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這個殺手不太冷》

標籤: 暫無標籤

《這個殺手不太冷》(原題:Léon,美國上映片名:The Professional)是一部1994年的電影,由法國導演呂克·貝松編劇及執導,也是他首部往好萊塢發展拍攝的電影。由讓·雷諾、蓋瑞·歐德曼及娜塔莉·波特曼主演。

1 《這個殺手不太冷》 -影片簡介

《這個殺手不太冷》劇照
《這個殺手不太冷》(原名:Léon,美國上映片名:The Professional)是一部1994年的電影,由法國導演呂克·貝松編劇及執導,也是他首部往好萊塢發展拍攝的電影。由讓·雷諾、蓋瑞·歐德曼及娜塔莉·波特曼主演。本片主要拍攝地點是紐約。

2 《這個殺手不太冷》 -劇情

紐約貧民區住著一個義大利人,名叫里昂(Jean Reno飾),職業殺手。一天,鄰居家小姑娘馬蒂爾達(Natalie Portman飾)敲開他的房門,要求在他這裡暫避殺身之禍。原來,鄰居家的主人是警察的眼線,只因貪污了一小包毒品而遭惡警剿滅全家的片罰。馬蒂爾達得到里昂的留救,開始幫里昂管家並教其識字,里昂則教女孩使槍,兩人相處融洽。女孩跟蹤惡警,貿然去報仇,反倒被抓。里昂及時趕到,將女孩救回。他們再次搬家,但女孩還是落入惡警之手。里昂撂倒一片警察,再次救出女孩並讓她通過通風管道逃生,並囑咐她去把他積攢的錢取出來。里昂化裝成警察想混出包圍圈,但被惡警識破。最後一刻,里昂引爆了身上的炸彈...

3 《這個殺手不太冷》 -導演介紹

呂克·貝松:法國導演,兼任製片、編劇、演員、剪輯等。因為屢創票房佳績,被譽為法國的斯皮爾伯格。作品節奏快捷、風格奢華,極具商業價值。有人稱他的電影實際上是美國片,只不過是在法國拍攝而已。父母親都是水上運動的高手,母親還是潛水教練。青少年時,他夢想成為海洋、海豚專家,但是因為一次潛水意外,讓他不得不放棄這個願望,轉向電影。17歲高中未畢業便進入高蒙電影公司任助理,後到好萊塢實習,回國后擔任副導演。劇情長片處女作《最後決戰》獲1983年戛納電影節特別獎。在此後的十餘年間,他又有五部影片問世,且幾乎每部都產生了轟動效應,其中一部便是《這個殺手不太冷》。他的第二部影片是1985年執導的《地鐵》,獲第11屆法國電影愷撒獎十三項提名和三項獎;1987年的《碧海情》獲第14屆愷撒獎八項提名和兩項獎;1989年的《尼基塔》獲第16屆愷撒獎九項提名和一項獎。之後他又相繼執導了多部賣座的商業電影。呂克·貝松被認為是法國的斯皮爾伯格,事實上,這個稱號並不過份,在法國乃至歐洲大陸,呂克· 貝松總是最吸引人們注意的導演。他的電影節奏明快,富於前沿時尚,風格詭異,幾乎每部影片都能激起人們的期待。

4 《這個殺手不太冷》 -演員介紹

讓·雷諾
法國演員,銀幕形象深受約翰·韋恩、馬龍·白蘭度、讓·加賓的影響,沉默寡言的性格,高大的外形後有著憂鬱的眼神,暴躁但又不失榮譽感。在摩洛哥出生長大,后因時局動蕩搬到法國,為了成為法國公民而參軍。70年代從事舞台劇和電視演出,1979年初登銀幕,開出一條不愛說話的戲路。跟呂克·貝松的搭檔使他屢屢創造事業的新高,中國觀眾最熟悉的角色是《這個殺手不太冷》中的悲情殺手。2005年出演《豺狼帝國》。
《這個殺手不太冷》讓·雷諾

加里·奧德曼
英國演員,生長在藍領家庭,曾經被學校退學,後進入演藝學校就讀。1981年開始參加電影劇及舞台劇表演,並於1986年獲最佳演員及新人獎。隔年在電影處女作《席德與南茜》中飾演嗜葯的搖滾龐克青年,又奪一座最佳新人獎。他是少數能夠準確表現美式腔的英國演員,擅長扮演反角。曾與女星烏瑪·瑟曼有過婚姻。

