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詩餘畫譜》

標籤: 暫無標籤

《詩餘畫譜》收錄一百首宋詞(包括二首託名李白,年代存疑的詞作),刊於萬曆四十年(1612),編者為宛陵(今安徽宣城)汪氏,其名已不傳。

1 《詩餘畫譜》 -內容簡介

《詩餘畫譜》初名《草堂詩畫意》,由晚明宛陵汪氏輯印,是一部配以版畫插圖的唐宋詩詞選本。詞多請名家書翰,畫則多摹刻歷代名家作品,或蒼茫寥廓,或婉麗工緻,版刻亦精妙流

《詩餘畫譜》《詩餘畫譜》

 動,略無板滯,是書於萬曆間刊行,為晚明徽派版畫優秀之作。今將此書重新刊出。為方便讀者,另附作者簡介文字,版面改為先詞後圖,一詞一畫,宜詠宜賞。

《詩餘畫譜》所錄之詞選自南宋無名氏所編的《草堂詩餘》,這部書成書的時間應在南宋慶元初年(1195)之前,故《詩餘畫譜》所錄詞亦止於南宋上半葉。除託名李白的《菩薩蠻》(平林漠漠煙如織)和《憶秦娥》(簫聲咽)作年難以確定外,其餘都是宋詞,且以秦觀、蘇軾、黃庭堅、柳永四家為最多。名篇諸如范仲淹的《漁家傲》(塞下秋來風景異)、王安石的《桂枝香》(登臨送目)、宋祁的《玉樓春》(東城漸覺風光好)、柳永的《雨霖鈴》(寒蟬凄切)、秦觀的《踏莎行》(霧失樓台) 、《望海潮》(梅英疏淡)、李清照的《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鳳凰台上憶吹簫》(香冷金猊)、張孝祥的《念奴嬌》(洞庭青草),以及蘇軾的《蝶戀花》(花褪殘紅青杏小)、《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念奴嬌》(大江東去)、《水龍吟》(似花還似非花)、《滿庭芳》(蝸角虛名)、八聲甘州(有情風萬里卷潮來)等等,都是在詞史上首屈一指的偉大作品,也是在大眾間廣為傳誦的名作。可以說,《詩餘畫譜》的選詞基本體現了以名家名作為主的思想,也大略反映出南宋前期以前的宋詞概貌。當然,《詩餘畫譜》的選詩並不是無可指摘的,最明顯的例子是辛棄疾詞,全書只錄有《鷓鴣天》(枕簟溪堂冷欲秋)、《金菊對芙蓉》(遠水生光)兩首辛詞,數量過少。而辛棄疾的《祝英台近》(寶釵分)、《摸魚兒》(更能消幾番風雨)等名作已被《草堂詩餘》收錄,《詩餘畫譜》卻並未選用。另外,《詩餘畫譜》還有誤署作者,誤標詞調之類內容上的錯漏。如晏殊最有名的詞作《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過片開頭便是家喻戶曉的名句名對:「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詩餘畫譜》卻把作者署為「李景」。傳世之詞人並無名李景者,「景」,或為「璟」之誤,李璟乃南唐中主,著名詞作家。蘇軾《浣溪沙》(風壓輕雲貼水飛),作者也誤署為「李景」。另如《鷓鴣天》(枕簟溪堂冷欲秋),作者辛棄疾,誤作秦觀;《滿庭芳》(瀟洒佳人),作者胡浩然,誤作蘇軾。詞調上的錯誤有兩處:黃庭堅《西江月》(斷送一生惟有),調名誤標「雨中花」;蘇軾《南鄉子》(霜降水痕收),調名誤標「柳梢青」。這些錯誤都是《草堂詩餘》上所沒有的,《詩餘畫譜》何以會產生底本未有之誤?是當日未選用一好版本作為底本,抑或是書寫者馬虎所致?對其原因我們今日只能主觀推測,但基於以上考察,我們依然可以做出一個基本判定:那就是作為一部以版畫為主的圖書,《詩餘畫譜》雖然在文學文獻的編選上存在一些疏漏,但仍不失為一部好的宋詞選本。 

《詩餘畫譜》在文學內容的編選上雖然明顯優於《唐詩畫譜》,但在流傳上卻遠不及之,盛衰迥異的局面直到近年方有改觀。《詩餘畫譜》問世之初的情形雖無法考證,但照常理推想應該還是不錯的,正如鄭振鐸在為此書寫的跋中所言:「詩詞每饒畫意,固不僅王摩詰一人為『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也。宋院畫作者,每取一詩為題材。詩詞之可入畫,蓋古已有之。而選詞為畫譜,則為汪氏所創始。時顧仲方《百詠圖譜》、楊雉衡《海內奇觀》方盛行於世。此譜繼之而出,自必亦為時人所重。萬曆一代,版畫之盛,諸畫譜作者當為功臣之首。自此譜出,而《唐詩畫譜》諸作便紛然刊行矣。」[2]P120《詩餘畫譜》紮根於深厚的文化傳統,又引領了時代潮流,自應風行一時。然而似乎不久以後就衰落下去,諸家書目幾未著錄,也沒有多少翻刻本流傳。上世紀四十年代,鄭振鐸從三個殘本中僅得九十七圖,影印於《中國版畫史圖錄》中。鄭先生不由發出「一書之全,豈易事乎」 [2]P120的感嘆!幸而著名學者、藏書家傅惜華舊藏全本,《詩餘畫譜》才得免殘缺之厄。

