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通天塔》[電影]

標籤: 暫無標籤

《通天塔》(Babel)是一部獲得由2006年美國金球獎最佳劇情電影的劇情片。由墨西哥導演亞歷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圖執導,吉勒莫·亞瑞格編劇,以多線劇情完成導演亞歷桑德羅包括《愛情是狗娘》和《靈魂輓歌》(21 Grams)在內三部電影的「死亡三部曲」。《通天塔》是以四段分別發生在摩洛哥、日本、墨西哥和美國的劇情交織而成,由法國、墨西哥和美國跨國聯合製作,本片獲得奧斯卡金像獎七項提名,其中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最終獲得最佳配樂獎。

1 《通天塔》[電影] -劇情簡介

《通天塔》[電影]劇照 

北非摩洛哥境內的小山坡上,黑人兄弟倆正無憂無慮地放著羊,此時他們的父親手捧著剛剛從日本朋友那裡得來的步槍欣喜地向他們走來。亂世之中擁有如此稀罕物,自然如獲至寶,父親隨意向遠處開了一槍以試試手感之後。遠處隨即傳來一輛旅遊巴士的緊急剎車聲。此車上坐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其中一對美國夫婦理查德(布拉德·皮特)與蘇珊(凱特·布蘭切特)來荒涼的非洲旅遊完全是為了挽救他們瀕臨崩潰的婚姻…

2 《通天塔》[電影] -獎項

《通天塔》[電影]劇照

儘管失意奧斯卡,但榮獲金球獎最佳影片的《通天塔》,由於有布拉德-皮特、凱特-布蘭切特等超級明星加盟,加上影片在歐美上映后的口碑,仍然很受中國觀眾關注。今天下午,影片在北京新世紀影院舉行了內地首映式,著名編劇王斌、歌手王恩琦等明星過來助陣,韓國組合Take更是遠道而來支持心目中的偶像布拉德-皮特,聲稱皮特在片中無論造型還是演技都非常吸引人。

在劇本架構、分線敘事、鏡頭切換等方面,《通天塔》和導演岡薩雷斯.伊納里多此前的作品《愛情是狗娘》頗為相似,布局都是先描摹群像,然後通過一件事連接起來,聚集到表達點上:一對美國夫婦在摩洛哥度假途中不幸被一發子彈擊中,他們不得不在當地接受治療;與此同時,他們的兒女和墨西哥保姆穿越美墨邊境時,由於人種與膚色以及語言不通等原因,保姆被警察當成綁架孩子的嫌犯而遭追捕,與兩個小孩失散;一位日本聾啞少女正從母親去世的悲痛中慢慢恢復,但父親卻和她關係漸漸疏遠……通過一桿串連人物的槍支,導演將他們的故事投放在政治誤解、語言障礙、文化差異等背景中,從而把個人命運上升為社會性問題:是什麼東西使我們無論身在家園還是別處,都感到疏離和隔閡?

闡述拍攝動機時,伊納里多曾說過,將一些故事線索編織到一起,對他來說已成習慣。「當我坐在車裡看到有人從旁邊經過時,我覺得那個人比我頭腦中的任何東西都要有趣。」他說,「所以我想談談這個人。我們所擁有的現實是如此有限。我希望探索外部的世界,外部世界是怎樣影響到我的,儘管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為了表現真實的世界,難免會有一些血腥、暴力甚至暴露的鏡頭,在內地引進版中,能明顯看出一些地方被剪輯過,比如日本聾啞少女的裸露鏡頭、殺雞場面等等,還好這些都是小細節,對影片整體沒什麼影響。

《通天塔》首映式上,主辦方還特意請來愛心公益團體「抱抱團」的發起人於樂,在其調動下現場所有嘉賓和觀眾相互擁抱、為「跨越語言相互理解」的影片主旨提供了最好的註腳。

3 《通天塔》[電影] -評價

觀看墨西哥導演阿加多·岡薩雷斯·伊納里多(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的影片《通天塔》(Babel),用「等待另一隻鞋落下」來比喻,那是再恰當不過的了,因為觀眾觀看該片時的情緒將是緊張、焦急與不安。其他導演在執導影片時往往會營造虛構、複雜、甚至悲慘的情景,然後再慢慢地釋放,從而緩解觀眾緊張的情緒。與他們不同的是,阿加多營造的緊張氣氛卻是逐漸升級,直到這種氣氛達到令人難以承受的極限。在執導的新片《通天塔》中,阿加多把四個故事交織在一起,並隨著故事的發展而使懸念逐步升級,然後再毫不保留地一下子釋放給觀眾,使觀眾的情緒形成巨大的反差,從而構成強烈而鮮明的對比。這種藝術表現手法是最具挑戰、也是最難做到的,然而他卻敢於面對挑戰,並且做到了這一點。

