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血色將至》

標籤: 暫無標籤

美國電影《血色將至》,講述從地底下滾滾冒出來的石油,要比這個世界上任何金銀珠寶都更加充滿誘惑力,也更能映襯出人性中的貪婪和慾望,血色將至。導演:保羅·托馬斯·安德森;主演:丹尼爾·戴-劉易斯/凱文·J·奧康納/塞倫·希德。電影發行公司:派拉蒙優勢 [美國]/等,2007年12月上映。

1 《血色將至》 -劇情概述

《血色將至》《血色將至》

故事發生在1898年,是一個由家庭、忠誠、權力和石油交織一起之後衍生出來的史詩傳奇……那是一個非常有煽動效果的荒涼邊境地帶,在一個世紀之交,加州即將進入的是一個因為石油開採而走向繁榮昌盛的時代。我們將會跟隨著丹尼爾·普萊恩維尤的腳步,他那多姿多彩的經歷,就是石油年代的一個政治性的縮影。丹尼爾原來是一個銀礦的礦工,窮困潦倒、前途渺茫的他,還在一次意外中摔斷了自己的腿。決定放手一搏的丹尼爾意外獲悉一條秘密的信息,那就是位於美國西部有一個不大的小城鎮,那裡的土地竟然有石油不斷地從地底下滲出來。丹尼爾變賣家產,帶著他的兒子H·W動身前往那個幾乎被灰塵與黃土覆蓋了的小城鎮,抓住這個對於他來說,有可能是最後一次的機會。幸運的是,丹尼爾和H·W瞅准了時機,他們的運氣和財富,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成倍地積累起來,社會地位也隨之迅速串升。然而隨著成就越來越多,丹尼爾的靈魂也開始缺失,他成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商業騙子。花去了整整29年的時間,丹尼爾終於完成步入富豪的宏偉願望,成為一代石油大亨,可是他也開始喪失一些人性中最基本的品質,比如說愛、希望、社區、信仰和雄心壯志,甚至還危及到了他與H·W之間的父子之情,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那代表著墮落與欺騙、滾動著的石油。當邪惡冒頭,一位象徵著純潔和信仰、魅力非凡的傳教士伊利·桑迪也步入這片腐朽的土地,於是,一場發生在財富、工業與宗教的聖潔、忠誠之間的衝撞展開了……如果說富有的企業家是那種善於玩弄手段的騙子,那麼傳教士則更像是某種陰謀家,當矛盾被不斷激化的時候,即使是道德上最不明確的劃定,也是讓人感到無比信服的。

2 《血色將至》 -一句評論

對於編導保羅•托馬斯•安德森來說,影片代表著一次非常有紀念意義的進化,足以讓電影工業產生難以抵擋的悸動。——《費城日報》
影片是保羅•托馬斯•安德森和丹尼爾•戴-劉易斯共同協作的結果,少了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它都不可能擁有如此魅力。——《洛杉磯時報》
「不!」是拉開故事序幕的第一句台詞,我覺得它也適應於對這部影片的評語中。——《紐約媒體》
影片因為過於追求大膽的體現,最終變得冷冰冰,沒有任何實質的情感在其中。——《電影沙龍》

