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這部動畫是揉合超現實與暴力的風格,並且以動畫作為表達超現實主義藝術的媒介,\"Cat Soup\" 卻在某程度上走得更加極端~ 這些貓貓卡通人物是如斯討人喜歡, 乍看就像 Hello Kitty 或 Miffy 般可愛無邪, 採用動畫這較易入口的媒介, 反而能把更豐富乖張的幻想展示給更多觀眾欣賞。

1 《貓湯》 -簡介

《貓湯》貓湯劇照
《貓湯》貓湯劇照

 根據日本連載漫畫"Nekojiru Udon" 改編的動畫電影~ 貓貓家族裡的姊姊因病去世, 貓貓弟弟拚命與死神爭回姊姊的靈魂, 千辛萬苦卻只爭回一半, 姊姊雖然死而復生, 卻整天傻兮兮的只得半條貓命~ 貓貓姊弟原本受媽媽所託到街市買豆腐, 但他們卻輾轉踏上為姊姊尋找另一半靈魂的旅程~ 他們走過大海, 走過沙漠, 遇上馬戲團神奇的魔術師, 遇上大屋的奇怪主人, 還遇上把貓貓殘肢縫合的婦人~ 此番精彩奇異的旅程, 必會令你目不暇接~ 
  
貓姐姐病重卧床,靈魂正被死神帶走。貓弟弟拚死搶回姐姐的半條命,可是睜開眼睛的姐姐卻變得痴痴傻傻。為了找回姐姐的另外半個靈魂,貓弟弟帶著姐姐踏上了征程。 
  
詭異的旅途中,不乏血腥與暴力,但也少不了溫馨和生趣。他們越過沙漠,穿過大海。遇到了想把他們燉成貓湯的變態,也遇到了好心為他們縫補傷口的老婆婆,還遇到了孩子脾氣的上帝,隨意撥弄著時間。 
  
最後他們終於找到了拯救姐姐的四葉花。 

2 《貓湯》 -影片解讀

改編自橋口千代美的漫畫,由J.C.Staff發行,湯淺政明(代表作:Mind game)參與制作的《貓湯》無疑屬於最晦澀,最富想象力,最為殘酷的動畫作品。長34min的短片使用大量意象,描繪了一出充滿奇異與殘暴的救贖之旅,其終極卻落在最為平常的親情主題上。

貓家四口住在典型的日本鄉下,父親、母親、長女、幼男,在帶院的宅子里過平淡的生活,母親操作家務,父親清閑時便居家喝酒。無論是貓家,還是整個村落都藏匿在令人恐慌的安寧中,就像開篇貓弟放在浴盆中的玩具車,平靜的沉默在水下。夏日的欲燥如片中晒乾了的螞蟻屍體,被明晃晃的陽光縛住手腳。可以說從一開頭,此片就已經渲染出窒悶的氣氛。

貓姐患了重病,獨自躺著,屋頂脊樑投射在她眼中的影子已扭曲變形,彷彿是另一隻眼睛,大限已到矣~~貓弟看到有陰間的小鬼領走姐姐的靈魂,慌忙向父母彙報,得到的僅是漠然,便自己出門去追。途中遇到幾隻和貓媽一樣的主婦閑話家常,其中一人靈氣盡泄當場化作皮囊,周遭人物如若罔聞,此情節將貓與貓之間的冷漠推至頂峰。相信再遲鈍的觀眾到此也能明白,與其說是講貓的故事,實則是敘述漫畫家所居的環境。

貓媽遣兩個孩子去買油炸豆腐,鏡頭照及家門口花盆中的一朵四瓣紅花(之前也有鏡頭照到),正如小鬼所述,有蜘蛛在其上結網。途中貓姐弟路過蹲在馬路中央的人類主婦,又來到一個小池塘。貓姐半昏迷狀在長椅上坐著,有蝴蝶在她身邊飛舞,陽光通過樹影漏在她身上,貓弟站在池塘邊,看水面上的光斑以及雲彩的投影,將一隻木刻鯨魚投到池水中。與之前貓弟在自家玩水相呼應,因此之後的內容很可能也來自於貓弟的幻想。