娜塔莉·波特曼
1981年6月9日出生於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她的父親是醫生,還有個藝術家身份,同時也是她的經紀人的母親。很小的時候她便離開以色列來到華盛頓州。幾次搬家后,她的家庭終於定居紐約,她在紐約一直居住到高中畢業。她以優等成績畢業,且學業成績使之可以進入哈佛大學。

11歲時,她在一家比薩店裡被經紀人發現。原本她被定位為模特,但是她決定當一個演員。她曾參加過很多現場表演,但在電影《殺手萊昂》(Léon,1994)里她的初次屏幕表演令人印象深刻。之後她又在電影《盜火線》(Heat,1995),《愛情尤物》(Beautiful Girls,1996),和《火星人玩轉地球》(Mars Attacks!,1996)中出演角色。直到1999年娜塔莉才在北美票房收益4億3千1百萬的《星球大戰前傳I:魅影危機》(Star Wars:Episode I - The Phantom Menace,1999)里扮演阿米達拉女王而成名。之後她又在兩部批判性的正劇《芳心天涯》(Anywhere But Here,1999),《甜心伊人》(Where the Heart Is,2000)和《偷心》(Closer,2004)里出演角色,並以《偷心》獲得了一項奧斯卡提名。

5 《這個殺手不太冷》 -幕後花絮

《這個殺手不太冷》劇照

起初選角時娜塔麗·波特曼由於年齡太小而落選,但她沒有放棄,再次回到呂克·貝松面前來了一段精彩絕倫的表演,使得呂克·貝松不得不把這個角色給她。這也是她出演電影的處女作。

在一場萊昂和瑪蒂爾德為托尼執行任務的戲中,導演呂克·貝松也扎了一個小角色——背景中眾多正在射擊的傢伙們中的一個。在影片拍到眾多警車停在街道那場戲時,一個剛剛搶劫了商店的人恰好從商店跑出來,當他撞上攝製組和眾多「警察」,於是乖乖地向這群穿著制服的臨時演員投了降。

麗芙·泰勒曾被考慮出演瑪蒂爾德一角,但是又考慮到那時她個子就已經太高而作罷。

在片中萊昂使用的手槍是裝有揚抑制器的伯萊塔92系列。最初的劇本中有很多關於萊昂和瑪蒂爾德之間「有關性的緊張尷尬的場面」,其中包括一場二人躺在床上,瑪蒂爾德談論有關性的話題的戲。這些戲份在美國上映時被刪除,而在歐洲版本和特別版DVD的被刪除片斷中均可找到。呂克•貝松曾經這樣解釋兩個人的感情:「他們兩個人是愛的關係但並不是性的關係。這個男人的世界只有這個女孩,這個女孩的世界只有這個男人,全世界只有他們兩個可以互相理解。」

片中那盆由萊昂培育,最後由瑪蒂爾德再次栽種的植物是萬年青,這個單詞中間部分的發音就是「萊昂」。萊昂和瑪蒂爾德住店時瑪蒂爾德用「MacGuffin」這個名字登記。「MacGuffin」是源自懸疑大師希區柯克的電影技法,是指將電影故事帶入動態的一種布局技巧,它通常是指在懸疑故事開始時,能使觀眾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很快進入情境的戲劇元素,如某個物體、人物、甚至是一個謎面。

史丹斯菲爾德說要帶著他那伙人正午時出現。在萊昂的房間我們看到時鐘指向11點58分,而接下來的一系列場景精確地發生在2分鐘內,然後那伙人在正午準時來了。

6 《這個殺手不太冷》 -穿幫鏡頭

《這個殺手不太冷》《這個殺手不太冷》

當警方的特別行動小組第二次進攻后沿著牆撤退時,我們可以看到那面牆晃了晃並且還向內彎。

當史丹斯菲爾德在前面,瑪蒂爾德跟在後邊走進大樓時,一個攝影師正站在入口上方的窗口處。

瑪蒂爾德最後一次看《變形金剛》時,動畫片中的來自不同集的場景被連在一起放。
我們都知道萊昂愛喝牛奶,玻璃杯中的牛奶的高度經常神奇地變來變去,一會少一會多。
在瑪蒂爾德表演各種人物讓萊昂猜時,浴室的鏡子一會出現一會消失。表演「麥當娜」的時候在牆上,「夢露」時消失,「卓別林」時出現,「金凱利」時消失。

