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郎心如鐵》[電視劇]

標籤: 暫無標籤

《郎心如鐵》是由張旗導演, 張鐸 、凌瀟肅、唐一菲、白雪雲主演的一部電視連續劇。該劇以打擊盜版為故事背景,講述了兩個從小一傑起長大的好兄弟韓傑以及汪東凡,因緣際會走上不同的道路。

1 《郎心如鐵》[電視劇] -概述

《郎心如鐵》是一部由政府支持的32集電視連續劇,講述了兩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韓傑以及汪東凡,因緣際會走上不同的道路。凌瀟肅扮演警察卧底韓傑,張鐸飾麻辣律師汪東凡。

在兄弟情之中,又夾帶著複雜的「四角戀」,性感「晶女郎」唐一菲扮演的盜版集團頭目的妹妹曹樺、白雪雲扮演的俏女郎何婉婷都痴愛韓傑(凌瀟肅),一個為其懷孕,一個為他兩度自殺;而韓傑卻只愛曹樺(唐一菲);另一方面,汪東凡(張鐸)又深愛何婉婷(白雪雲)。

2 《郎心如鐵》[電視劇] -劇情介紹

《郎心如鐵》[電視劇]劇中人物

這是一個卧底的江湖,正義與邪惡,人性與金錢,情義與法理,展開了一場場驚心動魄的廝殺……

韓傑(凌瀟肅飾),一個坐過牢的浪蕩子,為報父仇打入盜版集團內部,並聯合好友汪東凡(張鐸飾)與仇人白偉德展(李強飾)開了一系列較量。此間,韓傑與獄中患難之交曹豹之妹曹樺(唐一菲飾)擦出愛情火花,但后又為情勢所逼不得不與初戀情人何婉婷(白雪雲飾)「重修舊好」,這讓一直暗戀著婉婷的汪東凡心碎,也讓曹樺心傷。

大仇得報,韓傑卻並未罷手,繼續滲透全國的盜版網路,漸漸地他發現需要對付的不單單是對手,還有自己的愛人、摯友甚至親人,韓傑一度成為孤家寡人。

然而這一切並非韓傑所願,早在報仇過程中韓傑就被父親舊友周而復(遲志強飾)說服成為安插在盜版集團內部的眼線,作為政府打擊盜版行動中的一員。

 

3 《郎心如鐵》[電視劇]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韓傑  凌瀟肅  
汪東凡  張鐸  
曹樺  唐一菲  
何婉婷  白雪雲  
韓子健  王子義  
白偉德  李強  
周而復 遲志強  

職員表

導演:張旗
藝術總監:李駿
製作人/發行人:楊利

4 《郎心如鐵》[電視劇] -劇中角色

在劇中,唐一菲出演盜版集團老大的妹妹曹樺,因為從小生長在盜版集團中,所以這個角色身上有很重的江湖氣息,唐一菲卻毫不避諱地表示曹樺是自己從影以來最喜歡的一個角色,因為她直爽的性格跟自己很像。

凌瀟肅也表示,這次他在《郎心如鐵》的表演很精彩,是他付出心血最多、演得最好的電視劇。

5 《郎心如鐵》[電視劇] -幕後製作

《郎心如鐵》劇組這次選取了天湖酈都天湖17墅和天境18座頂層複式的樣板房作為拍攝場地。據主創人員表示,在多次的選景中,攝製組一致認為天湖酈都社區建築設計具有歐洲皇家氣派,社區園林做得豐富而有層次感,樣板房亦是奢華而實用,是大眾印象中的富貴之家的典範,因此,最終選擇了這裡作為劇中豪華家庭的戲中場景。

6 《郎心如鐵》[電視劇] -分集劇情

第1集

初戀情人何婉婷即將去美國,韓傑沒有來送行,只有好友汪東凡前來,婉婷黯然離去。身為音像管理處處長的韓父遭人陷害,韓傑為追查真相致人墜樓,入獄。韓父病發身亡,其弟韓子健前途渺茫。
三年後,韓傑出獄,未入家門,韓母傷心。此時,汪東凡已經成為仇人白偉德(盛世聽音像公司老闆)的法律顧問,韓傑則以獄中舊友曹豹的關係打入沒落的曹家,二人計劃裡應外合,打垮白偉德。曹家目前掌勢的豹嫂和三叔約見韓傑,席間,一向對嫂子不滿的曹豹之妹曹樺與其發生爭執。