3 《血色將至》 -幕後製作

【關於影片】

《血色將至》《血色將至》
影片是保羅·托馬斯·安德森自編自導的第五部作品,改編自上世紀20年代由厄普頓·辛克萊爾(Upton Sinclair)創作的經典且稍嫌放蕩的小說《石油!》(Oil!)。安德森作為一名電影人,因為拍攝了一系列出眾的作品,而受到了極大的讚譽,包括《賭場縱橫》、《不羈夜》、《木蘭花》和《狂野之愛》,一下子就將安德森推至了評論界的浪尖上,如今他又製作了這部稱得上是「之最」的完美作品《血色將至》,帶領著觀眾跟隨著一位名叫丹尼爾·普萊恩維尤的殘忍無情的石油大亨的崛起,敘述了一個有關道德的兩個極端是如何相互作用、相互影響的。影片的主演是才華橫溢的丹尼爾·戴-劉易斯,他將這位石油大亨描述成了電影銀幕上最厭惡人類的角色之一,貪慾與背叛並駕齊驅--《血色將至》一定能夠真正震撼到你的良知。那麼保羅·托馬斯·安德森是如何對一個上世紀20年代就已經出現的故事著迷的呢?他表示:「其實,早在我找到這本小說之前,就已經有了製作一部類似的影片的打算,我那時候一直在嘗試寫一些東西,或者說任何東西,然後我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個有關家族之間的爭鬥的故事,可是我總覺得它還不夠完善……就在這個時候,我讀到了小說,發現裡面有許多現成的場景,都非常適用於我之前創作的那個故事,而且最讓人驚喜的是,它竟然是以油田這個具有廣闊前景的領域作為故事背景的--小說中的這些元素,似乎就是為我的劇本特別準備的,所以我決定將它改編成一部電影。再加上我一直都想找個機會和丹尼爾·戴-劉易斯合作,正好這就成了能夠實現這個想法的一個機會。總地說來,這本小說是賦予我靈感、激勵我完成劇本的動力之源,完成之後,我就把它拿給了戴-劉易斯。」雖然故事來源於小說,但保羅·托馬斯·安德森卻為影片換了一個毫不相干的標題,他解釋說:「我之所以改掉名字,是因為我發現到了最後,劇本與小說產生了一些本質上的差別,所以我變換標題,對原著也是一種尊重,而且新名字可能要更加適合影片的內容。其實我本人就是在加州長大的,那裡確實有許多油田,我住的地方離貝克斯菲爾德市不遠,是加州最初發現油田的幾個城市之一,即使到了今天,那裡仍有未開採完的油田繼續勞作著。其實對於我來說,對於石油總是存在著一些好奇心,想知道它們是如何運作的--我們需要做些什麼,才能把儲藏在地底下的石油抽上地面?正是因為一直以來的喜好,才促成了這部《血色將至》的完成,特別講述一下有關這個國家加州的石油的分佈狀況。其實我們只使用了厄普頓·辛克萊爾小說中的前兩百頁,但對於我的劇本的補充幾乎是完美的。辛克萊爾是在上世紀20年代開始創作這本小說的,當時他和他的妻子去了西格拿爾山那一帶的地區,規劃中,那裡本應該是坐落著一個又一個度假村,因為從那裡可以俯瞰到風景如畫的長灘小海灣。然而最終卻有人決定,度假村的計劃取消,改建油田……而他們也確實得到了石油。從石油冒出土地的那一刻起,整個社區開始陷入徹底瘋狂的狀態,當辛克萊爾目睹到社區所有的人都在努力將這種情況持續地久一些時,他說他看到的是赤裸裸的貪婪,就好像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都在走向癲狂的邊緣,他知道自己應該寫些什麼了,這也成了他開始創作這個故事的真正初衷。至於我們,只是從辛克萊爾結束的地方開始,影片的核心部分仍然是幹勁和野心,不僅僅是從這個不受約束的石油大亨身上能看到這些,它們同時還出現在那些期望從自己擁有的土地中得到更大財富的人身上。」