《通天塔》[電影]《通天塔》
同此前執導的影片《愛情是狗娘》(Amores perros)和《21克》(21 Grams)一樣,《通天塔》通過在轉瞬之間發生的事故,把與事故相關聯的人的故事、經歷、命運都聯繫在一起。美國的理查德(布拉德·皮特飾)與蘇珊(凱特·布蘭切特飾)夫婦在摩洛哥度假的途中不幸被一發子彈擊中,他們也因此而不得不在當地接受治療,然而誰也沒有想到這發子彈卻是由兩名男孩用一桿二手步槍射出的,而這桿步槍是他們的父親讓他們保護羊群用的。

與此同時,這對美國夫婦孩子的墨西哥保姆阿米莉婭(阿德麗亞娜·巴拉扎飾)也陷入到了極度的困境之中,因為她的侄子在美墨邊界遭遇到了巡警;而在地球另一半的日本,失聰的女孩千恵子(菊地凜子飾)不斷地與她的朋友們聯繫著,然而她絕望地發現她的殘疾不僅是身體上的,而且也是一種普遍的社會性。

與槍擊事件相關的每個人的故事都可以製作成一部完整的影片,不過阿加多卻憑藉著嫻熟的執導技術把它們編織在一起。他駕輕就熟,按照事件發生的順序不斷地敘述著每一個正在發生的事件,而每一次的鏡頭轉換都像上樓梯一樣自然,從而調動著觀眾的情緒,使他們的緊張情緒也隨著劇情的展開而不斷攀升。通常來說,許多其他導演往往會採用時間轉換和故事銜接的方式來展示他們非凡的故事敘述能力,而阿加多則特意藉助於這種結構來渲染故事的情節,從而給人一種同時發生的感覺。

不過,最終還是片中人物的人性把觀眾與他們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使得觀眾因為他們的遭遇而或悲或喜。儘管阿加多強調了語言與溝通之間的差異,但他還是讓觀眾感受到了每個人物的感受或者信念。通過一個個鏡頭,我們感受到了美國白人理查德逐步上升的挫折感,也體會到了無法與外界溝通的千惠子的絕望。正如本片片名所包含的意思一樣,片中人物不同的語言既是尋求更為重要信息的一種障礙,也是進行溝通和交流的一種渠道:我們是誰?我們想要得到什麼?我們怎樣做才能溝通與相互幫助呢?

同《愛情是狗娘》和《21克》一樣,《通天塔》是06年度最好的影片之一,並受到觀眾們的期待與關注。儘管該片的宣傳海報著重突出了男女主演布拉德·皮特和凱特·布蘭切特,但是阿加多卻是本片真正的明星,身為這部影片的導演,他才是該片票房的保證。

4 《通天塔》[電影] -經典橋段

據《聖經·創世紀》第11章記載, 創世之初,普天之下的人類同操一種語言,出於驕傲,人們想建一座通天之塔,以證明自身的無所不能。上天知道后,對於人類的驕傲感到非常惱怒,便將 人類拆散到世界各地, 分化了他們的語言,於是人們無法交流,最後築塔的夢想成為泡影,而人們也從此不再溝通、交談與傾聽……影片《通天塔》正是借用了聖經這一經典橋段作為隱喻。

5 《通天塔》[電影] -幕後製作

《通天塔》[電影]亞里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多

導演多線索專家

顯然,影片帶有強烈的亞歷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圖的獨特風格,世界上恐怕很難找出什麼導演能夠把多線索交叉敘事手法運用得如此嫻熟,儼然有超越上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撞車》的勢頭。而且,亞歷桑德羅此次把握的故事以及故事種的矛盾衝突顯得更加的宏大和人性化。同時,這種多線索敘事技巧在他的手中也已經不再僅僅是表達的工具,而是極富洞察力並具有深刻見解的表達出口,是其展現故事主題的必由之路。伊納里圖曾表示過,將一些故事線索編織到一起已經成為他工作的一種習慣。「當我坐在車裡看到有人從路邊經過時,我便開始覺得那個人肯定比我頭腦中的任何東西都要有趣。所以探究他人的內心是我最大的願望。與此同時,我們所擁有的現實中的一切也是如此的有限。我更希望探索更加廣闊的外部世界,還有陌生的外部世界是怎樣影響到我個人的等等,都將成為我作品中所要探詢的目標……」

