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遊戲時間》

標籤: 暫無標籤

《遊戲時間》是由Rita Maiden,芭芭拉·丹尼克,Barbara Dennek,雅克·坦迪,Jacques Tati主演,雅克·坦迪導演的法國喜劇片。

片名:
  1. 遊戲時間
  2. 玩樂時間
  3. Playtime
  4. Tempo di divertimento
主演:
  1. Rita Maiden
  2. 芭芭拉·丹尼克 Barbara Dennek
  3. 雅克·坦迪 Jacques Tati
片長:126 分鐘
類型:喜劇 劇情
地區:法國 義大利
導演:雅克·坦迪 Jacques Tati
年份:1967年12月
語言:法語 英語 德語 庫爾德語 門德語 瑞士德語
級別:Finland:S France:U Sweden:Btl UK:U West Germany:12
《遊戲時間》

電影海報
影片簡介:
  Monsieur Hulot has to contact an American official in Paris, but he gets lost in the maze of modern architecture which is filled with the latest technical gadgets. Caught in the tourist invasion, Hulot roams around Paris with a group of American tourists, causing chaos in his usual manner.
劇情介紹:
  已經基本擺脫了戰爭陰影的巴黎,正在為世界博覽會向世界敞開大門,一夥美國女遊客剛剛到達巴黎落成不久的國際機場,她們都在為巴黎和博覽會興奮著。
  于勒先生來到世界博覽會所在的一所大樓里,他要找一位先生辦事。這座四處一塵不染設備先進的大樓可讓于勒先生開了眼界,除了看門老頭有點無所事事以外,大樓里所有人都忙得很。于勒先生很快就被忘記了,他開始獨自在大樓里尋找那位負責人,哪知道大樓實在是太大了,而于勒先生對現代大樓也實在是不熟悉,他總是和負責人擦肩而過。不過,于勒先生也不是沒有收穫,至少他看到了從沒見過的大辦公室、熱鬧的博覽會、各色的遊客和顧客,算是大開眼界。
  出了博覽會大樓,于勒先生很快進入巴黎熱鬧的街道中。下了電車,于勒先生遇到了以前軍隊中的戰友,這個胖子看來如今已經是有錢人了,他邀請于勒先生去「參觀」 他的家、他的妻子、女兒和各種先進的傢具家電。出了門,天已經黑了,旁邊的公寓正在裝修,于勒先生也看了一會子熱鬧,忽然他又看到了白天怎麼也找不到的負責人,於是兩個人去談了一會兒公事。
  不遠處的夜總會剛剛裝修好,從入夜開始就已經賓客滿堂了,所有客人興緻都很高,但裝修的質量可實在不怎麼樣,到處是小毛病,好在也沒有人太挑剔。吃吃喝喝已經讓所有夥計和老闆應接不暇了,後面是更加熱鬧的歌舞玩樂。于勒先生也來了,他是被以前軍隊的熟人,如今夜總會的司機硬拉進來的,上午在大樓里顯得沒頭沒腦的于勒先生看起來對這樣的環境和氣氛倒不陌生,很快和興緻勃勃的客人們玩鬧起來,還結識了一位漂亮的美國女遊客。于勒先生一時興起,為女士服務,誰知卻把剛剛裝修的屋頂裝飾搞了下來,餐廳里一片狼藉。但所有的客人非但沒有掃興,反而玩得更加瘋狂。這個時候想起來,也許這間熱鬧非常的夜總會就是白天裝修夜裡拆吧。
  狂歡了一夜,凌晨的巴黎顯得有點冷清,但也別有一番韻味。很快,就在玩了一晚的人們喝杯咖啡的功夫,巴黎又再度熱鬧起來。
  幕後製作:
  法國五六十年代喜劇大師雅克·大地的於洛三部曲的第三部,前面兩部是《於洛先生的假期》(Monsieur Hulots Holiday)和《我的舅舅》(Mon Oncle)。法國人於洛來到超級現代化的巴黎,體會到一個鋼筋玻璃世界的冷酷。這個非人化的場景故意在攝影棚里搭建,真正的巴黎建築只出現在玻璃的反照中。
  影片採用一種接近單色的色調和70毫米的巨大畫卷,用風格化的方式將現代文明的冷漠轉化成超現實的意象。影片幾乎沒有對白,純粹利用演員的肢體動作表現出與身邊的玻璃世界的格格不入,有較濃厚的早期默片風格。
  影片評論:牆壁上的塗鴉——看《遊戲時間》
  這部影片的原名是《Playtime》,被翻譯為《玩樂時間》或《遊戲時間》。
  無論從哪個角度說都可以將其歸入「另類」的行列中。一個土裡土氣的老男人忽然置身於光怪陸離的城市——後現代的城市,一切事物都在盡情展現著毫無意義的個性,繼而在個性張揚的同時又無奈的大肆雷同,現實世界正在被濃縮著、符號化著,於是土裡土氣的老男人也就格格不入著或被同化著。
  影片的前半部分一直在表現老男人的尋找過程——尋找一位「主管先生」。來來往往的人群中他始終機緣不巧地與「主管先生」擦肩而過,讓人總覺得影片這一章節中的精神特質,或多或少和那個永遠也等待不來的「戈多」有著微妙的牽連。
  片中每個人的身份都不曾被明朗化,我們根本搞不清楚此刻這個貌似主角的老男人到底是誰?
  有幾次,老男人忽然邂逅了一兩位舊識,與對方的熱情激動相比,老男人越發顯得局促拘謹和狼狽,漸漸的只能疲於應付了。當老男人費盡周折的「逃」出朋友家時,在夜晚的街衢里他卻鬼使神差地與「主管先生」不期而遇——原來和他的朋友是鄰居。
  影片後半部與前半部大相徑庭,人物忽然多了起來,而場景卻只有一個——酒店。我們剛剛誤以為是主角的老男人好像在瞬間蒸發掉了,或者說被大量的人物淹沒了。影片也如同喧鬧的人群一樣嘈雜起來。
  導演用了大量的筆墨來渲染「酒店」這場戲,似乎下定決心要把這家新開業的酒店給糟踐掉。首先他讓酒店的「硬體」漏洞百出,比如找一塊鬆動的地板塊粘上侍者的鞋底,讓廚房出菜口的寬度不合規格,更過分的是他居然不懷好意的在大門門庭的正中豎起一根粗大的柱子;然後酒店的「軟體」也開始出毛病了,當值的服務員不是智商過低就是行動不便,老闆和服務員面對顧客的問題總會有不同的回答,滿嘴胡說八道。這時,各色的顧客們接踵而至,呼呼啦啦就坐滿了偌大的餐廳(頭一天開業,哪兒來這麼好的生意?)接下來……接下來就是瘋,染了病似的。新婚伉儷老年夫妻醉漢貴婦旅行團,無不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並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像後現代版的「梁山聚義廳」,其中有對老年夫妻要了條魚,這條魚先後被三個不同的侍者放了三遍調料,又用火烤了三次,最後這條多災多難的魚卻錯端給了別人。「瘋狂酒店」的情節一直持續著,直到看電影的人產生出几絲飢餓感才告終了。
上一篇[特納]    下一篇 [潘源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