【關於表演】

《血色將至》《血色將至》劇照

《血色將至》中,不僅是需要丹尼爾·戴-劉易斯做一些非常危險的拍攝,保羅·達諾的角色性格下面也隱藏著一種與社會、政治同步的階級矛盾。至於內容方面,還涉及到了一些宗教方面的問題,保羅·托馬斯·安德森表示:「拍攝這部影片應該具備一種什麼樣的意識呢?是要縱容這種潛在的個性,還是讓它的矛盾直接升級至頂端,然後轉變成黑暗的一部分呢?當你開始思考一些不同於兩個男人之間戰爭的問題時,就會想到,如果這兩個人根本不像想象得那般了解自己,又會出現一種什麼樣的情況呢?」確實,保羅·托馬斯·安德森是因為丹尼爾·戴-劉易斯和保羅·達諾在《傑克和羅斯的情歌》中的出色演繹,才最終決定由達諾來飾演影片中的雙胞胎角色保羅和伊利·桑迪的,安德森繼續說:「沒錯,我是從《傑克和羅斯的情歌》中認識達諾的,隨即我就打電話給影片的導演麗貝卡·米勒(Rebecca Miller),她同時也是戴-劉易斯的妻子,告訴她我有多麼地喜歡這部影片……但是我腦海里想的第一件事卻是--『那個小夥子到底是誰?』我覺得他簡直太出色了。米勒和戴-劉易斯都對達諾讚揚有加,我甚至產生了一個瘋狂的想法,這要是我的兒子多好。當我真正見到達諾之後,發現他正如我想象的那樣,是一個出色的年輕演員。」最初的時候,保羅·達諾只需要飾演保羅·桑迪即可,不過後來,保羅·托馬斯·安德森還是決定讓他同時還包攬了伊利這個角色,安德森說:「剛開始拍攝的時候,我們對於某些場景的概念還是挺模糊的,惟一知道的就是這兩個角色應該站在什麼位置上,然後我們會使用兩架攝像機同時進行拍攝工作……我要說的是,最終拍出來的效果,都是戴-劉易斯和達諾跟隨故事發展即興表演出來的,但當衝突升級時,卻是達諾先出手打了戴-劉易斯。」

4 《血色將至》 -演員陣容

丹尼爾·戴-劉易斯 Daniel Day Lewis ....Daniel Plainview
凱文·J·奧康納 Kevin J. O'Connor ....Henry Brands
塞倫·希德 Ciarán Hinds ....Fletcher Hamilton
保羅·達諾 Paul Dano ....Paul Sunday / Eli Sunday
狄龍·弗雷澤爾 Dillon Freasier ....H.W. Plainview
《血色將至》《血色將至》劇照
Christine Olejniczak ....Mother Sunday
Paul F. Tompkins ....Prescott
JimMeskimen
Colleen Foy ....Adult Mary
SundayKevin Breznahan
David Willis ....Abel Sunday
Vince Froio
Hans Howe ....Bandy
Russell Harvard
Coco Leigh ....Mrs. Bankside
Hope Elizabeth Reeves ....Elizabeth
Erica Sullivan
Martin Stringer ....Silver Assay Worker #1
Jacob Stringer ....Silver Assay Worker #3
Matthew Braden Stringer ....Silver Assay Worker #2
Joseph Mussey ....Silver Assay Worker #4
Barry Del Sherman ....H.B. Ailman
Harrison Taylor ....Baby HW
Stockton Taylor ....Baby HW
Randall Carver ....Mr. Bankside
Sydney McCallister ....Mary Sunday
Kellie Hill ....Ruth Sunday
Dan Swallow ....Gene Blaize
……

5 《血色將至》 -主演資訊

【丹尼爾·戴-劉易斯 Daniel Day Lewis】
《血色將至》丹尼爾·戴-劉易斯
丹尼爾·戴-劉易斯,1957年4月29日生於英國倫敦。英國演員,父親是英國桂冠詩人,母親是演員,14歲便在名片《血腥星期天》亮相,25歲以舞台劇展開正式職業表演生涯。不久便有機會在《甘地》等片演些小角色,以《歡樂洗衣店》及《窗外有藍天》崛起。1990年以《我的左腳》中殘障作家的震撼性演出抱走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以寬廣的戲路和卓越的演技著稱。2008年又以《血色將至》中的表演贏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新作是羅伯·馬歇爾導演、妮可·基德曼、佩內洛普·克魯茲、瑪麗昂·歌迪亞等眾多大牌雲集的《九》,值得期待。

【凱文·J·奧康納 Kevin J. O'Connor】
《血色將至》凱文·J·奧康納
凱文·J·奧康納,1963年11月15日生於美國伊利諾斯州。 奧康納最初的夢想是當一名漫畫家,從影以來,曾經出演了三十多部電影,在《諸神與野獸》、《殺人硬體》等影片中都有精彩的表現,《血連環》和《英雄》這樣的動作片更是見證了他過去的輝煌。

