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警花出更》

標籤: 暫無標籤

《警花出更》是香港在1983年出品的20集TVB電視劇。

1 《警花出更》 -簡介

《警花出更》《警花出更》

TVB於1983年推出的20集時裝警匪愛情劇《警花出更》,集合八十年代多位當紅小生花旦演出,包括鄭裕玲、石修、馮淬帆、歐陽佩珊、廖偉雄、李國麟、劉兆銘、歐陽震華及程可為等。還有樂壇大姐大梅艷芳的經典歌曲「交出我的心」作主題曲,配合劇中女警英姿颯颯的風姿,可謂最適合不過。

2 《警花出更》 -人物介紹

鄺錦輝 - 石修飾

性格含蓄,深沉穩重,是個精明能幹的督察。父親早逝,和姑故 MARY相依為命。自小崇拜父親,因為父親被暗殺一事,立志追隨父親成為警察為父親翻案。喜歡舜華在先,后因為舜華答應子江求婚而作罷。欣賞張海明,最後被她深情所感動。

金子江 -馮淬帆飾

外號奪命金,辦案落力,廉明公正,性格火爆,和倔強的鄭舜華成為歡喜冤家。他也是陳世榮的好同事兼同屋,後來因為陳世榮貪污而被查辦,影響其前途 。但是鄭舜華依然不嫌棄,並答應他的求婚。

鄭舜華 - 歐陽佩珊飾

性格倔強,英姿颯爽的女幫辦。被調往警察訓練學校當教官,成為新警員心目中的嚴格教官。對海明訓練特別嚴格,而引起海明誤會。爾後海明明白其苦心,和她冰釋前嫌,更成為好朋友,還在公事上時時提點海明,令海明感激不盡。

張海明 - 鄭裕玲飾

和舜華畢業同一大學,小舜華四屆,性格開朗,有小聰明,不喜歡呆板的工作。後來因為偶遇錦輝,被風度翩翩的他所吸引而決定考取女警,結果遇上舜華。對父親從事毒品販賣毫不知情,更因販毒一案和錦輝有爭執。最後冰釋誤會,和錦輝共接連理。

陳子順 - 廖偉雄飾

暗戀海明多年,更為海明考學警,後來不畢業,轉而成為鑒證科人員,和海明從事同一警局。後知道海明和錦輝拍拖,而衷心祝福他們。

陳世榮 - 李國麟飾

性格好賭,因而欠下賭債而貪污。因為惱恨子江不網開一面而誣告他同流合污,幸好過後良心發現,子江才不被告。

張世安 (海明父親)-劉兆銘飾

謝劍堂的得力助手,多年來為劍堂所信任。反對海明成為女警,更因萌起退休念頭,而劍堂則因此而對世安有所顧忌,更逼世安再為他效命。世安不甘被牽制,而成為警方污點證人。

張太太 - 白茵飾

賢淑顧家,對世安的事業毫不知情,後知道世安有一情婦多年而大受刺激,最後還是夫妻情深,原諒了世安。

MARY 鄺 - 程可為飾

錦輝的姑姑,對世安一往情深,不計較名份,甘心成為他的情婦多年。最後還和其太太冰釋前嫌。

海明弟弟 - 歐陽震華飾

好高務遠,為世安屬下之親生子。後來被劍堂利用對付世安,世安為之心痛。

謝劍堂 - 藍天飾

表面為一正當商人,實為心狠手辣的大毒梟。勾結歐警司,謀殺錦輝親父,最後被錦輝等人合力追捕,被判入獄。

歐警司 - 郭鋒飾

為錦輝上司,和劍堂同流合污,最後難逃法網,自毀前途。

故事大綱

張海明剛大學畢業,換了好多份工,因為不喜歡呆板的工作而做不長久。陳子順暗戀海明多年,可是海明只當他為好朋友,而子順也樂在其中。一天,海明偶遇鄺錦輝督察,被他深深吸引而去考女警,竟然被錄取。

海明遇嚴格的女教官鄭舜華,海明被舜華特別留意,以為舜華有意為難,處處和舜華作對。舜華也對海明的懶散的態度不滿,後來因為一次演習,對海明沒盡全力的表現不滿,而引至海明辭職。海明經鄺錦輝教訓一番後放知舜華苦心,決定立志成為絕出女幫辦,後來更成為舜華的密友。