貓弟誓要幫姐姐奪回全部生命,帶姐姐上路探尋紅花,去奇迹發生的地方。先是來到馬戲團,貓姐弟搶了第一排的座位,貓弟懷著十萬分的好奇,看許多不可思議的表演。其中一個是白鬍子的老頭,他面孔蒼白,眼睛也是,如不見底的空洞,非常森然,這個人有復原以及創造的法力,他其實也是後來再次出現的神。復原表演是用轉輪切開一名少女,鮮血飛濺,然後施逆轉之術,將少女恢復。值得注意的細節是,神的復原術並不完美,有血滴粘到貓姐弟身上,並沒有完全歸位,這也是後來劇情發展的一個暗示。

貓姐弟搭上了一條船,與一頭豬同行,有機械蝴蝶飛至,這很可能來自貓弟對陽光下貓姐的觀察,也再次暗示現在的場景均是貓弟在幻覺中所見。貓弟愛水,扒在船沿向下看,進入了幻覺中嵌套的幻覺,在這次的故事中,它看見自己和姐姐需要躲在豬的皮囊中,逃過大瀑布的浩劫,從這個夢中醒來后,貓弟認定豬必須死。貓弟的糞便引來水中的魚,豬將魚捕了上來,和大家分享,貓弟乘機襲擊了豬,取出他的肉,做照燒排骨吃,豬也吃了自己的血肉,不但沒覺得自己悲慘,反而為貓弟分享熟食而開心。這不禁讓人想到咱tc經常批判的『榨乾無產階級血肉,只留給其最低的生存物資,無恥可憎的剝削剩餘價值的行為』。

貓姐弟來到一家堆滿垃圾的女人家,惡臭中,女人將貓弟的手臂縫合。在那裡貓弟看到很多貓型玩偶,於是掀開垃圾袋發現很多貓的殘肢,知道非此處非善處,帶著姐姐趕緊出逃。這讓我想到今年初放映的《鬼媽媽》,或許這裡的婦人也和鬼媽媽一樣,自身的寂寞演化成變態的強佔,把貓眯製成玩偶永遠留在自己身邊。

貓姐弟後來被香味吸引,來到一所豪華的別墅,大宅的男主人熱情好客,烹飪手藝一流,他以特殊而殘忍的方式製作了不少美味,博取貓弟的歡心。先是烹活鳥,用線牽住鳥拴在柱子上讓它繞圈飛,在它身上撒汁和油,再點燃,鳥狂飛不止,如馬戲團的火圈,最終成了一道菜。再來是巧克力屋,儼然是向陰森的童話《漢賽爾與格麗泰爾》致敬。

貓姐弟再次踏上旅途,乾旱因為炎熱愈加嚴重,儘管貓弟通過尋到地下泉噴涌形成的水象(後來很多抽象動畫中都會用這個橋段)走了一段行程,還是落到無水可循的境地。鏡頭轉向神,他以星球為食物,將一個星體當西瓜切開,不巧有一半滑落餐桌滾到了時間機器上。星球內部的紅色岩漿如同鮮血,不禁讓人聯想到腦殼被砸,血漿橫飛的嚇人畫面。

神發現了異樣,重新開動時間機器,齒輪加速嚙合,想要補回停止的空隙,貓姐弟二人迅速衰老,快放的星轉斗移在天空畫出一道道圓軌。神見狀不妙,又將時間倒回,這是他復原技藝的再一次使用,將時間撥回到大洪水的時期,但就像之前說過的復原無法完美,儘管貓姐弟仍在小舟上,卻沒有了豬的蹤影,很有可能是因為未來豬的死亡使得恢復后的世界在這個節點上出現了瑕疵。

回復元氣的貓姐跟貓弟一起買了貓媽囑咐的油豆腐,開開心心回家,一家四口圍坐桌前吃晚餐,貓弟離開片刻去方便,短短時間內,貓爸,貓媽,貓姐憑空消失,好像被轉切頻道去了另一個世界,貓弟回來后,發現房中只有自己。全劇完。