第2集

為獲得進入曹家的籌碼,韓傑獨闖廣東幫會麥叔成功要回機器,不想白偉德也盯上了新設備。東凡給韓傑打理了個水店做落腳的地方。曹樺幾次三番找韓傑打聽哥哥臨終托的真相,都被韓傑打發掉。
白偉德用豹嫂女兒小雨要挾以求合作,豹嫂拒絕。曹樺得知曹豹之死全是白偉德操縱,決定跟韓傑合作。曹樺找人恐嚇曹嫂,還帶走了豹嫂的女兒小雨,讓豹嫂誤以為是白偉德綁架了小雨,豹嫂憂心忡忡。

第3集

豹嫂決定帶女兒去美國,把曹家的盤子託付給韓傑。東凡和韓傑利用曹家對付白偉德的話無意中被曹樺聽到,曹樺大罵韓傑是個騙子。白偉德的生產線吃緊,這時韓傑提出希望合作,白偉德顧慮未消,未答應。激進的曹樺決定單幹,放火燒了白的倉庫,想以此牽出白做盜版的事情,豈料白偉德聲稱自己是企業內部銷毀廢棄物,逃過法眼。曹樺被追殺,幸好韓傑出現救走了她。
曹樺帶他來到韓家老宅,憶起往事潸然淚下,面對這樣的曹樺韓傑不知所措。韓傑道出自己與白的恩怨,並抖出報仇計劃:假合作,真滲透,曹樺將信將疑。二人無意中發現了豹哥留下的白的犯罪證據,曹樺想報警,韓傑則希望以此來要挾白達到合作目的。白偉德以韓傑弟弟子健性命來交換證據。第二天,韓傑騙過曹樺拿走證據與白談判,待白放了子健后,韓傑告訴白偉德來之前報警了。

第4集

幾番較量,白偉德覺得韓傑意在求財且是個人才,雖對韓父之死心存忌憚仍決定合作,遂將生產這塊給韓傑,還提供了一張美國遊戲《地獄守衛者》的母盤。東凡告訴韓傑以白的風格事情絕對不會這麼簡單。期間,韓父舊友周而復來韓傑的水店,說了一番意味深長的話。
韓傑的第一單生意日夜趕工中,卻遭稽查大隊突襲,韓傑將一切全攬了下來,白突然現身,原來這一切都是試探。韓傑獻出一計:船上出碟降低生產風險,白大喜。曹樺把白的兒子樂樂帶走,惜子如命的白偉德大驚,白家因此炸了鍋。曹樺約在遊樂場見面,把白引到損壞的摩天輪上。

第5集

曹樺的行為激怒了白偉德,白誓要殺了曹樺,卻得知曹樺被韓傑救走。韓傑將樂樂安全送回,白偉德鬆了口氣,韓傑以長線交易為名,希望白能既往不咎。曹樺的匹夫之勇讓韓傑很生氣,爭執之後把曹樺送回老宅。早上,曹樺煮了一鍋粥給韓傑,韓傑不吃,第一次親手作羹的曹樺傷心落淚,韓傑道歉,此時微妙的情愫已在二人心裡紮根。當歌手的子健女友叮噹因為沒有背景,屢屢受挫,與子健鬧彆扭。
晚上,東凡牽線,韓傑見到了久別的母親,母子相擁而泣。韓傑回到住處發現曹樺倒在地上,送到醫院方知是一氧化碳中毒差點喪命,曹家老宅是不安全了,曹樺的去處成了問題,東凡出主意以自己案子當事人的身份住進韓家。曹樺來到韓家與叮噹一見如故,相談甚歡。韓傑歸家,與子健相見,子健憶起舊事:自己三年前差點成為軍官,因哥哥只能當個窩囊的小城管,一時百感交集。