鄺錦輝負責逮捕國際毒販一案,驚而發現張世安也涉入其中,而說服世安成為線人,金子江不明就理,覺得鄺錦輝有事隱瞞而和他有衝突。後來子江知道原委,答應錦輝儘力保護世安。原來世安一直瞞著妻女,說在菲律賓從事生意,實為謝劍堂辦事。謝劍堂表面上是商人,實為香港大毒梟,更和歐警司勾結,最終難逃法網。

3 《警花出更》 -分集介紹

 第1集   

皚明男友與另一女子結婚,令皚明傷心非常,同事陳子純對皚明痴心一片,以為皚明因失戀而想自殺,遂百般安慰。沙展金志剛為人衝動火爆,辦案手法不依正規,常受江Sir責難,上司鄭舜華與志剛感情頗佳,時替志剛分辯,但江Sir不受理。皚明與舜華同屬校友,兩人分別帶同子純及志剛出席同學會,志剛因職位比舜華低,備受眾人竊竊私語,皚明看不過眼,怒斥滋事者,志剛感尷尬,與舜華離開酒會。掃毒組高級幫辦鄺錦輝追查一宗毒品買賣,布下天羅地網粉碎毒品集團,豈料志剛亦接獲線報,未及通知舜華,獨自到酒店捉拿帶家,令錦輝計劃全盤破壞,志剛自知不對,不斷盤問帶家,逼其說出集團主持人,但帶家守口如瓶,令志剛不得要領;另一方面,集團首腦謝劍堂已知此事,遂派人將帶家殺死。   

第2集   

志剛為掩護帶家,受傷入院,舜華趕往醫院探望,幸志剛只受輕傷,並無大礙,舜華勸志剛在醫院調養,但志剛念念不忘販毒集團之事,出院后又再著手追查,豈料帶家已供出趙龍為主謀人,而趙龍亦在劍堂威逼利誘下作替死鬼,自動到警局投案,志剛明知趙龍非真正主謀,要錦輝再繼續調查,但錦輝不聽志剛之言,兩人漸生嫌隙,令舜華左右為難,而江Sir不欲舜華與志剛再插手此事,遂將舜華調往學堂任教,而志剛則調為軍裝。皚明自失戀后,感頭頭碰著黑,在子純慫恿下一同投考警察,但皚明對此工作毫無認識,口試時表現坦率,令錦輝頗為欣賞,皚明初試得以及格,繼續參加複試,由舜華任主考官,舜華態度嚴肅,皚明感不是味兒,對考試題目亦無心理會。   

第3集   

皚明被學堂取錄,但又無心攻讀,后在國洪一氣之下,決心到學堂一試。皚明父親張世安突從菲律賓返港,皚明喜出望外,但世安知悉皚明考入警察學堂,即大力反對,皚明不明所以,不加理會,原來世安助劍堂干非法勾當,為免日後父女衝突,所以大力反對。國洪欠下大筆債款,被債主上門追索,世安將國洪訓斥一頓,國洪自知不對,內心有愧。皚明無心上課,態度懶散,時被舜華斥責,憤然辭職,后在錦輝勸戒下,終取回辭職信,並決心努力學習。學堂舉行畢業試,皚明考試及格,但子純考試不及格,羞愧難當,以自殺表白對皚明心跡,皚明忙加阻止,子純甜在心裡。   

第4集   

皚明與Margaret被調派在錦輝部下工作,皚明對工作不習慣,頻頻出錯,浪費不少時間,且被阿榮等人捉弄,錦輝見狀,對皚明訓示一頓,皚明自願改正。一日,滂沱大雨,錦輝送皚明返家,皚明甜在心裡。而國洪藉與皚明之姊弟關係,向酒吧老闆收取看場費,老闆不虞有詐,悉數付款,皚明不知情,見酒吧中工作之少女未成年,向錦輝報告,錦輝派Margaret及志剛前往察看,將未成年少女帶返警署,老闆懷恨在心,將國洪毆打,兩人同被帶返警署,國洪在阿榮等人面前吹噓與錦輝關係,錦輝看在皚明臉上,讓兩人庭外和解,不加拘控,皚明尷尬不已,自動申請調職出外巡更。志剛與皚明工作,看不起女流之輩,不時在背後嘲弄,皚明決心證明自己的工作能力。   

