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誰來晚餐》

標籤: 暫無標籤

《誰來晚餐》是由斯坦利•克雷默導演,斯賓塞•屈塞、西德尼•波蒂埃、凱瑟琳•赫本主演的一部喜劇故事片。它講述了老馬特是一個自由主義者,一貫主張反對種族歧視。但他的女兒卻愛上了一個黑人青年約翰,這個事實讓他好為難,同時約翰的父親也因自卑而抵制這門親事。後來馬特把他們請來,將要遇到的困難對他們擺出來,要他們有個心理準備。黑白兩家人並共進了晚餐。

1 《誰來晚餐》 -影片資料:

片   名:誰來晚餐
導   演:斯坦利•克雷默

主   演:斯賓塞•屈塞、西德尼•波蒂埃、凱瑟琳•赫本
類   型:劇情、喜劇
國家/地區:美國

片   長:108分鐘
分   級:
語    言:英語 
發行公司:哥倫比亞影片公司
上映日期:1967年12月11日  美國

2 《誰來晚餐》 -劇情簡介:

父親馬特是當地一家報社的主編,是個自由主義者,一貫主張反對種族歧視。一天,他的寶貝女兒喬伊帶著她的戀人,一個黑人青年約翰回家,卻使他和妻子克里斯蒂娜不知所措。而此時,郵差出身的約翰的父親,也懷著一種自卑恐懼的心理抵制著這門親事。約翰和喬伊竭力說服他們的雙親,兩家人陷入內心充滿矛盾的痛苦之中。最後,馬特把他們將要遇到的困難擺出來,令他們有個心理上的準備,兩家人共進了晚餐。  

3 《誰來晚餐》 -幕後製作:

僅僅是愛情

《誰來晚餐》,斯坦利•克雷默這部電影被認為講述了一個「今天的愛情故事」,並且成功地引發了反對種族主義的熱潮,好萊塢評論界隨聲附和稱這是一部「預言性的電影」。確實,在處理種族主義、自由主義和偽善方面,它走在了前面,甚至,你會認為這是一部具有崇高理想的偉大電影。但是,沒有人會認為《誰來晚餐》講述了一個真實的故事。無論怎麼看,在現實世界中,約翰和喬伊的愛情都顯得缺乏說服力,包括最終皆大歡喜的解決方式,不過,這對小情人面對的衝突卻是真實的。

電影高潮處馬特的那段獨白令人印象深刻。當我們看到這個年邁的白種自由主義者面對女兒的選擇的反應時,很顯然,這部電影的情感極點到了。如果此時你覺得跨種族婚姻是錯誤的話,那麼你可能會想:「本來就是這樣兒。」如果你堅定地站在這對年輕的情侶這邊兒,你可能會想:「人們應該改變他們的觀念。」《誰來晚餐》已經上映近四十年了,沒有人認為這部電影會過時,但是它不能稱得上偉大,最多只能算一部"甜蜜"之作。對於種族主義,無論從內容還是形式上,這部電影缺乏應該具有的深度思考和複雜性:種族問題誠然是電影的相關主題,但是它缺乏現實主義的處理態度,和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美國的社會環境相關程度並不太高。

至今仍讓我們產生共鳴的場面與種族這個話題並無太大關係。當約翰和父親進行私人談話時,他怒火中燒,奮力反擊父親和白人女孩結婚就是背叛家族的觀點:「聽我說,你說你不想告訴我如何過我的日子。但是,你覺得你一直在做什麼?你告訴我,我有什麼權力,沒有什麼權力,還有,你覺得你為我做過那麼多,我欠你的。讓我告訴你,我不欠你任何東西!」約翰試圖表達「我不欠你任何東西」時沒有任何的怨恨,他只是絕望和憐憫,這一幕所表達的是經典的父子對抗主題。約翰已經三十多歲了,結過一次婚,並且有一個好工作,無論怎麼看,他都是一個成年人了。然而,約翰竟然還要苦苦和自己的父親爭執,讓他理解自己,明白自己。聽到一個成年人哀嘆與自己父親的關係令人激動,這種情況似乎到處都在發生:「我不是你的,你不需要告訴我何時何地犯了錯,爸爸,你不知道我是誰,你不知道我的感受,我的想法。即使在你餘生我拚命解釋也沒有用,你永遠都不會明白!」約翰的訴苦把電影拉回了現實世界,無論他怎麼說,都無法讓父親理解自己的所作所為。終於,當約翰的情緒慢慢冷靜了下來,他說出了那段動人的對白:「爸爸,你是我的父親,我是你的兒子。我愛你,無論是過去還是將來我都愛你,但是,你覺得自己是一個有色男人,我覺得我自己是一個男人。」