數月前舉行的第59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上,亞歷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圖憑藉這部《通天塔》勇奪最佳導演獎,這也使得他在回到祖國墨西哥后享受到了英雄般的歡呼,也許《愛情是狗娘》是純粹的本土行為;《21克》則是更加尖銳而小眾的,但前兩次大膽的嘗試之後使得如今的伊納里圖終於迎來了更加輝煌的成績。在戛納上《通天塔》呼聲最高,甚至高過大師級人物阿莫多瓦的《回歸》,也有人認為伊納里圖一直在自我重複,僅此而已,但他堅持自我風格的姿態正是具有獨立精神的電影人最可寶貴的地方,而且他也確實找出了最合適自己的表達方式,《通天塔》與他的前兩部作品比起來著實有著巨大的突破,在結構和主題上更加宏大與深化,也許它註定不會取得太高的票房,但與觀眾得到的心靈洗禮相比,那也不算什麼。而且,經過了戛納成功的檢驗,亞歷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圖以及他的《通天塔》很有可能在百餘天之後的金球和奧斯卡上雙雙問鼎!

由地點突出主題

故事涉及六個家庭,十個人物,三個國家,使用了四種語言……《巴別塔》延續了導演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圖一貫的執導風格,喜歡用無秩序的大環境來襯托整體故事,然後將零零散散的記憶碎片拼湊至一起,就形成了一個風格獨特、立場鮮明的政治氛圍,諷刺了所謂「文化大同」那虛有其表的偽善,發出了讓人產生恐懼的「白色噪音」。這是伊納里圖與編劇吉勒莫·阿里加繼《愛情是狗娘》和《21克》之後的第三次聯手,也是當初說好的「三部曲」的終結篇。故事同樣以悲劇收場,當人類的愚蠢和粗心不斷迭加時,即使與慾望、劣根性無關,所產生的後果同樣很可怕,同樣可以成為國際化政治衝突的導火索。

《通天塔》[電影]亞里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多

摩洛哥

故事開始於摩洛哥的一個沙漠里,一個牧羊人從一名日本遊客那裡得到一把來福槍,以保護羊群免受豺狗的襲擊。然而,這把來福槍卻錯誤地落到牧羊人兩個年輕的兒子手中,他們為了檢查槍的射程究竟有多遠,向遠處駛來的一輛旅行車扣動了扳機……

旅行車裡坐著一對來自於美國加州的夫婦蘇珊和理查德,他們剛剛失去了自己的第三個孩子,沉浸在悲痛中。為了挽救瀕臨破碎的婚姻,他們選擇來到摩洛哥進行一場「尋找自我」的公路旅行,然而蘇珊卻突然被一枚「從天而降」的子彈擊中了肩膀,血流如注……最近的醫院也要四個小時的車程,為了等待救援人員,理查德將蘇珊帶到一個位置偏僻的小村莊中,絕望地看著她的生命在一點點流逝,村子里一個智慧沉穩的婆婆和一名獸醫也儘可能地幫助蘇珊。理查德先是向美國大使館尋求幫助,然後,他打電話到位於聖地亞哥的家中,接電話的是和他們夫婦共同生活了11年的保姆艾米莉婭。接連遭受打擊的理查德感覺自己就要崩潰了,他以顫抖的聲音懇求艾米莉婭,一定要照顧好家中的另外兩個孩子。

這一段的主題是「失去」和「孤獨」,當一個人處在陌生環境又突生變故的話,那種悵然若失與焦慮就會尤為明顯,尤其是對於孩子剛剛夭折的理查德來說,沙漠中的無助並不是最可怕的,他已經無法再承受「失去」的痛苦了。布拉德·皮特將理查德的情感拿捏得非常到位,這個壓抑著憤怒的中年男人被潮水般的挫敗感衝擊得幾近崩潰。而凱特·布蘭切特飾演的蘇珊則是一味地沉浸在個人的世界中,在這個封閉的小空間里,到處都是憂鬱無聲的死寂。另外,這裡還對安全部門的「熱心」著實嘲弄了一番,因為就在理查德照顧蘇珊的當口,這次槍擊事件已經被主觀地定性為恐怖分子的襲擊,甚至已經有了追蹤目標,這些反恐專家並不知道,其實一切都只是兩個孩子耍樂的一次意外而已。

聖地亞哥——墨西哥邊境

待在加州聖地亞哥的艾米莉婭,其實也有自己的安排--要去參加兒子的婚禮,由於一直無法找到代她照顧孩子的合適人選,再加上侄兒唆使,艾米莉婭決定帶著兩個孩子進入墨西哥邊境去參加兒子的婚禮,但是當他們從墨西哥回到美國時,卻可能遭到一項犯罪指控--綁架美國小孩,所以他們準備帶著兩個孩子非法穿越國境。婚禮很順利,艾米莉婭的侄兒還喝了幾杯酒,可就在回程的路上,他們遇到了檢查的關卡,頭腦發昏的侄兒竟然扔下了艾米莉婭和兩個孩子,獨自開車走了……

