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詩經·國風·周南·麟之趾》

標籤: 暫無標籤

這是一首讚美諸侯公子的詩。但這公子究竟是作為商紂「西伯」的文王之子,還是爵封「魯公」的周公旦之子,抑或是一般的貴族公子,就不得而知了。按朱熹《詩集傳》「文王后妃德修於身,而子孫宗族皆化於善,故詩人以『麟之趾』興公之子」的解說看,似指周文王的「子孫」而言;但《毛詩序》則有「《關雎》之化行則天下無犯非禮,雖衰世之公子,皆信厚如麟趾之時也」之說。既為「衰世」,就非必定為文王或周公之子了。

1 《詩經·國風·周南·麟之趾》 -主題

祝願家族昌盛。

2 《詩經·國風·周南·麟之趾》 -正文

麟之趾1,
振振公子2,
於嗟麟兮3。

麟之定4,
振振公姓,
於嗟麟兮。

麟之角,
振振公族,
於嗟麟兮。

3 《詩經·國風·周南·麟之趾》 -譯文

麟的腳趾呵,
仁厚的公子呵。
哎喲麟呵!

麟的額頭呵,
仁厚的公姓呵。
哎喲麟呵!

麟的尖角呵,
仁厚的公族呵。
哎喲麟呵!

4 《詩經·國風·周南·麟之趾》 -譯文

:1.麟:麒麟,傳說動物。它有蹄不踏,有額不抵,有角不觸,被古人看作至高至美的野獸,因而把它比作公子、公姓、公族的所謂仁厚、誠實。 趾:足,指麒麟的蹄。
2.振振(zhēn真):誠實仁厚的樣子。 公子:與公姓、公族皆指貴族子孫。
3.於(xū虛):通吁,嘆詞。 於嗟:嘆美聲。
4.定:通顛,額。

5 《詩經·國風·周南·麟之趾》 -【賞析】

  這是一首讚美諸侯公子的詩。但這公子究竟是作為商紂「西伯」的文王之子,還是爵封「魯公」的周公旦之子,抑或是一般的貴族公子,就不得而知了。按朱熹《詩集傳》「文王后妃德修於身,而子孫宗族皆化於善,故詩人以『麟之趾』興公之子」的解說看,似指周文王的「子孫」而言;但《毛詩序》則有「《關雎》之化行則天下無犯非禮,雖衰世之公子,皆信厚如麟趾之時也」之說。既為「衰世」,就非必定為文王或周公之子了。
  讚美貴族公子,而以「麟」起興,這在今天的讀者,或許會感到奇怪,但在古代卻是一樁異常莊重和動情的事。所謂「麟」,其實就是糜,鹿之一種而已。不過古代傳說中的「麟」,卻非同尋常:據漢劉向《說苑》稱,「麒麟,麕身牛尾,圜頭一角,含信懷義,音中律呂,步中規矩,擇土而踐,彬彬然動則有容儀」;《春秋感應符》更發揮「一角」之義曰:「麟一角,明海內共一主也。」《荀子》亦云:「古之王者,其政好生惡殺,麟在郊野。」大抵是一種兆示「天下太平」的仁義之獸。所以後儒贊先王之聖明,則眉飛色舞於「麒麟在圃,鸞鳳來儀」;孔子生春秋亂世,則為魯哀公之「獲麟」而泣,以為麟出非時也。
  明白了「麟」在古人心目中的尊崇地位,即可把握本詩所傳達的熱烈讚美之情了。首章以「麟之趾」引出「振振公子」,正如兩幅美好畫面的化出和疊印:你眼間剛出現那「不踐生草、不履生蟲」的仁獸麒麟,悠閑地行走在綠野翠林,卻又恍然流動,化作了一位仁厚(「振振」)公子,在麒麟的幻影中微笑走來。仁獸麒麟與仁厚公子,由此交相輝映,令你油然升起一股不可按抑的讚歎之情。於是「於嗟麟兮」的贊語,便帶著全部熱情衝口而出,剎那間振響了短短的詩行!二、三兩章各改動二字,其含義並沒有多大變化:由「麟」之趾,贊到「之定」、「之角」,是對仁獸麒麟讚美的復沓;至於「公子」、「公姓」、「公族」的變化,則正如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所說,「此詩公姓猶言公子,特變文以協韻耳。公族與公姓亦同義」。如此三章迴旋往複,眼前是麒麟、公子形象的不斷交替閃現,耳際是「於嗟麟兮」讚美之聲的不斷激揚回蕩。視覺意象和聽覺效果的交匯,經了疊章的反覆唱嘆,所造出的正是這樣一種興奮、熱烈的畫意和詩情。
  前文說到這是一首讚美貴族公子的詩,似乎已沒有異議。但它究竟歌唱於何種場合,實在又很難判明。方玉潤以為此乃「美公族龍種盡非常人也」(《詩經原始》),大抵為慶賀貴族生子的讚美詩,似乎較近原意。古代的王公貴族,總要自誇其身世尊崇不同凡俗,所以他們的後代,也定是「龍種」、「麟子」。這首詩用於恭賀貴族得子的場合,大約正能滿足那些王公大人的虛榮、自尊之心。然而,自從卑賤如陳勝、吳廣這樣的氓隸之徒,曾喊著「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不平之語揭竿而起以後,凡俗之家便也有了願得「麟子」的希冀。在這樣的背景上反觀「麟之趾」,則能與仁獸麒麟媲美,而可熱情讚美的,就決非只有「公族」、「公姓」了——既然有不少貴族「龍種」,最終被歷史證明只是王冠落地的不肖「跳蚤」;那麼凡俗之家,為什麼就不能崛起叱吒風雲的一代「麟子」? (潘嘯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