 如果這是一部關於種族主義的電影,那結尾就很難讓人接受,因為愛情看起來似乎可以征服一切。當然,你可以說這部電影涉及了種族主義,那沒有錯誤,但僅僅是「涉及」,它還沒有到達「檢驗」的層次。《誰來晚餐》並不是一個「今天的愛情故事」,它屬於昨天,今天,明天,或者任何一天,它僅僅是一個愛情故事。

演員

 •西德尼•波蒂埃飾演的約翰令人印象深刻。約翰在他的婚姻之路上碰到很多障礙,當然,他預先就知道這種情況的存在,但是,對喬伊的愛讓他感受到了自從妻兒死於車禍后從未有過的激情。約翰的愛情處於兩難境地,儘管他說如果喬伊的父母不答應他就不會和她結婚,但是誰都明白他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他對自己的父親所說的那段台詞——你覺得自己是一個有色男人,我覺得我自己是一個男人--可能看起來並不太切合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的實際,但是,這段話畢竟傳達出了那一代年輕人的渴望。

 •凱瑟琳•霍克頓是凱瑟琳•赫本的侄女,但是,即使你不知道這一點,你也會覺得她是克里斯蒂娜•德雷頓女兒的最佳扮演者。凱瑟琳•霍克頓很好的理解了這一角色,當她看著約翰,我們從她的眼中看不到任何的遲疑,全部都是愛與崇拜。

•這是斯賓塞•屈塞與凱瑟琳•赫本合演的最後一部電影。在現實中,他們本來就是一對愛侶。在電影中,他愛自己的女兒和妻子。在了解約翰之後,他開始慢慢喜歡起來這個年輕人。在電影結尾,斯賓塞•屈塞開始反思自己的自由主義信念,甚至把自己也卷了進去。

•凱瑟琳•赫本因為扮演克里斯蒂娜•德雷頓贏得了一座奧斯卡小金人,不過她確實配得上。從知道自己的女婿是一個黑人開始,她的表演就無可挑剔。她想起了她的年輕時代和愛情,看到高興的女兒自己也很高興。她明白自己的女兒和女婿面對的困境,和可能很糟糕的結局,儘管喬伊還沒有意識到。

畢•理查茲和羅伊•格倫扮演了約翰的父母。他們出場時間並不長,但演出卻是非凡的。畢•理查茲和凱瑟琳•赫本一樣,能夠理解年輕人的愛。她願意接受這樁婚事,知道自己的丈夫會慢慢接受這一事實。羅伊•格倫扮演了一個願意為自己兒子做任何事的父親,現在他必須放手了。他認為黑人也必須明白自己的位置,約翰和一個白人女孩結婚會傷害他的一生。這時,和兒子的衝突似乎不能避免了。

斯坦利·克雷默

斯坦利•克雷默1919年出生於紐約,是戰後好萊塢第一批成功的獨立電影導演之一,他的作品證實了獨立對控制電影主題的重要性,以及好萊塢有限的批判精神。克雷默的電影與戰後好萊塢的電影風格非常相近:對現實的關注和清晰的敘述線索,強調個人在特定環境中的窘迫。克雷默的電影對社會問題非常關注,包括犯罪、精神疾病、種族主義、校園運動、青少年問題、司法以及核戰等問題。但是,很多克雷默的作品只是間接的關注這些問題,缺乏直接的批判力度。

