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邪氣凜然之驚天大劫案》

標籤: 暫無標籤

《邪氣凜然之驚天大劫案》《邪氣凜然之驚天大劫案》

作  者: 跳舞 著
出 版 社:
出版時間: 2008-9-1
字  數:
版  次: 1
頁  數: 283
印刷時間:
開  本: 16開
印  次:
紙  張:
I S B N : 9787545300574
包  裝: 平裝
所屬分類: 圖書 >> 青春文學 >> 玄幻/新武俠/魔幻/科幻

1 《邪氣凜然之驚天大劫案》 -編輯推薦


08年最熱門、最好看的都市YY小說!引領都市YY小說風潮的顛峰之作!堪稱都市異能「第一奇書」!起點中文網、騰訊、新浪、搜狐、聯袂推薦!起點中文網排名榜首,6000萬次的網路點擊!香港功夫片導演徐克欲籌資拍攝同名影視大片!
本書為其《邪氣凜然》系列之《驚天大劫案》。
唐家三少重點推薦,故事精彩堪稱極品。
龍人、唐家三少、月關、我吃西紅柿等知名作家聯袂推薦!被封為08年度最暢銷的都市異能小說!一部震驚圖書界的經典之作,一本你不容錯過的絕妙小說。
影視版本正籌備改編中,故事搶先閱讀。
  在眾多都市異能類型的小說中,都沒有此文這般逼真,入勝。它輕鬆且深刻、離奇又顯真實,讓人猶如被磁石吸引般愛不釋手,欲罷不能。波瀾跌宕的情節設計令人拍案叫絕!
          ——《滅秦》《軒轅絕》《亂世獵人》等作品的作者:龍人
  從起點中文網上火爆的點擊率能看出,《邪氣凜然》似乎有著某種魔力,它俘虜了千萬讀者的心。我看完這本書之後終於找到魔力所在:每個讀者,無論男女,你都能在文中找到你自己,以及一個你愛的人。不信?你試試!
          ——《狂神》《空速墨痕》《生肖守護神》等作品的作者:唐家三少
  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傳統的教父早已過時,看跳舞筆下的陳陽,開創新一派的教父,恩怨情仇愛恨分明。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先小人,我也決不君子。生死關頭仍有情有義,人生巔峰卻急流勇退,讓人不由大喝一聲:好一個陳陽!
          ——《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月關
  一個男人的一生如果能跟作者筆下的主角一般無敵,那世上所有的女人都會為他變成老處女!主角是無敵的,但是作者更無敵!看完這本書的男人也會全無敵!!!
           ——《星辰變》作者:我吃西紅柿

2 《邪氣凜然之驚天大劫案》 -內容簡介


主角陳陽,原本只是一個普通人,某日,忽然得到了一個機會:他將擁有可以控制自己運氣的特殊本領!!隨即桃花運,事業運,財運,紛涌而來……當一個人可以隨意控制自己的運氣的時候,那麼,他的生活會變成如何?是不是出門就能撞美女?買股票就立刻漲停?靠……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本書為《邪氣凜然》系列之《驚天大劫案》。

3 《邪氣凜然之驚天大劫案》 -作者簡介


跳舞,原名陳彬,曾出版過《至尊無賴》、《嬉皮笑臉》、《變臉武士》等作品,起點中文網鑽石作家……
風格在我看來可以是石灰牆上的一句血染的詩句,可以是盛夏里開放的一枝狗尾巴草,可以是一枝燃燒過的香煙,可以是我嘴邊一抹不屑的微笑,可以是帶著鮮血的屠力或者是偏激的固執的不知死活的某種理念。


 

4 《邪氣凜然之驚天大劫案》 -目錄


第一百七十八章 惡鬥
第一百七十九章 終相見
第一百八十章 師兄出馬
凳一百八十一章 一個時代的終結
第一百八十二章 意外的麻煩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小小五
第一百八十四章 馬王爺
第一百八十五章 遇故
第一百八十六章 老天的安排
第一百八十七章 那一夜
第一百八十八章 楊微的奇怪反應
第一百八十九章 翻雲覆雨
第一百九十章 錯覺
第一百九十一章 DIE HARD
第一百九十二章 僵持局面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線希望
第一百九十四章 小虎發威
第一百九十五章 生死柔情

