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詩經·國風·召南·采蘩》

標籤: 暫無標籤

這是一首反映宮女們為祭祀而勞作的詩。《毛詩序》曰:「采蘩,夫人不失職也。夫人可以奉祭祀,則不失職矣。」是以為此乃貴族夫人自詠之辭,說的是盡職「奉祭祀」之事。朱熹《詩集傳》則曰:「南國被文王之化,諸侯夫人能盡誠敬以奉祭祀,而其家人敘其事以美之也。」定主人公為「家人」,這是對毛序的一大修正。不過以為那辛勤「采蘩」、「夙夜在公」的還是「諸侯夫人」,於詩意未免仍有隔膜。

1 《詩經·國風·召南·采蘩》 -主題

女子採集白蒿用於祭祀。

2 《詩經·國風·召南·采蘩》 -正文

於以采蘩1,
於沼於沚2;
於以用之,
公侯之事3。

於以采蘩,
於澗之中4;
於以用之,
公侯之宮5。

被之僮僮6,
夙夜在公7;
被之祁祁8,
薄言還歸9。

3 《詩經·國風·召南·采蘩》 -譯文

哪兒采白蒿?
去那洲與池。
哪兒用白蒿?
公侯的祭祀。

哪兒采白蒿?
去到山澗旁。
哪兒用白蒿?
公侯的廟堂。

髮飾多光潔,
早晚在公廟。
髮飾已舒散,
這才往家跑。

4 《詩經·國風·召南·采蘩》 -註釋

1.於以:問詞,往哪兒。一說語助。蘩(fán繁):白蒿。生彼澤中,葉似嫩艾,莖或赤或白,根莖可食,古代常用來祭祀。
2.沼:沼澤。沚(zhǐ止):水中小洲。
3.事:此指祭祀。
4.澗:山夾水也。
5.宮:大的房子;漢代以後才專指皇宮。
6.被(bì幣):首飾,取他人之發編結披戴的髮飾,相當於今之假髮。僮僮(tónɡ同):首飾盛貌,一說高而蓬鬆,又說光潔不壞貌。
7.夙:早。公:公廟。
8.祁祁(qí其):形容首飾盛,一說舒遲貌。
9.歸:歸寢。

5 《詩經·國風·召南·采蘩》 -【賞析】

閱讀此詩,先予判明詩中主人公的身份,也許有助於把握全詩的情感。

  《毛詩序》曰:「采蘩,夫人不失職也。夫人可以奉祭祀,則不失職矣。」是以為此乃貴族夫人自詠之辭,說的是盡職「奉祭祀」之事。朱熹《詩集傳》則曰:「南國被文王之化,諸侯夫人能盡誠敬以奉祭祀,而其家人敘其事以美之也。」定主人公為「家人」,這是對毛序的一大修正。不過以為那辛勤「采蘩」、「夙夜在公」的還是「諸侯夫人」,於詩意未免仍有隔膜。
  誠然,古代貴族夫人也確有主管宗廟祭祀的職責,但並不直接從事採摘、洗煮等勞作。《周禮·春官宗伯》稱:「世婦,掌女宮之宿戒,及祭祀,比其具。」賈公彥疏謂「女宮」乃指有罪「從坐」、「沒入縣官」而供「役使」之女,又稱「刑女」。凡宮中祭祀涉及的「濯摡及粢盛之爨」,均由「女宮」擔任。而此詩中的主人公,既稱「夙夜在公」,又直指其所忙碌的地方為「公侯之宮」,則其口吻顯示的身份,自是供「役使」的「女宮」之類無疑。
  詩之開篇,出現的正是這樣一些忙於「采蘩」的女宮人。她們往來於池沼、山澗之間,采夠了祭祀所需的白蒿,就急急忙忙送去「公侯之宮」。詩中採用的是短促的問答之語:「哪裡採的白蒿?」「水洲中、池塘邊。」「采來作什麼?」「公侯之家祭祀用」答問之簡潔,顯出采蘩之女勞作之繁忙,似乎只在往來的路途中,對詢問者的匆匆一語之答。答過前一問,女宮人的身影早已過去;再追上后一問,那「公侯之事」的應答已傳自遠處。這便是首章透露的氛圈。再加上第二章的復疊,便愈加顯得忙碌無暇,簡直可以從中讀出穿梭而過的女宮人的匆匆身影,讀出那從池沼、山澗飄來,又急促飄往「公侯之宮」的匆匆步履!
  第三章是一個跳躍,從繁忙的野外採摘,跳向了忙碌的宗廟供祭。據上引《周禮》「世婦」註疏,在祭祀「前三日」,女宮人便得夜夜「宿」於宮中,以從事洗滌祭器、蒸煮「粢盛」等雜務。由於乾的是供祭事務,還得打扮得漂漂亮亮,戴上光潔黑亮的髮飾。這樣一種「夙夜在公」的勞作,究竟把女宮人折騰成什麼樣子?詩中妙在不作鋪陳,只從她們髮飾「僮僮」(光潔)向「祁祁」(鬆散)的變化上著墨,便入木三分地畫下了女宮人勞累操作而無暇自顧的情狀。那曳著鬆散的髮辮行走在回家路上的女宮人,此刻究竟帶幾分慶幸、幾分辛酸,似乎已不必再加細辨——「薄言還歸」的結句,不已化作長長的喟嘆之聲,對此作了無言的回答?
  如此看來,以《采蘩》為諸侯夫人自詠,固屬附會;而認其為「家人」讚美夫人之作,亦屬穿鑿。穿行於詩中的,其實是夙夜勞瘁的女宮人而已:短促的同答,透露著她們為貴族祭祀采蘩的苦辛;髮飾的變化,記錄著她們「夙夜在公」的悲涼。詩寫得很妙,讀來卻只覺得酸澀。古代的祭祀排場,原本就為鬼神「降福」貴族而設,卑賤的下人除了付出勞辛,又有何福可言! (潘嘯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