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誘僧》(1993年)由香港著名女作家李碧華編劇,很精緻的作品,情節和畫面都值得細細品味。音樂主要由劉以達(達明一派的「達」,喜歡達明一派的作曲、編曲的朋友對這個名字應該不覺得陌生)創作,曾獲台灣第30屆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獎和第13屆香港電影金獎最佳音樂獎。 一般情況下,除了那些能夠脫離電影而獨自流行起來的主題歌外,欣賞電影的配樂如果能和看電影結合起來,則更能相得益彰。

1 《誘僧》 -劇情介紹

《誘僧》《誘僧》

 故事以李世民玄武門事變殺兄弒弟奪取皇位繼承權並隨後成為皇帝為背景。主人公石彥生原為保護太子的將軍,因輕信他人之言,而牽涉進事變中間,並成了別人眼中的叛徒。是接受李世民的封賞享受榮華富貴而永遠背負叛徒的惡名,還是永遠不侍不明之君而必須亡命天涯?石彥生選擇了後者,以維護他那忠誠的信念。

石彥生和幾個手下躲進了一座寺廟,削髮為僧出了家,以求躲過眼前的災難和追殺。但寺廟中眾多嚴格的清規戒律讓這幾個行伍出生的男人叫苦不迭,而更讓他們難受的是,他們所不齒的不明之君李世民不僅依然穩穩噹噹坐著他的龍椅,而且現在國泰民安國富民強,他儼然成了一位明君。最難受的當然是石彥生了,他曾信誓旦旦的說過李世民當朝不出一年必將國破山河亡,家敗親人散。

但如今的現實,不僅是諷刺,更是讓他的信念他的精神之柱產生了根本的動搖。用現在的話講是價值觀世界觀的徹底失落。這時他又被罰打坐念佛,強烈的不滿和委屈讓他禁不住跳起來質疑佛的存在和意義。在他們不堪再忍受的時候,十九公主紅萼出現了,她曾幫助石彥生出逃,並且對其有意。紅萼帶來了酒肉,還和他們一起出寺下山來到紅塵中尋歡作樂,醉生夢死。但由於叛徒的出賣,回寺的時候,他們遭到了官兵的伏擊,雖然殺出了一條血路並手刃了叛徒,但除了石彥生,十九公主和他的手下都死了。那張滿是血污的臉充滿了痛苦和絕望,他仰天長嘯。這正是所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這個世界的現實,已讓他找不到原由和答案。

這是石彥生的第一次入寺出寺。一開始石彥生入寺就是為了躲避追殺,他依然相信卑鄙之人終將會受到報應,而他有一天也會東山再起。然而他苦苦等待,看到的卻是卑鄙之人搖身一變換了副面孔成了萬人敬仰歌功頌德的對象。似乎整個世界都辜負了他,又好象世界並沒有改變,而他卻成了異數。「這個世界已不是我午夜夢回還在想念的世界」,他無奈的感嘆。而作為主宰的神佛,似乎也無可奈何,即使是被強制壓抑的慾望,在背叛和不斷的殺戮面前,不得不爆發和宣洩,而後又陷入失去信念的痛苦和找不到方向的空虛中去。

由於叛徒的出賣,原來的寺廟是回不去了。雖然寺廟和神佛並沒有給他他想要的結果和答案,也沒有真正幫助了他,但此刻的石彥生他需要一個精神庇護之所,以求在遭受的痛苦中得到解脫。這次,他來到了一個和以前那個完全不同的廟。破敗不堪的連門和牆都沒有了的所謂正殿和幾個類似窯洞的小屋,散落在荒郊野嶺的山坡上。廟裡住著幾個頭髮全白衣服破爛的老和尚,為首的方丈是個一百歲的固執而可愛的老頭。石彥生來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替他們刮頭。在這裡,他們從來不打坐念經,也不用參禪拜佛。這讓一心想藉此尋求解脫的石彥生不解和痛苦,甚至他不能用也許是毫無意義的行為來暫時的麻痹自己。讓他迷惑的世界已經成為不可避免的現實,石彥生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其實與世人一樣,他不過也是一具追求功名利祿而自視清高的臭皮囊。而這無疑讓他更加痛苦,過去的種種付出和失去、苦難和變革都無法忘卻,此刻的心則變得更加狂躁不安。在老方丈有意無意的開導和教化下,再經過了一個貌似紅萼的女人-青綬-的誘惑和與曾陷自己於不義的霍達的最後決鬥之後,石彥生終於能夠和這個世界了無牽挂,完成自己的救贖和凈化。