6 《血色將至》 -獲獎情況

2008年2月24日,在洛杉磯柯達劇院隆重舉行的第80屆奧斯卡頒獎禮上,《血色將至》獲得最佳攝影獎。  

7 《血色將至》 -影片花絮

——編劇兼導演保羅·托馬斯·安德森說,在影片開始拍攝之前,他每天晚上都要看一遍1948年的《浴血金沙》。
——影片的名字來源於《出埃及記》的第7章第19行:「埃及到處都是血色將至的景象,即使是木製或石頭容器也不例外。」

8 《血色將至》 -精彩對白

《血色將至》《血色將至》

Daniel Plainview: Are you an angry man, Henry?
Henry Brands: About what?
Daniel Plainview: Are you envious? Do you get... envious?
Henry Brands: I don't think so.
Daniel Plainview: I have a competition in me. I want no one else to succeed. I hate most people.
Henry Brands: That part of me is gone... working and not succeeding- all my failures has left me. I don't care as much.
Daniel Plainview: If it's in me, it's in you. There are times when I look at people and I see nothing worth liking. I want to make enough money that I can move far away from everyone.
Henry Brands: What will you do about your boy?
Daniel Plainview: I don't know. Maybe it will change. Does your sound come back to you? I don't know. Maybe no one knows that. A doctor might not know that.
Henry Brands: Where is his mother?
Daniel Plainview: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Those Things. I see the worst in people. I don't need to look past seeing them to get all I need. I want to rule and never, ever explain myself. I've built my hatreds up over the years, little by little, Henry... to have you here gives me a second breath. I can't keep doing this on my own with these... people.
[laughs]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亨利,你是一個會生氣的男人嗎?
亨利•布蘭斯:那得看是為了什麼?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那你嫉妒嗎?或者,你被人……嫉妒過嗎?
亨利•布蘭斯:我不這麼認為。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我自己的心裡在較著勁,我不想其他人獲得成功,我對大部分人都懷有恨意。
亨利•布蘭斯:我心裡的那一部分早就消失了……現在的我只想工作,不想以後,所有的失敗都會遠離我而去,我根本就不想關心其他的事情。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我心裡的東西,你心裡也有。很多次了,當我看著人們的時候,我發現他們沒有任何值得我喜歡的地方,我想掙足夠多的錢,足夠多到我能遠離任何人。
亨利•布蘭斯:那你會怎麼對待你的兒子呢?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我不知道,也許這種情況能夠得到改變。你的健康能夠重回到你身邊嗎?我不知道,也許沒有人知道。甚至就連醫生都不知道。
亨利•布蘭斯:他的媽媽現在在哪裡?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我不想談論這些事情,我看到的都是人最醜陋的一面,我甚至不需要去記憶中搜索它們,以得到所有我需要的,我需要統治,決不試著去解釋自己的行為。這麼多年來,我的恨意日積月累,一點一點建立起來……亨利,你在這裡給了我再次活過來的機會,我快等不及自己和這些……人親自這麼做了。
(大笑)
《血色將至》《血色將至》劇照
Daniel Plainview: What's this? Why don't I own this... why don't I own this?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這是什麼?為什麼我不能擁有它……為什麼?
Daniel Plainview: Now run along and play, and don't come back.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現在離開盡情地去玩吧,別回來了。
Daniel Plainview: Ladies and gentlemen... I've traveled over half our state to be here tonight. I couldn't get away sooner because my new well was coming in at Coyote Hills and I had to see about it. Ladies and gentlemen... if I say I'm an oil man you will agree. I'm a family man; I run a family business. This is my son and my partner, H.W. Plainview. Now you have a great chance here. I fix like no other company in this field. I have a string of tool teams ready to put to work; that's why I can guarantee to start drilling and to put up the cast to back my word. I assure you, ladies and gentlemen, no matter what the others promise to do, when it comes to the showdown, they won't be there.