第6集

第一批《地獄守衛者》銷售一空,韓傑和東凡看著大把的鈔票感慨錢來的太容易了。二人合計下一步就是往白銷售環節滲透。新增設備來了,生產的人手還是曹家的人,考慮到兩方都是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這讓白偉德不得不重新衡量與曹家的關係。住在韓家的曹樺和叮噹假裝吵架讓一心想搬出去住的叮噹和子健住進了曹家老宅,鬧得韓母頭疼不已。韓傑得知叮噹和子健住在老宅,不分青紅皂白把兩人趕了出去。
夜深,曹樺帶著修馬桶的師傅到韓家,發現韓母昏倒在客廳,遂送韓母到醫院。但醫生因曹樺未帶錢拒絕手術,曹樺用刀脅迫被警察帶走。韓傑誤會韓母住院是因曹樺,得知真相后韓傑才意識到自己對曹樺的偏見,後悔不已。韓傑回到水店,心神不寧,接到曹樺來電,回頭卻看到曹樺站在門口,兩人擁抱在一起。翌日早上,曹樺像賢妻良母一樣給韓傑端來早飯,浪子韓傑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覺。

第7集

東凡希望大仇當前韓傑能冷靜處理與曹樺的感情,韓傑卻不以為然。曹樺想和韓家搞好關係,宴請眾人,並送了個跑步機,不料席間叮噹和子健發生口角,熱鬧的場面被破壞殆盡。
在《地獄守衛著》銷售良好的情況下,美國優樂公司派來了三名律師代表打理盛世聽的侵權案。令東凡沒想到的是何婉婷竟是代表之一,二人敘舊並談起了現況。婉婷到水店想幫韓傑開個冰淇淋連鎖店,曹樺熱情款待,韓傑則十分冷淡。韓母得知婉婷的想法,酒店相見,並有意撮合婉婷和韓傑。

第8集

曹樺發現大家都喜歡婉婷,找東凡問婉婷底細,更是別出心裁請大家吃大餐提出抗美援曹的口號,惹得韓母不快。韓傑與東凡不希望婉婷參與進來,但卻無計可施。 子健為叮噹電視大賽的事情悶悶不樂,韓傑瞭然於心。白偉德為了打贏官司希望開庭前韓傑掃清市面上的碟,韓傑應允條件是栽培叮噹。韓傑的大動作也因此樹敵,惹惱了白的部下老洪一干人等。
曹樺端起大嫂的架子,出錢讓子健買了叮噹最喜歡的項鏈當做生日禮物,叮噹開心不已。法院開庭,婉婷證據不足佔下風,案子延期。對婉婷頭疼不已的白偉德把腦筋動到了韓傑和婉婷的舊日關係上,利誘韓傑擺平婉婷,為了報仇,韓傑決定犧牲婉婷。

第9集

韓傑主動幫婉婷取到供詞,但經審查不能作為證據,婉婷也涉嫌製造虛假口供。為了讓婉婷知難而退,韓傑使出苦肉計-讓劉剛打了自己,婉婷愧疚不已。東凡提出庭外和解的意見,美方律師同意上報考慮。叮噹如願得到了包裝,子健去找韓傑,在水店意外發現了大筆現金,生疑。
婉婷越挫越勇,執意打贏官司。東凡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希望找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婉婷獨自夜間取證被白的人盯上,恰巧被路過的曹樺救走。東凡將婉婷帶回家中包紮傷口,關心之情溢於言表。

第10集

婉婷的遇險令韓傑十分擔心,這讓曹樺吃醋,韓傑表明只愛她一人,二人決定撮合東凡和婉婷。東凡得知婉婷在美國的辛酸歷程心痛不已,言談中又發現婉婷流露出自卑情緒且容易激動甚至還要大把吃藥,擔心不已,把藥瓶拿起來查看。
韓傑犯了眾怒,白幫眾為其擺鴻門宴,不料被聰明的韓傑反將一軍:出一棄倉之計得到白偉德賞識。東凡為舊情,讓子健幫婉婷取證。周而復來到水店敲打韓傑,警告其安守本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