5 《邪氣凜然之驚天大劫案》 -書摘插圖


第一百七十八章 惡鬥
  管太陽穴上被冰冷的槍口頂住,但是我卻並沒有太驚慌。只是在這裡驟然遭遇金河,給我的心裡帶來了一股強烈的……震撼!
  在這瞬間,我甚至忍不淄生出了一個奇怪的念頭:難道是倪朵朵故意把我引上來的?好讓金河在這裡伏殺我?
  不過很快我把這個念頭掃出了腦子。因為我看見了倪朵朵臉上驚駭欲絕的神情,那絕對不是作偽的。
  這個女孩一手死死捂住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我和金河兩人在這種奇怪的情況下對峙,兩人都把持了對方的致命要害……終於,倪朵朵還是叫了出來,她不敢衝過來,卻指著金河,大聲尖叫:「你幹什麼!放開他!你放下槍!!」
  金河卻無視倪朵朵,眼神只是盯著我,他似乎嘆了口氣:「剛五,你為什麼要出現在這裡……你不該出現的。」
  「這個世界並不大。」我淡淡道:「總有一天我們終究是逃不掉對方的……難道你以為我會像老鼠一樣的躲藏在一個洞里,過完一輩子?」
  金河沉默了一會兒:「你變了。」
  我扯了一下嘴角:「還是那句話……這也是拜你們所賜。」
  「可是你難道忘記了……我們最後一次見面的那天……我告訴過你,我只放過你一次,下次再見面的時候,我一定會殺了你的。」金河聲音冰冷。
  「殺我?在這裡?」我冷笑。
  「你們快分開!分開!你。你放下槍!!」倪朵朵急得快哭了,如果不是考慮到我們兩人都用武器對準了對方地要害,這個女孩早就衝過來了。金河皺了皺眉,就在他這麼略微一分神的時候。我忽然就身子一扭,抬起左手飛快的在他握槍的手臂上用力往外一擊!同時身子立刻往下一縮……
  砰!
  這粒子彈幾乎是前所未有地貼近我的頭皮擦著射了出去!
  而金河的反應也是極快的!我身子剛矮了下去,他的膝蓋已經飛快的頂了上來,直奔我的面門!我無奈,只能縮回了握匕首的手,用手肘在他的膝蓋上往下一打……
  我們兩人同時都吃力後退,我在地上連翻了一個跟頭,然後順勢站了起來,而金河往後退了兩步,重新抬槍尋找我的時候。我已經躲到了沙發後面。
  「不要!」倪朵朵發瘋了一樣地沖向了金河,張開雙臂,試圖阻止金河開槍。金河面色不變,等倪朵朵靠近自己,隨手一掌切在了女孩的脖子上,倪朵朵軟了下去。金河把她扶著放在了地上,然後冷冷的看著沙發後面地我:「陳陽。你打算在柜子後面躲多久?」
  我靠在柜子後面,手裡捏著匕首,高聲道:「你覺得不耐煩了。可以過來。」
  我深深吸了口氣,從我的角度,正好可以從旁邊的玻璃上,隱隱的看見金河的影子在靠近,儘管他沒有發出任何腳步聲或者其他地動靜,但是我運氣就是這麼好,我躲藏的這個柜子旁邊就有一塊玻璃器皿橫在那裡!
  「你知道么?金河,在房間里開槍,你難道是想自殺?還是想殺了朵朵?哼……」我故意挑釁著他。不過我的話也讓金河沉默了一下。
  地確。通常電影里的那種在房間里槍戰的場面,其實實在是有些誇張了。而事實上,在市內開槍,射出去的子彈通常都會反彈折射!變成了毫無規律可言的跳彈!除非金河有把握一槍打中我,否則的話,造成的跳彈,殺死我或者他,或者倪朵朵,幾率其實是一樣的!
  所以,現實中,真正的行家,很少有人敢在屋內開槍地。
  我在黑暗中身手把那個玻璃器皿拿了過來,手裡一用力,把它捏成了幾個碎塊,我拿著其中的一塊摸上去最合手的捏住,然後我深深吸了口氣,忽然就地一滾,朝著側面飛快的撲了出去!
  果然,金河反應雖然快,但是在室內,他在開槍之前就猶豫了一下,緊接著他雖然開槍了,但是子彈只是擦著我的腳底而過,還好子彈射穿了後面的一閃木板門,沒有反彈過來。
  我身子撲在半空的時候,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抬手就把那片碎玻理射了出去!金河眼疾手快,立刻就側身躲開……然而我要的就是他的這一躲!我的第一片玻璃只是虛晃一下而已,就在他做出了躲閃動作的同時,我另外一手扣著的匕首也甩了出去!
