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全詩的主題在今天看來並不覺得新鮮,但在當時卻反映著人們思想文化的覺醒與成熟。原始人不懂死的可怕,兩漢神學認為靈魂不滅,魏晉人因為當時社會的動蕩及各自本身的遭際。引起對生死問題的關注,他們不再相信神學迷信,而痛感生命之短促,人世之無常,這是他們自我意識覺醒的一個重要方面。他們不再認為死是「決疽(且換成丸,音患)潰癰」(《莊子》)的快活事,而是看作無可奈何的痛苦歸宿。由此明白死是不可避免的命運,是生的徹底結束,死後身名皆空,形神俱滅,每個人都無法逃脫這一結局。因此,渲泄抒發這種人生共同的痛苦,表示對生命的無限留戀,是當時詩歌經常的主題。這首輓歌就是當時這種大氣侯的產物,表現了人們普遍的傷逝心理。當然,它的流傳及被選入《昭明文選》,並不僅僅是因為它主題的概括性與時代性,還應該取決於詩歌本身的藝術魅力。這首詩質樸無華,首尾完整。且長歌當哭,搖撼人心。後人評此首「亦淡亦悲」,詞「極峭促。」(何焯《義門讀書記》)即指出了此篇在藝術上的感人之處。

1 《輓歌詩》 -作品信息


  【名稱】《輓歌詩》
  【年代】漢末魏初
  【作者】繆襲
  【體裁】五言詩

2 《輓歌詩》 -作品原文


  輓歌詩
  生時游國都,死沒棄中野。
  朝發高堂上,暮宿黃泉下。
  白日入虞淵,懸車息駟馬。
  造化雖神明,安能復存我?
  形容稍歇滅,齒髮行當墮。
  自古皆有然,誰能離此者。

3 《輓歌詩》 -作品鑒賞


  「輓歌」是古人送葬時,執紼挽喪車前行的人所唱哀悼死者的詩歌,產生於春秋戰國時期的《薤露》、《蒿里》可稱是輓歌之祖。(參見晉崔豹《古今注·音樂》)其內容無非是「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躕」(同上)之類,多鄙俗不文,然這首《輓歌詩》,卻被主張「事出於沈思,義歸乎翰藻」(《文選序》)的蕭統選入《昭明文選》中,僅此即可見其文學價值與可讀性。
  輓歌大率從人的生命短促寫起,這首亦不例外。「生時游國都,死沒棄中野。朝發高堂上,暮宿黃泉下。」開首四句概言其生死倏忽,然同時又包含著榮枯無常之意。這裡傳達出當時社會人生的烙印,不是一般的泛泛之語。從歌辭看,作者所挽之人,大概是個想有所作為的有志之士,活著的時候曾到都城遊學求仕,結果如何沒有說,但死的境況卻令人哀痛心寒。一個「棄」字概括了死者的結局。《周易》云:「古之葬者,厚衣,以薪葬之中野。」中野即荒野。但這裡不用「葬」而用「棄」,榮枯之候已可想見,一生的努力落得個死後被人遺忘拋棄的下場,人命之短促,世道之炎涼,功名之虛偽,由此得到證明。「朝發』二句本自王充《論衡》:「親之生也,生之高堂之上;其死也,葬之黃泉之下。」高堂為住宅正廳;黃泉,古人以為天玄地黃,泉在地中,故稱為黃泉。這裡借用,更冠之以「朝發」「暮宿」極言人生之短。這反映出當時人們普遍的心理感受,詩人事魏四世,世亂易代朝不保夕之慨良深。所以開首四句所歌,不僅有悼亡而且還有傷時之意。
  生死榮枯之變遷倏忽,使詩人不禁要探究天地神明之德,人生造化之道。所以引出后四句。「白日入虞淵,懸車息駟馬」,是小結上面意思,比喻人生旅次終結。虞淵是古代神話所說日入之處。《淮南子·天文》:「日入於虞淵之汜,曙於蒙谷之浦。」懸車即挂車、停車。古代傳說,太陽是載在車上由羲和駕駛著由東至西運行,到了黃昏,乃「懸車息馬。」「造化雖神明,安能復存參」此二句是全篇的主眼。天地自然化生萬物,能「見人所不見」、「知人之所不知」,此「神明」之謂也。(見《淮南子》高誘注)然終究不能使人命死而復生。這裡的我,泛指人之個體存在。天地造化雖具神明好生之德,但對於自詡為秉「五行之秀氣」「實天地之心」的人類(見《禮記·禮運篇》並沒有偏私的眷顧。生命屬於人只有一次,這是造化神明都無法改變的人生之道。
  最後四句是具體申發「安能復存我」的主旨。人不僅不能再生,還將速朽,「形容稍歇滅,齒髮行當墮」,指人的遺體在泥土中壞爛朽腐,陸機《輓歌詩》有「豐肌饗螻蟻,妍姿永夷滅』句,可資參證。「自古皆有然,誰人離此者」是總括全篇,既哀悼死者,又悲傷自己。今日他扶柩送人歸葬,明日人送他長眠黃土,生生不已,沒有例外,他確實唱出了人生共同的輓歌。
  全詩的主題在今天看來並不覺得新鮮,但在當時卻反映著人們思想文化的覺醒與成熟。原始人不懂死的可怕,兩漢神學認為靈魂不滅,魏晉人因為當時社會的動蕩及各自本身的遭際。引起對生死問題的關注,他們不再相信神學迷信,而痛感生命之短促,人世之無常,這是他們自我意識覺醒的一個重要方面。他們不再認為死是「決疽(且換成丸,音患)潰癰」(《莊子》)的快活事,而是看作無可奈何的痛苦歸宿。由此明白死是不可避免的命運,是生的徹底結束,死後身名皆空,形神俱滅,每個人都無法逃脫這一結局。因此,渲泄抒發這種人生共同的痛苦,表示對生命的無限留戀,是當時詩歌經常的主題。這首輓歌就是當時這種大氣侯的產物,表現了人們普遍的傷逝心理。當然,它的流傳及被選入《昭明文選》,並不僅僅是因為它主題的概括性與時代性,還應該取決於詩歌本身的藝術魅力。這首詩質樸無華,首尾完整。且長歌當哭,搖撼人心。後人評此首「亦淡亦悲」,詞「極峭促。」(何焯《義門讀書記》)即指出了此篇在藝術上的感人之處。

4 《輓歌詩》 -作者簡介

繆襲 (186-245)三國魏文學家。字熙伯,東海蘭陵(今山東蒼山縣蘭陵鎮)人。繆襲家世、生平,史籍記載甚為簡略。只知他的父親繆斐(字文雅)是漢末名儒。繆襲早年曾被闢為御史大夫府的僚屬,歷事魏四代皇帝,官至尚書、光祿勛。繆襲富有才學,一生著述甚豐。《隋書·經籍志》著錄《列女傳贊》1卷、文集5卷,均佚。他與漢末文學家、哲學家仲長統友善,曾為其所著《昌言》撰表。其他有《喜霽賦》、《青龍賦》、《神芝贊》等文,散見於《藝文類聚》、《初學記》,由清人嚴可均輯入《全三國文》。其詩,今存《魏鼓吹曲》12首,載《宋書·樂志》。
  
上一篇[王伊同]    下一篇 [97拳皇出招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