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醉打金枝》

標籤: 暫無標籤

《醉打金枝》是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 出品的20集電視連續劇。

1 《醉打金枝》 - 基本信息

《醉打金枝》醉打金枝

片名:醉打金枝   

地區: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   

類型:古裝愛情   

片長:20集   

首播:1997年   

監製:鄺業生   

編審:關頌玲

2 《醉打金枝》 - 演員表

郭 曖--歐陽震華飾   

昇平公主--關詠荷 飾   

花 雕--傅明憲飾   

方小玉--朱咪咪飾   

郭子儀--梁家仁飾   

李 白--魏駿傑飾   

如 意--陳安瑩飾   

吉 祥--李隆基飾   

淑 妃--韓瑪利飾   

八王爺--劉家輝飾

3 《醉打金枝》 - 劇情

堂堂大唐公主,為避父迫婚,連夜奔逃,流落龍蛇混雜的長樂坊,竟遇上一個令她刻骨銘心、甘願為他赴湯蹈火的人……無線九七賀歲劇(醉打金枝),由關詠荷再任女主角,與歐陽震華攜手合作,將這個家傳劇照(20張)戶曉的民間故事重新演繹,引發狂笑與你賀新歲!唐代昇平公主(關詠荷)冰雪聰明,文韜武略,善蹴蘜馬吊,卻一直未能覓得如意郎君。皇上有見及此,遂安排她嫁予回紇皇子。昇平不甘,決出走逃婚,並輾轉混入長樂坊,認識了郭曖(歐陽震華)。郭為人風趣,不拘小節,見識廣博,與昇平不打不相識。   

二人幾經波折,患難見真情,終排除萬難,入宮成親。借宮中規條繁多,人事傾軋,婆媳轇轕,權貴白眼等等,都令二人誤會重重。夫婦不和竟被奸臣利用,郭險遭抄家,最後被發配邊韁:而昇平則被迫再婚和番,究竟剛烈刁蠻的公主與生性不韉的駙馬能否破鏡重圓?

4 《醉打金枝》 - 分集劇情

第1集

唐朝太平盛世,有賴郭子儀平定安史之亂。一年一度的東西宮蹴鞠比賽又到,經過激烈爭鬥后,最後由東宮的昇平射入決定勝的一球。皇帝為平找對象,即頒令全國廣招駙馬,經過多輪比賽后只餘四人,連公主也對回紇王子阿諾安德有好感,故特意設打麻雀來助他勝出。可惜及后平發現德在比賽中作弊,而且在慶祝會上大出恐怖的食相,令她卻步,更連夜與近身侍婢如意離宮逃去。皇帝命郭子儀把平追回。平在一市集與男子郭曖發生爭執,最後曖把平的包袱踢入海。

第2集

來到長樂坊,原來曖是這裡的人,與平對簿公堂。縣官不在,李白頂替但被平發現,平用此來大吵特吵,最後真的縣官回來放人了事。曖不服氣,與友合力整蠱平令她自動跳海,一口氣才下來。另外,儀與密探追至,平與意躲入染坊中,認識也是逃債的名妓綠翹,因平講義氣,二人成為好友,后翹投靠溫柔鄉,平為她出主意設賭局奪花魁,望為她籌欠債。曖好友大力不幸於一夜輸了整間賭坊給平,力叫曖翌日與平再拼過。

第3集

曖不敵,唯有出術打敗平,平輸了亦即是翹沒錢還債,平指曖沒人性,曖自責為翹還債,但條件是將平買回家做妹仔,平居然接受。平入住曖家引來不少閑話,連翹也來質問她,使她莫名其妙。平為了向曖報復,給了他吃啞葯,使曖病了多天。平與意分開后不久,意被儀捕獲,但她守口如瓶,沒有把平的行蹤說出。李白妻花雕家用不夠,平帶她往溫柔鄉工作,白即往查看。

第4集

力、八、卜、曖與白沖入溫柔鄉找花,曖命平離去,後來發現平叫花來做梳頭工作,知怪錯了她,馬上冒雨出外找她回來。力收了掩護費保一批茶葉往琉球,后查出是軍火,即聯同各人把運軍火者捕下交官懲治。儀似是色魔被打暈,意把他藏在曖的酒箱中,很久才逃出,勾起二十八年前與小玉的一段往事。后他追及平,平求他多給她十天。平對曖生愛意,找機親近點他,但曖卻表現得滿不在乎。

第5集

外來惡勢力凌坤入侵長樂坊,目的是搶力的揸刀人角色過來。平贈曖一玉佩,曖發覺平已愛上自己。儀在街上遇上玉,發現她便是二十八年前的愛侶,儀更追問曖是否她的兒子,玉不滿他故假說不是。坤派人來搗亂各鋪,力不得不站出來與他決一死戰。玉與花恐怕曖及白出事,借故想他們離去,但二人不是沒義氣的人,一心要與力對抗坤的入侵。

