼喚飛蟻。在漆原友紀的漫畫中就有這樣一位本領高強的人物:銀古。他出入窮鄉僻壤去追尋蟲的足跡。蟲可能潛伏在人的身體中,潛伏在沼澤地中,潛伏在整個山嶺中;帶來疾病、瘟疫等可怕的災難。銀古穿越草木的意識,找到結症,予以化解。他一路走來,與少年天才畫師、寫蟲之卷的女孩,保佑一方平安的大師……惺惺相惜,又黯然別離。在這裡,共存與犧牲,始終是最傷感的話題。

「蟲」是一種存在於另一個世界的生物,和人類所熟知的動物或植物完全不同,而是一種更接近於生命本源的存在。這些東西總稱為「蟲」。它們的形態和存在都很曖昧,當人與蟲的世界重迭之時,發生了超越人類智慧的怪異現象,此時人類才開始知道它們的存在。所謂生命,並非為威脅異己而存在。只是,各自以各自的形態存在著——由於蟲和人之間的特殊關係,便產生了「蟲師」這個職業,蟲師們四處旅行研究蟲的相關知識,並幫助人們解決和蟲相關的事件。蟲師銀古一直堅信「生命不是為了威脅到其它生命,而是為了維持自己的延續而存在於世」。他雲遊四方,對蟲的生命形態,生存方式進行研究,並接受人們的委託,解決可能是由蟲引起的怪異事件……  
 

《蟲師》《蟲師》


2 《蟲師》 -關於影片

 
 
《蟲師》從開始發表的轉瞬間就聚集大量人氣,成為單行本7卷累計銷量250萬部的人氣漫畫。《蟲師》是漆原友紀獲得「Afternoon1998年冬季比賽四季大賞」的出道作品。2005年改編成電視動畫播出,細膩唯美的畫風與極富深度的內容,得到支持者及動畫業界的高度評價與肯定,並在2006年東京動畫大獎獲得了電視動畫的優秀作品賞。

《蟲師》曾連載在集英社的青年漫畫月刊《午夜》。《午夜》是一本內涵與品質較高的青年漫畫雜誌,而作為《午夜》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蟲師》本身也體現出強烈的獨特氣質,《蟲師》的故事用一句話概括就是「平平淡淡才是真」,沒有跌宕起伏的情節,沒有令人血脈沸騰的故事,也沒有催人淚下的故事,漆原友紀通過「蟲」與人接觸的故事,把世間的人情世故描寫得淋漓盡致,從她那用粗獷與簡潔的線條構造出的自然世界所透露出的,是一種平靜,質樸的生活氣息,雖然它的故事發生在另一個平行世界,但閱讀起來卻很有親切感,這些故事似曾相識,好象發生在自己身邊一樣,但又帶著與眾不同的新鮮感,這就是所謂的「藝術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吧…… 

3 《蟲師》 -主創簡介

如果說宮崎駿是令日本動畫邁向世界的先驅,大友克洋就是他的繼承者。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他的作品同宮崎駿一樣,受到國際注目。他1973年在《增刊ACTION》上,以漫畫家身份發表處女作。1983年憑《童夢》得到「第4屆日本SF大賞」。以前,這個大賞只會頒給科幻小說家,大友克洋成了首位獲此名譽的漫畫家。在擔任過電影《幻魔大戰》的角色設計之後,大友與動畫製作結緣。1988年他以導演的身份,將《AKIRA》動畫化,打破日本動畫紀錄,從背景到道具,無不體現大友克洋「真實性」這一特色,未公映已引起話題。其後,更以6國語言在世界各地公映。在歐美受到很高的評價,並得到了各種電影獎。

1995年,《MEMORIES》以三部作品的形式作為劇場版公開。其制畫和背景的工作都很細緻,美麗的畫面簡直如同真實的一般。大友克洋和兩位新晉動畫家森本晃司、岡村天齋集體創作了這部3個單元的動畫集。其中《大炮之街》由大友克洋本人親自執導。1997年,大友克洋協助動畫的《PERFECTBLUE》發布,在柏林動畫展等眾多著名動畫展中受到很高的評價。其中平常性與異常性的對比,虛構與現實的交替的幻覺感,可以說是本作品的真正價值……

4 《蟲師》 -作品評點

我看見滿眼的綠,一種是陳年木屋褐黃色木粱上微微一抹暗綠的苔痕,蒼涼而柔婉;一種是原始叢林的初夏,與某種濃郁的氣息一起生長的重重迭迭明綠色葉子,純粹而強烈。

鬼或蟲,都是過去的事情,屬於人類的幼年時代,在那些蛛網密布的時光中,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它們的存在,不需要理由。因為有信仰,有那些希望與畏懼,渴求與悲哀,所以,人們的世界里總摻雜了那些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所以異界的生物,只不過就是那樣理所當然存在著,按自己生滅起伏規律運行的——和緩的世界。如風吹過去的時候,你感覺不到它,卻意識到它的存在。你會覺得風起是怪異的事情么?

