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解佩令·自題詞集》

標籤: 暫無標籤

《解佩令·自題詞集》是清代詩人朱彝尊的作品之一。

1 《解佩令·自題詞集》 -作品信息

 【作品名稱】解珮令·自題詞集   

【創作年代】清朝   

【作者姓名】朱彝尊   

【文學體裁】詞 

2 《解佩令·自題詞集》 -作品原文

 解珮令·自題詞集①   

十年磨劍②,五陵結客③,把平生涕淚都飄盡。老去填詞,一半是空中傳恨,幾曾圍燕釵蟬鬢④。   

不師秦七,不師黃九⑤,倚新聲玉田差近⑥。落拓江湖,且分付歌筵紅粉⑦。料封侯白頭無分。

3 《解佩令·自題詞集》 -作品註釋

 ①解珮令:詞牌名。   

②十年磨劍:唐代賈島《劍客》詩:「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喻多年研討經世學問。   

③五陵:即五陵原(咸陽市北部),是以西漢王朝在這裡設立的五個陵邑而得名的。前198年漢高祖劉邦接受了郎中劉敬的建議,將關東地區的二千石大官、高訾富人及豪傑併兼之家大量遷徙關中,伺奉長陵,並在陵園附近修建長陵縣邑,供遷徙者居住。以後,漢惠帝劉盈在修建安陵,漢景帝在修建陽陵,漢武帝在修建茂陵,漢昭帝在修建平陵之時,也都競相效尤,相繼在陵園附近修造安陵邑、陽陵邑、茂陵邑和平陵邑。后以「五陵少年」、「五陵客」指豪邁有志之士。五陵結客:結交豪傑。   

④「一半是」二句:意思是填詞多是自抒憂憤,並非男女艷歌。宋僧惠洪《冷齋夜話》載:「法秀師曾謂魯直(黃庭堅)曰:『詩多作無害,艷歌小詞可罷之。』魯直曰:『空中語耳,非偷非殺,終不坐此惡道。』」此是藉以自謂。燕釵蟬鬢:指華麗女子。   

⑤「不師」二句:意思是不學秦觀、黃庭堅。   

⑥倚新聲:按照新的曲子填詞,亦指一般的填詞。玉田:張炎,號玉用,宋末元初詞人,詞作多身世之感、故國之思。   

⑦「且分付」句:意思是交給唱曲女子傳唱。   

4 《解佩令·自題詞集》 -作品賞析

 這首詞是朱彝尊的名作。在其五個詞集中,見於1672年(康熙十一年)編就的《江湖載酒集》中,所以詞題中「自題詞集」之「詞集」並非指其詞集之全部,而僅是指《江湖載酒集》,是年朱彝尊四十四歲。   

開篇三句「十年磨劍,五陵結客,把平生、涕淚都飄盡」,劈首便以慷慨悲涼之態具言前半生辛酸際遇。朱彝尊生於1629年(明崇禎二年),明亡時年方十六歲,十七歲以家貧入贅歸安教諭馮鎮鼎家未久,清兵南下兩浙,朱彝尊即出走聯絡抗清。順治七、八年間猶往山陰交接魏耕、祁理孫、班孫兄弟(即世所稱祁五、祁六兩公子),圖謀起事,事泄蟄居永嘉。至1656年(順治十三年)從鄉前輩曹溶南遊嶺表,北出雲中,其後又泛滄海,客京華,走濟南,廣交天下異才奇士,那麼「十年磨劍,五陵結客」云云正是他這一段非常生涯的概括描述。然而恢復朱明天下的誓願既不成,自己亦除了博得「江南三大布衣」的虛名而外,只能「糊口四方,多與箏人酒徒相狎……短衣塵垢,棲棲北風雨雪之間」(朱彝尊《紅鹽詞序》,《曝書亭集》,四部備要本,下同)。如此高遠深沉之理想,如此羈愁潦倒之生涯,詞人怎能不悲吟出「把平生涕淚都飄盡」的變徵之聲。   

