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詩經·國風·周南·螽斯》

標籤: 暫無標籤

全詩三章,每章四句,前兩句描寫,后兩句頌祝。而疊詞疊句的疊唱形式。是這首詩藝術表現上最鮮明的特色。如果說,「宜爾子孫」的三致其辭,使詩旨顯豁明朗;那麼,六組疊詞的巧妙運用,則使全篇韻味無窮。方玉潤《詩經原始》評曰:「詩只平說,難六字煉得甚新。」《詩經》運用疊詞頗為尋常,而《螽斯》的獨特魅力在於:六組疊詞,錘鍊整齊,隔句聯用,音韻鏗鏘,造成了節短韻長的審美效果。同時,詩章結構並列,六詞意有差別,又形成了詩意的層遞:首章側重多子興旺;次章側重世代昌盛;末章側重聚集歡樂。由此看來,方氏的評語似可改為:詩雖平說,平中暗含波折;六字煉得甚新,詩意表達圓足。另外,在朱熹《詩集傳》中,《螽斯》是比體首篇,故用以釋比。其實,通篇圍繞「螽斯」著筆,卻一語雙關,即物即情,物情兩忘,渾然一體。因此,「螽斯」不只是比喻性意象,也可以說是《詩經》中不多見的象徵性意象。

1 《詩經·國風·周南·螽斯》 -題解

祝人子孫眾多

2 《詩經·國風·周南·螽斯》 -正文

螽斯羽1,
詵詵兮2。
宜爾子孫,
振振兮3。

螽斯羽,
薨薨兮4。
宜爾子孫,
繩繩兮5。

螽斯羽,
揖揖兮6。
宜爾子孫,
蟄蟄兮7。

3 《詩經·國風·周南·螽斯》 -譯文

蝗蟲張翅膀,
群集低飛翔啊。
你的子孫多又多,
家族正興旺啊。

蝗蟲張翅膀,
群飛嗡嗡響啊。
你的子孫多又多,
世代綿延長啊。

蝗蟲張翅膀,
群聚擠滿堂啊。
你的子孫多又多,
和睦好歡暢啊。

4 《詩經·國風·周南·螽斯》 -註釋

1.螽(zhōnɡ 終)斯:或名斯螽,一種蝗蟲。一說"斯"為語詞。
2.詵(shēn 申)詵:同莘莘,眾多貌。
3.振振(zhēn 真):盛貌。
4.薨(hōnɡ 轟)薨:眾也。或曰形容螽斯的齊鳴。
5.繩繩:不絕貌。
6.揖(jí 集)揖:會聚也。揖為集之假借。
7.蟄(zhí 執)蟄:和集也。

5 《詩經·國風·周南·螽斯》 -【賞析】

  「子孫」,是生命的延續,晚年的慰藉,家族的希望。華夏先民多子多福的觀念,在堯舜之世已深入民心。《莊子·天地》篇有「華封人三祝」的記載:堯去華地巡視,守疆人對這位「聖人」充滿敬意,衷心地祝願他「壽、富、多男子」。而再三頌祝「宜爾子孫」的《螽斯》,正是先民這一觀念詩意地熱烈抒發。
  關於詩旨,《毛詩序》云:「《螽斯》,后妃子孫眾多也,言若螽斯。不妒忌,則子孫眾多也。」點出了詩的主旨,但拖了一個經學的尾巴。朱熹《詩集傳》承毛氏之說。還作了「故眾妾以螽斯之群處和集而子孫眾多比之」的發揮,沒有貫徹其「《詩》作詩讀」的主張。對此,姚際恆一併認為「附會無理」(《詩經通論》);方玉潤進而指出:詩人措詞「僅借螽斯為比,未嘗顯頌君妃,亦不可泥而求之也。讀者細詠詩詞,當能得諸言外」(《詩經原始》)。確實不可泥求經傳,而應就詩論詩。
  體會意象,細味詩語,先民頌祝多子多孫的詩旨,顯豁而明朗。就意象而言,飛蝗產卵孵化的若蟲極多,年生兩代或三代,真可謂是宜子的動物。詩篇正以此作比,寄興於物,即物寓情;「子孫眾多,言若螽斯」,即此之謂。就詩語而言,「宜爾子孫」的「宜」,有「多」的含義;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說:「古文宜作■(上宀中多下一),竊謂宜從多聲,即有多義。『宜爾子孫』,猶雲多爾子孫也。」而六組疊詞,除「薨薨」外,均有形容群聚眾多之意。易辭復唱,用墨如潑,正因心愿強烈。就詩篇編排而言,前篇《樛木》祝賀新婚幸福,此篇繼而祈頌多生貴子,不僅順理成章,或恐正是編者苦心所系。
  全詩三章,每章四句,前兩句描寫,后兩句頌祝。而疊詞疊句的疊唱形式。是這首詩藝術表現上最鮮明的特色。如果說,「宜爾子孫」的三致其辭,使詩旨顯豁明朗;那麼,六組疊詞的巧妙運用,則使全篇韻味無窮。方玉潤《詩經原始》評曰:「詩只平說,難六字煉得甚新。」《詩經》運用疊詞頗為尋常,而《螽斯》的獨特魅力在於:六組疊詞,錘鍊整齊,隔句聯用,音韻鏗鏘,造成了節短韻長的審美效果。同時,詩章結構並列,六詞意有差別,又形成了詩意的層遞:首章側重多子興旺;次章側重世代昌盛;末章側重聚集歡樂。由此看來,方氏的評語似可改為:詩雖平說,平中暗含波折;六字煉得甚新,詩意表達圓足。另外,在朱熹《詩集傳》中,《螽斯》是比體首篇,故用以釋比。其實,通篇圍繞「螽斯」著筆,卻一語雙關,即物即情,物情兩忘,渾然一體。因此,「螽斯」不只是比喻性意象,也可以說是《詩經》中不多見的象徵性意象。(陳文忠)
【寒砧記】關於「宜」字:「宜」,古文字指祭祀的犧牲(半個牛或者羊)放在几案上。即行祭祀,神必佑之,帶來好處,所以宜有「有利於」之意。

上一篇[全國聯保]    下一篇 [激光防偽標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