第5集   

志剛滿心歡喜欲與舜華外出玩樂,但見面后舜華只告知志剛作升級準備,隨後赴錦輝約會,志剛妒恨交織,在街頭獨行,遇見子純,兩人同往遊戲機中心玩樂,適見阿秋暗中販賣毒品,兩人合力制服他,但阿秋被帶返警署落案時,反控告志剛毆打,幸皚明在錦輝指示下查知阿秋作假證供,志剛始得免去麻煩,並藉機在皚明面前盛讚錦輝為人,使皚明對錦輝留下好印象,間接除去情敵。失蹤少女珠女告知皚明,謂美江大廈將有劫案發生,皚明與志剛等人遂在大廈外守候,但多日仍未有動靜,江Sir感浪費人力物力,命令皚明作決定是否繼續守候,皚明不知如何處置。皚明對劫案仍耿耿於懷,一日,突到大廈外察看,巧見錦輝到來視察,不久,果聞珠寶公司發生劫案,兩人分別衝上大廈,但皚明欠缺經驗,反被劫匪挾持作人質。   

第6集   

錦輝機警,將劫匪打傷,皚明手腕受傷被送院治療,秀英以為女兒性命垂危,趕往醫院,嚇至昏倒地上,后始知一場誤會,秀英與國安為女兒安全著想,勸皚明辭職,但她不肯。劫匪咖喱重傷而死,同黨肥仔等人要為咖喱報仇,將珠女殺死,皚明出外奔波多日,探知肥仔所在,但肥仔挾持兩小童作為人質,要警方交出錦輝替咖喱報仇,志剛自告奮勇與肥仔交涉,不幸受傷,而肥仔等人終法網難逃。秀英帶著禮物到錦輝家中表示謝意,卻見瑪莉住在錦輝家中,大感詫異,誤會錦輝與瑪莉同居,告知皚明,皚明甚感不悅。皚明誤會錦輝對己有意,遂出外購買漂亮衣服準備與錦輝參加舞會,豈料錦輝邀請舜華,著皚明與舜華調更,令皚明十分失望。   

第7集   

皚明為拉攏舜華與志剛,勸志剛對舜華表白心跡,志剛手持鮮花往鄭家找舜華,卻見錦輝到來接舜華外出參加舞會,志剛因職位低微,自卑心甚重,與錦輝一起更覺相形見絀,帶怒離去。志剛與皚明到菜館閑聊,志剛酒醉,將瑪莉等人的皮鞋掉進水中,瑪莉要志剛作賠償,皚明即致電找阿榮到來救急,志剛方得脫身。舜華知錦輝對己有意,卻不敢接受,而皚明為爭取錦輝,鼓勵志剛努力追求舜華,並故意令志剛誤會舜華即將結婚,志剛不欲失去舜華,趁生日故作打扮,豈料返家后見舜華坐於廳中,而凱倫等人正在志剛家中狂歡作樂,志剛忙向舜華解釋,舜華裝作若無其事,又故作不知志剛生日,志剛氣極與舜華髮生齟齬,及后返家方知舜華送來蛋糕,十分後悔,遂向舜華道歉,但被舜華勒令離去。   

第8集   

志剛毅然向舜華求婚,不料舜華立刻答應,令志剛歡喜若狂,舜華為免錦輝痴戀,與錦輝盡量保持朋友關係。志剛到邱老闆的舞廳制止一場打鬥,邱乘機賄賂志剛,志剛甚為反感,加以警告,阿榮知志剛得罪邱,大感不滿,志剛猜知榮曾受賄賂,不恥同流合污,榮以利誘,亦為志剛斥責。皚明約錦輝看戲,被子純知悉,著錦輝不要前去,而錦輝亦無意與皚明外出,遂推辭約會,令皚明十分失望。子純為使皚明對錦輝死心,故弄玄虛,希望皚明相信錦輝與瑪莉同居,皚明與子純決定到鄺家一看,方知瑪莉乃錦輝之姑母,令子純大感失望。趙國揚涉嫌強姦霍麗麗,皚明為將趙繩之於法,不斷勸說麗麗與霍母出庭作證,但兩人未有上庭,趙得以保釋外出,明猜知趙到霍家恐嚇二人,遂暗中安置錄音機,令趙無所遁形。   