最後的消失之謎,或許是神開始吞食地球的原故,或有可能小鬼言中的紅花是門前的那朵,而非在『假』的叢林里綻放的虛妄之花;貓弟還在的原因則可能是在它的幻覺中,已經體驗了『現實』的意義,這就盡看官所能去聯想了。然而這部將現實與幻夢混合的動畫,無疑反映了漫畫家的抑鬱傾向,每個意象都有其特殊含義:命運弄人,一切都不過是神的日常起居,一日三餐而已,不幸和幸福他可以隨性的操弄;社會的冷漠,家人對某些成員的忽視;生活中遇見的各種充滿悲劇色彩的人,被隨意欺侮的豬,因孤獨而發狂的婦人,貪婪而扭曲的男主人;那個無法再承受家庭生活,蹲在路中央喘息,後來含淚沖向鐵軌的女性,或許就是漫畫家本人的寫照,1998年,橋口千代美自殺身亡,終年33歲。

3 《貓湯》 -影片賞析

《貓湯》——Cat soup。講述一隻小貓在浴室溺水時,靈魂追趕上了被死神捉去的貓姐的亡魂。死拉活拖才從死神(象頭?)手裡搶回了姐姐的半條魂。而在姐弟倆前去買豆腐的路上,他們漸漸走上了尋找四葉花(死神說過可以救姐姐的花)的道路。 

這是一場多麼陰鬱而華美的旅行呵。他們遊歷了分屍魔術的馬戲團,當模特被機器肢解的時候,滿場歡呼。(他人的生命,於我們僅是一場表演?——又一次出現一隻機械象?)。一隻巨大的空氣鳥被帶進劇場。人類肆意傷害了它,而最終它帶來一場如聖經中滅絕人類的洪水。

洪水中,兩隻貓在象徵拯救的諾亞方舟中,魚食用著小貓的大便,而人類卻生食它。而在時間逆轉的時候,這條魚又被童年的貓吃掉了眼睛。

豬,在任何宗教中彷彿都是無智慧與骯髒的。在被小貓吃著肉著,豬竟然還會對自己的肉流下口水。而當小貓為了姐姐而虐待豬時。連只有半魂的姐姐都知道跟隨著小貓攻擊豬。暴力是我們的方式,無論善還是惡。善與惡本來就是他人強加給我們的

沙漠與洪水切換的很突然,水象是本片中象的第三個形象。(奇怪的是印度教中三面神象就意味著三靈一體)。而海浪凝固的一刻,讓我聯想到出埃及紀中,摩西用神力讓海水分開。魔西展現著神力,對此宗教心懷恐懼,而在〈貓湯〉中,這隻不過是孩子氣的一個遊戲。 

為了一頓午餐,上帝輕易轉動著地球的時間之軸。我們的看起來驚人的歷史,生生死死,無數人的死亡出生,愛情、戰爭,這些重大的事,多麼可笑的來回倒帶著。無聊的上帝,看著人類如此無聊的表演,應該是有夠乏味了吧。 

小貓在時光倒轉又轉正的時刻,找到了四葉花。姐姐終於恢復了正常。他們回到了家鄉,一家人最平常的快樂,圍坐晚餐桌前,相親相愛的看著電視。而當小貓起身去上廁所的時候,爸媽、姐姐都毫無預警的消失了。像一段電流一樣,無影無蹤。而在孤獨的世界里,失去是一瞬間,而黑暗才是永恆。 

本片看似毫無邏輯(去TM邏輯),但陰鬱的畫面,無所章法但震撼人心的畫面,深得我心。童真式的殘酷手法,如中田風子,如伊藤潤二卻可以很完美的呈現恐怖之美。 

4 《貓湯》 -評語

這隻 (非正式地) 叫作 "烏冬貓" 的卡通人物, 出自一套叫作 "Nekojiru Udon" (Nekojiru 烏冬) 的日本漫畫, 由一位名為橋口千代美的女漫畫化名成 Nekojiru 所創作~ 該部漫畫集天真可愛與殘酷暴力於一身, 而且充滿如夢境一般出乎意料的奇怪情節, 當年頗受漫畫迷歡迎~ 後來, 千代美在98年自殺身亡, 她的丈夫山野一採用 Nekojiru-y 的筆名, 繼續連載這部漫畫~ 
  
這個改編的影版本由佐藤龍雄執導, 此君也不怎麼知名, 他的代表作品要算是 "Mobile battleship Nadesico" (機動戰艦大和撫子) 的電影和電視版動畫, 不過香港電視台好像都沒有播過, 相信只有漫畫迷才認識吧? 那麼, 這樣一部似乎不太知名的動畫, 有甚麼吸引之處呢? 
  