  鏗!!
  火花四射!我的匕首準備的叮在了他的槍上,槍被匕首釘得飛了出去,金河的槍脫手,卻並沒有驚慌的後退去揀槍,反而冷哼一聲,撲向了我!
  我此刻身子撲在了地上,背部重重的撞在地面,可是不容我有喘息的時間,我趕緊就地往邊上一滾,金河已經撲在了我的身邊,同時手掌兇狠的切向了我的咽喉!他這一手又快又狠,如果被他切中了,恐怕我的喉結都會被他打碎!
  我舉起手臂在喉嚨處擋了一下,同時身子立刻再此滾動,一個翻身,用膝蓋頂著地面強行立了起來。可是金河的身手卻還是強於我的,我才用膝蓋的力量把自己支撐起來,金河卻已經從地上早就跳了起來,飛起一腳就提在了我的身上!
  我幾乎是貼著地面飛了出去,身子擦過地面出去足足有三四米,重重撞在牆壁上。
  金河冷笑中,他隨手脫掉了自己的外套,扭了扭脖子,緩緩走向了我,淡淡道:「冬五,你雖然比從前強了很多,但還不是我的對手。你那手飛刀玩的不錯,可是就算我沒了槍,只靠一雙手也能殺了你。」
  我的肋部被他踢了一下,幸好金河是匆忙跳起來踢的,沒有發上力,我的肋骨也沒有被踢斷。可縱然如此,我還是覺得肋骨部分劇痛難忍,尤其是挨了這一腳之後,我幾乎有那麼幾秒鐘都憋過了氣去,呼吸不暢。
  用力咳嗽了幾聲,我才感覺到肺部開始重新呼吸了,我掙扎站了起來,咬牙盯著金河:「好啊!你不妨來試試看!」
  金河笑了一下……從前我曾經覺得金河笑的時候是那麼的酷,但是現在,我卻感覺到他的笑容里,帶著無限的殺氣!
  我捏緊了拳頭,低喝了一聲,快步沖了上去,然後雙腳在地面一蹬,凌空跳了起來,一腳就重重踹向了他的心口!金河雙臂護在胸前,我這一腳踢在他的手臂上,他只是身子晃了晃,往後連連退了兩三步!
  我全力的一腳,居然沒有把他踢倒,讓我有些驚訝,但是我此刻反應也不慢,趁著他後退的時候,我再次抬腿飛踢了出去,這次金河眼神里閃過了一絲猙獰……
  我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腳底已經貼到了金河的胸膛的,可就在這瞬間,我的腳踝一疼,已經被他的一條手臂緊緊夾住了,再也動彈不了分毫!
  「難道你的師父沒教過你,盲目的跳躍飛腿是找死的行為么?」金河獰笑。
  我哼了一聲,乾脆身子騰了起來,儘管一條腿被他抱住了,我用另外一條腿飛起來橫著掃向他的腦袋!金河飛快的抬起了另外一隻手擋在了一側,和我硬拼了一下,我的腿掃在他的手臂上,他也只是略微晃了一下。
  而我,兩條腿都離開了地面,身子已經失去平衡,往下倒了下去。金河就勢抬腿,腳尖正踢在了我的大腿后側,然後我把我扔了出去。
  轟!
  我身子足足飛出去三米,重重撞在了牆壁前面的電視機上,立刻,那台價值不菲的液晶電視被我砸了個粉碎,我的身子陷在了下面的電視機的基座里,屏幕的玻璃碎片劃破了我的肌膚,鮮血流淌。
  我掙扎支撐自己站起來,不顧雙手的掌心被玻理劃出了血,可是我腳下一晃,我右腿的大腿后側被金河踢了一下,讓我鑽心劇痛,整條腿都麻木了起來!
  我勉強站穩,金河已經到了我的面前,迎面一拳打來,我抬手擋了一下,可是他另外一拳已經打在了我的臉上,我被打了一個踉蹌,往邊上踉蹌倒了出去好幾步,眼看就要摔倒了,我用手在地上支撐了一下,眼睛的餘光看見金河逼近,情急之下抬起腿就蹬了出去,這一腳踢在了金河的腰眼上,金河終於哼了一聲,往後退開。
  我呼吸粗重,臉上挨了一拳,只感覺耳朵都在嗡嗡做響,半邊臉都麻木了,顯然是已經腫了起來吧。金河站穩之後,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哼,不錯,剛才最後這一腳還有點樣子。」