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先生們,女士們……我在仔細考察了我們的大半個州之後,今晚站在了這裡。我暫時可能不會離開了,因為我的新油井就打算設在野狼山,我不得留在這裡進行視察。先生們,女士們……如果我說我是一個做石油生意的人,你肯定會同意,但其實我也是一個居家的男人,所以我經營的是家族生意。他既是我的兒子,也是我的合作夥伴,H•W•普萊恩維尤,現在,你在這裡得到了一個非常棒的機會,我很高興這片土地上沒有其他的公司,我有一連串的鑽探隊伍已經準備好投入到工作中了,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對這個油井進行擔保,把所有的工作人員都納入到我的羽翼之下進行保護,我非常負責任地告訴你們,先生女士們,如果換作其他人,不管他們做下了什麼樣的許諾,一旦真有事情發生,他們一定會落荒而逃的。
Daniel Plainview: There's a whole ocean of oil under our feet! No one can get at it except for me!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我們的腳下的土地里,裝滿了石油,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夠得到!
Paul Sunday: Don't bully me Daniel, please!
保羅•桑迪:丹尼爾,請不要恐嚇我!
Paul Sunday: We have a sinner with us!
保羅•桑迪:我們都是罪人!
Paul Sunday: Get OUT of here, devil!
保羅•桑迪:惡魔!滾出去!
Daniel Plainview: I'm finished.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我完了。
Daniel Plainview: One night, I'm gonna come inside your house, wherever you're sleeping, and I'm gonna cut your throat.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一天晚上,我要進入你的房子,找到你睡覺的地方,然後在睡夢中割斷你的喉嚨。
Daniel Plainview: Don't be thick with me, Al.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阿爾,不要和我關係太過密切。
Daniel Plainview: [to Eli] I'd like you to tell me that you are, and have been, a false prophet... and that God is a superstition.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對伊利說):我非常願意讓你告訴我你是什麼人,一個虛偽的先知……上帝是你崇拜的偶像。
Daniel Plainview: [to Paul Sunday] If I travel all the way there and find out that you're a liar, I'll find you and take more than my money back, is that alright with you?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對保羅•桑迪說):如果我遠道而來,卻發現你是一個騙子,我會揪出你,讓你加倍還我的錢,你明白嗎?
Daniel Plainview: If you have a milkshake and I have a milkshake and I have a straw and my straw reaches across the room and starts to drink your milkshake. I drink your milkshake! I drink it up!
丹尼爾•普萊恩維尤:如果你有一杯奶昔,我有一杯奶昔。然後我有一個吸管,我的吸管穿越房間去喝你的奶昔,我在喝你的奶昔!我要把它喝光!

9 《血色將至》 -製作發行

【製作公司】
Ghoulardi Film Company
派拉蒙優勢 Paramount Vantage [美國]
米拉麥克斯影業公司 Miramax Films [美國]|

【發行公司】
派拉蒙優勢 Paramount Vantage [美國] ..... (2007) (USA) (theatrical)
米拉麥克斯影業公司 Miramax Films [美國] ..... (2007) (non-USA) (theatrical)/(2006) (USA) (theatrical)
博偉國際 Buena Vista International [荷蘭] ..... (2008) (Netherlands) (theatrical)
派拉蒙影業公司 Paramount Pictures [美國] ..... (2007) (USA) (all media)
博偉國際 Buena Vista International [阿根廷] ..... (2008) (Argentina) (theatrical)

【特技製作公司】
工業光魔公司 Industrial Light & Magic (ILM) [美國]

【其它公司】
Chapman and Leonard Studio Equipment ..... cranes/remote camera systems/dollies
Pivotal Post [美國] ..... Avid editing equipment provided by
Dolby Laboratories [美國] ..... sound mix
Nonesuch Records [美國] ..... soundtrack

上一篇[賈維爾·巴登]    下一篇 [油水界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