2 《詩餘畫譜》 -作品目錄

前言
詩餘畫譜序
題詩餘畫譜
搗練子(心耿耿) 秦觀
如夢令(鶯嘴啄花紅溜) 秦觀
如夢令(門外綠陰千頃) 秦觀
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 李清照
如夢令(樓外殘陽紅滿) 秦觀
如夢令(冬夜月明如水) 秦觀
浣溪沙(風壓輕雲貼水飛) 蘇 軾
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 晏殊
浣溪沙(青杏園林煮酒香) 秦觀
浣溪沙(新婦磯頭眉黛愁) 黃庭堅
菩薩蠻(平林漠漠煙如織) 李 白
菩薩蠻(蛩聲泣露驚秋枕) 秦觀
菩薩蠻(金風簌簌驚黃葉) 秦觀
卜運算元(有意送春歸) 如 晦
卜運算元(缺月掛疏桐) 蘇 軾
憶秦娥(簫聲咽) 李 白
清平樂(春風依舊) 趙令畸
阮郎歸(春風吹雨繞殘枝) 秦觀
阮郎歸(綠槐高柳咽新蟬) 蘇 軾
阮郎歸(歌停檀板舞停鸞) 黃庭堅
畫堂春(落紅鋪徑水平池) 秦觀
畫堂春(東風吹柳日初長) 秦觀
海棠春(流鶯窗外啼聲巧) 秦觀
眼兒媚(樓上黃昏杏花寒) 秦觀
柳梢青(岸草平沙) 秦觀
柳梢青(子規啼血) 蔡伸
西江月(斷送一生惟有) 黃庭堅
南鄉子(霜降水痕收) 蘇 軾
西江月(玉骨那愁瘴霧) 蘇 軾
桃源憶故人(碧紗影弄東風曉)秦 觀
桃源憶故人(玉樓深鎖薄情種)秦 觀
南歌子(山與歌眉斂) 蘇 軾
南歌子(十里青山遠) 仲殊
鷓鴣天(枝上流鶯和淚聞) 秦 觀
鷓鴣天(枕簟溪堂冷欲秋) 辛棄疾
鷓鴣天(黃菊枝頭破曉寒) 黃庭堅
鷓鴣天(西塞山邊白鷺飛) 黃庭堅
玉樓春(東城漸覺風光好) 宋 祁
玉樓春(桃溪不作從容住) 周邦彥
醉落魄(紅牙板歇) 黃庭堅
踏莎行(臨水天桃) 黃庭堅
踏莎行(霧失樓台) 秦觀
小重山(花過園林清蔭濃) 沈蔚
臨江仙(綠暗汀洲三月暮) 晁補之
臨江仙(池外輕雷池上雨) 歐陽修
蝶戀花(花褪殘紅青杏小) 蘇 軾
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 歐陽修
蝶戀花(鍾送黃昏雞報曉) 秦 觀
蝶戀花(春事闌珊芳草歇) 蘇 軾
漁家傲(平岸小橋千嶂抱) 王安石
漁家傲(塞下秋來風景異) 范仲淹
漁家傲(十月小舂梅蕊綻) 歐陽修
漁家傲(秋水無痕清見底) 謝 逸
行香子(北望平川) 蘇軾
千秋歲(柳邊沙外) 秦觀
江神子(天涯流落思無窮) 蘇 軾
過澗歇(淮楚) 柳永
驀山溪(鴛鴦翡翠) 黃庭堅
千秋歲引(別館寒砧) 王安石
洞仙歌(冰肌玉骨) 蘇軾
滿庭芳(香靉雕盤) 蘇軾
滿庭芳(蝸角虛名) 蘇 軾
鳳凰台上憶吹簫(香冷金猊)李清照
滿庭芳(瀟洒佳人) 胡浩然
水調歌頭(瑤草一何碧) 黃庭堅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蘇 軾
水調歌頭(落日綉簾卷) 蘇軾
燭影搖紅(香臉輕勻) 王詵
黃鶯兒(園林晴晝春誰主) 柳 永
漢宮春(雲海沉沉) 康與之
漢宮春(瀟洒江梅) 晁沖之
八聲甘州(有情風萬里卷潮來)蘇 軾
八聲甘州(謂東坡未老賦歸來)晁補之
金菊對英蓉(遠水生光) 辛棄疾
念奴嬌(洞庭波冷) 葉夢得
念奴嬌(素光練靜) 李 邴
念奴嬌(大江東去) 蘇軾
念奴嬌(洞庭青草) 張孝祥
念奴嬌(水楓葉下) 仲殊
桂枝香(登臨送目) 王安石
水龍吟(小樓連苑橫空) 秦觀
水龍吟(楚山修竹如雲) 蘇 軾
水龍吟(似花還似非花) 蘇 軾
瑞鶴仙(環滁皆山也) 黃庭堅
石州慢(寒水依痕) 張元干
晝錦堂(雨洗桃花) 無名氏
雨霖鈴(寒蟬凄切) 柳永
二郎神(炎光謝) 柳永
望海潮(梅英疏淡) 秦觀
賀新郎(乳燕飛華屋) 蘇 軾
風流子(東風吹碧草) 秦觀
風流子(木葉亭皋下) 張耒
賀新郎(晝永重簾卷) 趙善抗
白苧(綉簾垂) 柳永
十二時(晚晴初) 柳永
玉女搖仙佩(飛瓊伴侶) 柳永
金明池(瓊苑金池) 秦觀
詩餘畫譜跋 黃冕仲
附錄一
附錄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