這實在是對美國總統布希那自相矛盾、極度偽善的移民政策最有力的駁斥,這個以艾米莉婭為主角的故事,也代表著生活在美國的幾千名墨西哥人的現狀。艾米莉婭受到墨西哥和美國政府的雙重標準的制約,卻沒有最基本的保障。他們都是所謂的「隱形」公民,像艾米莉婭這樣的邊緣人群是不受移民法保護的,即使她已經和一對美國夫婦共同生活了11年,還帶大了他們的兩個孩子,但是她仍然屬於非法移民。蓋爾·加西亞·伯納爾飾演了艾米莉婭的墨西哥侄兒,沒壞心眼,就是易衝動外加辦事不牢……

《通天塔》[電影]主創人員

日本東京

這一段故事似乎與其它兩個並無關聯,日本東京,一個聾啞女孩,母親的自殺給她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陰影,這個女孩只能通過折磨同樣沉浸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中的父親來稍稍減輕痛楚。她在公共場合和男生公然調情,與不同的人保持著不正常的性關係,甚至染上了裸露身體的癖好……這個正處在青春叛逆期的日本女孩,用一種全然不同的方式渲泄著「失去」的痛苦,她自以為是地認為增加別人的痛苦就可以減輕自己的,其實她完全錯了,那隻會讓她痛上加痛。

這個故事並不若表面那樣和摩洛哥與聖地亞哥全無關聯,那位日本父親就是來福槍的真正主人,當他去摩洛哥狩獵時,將它作為謝禮送給了當地的嚮導……這樣一個線索將它們連接起來確實稍嫌牽強,但聾啞女孩有著如此強的目的性,而且付諸於行動,都是其它兩個被命運牽著鼻子走的故事所無法比擬的。高度現代化的東京既時尚又冷酷,與炎熱、髒兮兮的沙漠也是一對反差鮮明的象徵。「孤獨」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當你被妻子、孩子和朋友包圍著的時候,仍然覺得寂寞。「溝通不良」並不只是出現在文化差異較大的兩個國家,也會出現在你和枕邊人之間。

6 《通天塔》[電影] -片名的由來

巴別塔

亦稱為「通天塔」,記載於《聖經》第11章中,諾亞方舟之後,倖存者們開始繁衍生息,他們有了眾多的後代……由於他們的祖先是諾亞的三個兒子,所以人們說著同樣的語言,發著同樣的聲音。他們決定建一座可以通往天堂的高塔,此舉引起了上帝的不滿,他弄亂了這些狂妄自大的人們的語言,使得他們之間的情感交流出現障礙,文化發生差異,思想難以統一,分歧、猜疑與爭吵就此出現。沒有了共同語言,人們就無法通力合作,想要見上帝的想法也就自然擱置,「巴別塔」即由此得名。「巴別」在希伯來語中意為「混亂」,導演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圖以《聖經》中的辭彙命名影片,野心昭然若揭。

7 《通天塔》[電影] -花絮

《通天塔》[電影]劇照

布拉德·皮特之所以自降身價出現在這種獨立製作里,完全是因為他的角色大部分都在關心家庭和孩子,是對他新生女兒西洛的愛的膨脹。

在摩洛哥拍攝的時候,凱特·布蘭切特的小兒子意外被火燒傷,布蘭切特迅速帶兒子返回英國醫治,好在孩子沒什麼大礙。

8 《通天塔》[電影] -影片主題

十二個人、三個國家、四種不同的命運、一次偶然的事件,皆源於那一聲無意的槍響……命運交織的羅網將不同種族、地域、文化背景下的靈魂納入其中。世界上的每個人之間都存在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上世紀60年代,美國社會心理學家米爾格倫提出了「六度分割」的理論。他認為,只要通過六個人,你就能夠與任何一個陌生個體建立聯繫。可是這種關聯的絲線是多麼的微弱,即使我們意識到對方的存在,但我們還是聽不見對方的掙扎呼喊,就算聽到依然無法理解無法進行有意義的溝通。在電影結束后顯現出了一段字幕:「獻給我的孩子。最暗的夜,最亮的光。」顯然,這絕非一部絕望的電影,而是一部在絕望世界里掙扎的故事,並將孩子視為未來的希望,光明世界必將由他們建成,通天之塔亦必將由他們建成,願未來的世界不再有誤解、隔閡和悲傷。

上一篇[陳振衛]    下一篇 [LSD]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