26年苦戀:赫本與屈塞

凱瑟琳•赫本一生只有過一次短暫的婚姻。1928年,21歲的赫本與一位保險經紀人結婚,但是,這段婚姻只維持了短短六年二人便勞燕分飛。1942年,赫本與屈塞合演了喬治•斯蒂文斯的《小姑獨處》,從此陷入長達26年的感情糾葛之中。因為屈塞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所以他沒有和他的原配路易斯離婚,和赫本結婚。這種關係一直持續到屈塞去世。屈塞是一個複雜又難以琢磨的人,儘管最了解他的人恐怕就是赫本了,但是屈塞似乎從沒有被她看穿過,赫本也從未透露過他們的關係內幕。直到屈塞死後很久,赫本在接受一家雜誌的採訪時,才隱約透露了他們在一起的生活細節:在赫本陪伴屈塞的許多年中,他仍然是一個酒鬼,不時打罵赫本。赫本一直幫他戒酒,幾乎所有的生活幾都是圍繞著屈塞來安排。在屈塞生命的最後一段時間,赫本甚至放棄了工作,一直陪伴在他的身邊。

1986年,在紀錄片《斯賓塞•屈塞傳奇》中,赫本公開了一封十八年前她寫給死去的屈塞的一封信,信的內容哀婉動人:「對你來說,活著不是件容易的事兒,是不是?你喜歡做什麼?衝浪,尤其是在狂風暴雨之中。馬球?除了網球,高爾夫和游泳,不,這些都不是。散步?不,散步不適合你。所有這些在同一時刻湧現在你的腦海之中,這個?那個?斯賓塞,到底是哪一個?那是不是一種特殊的東西,就像,就像做一個天主教徒。你把你的一切都投入到這種宗教給你的壞影響上,從不在好的一面。對你來說,這一切必是永恆的。然而,不可思議的是你是一個偉大的演員——你做到了,你用直接和素樸做到了這一點。回到生活的審判吧--哦!喝一杯,對,喝一杯。停下吧,斯賓塞,你能夠停下。我一直在祈求你,你知道那是什麼嗎?經過這麼多年,你現在能長久的休息了嗎?你覺得高興嗎?」這個老人一直愛著早已不知身在天堂還是地獄的斯賓塞•屈塞,忍受著愛人離去帶來的孤寂與摧殘——何等不幸的遭際! 作者:阿巨 

花絮

•凱瑟琳•赫本扮演的克里斯蒂娜的女兒是由她的侄女凱瑟琳•霍克頓扮演的。

•電影完成後17天,斯賓塞•屈塞病逝。

•電影中出現三英寸的斯賓塞•屈塞青銅雕像是凱瑟琳•赫本的主意。2004年,這座雕像被以316000美元的價錢拍賣。

•凱瑟琳•赫本從沒有完整看過這部電影,她說對屈塞的回憶令人心碎。

•凱瑟琳•赫本從沒有完整看過這部電影,她說對屈塞的毫回憶令人心碎。•凱瑟琳•赫本不得不用自己的薪水支撐這部電影的製作,因為屈塞病得太厲害,公司認為他不能完成這部影片。

 •在一些鏡頭中,觀眾可以清晰看到赫本的頭和手在發抖,這是她的遺傳病。

•馬丁•路德•金遇刺時,這部電影仍在播映。起初,在電影中有一句台詞恬,「你以為你是誰,馬丁•路德•金?」在金被刺殺后,電影公司立即通知劇場,建議刪掉這一片段。

 •電影中屈塞戴的眼鏡沒有鏡片。

•影片獲第40屆奧斯卡(1967)最佳劇本創作和最佳女主角獎。 

•本片是銀幕下伴侶屈賽和赫本最後一次銀幕合作(稍後屈賽去世)。 

穿幫鏡頭

  •馬特在浴室刮鬍子時,把刮鬍泡抹遍了臉的兩側。隨著鏡頭轉換,一會兒只有他的右臉上有刮鬍泡,一會兒只有左臉有刮鬍泡,最後整張臉上又布滿了刮鬍泡。 

•約翰打電話給父親邀請他吃晚餐時有明顯的不一致。 

•馬特退進的汽車前門已經有了凹痕。車禍后,兩輛汽車的位置和車側門的凹痕隨著鏡頭轉換在不斷變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