我心裡暗暗罵了一句。
  金河的確是強悍!管之前我從來沒和他交手過,他的強悍也只是聽說而已,可今天和他交手一來,我幾乎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強!而且不是一般的強!
  我遇到的高手裡,除了師兄之外,還沒有人可以把我打得這麼慘,幾乎都沒有還手之力!從我的估算看來,他甚至比被我殺死的那個華幫的第一雙花紅棍沙虎都要厲害!要知道,沙虎的功夫原本就遠在我之上,只是被我偷襲才幹掉的。
  我一手按住自己的腰部,拚命喘息,死死盯著金河。眼看他再次逼了過來,我猛的一個原地轉身,同時手在腰部用力一扯!
  唰!
  一道黑影在半空劃過,甩向了金河的腦袋,金河豎起手臂擋了一下,可是那條黑影卻會轉彎,啪的一聲,還是重重抽在了金河的臉上!他頓時哼了一聲,往後退了兩步,手在臉上捂了一下。
  再看金河的臉上,已經被抽出了一條血紅的印子,額頭甚至都流出了血來。
  「不錯啊,很聰明的反應。」金河哼了一聲,盯著我。
  我手裡拿著從自己褲子上扯下來的皮帶……看來這條登喜路的皮帶還是很不錯的。只是拿著這種東西在手裡當武器,難免讓我覺得有些不順手。
  金河看著我,嘲弄的笑道:「你真以為自己是李小龍么?拿著皮帶也能當雙截棍用?」
  他笑著逼了過來,這次我甩出去地皮帶。卻被他一下就抓住了,然後用力的一拉……他的力氣都比我大了很多,我力氣上比不過他,忽然然瞬間心裡一動。就勢整個人往他懷裡撲了過去!金河眼睛里閃過一絲精芒,他察覺到了我的想藉機逼近他地意圖,抬手就一拳打了過來,這次我只是略微沉了一下肩膀,讓這原本打向我胸口的一拳打在了我的肩膀上,儘管疼得我眼睛發黑,可是我依然順利的貼上了他!
  金河意識到了危險,可是他的另外一隻手被我的皮帶糾纏住了!騰不出手來!
  我拼著肩膀上挨了他一拳,可是我的右手已經完成了曲臂動作……
  砰!!
  一聲悶響,我的手臂手肘重重的劈在了金河的胸口!!這一下我是盡了全力而發!而且出還是用我地絕招。重手的發力方式打出去的!
  金河胸口挨了我之下重擊,他地臉色瞬間狂變!同時我就感覺到自己身上被一陣巨力撞了一下,整個人都騰空飛了出去。居然還是往上飛了出去!重重砸在了牆壁上!
  這恐怖的力量,我甚至不知道金河是用什麼動作把我打出去的!而且他是情急之下出了全力打的!我的身子撞在了牆壁上,甚至把石灰地牆壁上撞裂了一個坑!!
  等我掉在地上的時候,我全身都在劇痛,我甚至懷疑我的骨頭恐怕都斷了好幾根了……就在我眼前發黑幾乎要暈過去地時候。地上的碎玻璃刺破了我的肌膚,皮肉的劇痛讓我瞬間清醒了過來,可是我連連咳嗽。嘴裡全是血!
  而金河,他踉踉蹌蹌往後退了好幾步,身子貼在了牆邊上,一手用力捂住了胸口,面色狂變,死死盯著我,終於,他張口,一口血就噴了出來。
  「好。好小子!這一下次才是真功夫。」金河深深吸了口氣,他的呼吸也有些亂了,嘴角鮮血流淌,雖然我這一重擊給帶來不少傷害,但是很明顯,並沒有讓他失去戰鬥力。而我卻幾乎已經不行了。
  金河眼睛里散發著寒氣,他大步沖了過來,我只看見他做了一個抬腿的動作,我情急之下掀起了身邊的茶几來阻擋……
  砰!他這一腿居然把茶几都踢穿了,腳尖還是踢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大叫一聲,身子往後退去,只覺得自己的腸子恐怕都糾纏到一起去了。
  金河一腳踢穿了茶几,可是他地腿也被陷在了茶几上的那個洞里。我知道自己在他手裡看來是毫無贏的機會了,而這時我已經退到了窗戶邊上,我咬牙反手手肘把窗戶打破了,砰的一聲,碎裂的玻理四處飛濺,我隨手拿起兩塊,抬手對著金河射了過去,然後我看也不看他,縱身就朝窗戶外面撲了出去……
  砰!