簡單點說, "Cat Soup" 是我看過最奇怪的動畫之一~ 這套只有34分鐘的短片, 是一部不折不扣的超現實派作品~ 電影中的情節轉接幾乎毫無理由可言, 場景一下子轉成沙漠, 一下子轉成大海, 一下子又返回城市, 之間全無任何合理的交代~ 裡面的人物更加是千奇百怪, 行為往往出人意表, 不明所以~ 更古怪的是這部動畫的主角都是極之可愛的卡通人物, 但他們又會像暴力熊一樣做出各種血腥殘忍的事情~ 此外, 全片的角色都沒有說過半句話, 導演只用了幾個漫畫式的 bubble 來顯示寥寥可數的幾句對白~ 

5 《貓湯》 -創作背景

這種揉合超現實與暴力的風格並非新事, 好像西班牙導演路易斯•布紐爾 (Luis Buñuel) 和畫家薩爾瓦多•達利合作的 "Un Chien Andalou" (安達魯之犬) [1929], 與及智利導演尤杜洛斯基 (Alejandro Jodorowsky)和蒲昊 的 "El TOPO" (遁地鼠) [1970] 和 "the Holy Mountain" (聖山) [1973] 都是當中的表表者~ 再說, 以動畫作為表達超現實主義藝術的媒介, 亦早有捷克動畫大師 Jan Svankmajer 多部出色的短片作為先驅~ 
  
話雖如此, "Cat Soup" 卻在某程度上走得更加極端~ 這些貓貓卡通人物是如斯討人喜歡, 乍看就像 Hello Kitty 或 Miffy 般可愛無邪, 是故他們曲折離奇的行為和幕幕斷手斷腳的畫面, 更能突出箇中的矛盾和不安感~ 再說, 假如這部電影以真人 (或真貓) 拍出來, 相信在技術上亦很難複製出相同的超現實畫面 (如其中一幕被 "凝固" 的海浪), 即使真能成事, 亦必定會禁聲四起~ "Cat Soup" 採用動畫這 (看似) 較易入口的媒介, 反而能把更豐富乖張的幻想展示給更多觀眾欣賞~ 
  
難得的是電影在狂想和奇遇之外, 故事的情節似乎亦充滿了隱喻~ 例如在馬戲團內 "爆發" 的水災, 便有如舊約聖經中毀滅世界的大洪水, 那隻機械蝴蝶也令人想起那隻被挪亞派去探看洪水是否已退卻的白鴿~ 那幕魚兒一邊逃亡一邊被 "起肉" 的惹笑片段, 則像在諷刺日本的飲食文化 (別忘記那些魚早前吃貓貓的便便為生...)~ 同類帶點暗喻的片段不在少數, 例如把貓貓殘肢縫合的婦人, 就如人造人/複製人技術的殘酷展示; 還有後半段那位嘗試把地球 "吃掉" 的老人, 則有如是主宰時間和萬物興衰的神明 - 而地球和人類的歷史, 只不過是他一頓午飯而已~ 

6 《貓湯》 -電影創新

細看之下, 戲中有很多反覆出現的元素~ 最值得留意的, 是故事中的 "終極寶藏" - 那朵令貓貓家姐復原的紅花, 其實早在先前出現過, 那時它只靜靜待在在屋旁, 鋪上蜘蛛網, 一點也不起眼~ 其他似曾相識重複出現的例子, 還有水池中的大量海苔, 貓貓弟弟拋到水池裡的鯨魚, 在家姐頭頂飛舞的蝴蝶等等, 他們後來都在古怪的旅程中再次出現~ 這是否暗示貓貓姊弟的奇幻之旅只是弟弟在家中的狂想? 就如許多超現實的繪畫一樣, 這些元素大概沒有肯定的解讀方法, 觀眾也要發揮點點想像力 "創作" 出自己的故事~ 
  
