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訪戴天山道士不遇》

標籤: 暫無標籤

《訪戴天山道士不遇》是唐代偉大詩人李白早年的作品。李白早年曾在戴天山中的大明寺讀書。一次去拜訪山中一位道士,卻沒有見到他,便寫下了這首景美情深的五言律詩。 前人評論這首詩時說:「全不添入情事,只拈死『不遇』二字作,愈死愈活。」(王夫之《唐詩評選》)「無一字說道士,無一句說不遇,卻句句是不遇,句句是訪道士不遇。」(吳大受《詩筏》)道出了此詩妙處。

1 《訪戴天山道士不遇》 -作者

唐 李白

2 《訪戴天山道士不遇》 -詩詞正文

犬吠水聲中,桃花帶雨濃。
樹深時見鹿,溪午不聞鍾。
野竹分青靄,飛泉掛碧峰。
無人知所去,愁倚兩三松。

3 《訪戴天山道士不遇》 -作品譯文

 
泉水淙淙,犬吠隱隱,桃花帶露,濃艷耀目。在林間小道上行進,常常見到出沒的麋鹿,林深路長,來到溪邊時,已是正午,是道院該打鐘的時候了,卻聽不到鐘聲。來到道院前所見的情景—道士不在,唯見融入青蒼山色的綠竹與掛上碧峰的飛瀑而已。人不知去了那裡,我倚松再三覺得非常惆悵。

4 《訪戴天山道士不遇》 -作品鑒賞

 
        戴天山,又名大康山或大匡山,在今四川省江油縣。李白早年曾在山中大明寺讀書,這首詩大約是這一時期的作品。
  全詩八句,前六句寫往「訪」,重在寫景,景色優美;末兩句寫「不遇」,重在抒情,情致婉轉。
  詩的開頭兩句展現出一派桃源景象。首句寫所聞,泉水淙淙,犬吠隱隱;次句寫所見,桃花帶露,濃艷耀目。詩人正是緣溪而行,穿林進山的。這是入山的第一程,宜人景色,使人留連忘返,且讓人聯想到道士居住此中,如處世外桃源,超塵拔俗。第二句中「帶露濃」三字,除了為桃花增色外,還點出了入山的時間是在早晨,與下一聯中的「溪午」相映照。
  頷聯「樹深時見鹿,溪午不聞鍾」,是詩人進山的第二程。詩人在林間小道上行進,常常見到出沒的麋鹿;林深路長,來到溪邊時,已是正午,是道院該打鐘的時候了,卻聽不到鐘聲。這兩句極寫山中之幽靜,暗示道士已經外出。鹿性喜靜,常在林木深處活動。既然「時見鹿」,可見其幽靜。正午時分,鐘聲杳然,唯有溪聲清晰可聞,這就更顯出周圍的寧靜。環境清幽,原是方外本色,與首聯所寫的桃源景象正好銜接。這兩句景語又含蓄地敘事:以「時見鹿」反襯不見人;以「不聞鍾」暗示道院無人。
  頸聯「野竹分青靄,飛泉掛碧峰」,是詩人進山的第三程。從上一聯「不聞鍾」,可以想見詩人距離道院尚有一段距離。這一聯寫來到道院前所見的情景—道士不在,唯見融入青蒼山色的綠竹與掛上碧峰的飛瀑而已。詩人用筆巧妙而又細膩:「野竹」句用一個「分」字,描畫野竹青靄兩種近似的色調匯成一片綠色;「飛泉」句用一個「掛」字,顯示白色飛泉與青碧山峰相映成趣。由於道士不在,詩人百無聊賴,才游目四顧,細細品味起眼前的景色來。所以,這兩句寫景,既可以看出道院這一片凈土的淡泊與高潔,又可以體味到詩人造訪不遇爽然若失的情懷。
  結尾兩句「無人知所去,愁倚兩三松」,詩人通過問訊的方式,從側面寫出「不遇」的事實,又以倚松再三的動作寄寫「不遇」的惆悵,用筆略帶迂迴,感情亦隨勢流轉,久久不絕。
  前人評論這首詩時說:「全不添入情事,只拈死『不遇』二字作,愈死愈活。」(王夫之《唐詩評選》)「無一字說道士,無一句說不遇,卻句句是不遇,句句是訪道士不遇。」(吳大受《詩筏》)道出了此詩妙處。

上一篇[玉席]    下一篇 [鄭風·溱洧]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