  身子落在地上,我只感覺到被撞了這一下,我眼睛發黑,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我才在劇痛之中清醒了幾分。
  幸好,倪朵朵的家住在二樓,如果樓層再高一些,我就完蛋了。
  我也知道我最後射出去的那兩塊玻理,多半是傷不了金河的,我從地上掙扎爬了起來,踉踉蹌蹌朝著大街上跑了出去。
  也是我命大,我才跑出來就看見了一輛計程車開來,我衝上大街,計程車趕緊一個急剎車,才險險的沒有撞到我,我不理會計程車司機的叫罵和驚訝,一手拉開車門就把自己的身體扔了進去。
  司機看著我衣衫破爛,全身都是傷口和鮮血,臉上更是高高腫起,當時就嚇呆了,我卻對著他大吼道:「開車*車!!」
  我深深吸了口氣,腦子清醒了一點,對著他大叫道:「快開車!我不是壞人!我是有錢人!我遇到了搶劫!如果你能送我回XX酒店,我給你一千美元!」
  也不知道是我的解釋起了作用,還是那「一千美元」起了作用,司機終於閉上了嘴巴,雖然依然一臉慌亂。但還是飛快的踩下了油門。
  隨著汽車沖了出去,我看見那棟樓房裡,金河已經沖了出來,但是汽車已經開動了。他追不上我了。
  只是,看著身後的那個人影漸漸遠去,我心裡生出了幾分惱火!!
  對於LeRoyalMeridienKingEdward酒店的大堂服務員來說,今天註定是難忘的一天了。這家五星級豪華酒店裡,一向出入的都是那些衣冠楚楚的人,而今天晚上,全身血污,衣衫破爛的我,從一輛計程車里沖了出來,還把給我開門地門童撞倒了。隨即我撲在了一個裝滿了行李箱的推車上,整個人翻了過去,倒在地上。
  兩個大堂的服務員立刻過來扶住了我。而大堂的經理已經拿起了電話報警了。酒店的保安也沖了過來,試圖架住我。
  我這時已經幾乎要暈過去了,我只是抓著我面前的那個人,也不知道他是保安還是酒店服務員,勉強道:「我是XX房的客人……我遇到了搶劫……」
  「上帝啊!報警!然後叫醫生來!我們需要救護車!!」大堂經理終於認出了我。畢竟我是在這裡住豪華套房的貴賓!而扶住我的那個服務員。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入住地時候,他給我提了一下行李。我還給了他一百美元的小費!這就足夠讓他記住我了。
  我全身已經鬆弛了下來,再也沒有一絲力氣了,身上的傷痛讓我眼睛都睜不開了。隱約中,我似乎看見了鎚子和漢森兩人從大廳里走了出來,忽然看見了我,大驚失色,急忙沖了過來。
  我心裡一松,閉上了眼睛,暈了過去。
  我醒來地時候。躺在酒店的房間里,我身邊還有醫生,甚至還有兩台醫療儀器。我身上蓋著薄薄的被子,不過我感覺到,被子下面的我,上身赤裸。我覺得腦袋很重,而且感覺很麻木,這種頭重腳輕的感覺,就好像喝醉了酒一樣。後來我才發現,這是因為我地腦袋被裹了起來。
  身上倒是出乎我意料的,沒有了什麼疼痛的感覺……大概是我現在已經麻木了吧。
  一個中年地白人醫生,翻開了我的眼皮看了一下,然後低聲問我:「感覺怎麼樣?」
  「還行。」我動了動嘴皮:「只是覺得自己有些遲鈍。」
  醫生看著我:「那是因為給注射的藥物效力還沒過去。」隨即他嘟囔了幾句:「真奇怪,從沒有人會想你醒來這麼快的,一般的人都要在注射藥物至少八小時才會醒來。」
  隨即他走出了房間,楊微從外面走了進來。
  她的臉色很難看,不過看見我醒來,鬆了口氣,坐在了我的床邊,沉聲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你被人伏擊了?」
  「沒有。」我的聲音很虛弱,但是苦笑了一下:「我遇到一個老熟人,和他打了一場,但是被他打得很慘。」
  「你不是很厲害的么?」楊微皺眉:「一個人就把你打成這樣?」
  我嘆了口氣:「我傷地怎麼樣?」