《誘僧》《誘僧》

這是第二次入寺,與第一次相比,有著很多鮮明而寓意深刻的對比。第一次到的是個寺門森嚴、規矩眾多的典型之地,負責他們的是個出生便出家的嚴守各種清規戒律的小和尚;而後一次卻是一個破敗不堪的地方,沒有地界的限制,也沒有行為思想的限制,老方丈自得其樂的生活著。寺廟形式的變化,也象徵了對佛的理解從表面到實質的變化 。小和尚從小長在寺廟,沒有離開過,外面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誘惑。雖然種種清規戒律已爛熟於心而將他禁錮,而當他真正面對這世上的一切的時候,他反而表現出更多的恐懼和迷茫。而老方丈看似平凡無奇的言行舉止,其實充滿了通透和智慧,是他早已悟道的結果。他講求一切順其自然,該幹什麼的時候就幹什麼;而過去的事早該忘記,不必再去計較;一切的是非其實並不象想象的那麼重要。石彥生在其中經歷了種種。他堅信自己所謂正義的信念,而這卻讓他身邊的人一個個的離去(死去);他暫避以求救世之道,卻反而更添狂躁;他退而求其次,以求自保(自我解脫),卻仍為深深的心魔所擾。好在他堅持著一步步走過來,雖然不能救世,卻在方丈的引導下,完成了悟道的過程,真正與世無爭,心若咫水。而霍達最後的阻撓,只是為成功加重了砝碼。

陳沖在影片中前後以兩個人物形象出現。一個是紅萼,一個是青綬。一個善良,美好;一個邪惡而充滿誘惑。一個代表了那個時候石彥生對這個世界最後的留戀,她的死亡讓石彥生對世界失去了最後的希望;一個則有「基督最後的誘惑」的意味,她了斷了紅塵與石彥生之間最後一絲牽連。

影片的最後,破爛的寺廟也在大火中轟然倒塌,一切的形式都已不再重要。石彥生出現在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他終於找到了屬於他自己的一片凈土。

2 《誘僧》 -導演簡介

《誘僧》羅卓瑤

羅卓瑤生於澳門,畢業於香港大學英文系,1987年進入香港電台電視部工作,任助理編導,協助和編導過拍攝一些電視劇片。
1982年至1985年到英國進修電影及電視,其間完成首部劇情片《外國的月亮圓些》,此片在1985年的芝加哥影展中獲銀獎。回港后一度加入港台電視部拍攝電視片,作品有《男燒衣》和《象我這樣一個女子》。
1988年——拍成電影《我愛太空人》,此後與方令正緊密合作;
1989年——拍攝了《潘金蓮之前世今生》;
1990年——《愛在別鄉的季節》獲義大利都靈電影節評審團特別大獎;
1992年——《秋月》在洛迦諾影展的金豹大獎,全歐洲藝術電影院協會最佳期電影獎及墨爾本影展最佳影片獎。
2000年——指導的《遇上1967的女神》是其另一部代表作。
她的其他作品還有《誘僧》(1993)等。

3 《誘僧》 -精彩影評

《誘僧》這部拍於93年的影片是羅卓瑤最為鼎盛時期的作品,從其大製作、大投資可以看出。然而這部影片的震撼力卻不在這些。即使放在十年後看來,這仍是一部太過超前、實驗、詭異的影片,它把自己同羅卓瑤一起帶到了華語影片最邊緣的地帶,那是怎樣的一種風景啊!

最搶眼的是影片的美術設計,當年可是倍受爭議的,許多評論都用了「走火入魔」來形容。因為你遍查唐代史料甚至是中國古代典籍你也找不到影片中人物的造型由來。細看一下你還會發現石彥生的那位母親(由著名華裔演員盧燕扮演)所穿的服裝,那種在裡面用鋼絲撐起以使外觀如傘樣張開的裙子其實來源於西洋宮廷(由此很多人又認為影片有媚洋之嫌)。其實無論是影片開始那場狩獵戲中兩位武將全身的金粉造型、妓院內女性們類似於現代化妝髮型比賽的造型、以及陳沖是公主時鮮紅明亮的口紅和是孀婦時藍色魅惑的無眉眼影都明顯的告訴我們導演所要表現的不是什麼復古幽情,她只是借了中國最燦爛奢華的唐朝為殼來探討銅鏡中最艷美瑰麗身影上的灰塵,以尋找繁華盡去后的歸宿。所以是中式的「真唐朝」也好,西化的「偽唐朝」也好,最重要是要拍出那份絢麗而頹廢的感覺,這點上來說羅卓瑤的創意是奇妙而驚人的。

音樂由做慣電聲的鬼才劉以達所配,卻是非常的古意盈然。空靈山谷的弦琴輕撥和血肉沙場上鼓聲的殺氣迸現相得益彰。用了很多樂器但卻聽來一點不亂,人聲、樂聲都是同畫面絲絲緊扣的。而影片大量運用濾光鏡營造切合人物心境的色調。由古戰場上的金黃奢靡到逃亡路上的清白迷茫再到深山古剎的幽藍頓悟,直至最後孤身上路的澄凈明黃,十分美的攝影!

羅卓瑤試圖在頹美虛華中尋求頓悟禪意的苦心在李名煬所扮演的僧侶身上得到了完美體現,石彥生與僧侶之間的對話充滿玄機又詼諧靈巧。你看到的是假的「美的唐朝」我看到的是真的「唐朝的美」,套句劇中人的話:有分別嗎?是啊!有分別嗎?你看到的是山我看到的是樹有分別嗎?呵呵!有點玄!

其實分別是很大的,現實是殘酷的,《誘僧》的前衛實驗換來的是票房的慘敗,獎項的失利,此後羅卓瑤再與大製作無緣!

上一篇[醒目薰衣草精油]    下一篇 [加斯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