"Cat Soup" 曾被外國的影評稱為 "Hello Kitty on acid" (吃了迷幻藥的吉蒂貓), 實在是很精警的說法~ 這動畫絕對充滿創意和幻想, 值得細心思考, 我再次翻看后, 似乎又有新領會和想法~ 說這動畫 "每分鐘都充滿驚喜" 絕不誇張, 就連結尾列出製作人員名單的部分亦毫不馬虎, 巧妙地運用音樂盒的原理來製造重播及倒播的效果, 真夠過癮呢~ 

7 《貓湯》 -主題

暴力與成長是《貓湯》的主題。成長的旅程出發點是拯救,就像孩子們成長的開端總是伴隨著美好的願望。然而旅程中總是不可避免的充斥著暴力:在馬戲團,暴力是人類的集體樂趣,弟弟只是個充滿好奇的從眾者。當上帝用一場洪水洗滌了人類之後,暴力並沒有消失,而是隨同倖存者一同登上了諾亞方舟,此時的貓弟弟已經成為了衝動的施暴者,但他對豬如此殘忍,是因為對姐姐的愛。在巨人的城堡中逃脫時,弟弟用剪刀剪斷了巨人的四肢,此時的貓弟弟已經能夠有智慧的運用暴力了,暴力是為了生存。 

8 《貓湯》 -社會影響

從這段歷程中,我們依稀看見了貓弟弟的成長軌跡。其實,這一切發生的還要更早。一條肥魚被一群全副武裝的人有秩序的分割,最後只剩下一副骨架,魚骨架在大海中暢遊,穿越了時光,擱淺在貓弟弟童年玩耍的海灘。貓弟弟取下了骨架上的魚眼睛吞進了肚子,原來,從幼年起貓弟弟就已經從暴力的果實里分得一杯羹了。不僅僅是貓弟弟,善良而愚蠢的豬在被鞭打時終於一改憨態可掬的形象咬掉了貓弟弟的手,暴力是無奈的反抗;痴獃的貓姐姐幾乎什麼都不會做,卻懂得和貓弟弟一起鞭打豬,在作者看來,暴力行為和吃喝睡一樣是最基本的本能。 
  
對樂觀的人,《貓湯》為他們開啟了一扇可以用另一種視角看世界的窗,對於悲觀的人,《貓湯》為他們開啟了一扇通向絕望深處的門。 

9 《貓湯》 -上帝與命運

童年時的教育把我造就成心中無上帝的沒有信仰的人,我常常為此感到遺憾。然而,比不信上帝更糟的是相信上帝卻對他絕望。在作者眼中,世界是充斥著自然災難和人為災難的時空集合。自然災難是上帝的暴力,人作為上帝的造物,暴力行為更甚。如果上帝真有那麼慈悲,為什麼會創造這樣一個世界呢? 
  
愛因斯坦說,上帝不會擲骰子。我們也是一樣,總是相信自己的追求必定有一個價值存在,即使追求不到也必定存在,上帝冥冥之中一定自有安排。這種精神依託是可疑的,至少在作者看來是這樣:也許上帝並未對人類的命運做太多嚴肅的思考,他只是隨心所欲的胡來。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們也是毫無辦法。在影片之中有許多關於機械的細節,歷史進程在上帝怪異的機器控制之中,人類的大腦也是一部機器,決定著人類的行為(比如城堡中的巨人)。在這個被齒輪驅動的世界里,人類是沒有多少自主性可言的。 
  
貓弟弟曾打動了死神,但他無法打動上帝,(從另一個方面看,貓弟弟感動了死神,都無法感動上帝,也是一種諷刺吧!)這註定了貓弟弟的努力到頭來會是一場空。失去的過程近乎一瞬間,失去的結果卻會持續到永遠。最後剩下的是海灘上快樂又短暫的回憶,一遍遍回放也是徒勞無功。可能他根本不知道,那時他曾在海灘上吞下了一顆來自未來的魚眼睛,一切都早已註定了。
上一篇[莎拉·菲利普斯]    下一篇 [國慶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