  楊微看了我一眼:「還好,不算太重。這次你很幸運的,居然沒有再斷骨頭,只是有幾處骨裂。除此之外,皮外傷不少。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沒有敢讓你住在醫院,而是花了大價錢,讓你留在酒店裡治療……這裡相對醫院裡更安全一些。醫院裡人太雜了。」
  「嗯。」我點了點頭。
  楊微總是考慮得這麼周到。
  「現在,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楊微沉聲道:「你不是和那個小女孩一起走了么?她應該就是你說過的,那個當初因為她讓你亡命天涯的那個女孩吧?她叫倪朵朵,是葉歡的女兒,對么?我記得你和我說過的。」她盯著我:「難道你遇到了葉歡?是葉歡的人要殺你?」
  我不奇怪楊微會這麼想,事實上,她知道倪朵朵的身份,有這種聯想,也是順理成章的。
  「不是……我沒遇到葉歡。我只是遇到的他的手下,金河。」我告訴楊微。
  楊微皺了一下眉頭:「金河?是不是就是那個一向跟在葉歡身邊的男人……我記得我見過他。漢森也見過他,漢森說過,那個金河是一個很危險的人。」
  我苦笑了一下:「他的確很厲害。否則的話,我也不會被打得這麼慘了……其實,如果不是我跑得快,恐怕我就死在他手裡了。」
  楊微眼神里閃過一絲狠厲之色,她帶著怒氣道:「到了現在,葉歡他們還是不肯放過你?還是對你下這種毒手!!」
  「我的存在,對他們是一個威脅。」我勉強笑了一下:「因為,在中國,葉歡為了對他的老闆交待,做出了我已經死掉了的假相。如果被人知道我活著,葉歡就要倒霉了。所以,除非他找不到我,否則的話,他一定會要殺了我的。這就是滅口了。」然後我笑了一下:「其實金河已經放過了我一次了,這次遇到他,只是一個意外而已。」
  楊微側頭想了一下,忽然,她的臉色變得有些古怪:「意外?你覺得這是意外么?」
  「你什麼意思?」
  「陳陽。」楊微一面整理思路,一面緩緩道:「按照你從前和我說過的那些事情,倪朵朵這個女孩也是葉歡送到國外來躲避在這裡的。因為這裡遠離國內的視線……而且葉歡還給了她一大筆錢。而且我想,為了安全期間,葉歡一定青日很少和他的女兒有聯絡……這是為了安全起見。最多只會偶爾的,在機會合適的情況下,偶爾來看看他的女兒。所以,倪朵朵在這裡,並沒有人時刻保護她。這點,從上次她居然會被騙去參加了那個什麼* 聚會就可以看出來了。金河這個人,並沒有在倪朵朵的身邊保護她。因為這是一個秘密,葉歡為了保密,不會派人來保護她的女兒!因為他害怕派來的人如果不可靠,就會泄露這個秘密。而唯一能信任的人,就只有那個金河了。」
  我點頭,想了想:「嗯,那就更說明是意外了。連公主都敢欺負倪朵朵,就說明金河之前一直不在她的身邊,否則的話,憑公主對倪朵朵做出的那些事情,金河早就出手干涉了。」
  楊微搖頭:「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懷疑倪朵朵故意引誘你去然後伏擊你。這件事情和這個小女孩沒關係……我說的是金河!!」楊微看著我:「的確,金河在這裡遇到你,或許是巧合……可是你想過沒有……金河,一向是和葉歡形影不離的!金河在這裡的話……」
  我忽然臉色就變了!
  楊微深深的吸了口氣,緩緩道:………那麼,葉歡也很可能就在加拿大,甚至就在多倫多!!」
  ………

6 《邪氣凜然之驚天大劫案》 -相關詞條

文學 小說 書籍 青春文學

7 《邪氣凜然之驚天大劫案》 -參考資料

1.噹噹:http://www.dangdang.com/
2.卓越:http://www.joyo.cn/

上一篇[心理學聯合會]    下一篇 [甲基硅橡膠]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