第9集   

二十多年前,錦輝父親在一宗毒品案中被槍殺,當年主犯王炳出獄,時向線人祥叔找麻煩,錦輝為免祥叔受累,從中調解,皚明知悉,特到鄺家詢問瑪莉有關錦輝父之事,錦輝嫌皚明多事,對皚明表示不滿,皚明感委屈,激動之餘向錦輝表白心跡,錦輝感皚明直率可人,接受皚明之愛意,皚明得償所願,不禁開懷。瑪莉與世安原為舊戀人,一夜,兩人無意中在夜總會重逢,瑪莉對世安仍未忘情,希望能再續前緣,但世安生活平靜,不欲掀起波瀾,毅然拒絕。王炳向世安勒索,被世安冷言對待,王炳懷恨在心,教唆黑蠍幫與世安講數時,大開殺戒,以便除去世安,但世安早有準備,帶同手下埋伏,黑蠍幫不敵,死傷慘重,錦輝負責此案,十分氣惱,下令部屬儘快搜集黑幫資料,希望儘速破案。世安知悉瑪莉十多年來一直未有忘情,大為感動,決與瑪莉再續情緣,瑪莉開懷,準備與世安同居,及後方知世安乃皚明父親,頓感尷尬非常。   

第10集   

世安為免日後多事,不欲與瑪莉糾纏,瑪莉明白世安之心意,決定不與世安同居,世安甚為感激,但見瑪莉孤苦伶仃,遂與瑪莉暗中來往。國洪購買賊贓,被成騙去錢財,世安出面令成將錢交回國洪,國洪猜知世安乃黑幫中人,乘機要脅世安,世安嚴辭相對,並告知國洪已替他安排往南美,國洪堅決不往,一怒而去。志剛查知王炳與黑蠍幫傷人案有關,遂將王炳帶返警署,炳向錦輝詐稱作線人,錦輝信以為真,將之釋放,不料王炳轉移向謝劍堂勒索,祥叔知悉王炳存心欺騙錦輝,勸錦輝小心,並告知錦輝父親當年被殺,王炳乃兇手,錦輝十分激動,皚明見狀勸錦輝將此案交予別人查辦,免因情緒影響工作,錦輝覺有理,不欠請假到歐警司別墅暫住。王炳被槍殺,堅叔見炳中槍部位與當年錦輝父被殺相同,眾人不禁懷疑錦輝,及后子純更驗出王炳身上泥漬與錦輝車留下的泥漬相同,令眾人更感疑惑。   

第11集   

王炳被殺后,眾人均懷疑錦輝為父報仇而殺王炳,對他疏遠,皚明欲知真相,向錦輝試探,令錦輝摸不著頭腦,及後方知無端惹禍上身;另一方面,歐警司為免閑言閑語影響各人工作情緒,命錦輝告知舜華將案件轉交自己親自處理。錦輝暗中查問祥叔有關王炳之事,知招權可能知道真相,遂向招權查問,但招權守口如瓶,令錦輝不得要領。世安替劍堂收服多個白粉檔后,欲從此洗手不幹,豈料國洪因不想到南美,著阿東向世安求情,劍堂遂利用國洪要脅世安繼續替他工作,世安氣極,將國洪毆打一頓,國洪詐作悔改,及至上機之日,突發難逃脫。   

第12集   

堅叔妻阿珍與油脂妹鬧事,被帶返警署,兩人在警署內大吵大鬧,令堅叔顏面全無,躲在洗手間內痛哭。奀妹與Joe等人出外惹事生非,經過油站遇見堅叔,堅叔氣惱,將各人帶返警署,豈料油站被打劫,堅叔被指摘擅離職守,他自知不對,決逮捕劫匪以將功贖罪。堅叔得知劫匪行蹤,與皚明等往拘捕,劫匪見堅叔到來,連忙駕車逃走,忙亂之際,車子撞向石柱,著火焚燒,堅叔奮不顧身救出劫匪,Joe等人站在一旁觀看,用鐵罐擲向堅叔,堅叔憤怒將之毆打,Joe等乘機控告堅叔,幸得錦輝從中調解。堅叔到按摩中心帶阿珍離去,阿珍不肯,兩人糾纏一起,堅叔無意中將阿珍推向床角,阿珍頭破血流,堅叔因傷人罪被判入獄,奀妹交由保良局暫管。不久,奀妹逃出保良局,堅叔為免奀妹再與壞人來往,遂求錦輝等暫作監護人,錦輝無奈應允,讓奀妹暫住其家。   