如此看來,首三句即以飽含悲鬱的身世感為全篇奠定了並不「清空」的基調,後文「老去填詞,一半是、空中傳恨。幾曾圍、燕釵蟬鬢」也便不是風流倜儻之意氣的表述,反而恰恰可從貌似輕倩的文字間為其坎壈際遇尋得旁證和補充。「老去填詞」是功業未成的無奈抉擇,而其中竟有一半是為法秀所呵的「空中語」,這豈不正說明他是藉「醇酒婦人」以抒胸中塊壘。詞人聲明自己未有過「偎紅依翠」之生活體驗,其實也正是聲明以種種香艷面貌問世的詞中「別有志意存焉」(朱彝尊《樂府補題序》),而此一種「志意」我們已可自前文窺見消息了。   

上片言身世,言詞創作之動機,過片即直逼出作者心目中的榜樣來。問題在於,如果這「榜樣」只是藝術宗法上的,而不帶有人格精神上的成分,他應該選擇自己最尊奉的「詞莫善於姜夔」(朱彝尊《黑蝶齋詞序》)的白石道人為標準的,即「不師秦七,不師黃九,倚新聲、白石差近」。可是事實不然,他把「可與白石老仙相鼓吹」的張炎作為心摹手追的對象,這一選擇當然頗具苦心的,其原因蓋在於朱彝尊與張炎的諸多相似處。二人均為「浙產」,張於朱為「鄉先賢」,此其一也;張炎世為臨安名族,六世祖俊受封循王,系「中興」名將,至曾祖鎡猶以花木園林稱甲江南,且妙解音律,與姜夔酬唱,父樞亦於詞稱當行;朱彝尊曾祖國祚系光宗朝戶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加少傅,為一代名臣,其生父茂曙、嗣父茂暉,伯叔輩如茂曜、茂晼、茂晭、茂時、茂昭等皆江南文苑俊彥,則二人同為貴介後裔,書香門庭,此其二也;張炎於宋稱遺民,抗爭強勢入主之異族,自己一派空狂懷抱,落魄縱飲,這與朱彝尊彼時經歷懷抱完全吻合,此其三也。正惟此種外在、內在多層次的聯類比較,方有玉田而非白石以為楷模之說法。所以,與其視之為詞學宗尚之自我表白,毋寧當作一種冰清玉潔之抱負的追慕更妥當些。   

然而,朱彝尊為人特穩重謹慎,此是他性格中由諸多因素陶鑄成的「雅」的重要側面。對於以上那種一轉念即可明瞭的幾乎可稱為「直白」的志趣之自供,他是多少存有一種忌憚和畏怯的。以故,在結末處他高揚「歌筵紅粉」、「封侯無分」等文人常見的情調,這其實是對前文鋒銳處的一種「稀釋」,或曰塗一層「保護色」。他當然希望世人將此視為「清空」一類的述懷詠志之作以免賈禍的。對此種深心不明察而徒然稱其「清空」,豈非正中朱彝尊的下懷。  

綜而觀之,全詞悲涼激憤,潛氣內轉,沉鬱之情畢見,毋論從審美特徵抑或從人格精神上都不見「野雲孤飛,去留無跡」的「清空」風調。

5 《解佩令·自題詞集》 -作者簡介

 
  朱彝尊(1629-1709),字錫鬯,號竹坨,別署鷗枋、鷗舫,晚號小長蘆釣魚師。浙江秀水(嘉興)人。博覽群書,客游南北,所至以搜剔金石為事,康熙時以布衣召試博學鴻詞科,官檢討,與修《明史》。長考證,工古文,擅書法。著有《曝書亭集》、《日下舊聞》,輯有《詞綜》、《明詞綜》等,《清史稿》有傳。

上一篇[紅葉溫泉]    下一篇 [瑞穗溫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