其實可以說,我是羨慕《百鬼夜行抄》和《蟲師》當中的人們的。他們的心境一如往日平和,甚至於,連他們生活的環境也是那樣的平靜,一如很多年以來,我們祖先習慣的生活方式。而現在呢?當樓群生長於大地,電氣驅散了黑暗,不知不覺中,我們為自己營造了新的世界,這個新的世界,與我們的祖先所在的世界已經相去甚遠,我們,早已經不知不覺中從故園中遷徙,來到一個嶄新的,或者是陌生的世界。

《蟲師》《蟲師》

徐徐漫步,看到的風景清晰而恬靜,但一天下來,能將多少山水盡收眼底?如果借汗血的寶馬,官道上疾馳,只要三日就可以從蜀地抵達長安,閱盡一路風煙。火車或汽車,窗外風景急速飛過,目不暇接,看久了,眼睛會酸疼,不如想象目的地的美景。若在新幹線或者超音速飛機上呢?見到的或者不能見到的?又該是什麼樣的景象?我們是需要「速度」的人,我們為了終點而放棄過程,我們想象抵達終點的暢快,我們忘記看窗外。

創造一個新的世界,是我們的選擇,因為新的世界是我們的慾望所構築、所依存,實際上,我們已不能回去,也無必要回去。也許吧……但偶爾想放鬆精神的時候,讓思想自由馳騁在這繁華璀璨的現代世界外的某處天地,請不經意地翻開這本書。

如果說生命是樹,人類只是樹梢上的一枝,往下還有樹乾,還有盤根錯節的樹根,在那些我們的視線、感受所不能及的地方,那些就是「蟲」的所在。既不是動物也不是植物,而是生命的原生體——「蟲」,與人們並存於這個世界,被無知無覺的我們所忽略,但偶然也會產生奇異的現象,昭示它們的存在。蟲師是可以溝通於兩個世界的奇人異士,但他所知的一切並沒有確定的答案。——因為我們是人類啊,位於生命的巨大深淵中一支浮木之上的人類。我們以為我們拋棄了黑暗,其實我們只是閉上了眼睛。

如果說《百鬼夜行抄》是一首哀歌,那麼《蟲師》就是一個寓言,謎底在深深的綠色之中。人類變異成為「蟲」只要是出於本身的意願,便談不上幸或不幸,因為,光之酒灑落的地方,早有新的綠色開始慢慢泛濫,而寧願長眠於沼澤,與蟲為伍的綠髮少女,最終也在遙遠的海邊小漁村找到了自己的歸處……如果註定要失去視覺,我想,我仍然和那黑暗中的小女孩一樣,捨不得將視線離開那永恆的光河,因為,我們由此處而來,我們註定將回到此處……

《蟲師》《蟲師》

那種心情,該怎麼形容呢?不是畏懼,不是恐慌,更不是好奇……如果要勉強形容的話,應該說是「驚異」或者「震動」吧,仿似被囚禁於玻璃屋中的昆蟲,某天玻璃碎掉了一角,於是可以隱隱窺視到外面的天地,於是整個細小的身軀一下子被那陌生而強烈的興奮所充滿,戰慄著不敢向前多進一步,也不捨得向後退一步……

蟲來源於自然,所以,最強的力量,始終來自於自然本身。於是突然明白了漆原友紀先生在創作《蟲師》第四卷時候的心境——「思考這個故事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以前去白川鄉時候的事。日落後的深山非常寂靜,而故鄉明朗的色調、人們溫暖的話語、深深的夜色、朝霧和鮮艷的陽光以及昆蟲抑揚頓挫的鳴聲……一時萬分分明」。

該說的所有,漆原先生已經說了,夫復何言?當潮水已經漲起,即將翻江倒海將一切淹沒,沒入那不可知的洪流當中,我還有什麼話還沒有說完呢?哦,也許,應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5 《蟲師》 -參考資料


    http://ent.sina.com.cn/m/f/mushishi/index.htm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