第13集   

錦輝與皚明千方百計望能使奀妹踏上正途,但奀妹自以為是,對兩人之關心視若無睹,錦輝氣極將奀妹斥責一頓,奀妹自尊心受創,與舊日損友繼續來往。奀妹等人到錦輝家中玩樂,錦輝、皚明與瑪莉剛巧一同返家,錦輝見狀大怒,將眾人趕走,及后瑪莉發覺失去鑽戒,錦輝誤會奀妹偷往典當,怒斥奀妹不是,奀妹一怒而去。鑽戒失而復得,錦輝方知怪錯好人,皚明自動請纓往找奀妹,但奀妹並不領情,皚明改用激將法,說中奀妹心事,奀妹感皚明一片好意,遂跟她返家暫住,並逐漸改邪歸正。堅叔見奀妹判若兩人,不禁老懷大慰。志剛負責調查偽鈔案,不久接得線報,欲與阿榮一同前往逮捕疑犯,但舜華父親急病入院,志剛為要陪伴舜華探望父親,遂將案件交由阿榮處理,及后志剛詢問阿榮有關內情,阿榮支吾以對,令志剛不知底蘊。   

第14集   

投訴組懷疑當日前往調查偽鈔案的警務人員中曾收受黑錢,志剛亦在被懷疑之列。后志剛想及阿榮近日神態有異,即趕返家中向阿榮問個明白,卻見阿榮已收拾行李乘計程車前往機場,志剛一路追截,終趕上,要將他拘捕,阿榮動之以情,志剛一時不慎被阿榮擊暈,阿榮乘機逃去。志剛醒后,將事件告知舜華,舜華致電往機場將阿榮逮捕,豈料阿榮懷恨在心,誣陷志剛為同謀,志剛苦無證據洗脫罪名,任由阿榮加害。阿榮終良心發現,承認乃一時之氣誣陷志剛,志剛得以脫身。志剛被江警司指摘疏於職守,要將他革職查辦,舜華挺身為志剛辯護,志剛得保職位,但舜華知志剛會因此事被列入黑名單,日後難有升職機會,替志剛十分擔心,志剛自卑心作祟,與舜華大吵一場,舜華一怒返家,后志剛自知不對,終向舜華道歉,言歸於好。   

第15集   

阿東命國洪服侍樹叔,以便探取口風得到毒品,國洪卻向劍堂獻調虎離山之計,一面命阿財放假線報,著志剛追截帶家,但帶家身上只藏小量白粉,一面則派人取得大批毒品交給劍堂,志剛果然中計,使國洪奸計得逞,國洪自以為是,向劍堂邀功,劍堂詐作稱讚。瑪莉與世安通電話,被錦輝無意聽得「阿彪」之名,懷疑電話中人與昔日黑社會有關,遂命阿強跟蹤瑪莉,查得瑪莉新居住所,並在瑪莉生日當晚,與Margaret一起跟蹤瑪莉與世安到南灣夜總會,方知阿彪即世安,但錦輝不動聲色,靜觀其變。世安為要擺脫劍堂,故意放線給皚明,以破壞劍堂犯罪活動,錦輝懷疑線人乃世安,著皚明查出線人身分。   

第16集   

世安在牆上寫上麗都別墅一房間號碼,后見皚明等人到來,連忙逃去,皚明追截不及,仍不知世安乃線人。皚明等人到麗都查房,見名流戚爺與未成年少女B女共處一室,遂將戚爺帶返警署,戚爺與律師對錦輝威逼利誘,但錦輝不為所動,戚爺轉而求劍堂幫助,劍堂覺事態有異,懷疑有內鬼報訊。國洪誘騙B女與他同居,使警方找不著B女出庭作證,后警方查出B女住處,卻見B女已然死去,警方遂在屋內搜集證物,國洪知悉此事,不禁心慌意亂。皚明千方百計欲追查線人真正身份,終被錦輝查出線人原是世安,但錦輝與世安有默契,未將此事告知他人,不久錦輝更下令解散專案小組,命皚明停止追查線人,令皚明大惑不解。   