萊昂訓練瑪蒂爾德用來複槍時似乎二人都沒有考慮到距離、位置、天氣、風力的影響——從幾百碼遠瞄準並擊中她的目標是不太可能的事。

當那個胖男人接電話時無繩電話的基座上並沒有接電話線。

當萊昂問瑪蒂爾德為什麼藏香煙時,那截煙的長度發生了明顯變化。

最後的追逐戲中用的手榴彈外形是傘兵用的閃光彈,而那並不是爆炸性很強的武器。

在影片結尾,萊昂告訴瑪蒂爾德從牆上把斧子拿下來,當瑪蒂爾德打開玻璃門時,你可以在玻璃上看見攝影機鏡頭的投影,那後面是呂克·貝松。

根據女校長電話所說,學校應該在新澤西據紐約150英里的Wildwood,而最後我們看到的是曼哈頓。

7 《這個殺手不太冷》 -影評

《這個殺手不太冷》劇照

影片《這個殺手不太冷》當中,有一個比較溫情,格外引人眼目的電影鏡頭,她始終貫穿了一整部電影的首尾,那就是長衫吊褲的殺手萊昂總是懷抱著一盆綠色盆景,縱使四處流浪,亡命天涯,也總是不離身子的蘭花花。表面上看了去,萊昂只是一個生猛動物,眼罩黑鏡,沉默寡言,拎只舊廂,懷抱蘭花,舊褲腿大皮鞋步履匆匆,敬業地完成著屬於個人的清道夫任務。我們可以從片中看到細,一直沒有什麼太多動作的沉靜萊昂,作為一名冷酷職業殺手,也還是有他自己行為準則的。首先,他決不濫殺婦女和兒童。當然啦,不管殺掉什麼人,總歸不是一件怎麼正常的事情。這裡我們還是就電影論電影。正常的光天化日里,你殺人需待償命的。

法國導演呂克貝松覺得電影里的話語還是不夠說得釋懷吧?所以他在影片當中特別加入了一曲音樂。一曲比較「另類」一些的主題歌《心的形狀》(Shape Of My Heart)。本首電影曲,據說好象是英國大名鼎鼎的歌星斯汀為《這個殺手不太冷》量身定做的。其中的歌辭寫得微妙出彩,詠嘆了殺手萊昂將殺人比成了一出紙牌遊戲,黑桃,梅花,方抉什麼都在手心握著,唯獨只差那一張紅心。其實影片深處的潛在用意,恐怕也是把殺手萊昂的心間自我比成遊戲?比成一張紅心來的?於是在殺手的清道夫遊戲中不斷尋找,不斷游移,不斷測試自己的心?影片以悲劇終結,那個黑須,黑鏡,寡語的殺手萊昂,也許永遠不能找到那一張遊戲中的紅心了。但是殺手萊昂終於尋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一顆愛心。這一顆心,好像是用那一盆的蘭花草充當他流離失所生命中疵護傘的。真是將心換心,少女瑪蒂爾達在影片最尾,一邊種栽蘭花,一邊自言自語著。話說得那麼的殷切與朦朧。席草依跪,動容撫靈:這裡安全了,萊昂 ……

影片中當Leon戴上他那副墨鏡時,他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個執行殺人任務的機器,而深居簡出的Leon不戴墨鏡的時候,過著枯燥無味的生活,與一棵無根的蘭花相伴,單純的表情卻有點象那憨豆先生。看過影片之後我不得不對出生於耶路撒冷,拍攝影片時只有12歲的小女孩娜塔麗·波特曼的演技拍案叫好。天真無邪的眼睛流露出來的是 Mathilda的無助,角色在她的表演之下被賦予了靈魂,她在影片中的光芒甚至超過了影星讓·雷諾。在和Leon玩遊戲的時候,娜塔麗·波特曼展現了她豐富多變的表演天賦,令人捧腹不已。再加上她那不可多得的年輕美貌,前途無可限量。Leon和Mathilda的相遇註定將要走上一條不歸路,但是Leon的死卻非常的有意義,不是利益的衝突,不是人性的貪婪,而是小人物為了他們所追求的友情、親情、愛情可以無畏的付出。一個殺手成為了我心中的英雄。剛看完影片之後,我就對影片有了無窮的回味和領悟,我深深的被影片所打動,一個感人而又頗賦有悲劇色彩的經典電影,已經不需要吹毛求疵的去注意它細節上的不足,我們只需要沒有雜念的專註和感動就夠了。一部好的電影就會有一個有意義的人生道理在裡面,激勵人們奮發圖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