第17集   

志剛一直對戚爺甚為不滿,查車時剛巧遇到戚爺的車經過,戚爺乘機投訴被志剛騷擾,志剛一連被投訴多次,令皚明難於處理。錦輝勸皚明溫書本準備應付考試,皚明以為錦輝解散專案小組目的是使她專心溫習,但錦輝一口否認,加上皚明備受謠言困擾,誤會錦輝為升警司而藉大案邀功,今她十分不滿。阿東命阿財向志剛放假線報,一方面劍堂為試探世安是否內鬼,亦放出假消息,世安果將消息告知錦輝,令錦輝撲空而返,而劍堂對世安更感懷疑。志剛知阿財放假線報,甚是氣惱,藉口結婚向錦輝請假,獨自調查此案,並藉Helen幫助,偷去阿財大袋金錢,逼阿財約阿東到狂牛酒吧見面,豈料阿財作兩頭蛇,阿東派殺手到酒吧等候志剛。志剛與殺手拚斗,險象橫生,郭見狀出手相助,卻被刺一刀,受傷昏倒。   

第18集   

郭重傷不治,志剛甚感內疚,更被錦輝斥責,皚明替志剛代罪,亦被錦輝指摘,皚明心有不甘,懷疑錦輝乃內鬼,不欲自己插手此事。阿財被志剛捉返警署,阿財指國洪乃幕後主持人,國洪以為阿財知他與阿東的關係,甚為慌張,乃後方知阿財有心嫁禍,志剛亦洞悉阿財隱瞞事實。劍堂派世安接收毒品,並派阿東帶殺手到碼頭將世安殺死,幸得權叔相救,將毒品劫走,並救世安脫險。劍堂猜知毒品在世安手中,欲逼世安離開香港,世安亦有此打算,無奈阿秀不肯一同前去,世安為安全計,決與瑪莉一同到美國,豈料上機之日,國洪帶阿秀到瑪莉家中,揭穿瑪莉與世安的關係,世安無法掩飾,阿秀大受刺激,痴痴獃呆,世安不忍拋下她離去,只好打消離港念頭。   

第19集   

皚明知母親曾受重大打擊,追問世安事情經過,但世安不肯明說。世安與劍堂談判,劍堂暗示將會大開殺戒,世安不欲連累權叔,與權叔約定劍堂到石屋交回毒品,一面通知錦輝,錦輝召集總動員出動,豈料出發前世安突接劍堂電話改在石礦場交貨,遂再致電告知錦輝,錦輝欲兩面出擊,但遭歐警司阻撓,只許錦輝帶齊人馬到石礦場,而劍堂不久又改回在石屋交易,世安趕不及告知錦輝,令錦輝再次撲空,被歐警司嚴責。一方面劍堂命阿東趁交易時殺世安與阿權,幸世安及時跳上汽車逃去,阿權受傷。錦輝無計可施,唯有請世安作證人,指控劍堂。世安與錦輝同返警署,豈料歐警司將世安釋放,錦輝甚擔心世安的安全,遂向皚明等人解釋一切,並派志剛保護世安。未幾,世安果被殺手襲擊,幸在志剛掩護下逃過,打算與阿秀秘密離開香港,但國洪被劍堂指使捉去阿秀,命世安到爛車場談判,要世安一命換一命,世安機警避過殺手,危急之際將國洪槍殺,此時皚明因接得權叔通知到達爛車場,見此情此景已無可挽救,欲將世安拘捕,但阿秀苦苦哀求,皚明不知如何處置。   

第20集(大結局)   

世安自知罪孽深重,答應跟皚明到警署自首,離去之際,卻被阿東槍擊,志剛等駕車追捕阿東。世安急救后終度過危險時期,阿東聞悉世安未死,知世安會作控方證人,不禁膽戰心驚,只好答應與警方合作,揭發劍堂罪行。劍堂欲偷渡離港,終被錦輝等人逮捕,及后戚爺與歐警司亦相繼被捕。阿秀原諒瑪莉與世安,令瑪莉能與世安繼續相愛,世安雖知自己將過鐵窗生涯,但仍覺歡悅。舜華與志剛籌備婚事,兩人為住屋問題爭吵,最後決定將新屋遷往鄭家隔鄰,使舜華便於照顧父親。皚明與錦輝分任男女儐相,因而得以和好如初,后在世安催促下,與舜華、志剛一起舉行婚禮。

上一篇[青銅峽水利樞紐]    下一篇 [昨夜長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