第6集

力不敵坤,坤接管長樂坊。五虎抽籤去殺坤,曖中籤,但他暗中通知坤,四虎與平指他不義,兄弟右傾因而破滅。曖用迷藥迷了各人,坤把平與花送往溫柔鄉預備施暴,但被埋藏在暗隔中的力所制,原來曖出賣兄弟只是演戲而已。可惜縣官石是坤的人,又把五虎加二女降服,幸子儀及時出現把石與坤擊退。儀要平跟她回去,曖誓要護她。

第7集

儀把曖及平送入了宮才在玉口中知他是自己的親子,於是向帝求情。帝決讓德與曖再次比試看誰奪得公主歸。昇平不欲嫁德,找機會往丞相府把試題找下,交給曖準備,但此事被淑妃看見,轉通知帝。帝把試題更改,曖在第一回合已落敗。在第二回合擂台比武中,平已打定輸數,但德卻無意地被曖按中湧泉穴,倒了下來。第三回合陳丞相搬出蛇缸,全場嚇呆。

第8集

德沒膽識,曖用計騙帝送來二十種酒,他混好后假意與公主飲最後一杯,其實是將這種「鳥獸散」倒遍全身,於是一手將缸內的珠釵取出。曖與平即日成親,反過來曖在入新房前要被宮女們糟質,但最後仍能順利鬧房。科舉試有人作弊要重考,曖感白的機會來了。儀擇吉日娶玉過門,但玉卻以母雞頂替,儀出醜當場。花為白準備上京考試,但最後花不支突然暈倒。

第9集

白扶花回家,又錯過考期,已決不再考公名。后平知此事,刻意安排白在放榜后與狀元等人同坐,博帝賞識。白初不接受,最後被平勸服。面對聖上,白打爛了夜光杯麵對受斬之處分,但他臨危不亂,對答如流,除沒被斬更被封為翰林供奉。曖在宮內的行為不檢,令平被父皇指責。力等以曖名攻入琉球使館,迫大使籤押退出靈芝島的約。事後大使入宮討公道,要帝割地賠款,幸白機智反指他擅闖禁地,此事才平。不過帝大怒,遷怒於公主。

第10集

曖因此事與公主吵起來,後知怪錯了她。而新春將至,眾駙馬預備節目表演,曖亦答允。儀三子說會帶他去杭州過年,儀喜更將下人放假,可惜三子臨時爽約,儀孤身留屋中。曖在年初一的表演中找人頂替,事敗帝大表不滿,平更面目無光。平為曖在兵部預備一職,但他只愛飲酒,沒有上班,后在街上遇見儀。王與曖找儀,見他倒在地上,為他包紮,但儀口硬說沒事。平不滿曖多次失職,與他理論,小玉勸無效,與平斗把曖的酒扔來扔去,曖慘被扔中。

第11集

曖極不滿平為他決定一切。在兵部他自主更改士兵的操練時間表,便被儀怒趕出去。意與祥在市集相遇,意春心動決與祥有緣。另外,儀送給玉的九珠花錯誤地落在意手,意誤以為是祥送的提親禮物。平與玉有誤會,玉返長樂坊居住,曖大怒,與其餘駙馬終日飲酒作樂。帝命白勤加鍛煉身體與天竺力士角力,白感無奈獨自飲酒,在酒坊認識了一位公子。

第12集

此人是玉真公主,她多次戲弄白,更誘他闖入錢府,用此來威脅白要陪伴她。及后白髮現真是女人,嚇了一跳。意知過了二十五歲便要離開,故設法儘快與祥結婚,但祥反指她偷九珠花,雙方反目起來。白與真飲酒被花看見,花哭叫不停。意想出絕計,把喝醉了的祥抬去客棧,翌日當祥醒來,發覺意睡在旁,大叫一聲,頭也不回便走了。

第13集

天竺使節病逝,儀叫白速讀梵文以祈能升任,曖對他說真是理想之才,叫他向真學習。意限祥十天內接她過門,更搬出平為她拿主意,儀亦決祥有責任照顧意。原來祥曾經多次與不同女子定親,但每次家中都有人死去,所以他不願與意成親。白與真在史館內修讀梵文,但剛遇平來找書,二人嚇得不知所措,真終於走避不及,被平發現。

第14集

平看出真與白有問題,與花跟二人至一客棧,平找他們理論,花心傷至極。真不滿常被平指罵,向母淑妃訴苦,淑對她說西宮已開始抬頭,原來她有心剷平東宮。祥不肯成親,用釵指嚇意,儀怒制服他,但失足弄傷腳跌在地上,意、祥成親無望。帝回想與八皇爺的往事,不禁驚至冒汗。淑第一個對象就是儀。儀傷了腳不能走動,曖來服侍他洗澡,儀安慰。

第15集

儀斷了腳仍想帶兵攻吐蕃,但為平所阻,儀心灰意冷,曖想出辦法終使儀振作起來。玉半來郭家照顧儀,儀甚高興。曖早了一張輪椅給儀,推他四齣遊玩,儀更高興。帝病太子適代他上朝但遭大臣誅多反對,平向父皇提議為適設智囊團,更推薦曖助適。曖本想陪父游杭州,但平已為他決定,極不滿。綠翹來長安開酒坊,曖重遇翹甚覺親切。曖知四駙馬被迫帶了綠帽,極替他不值,本想為他取回公道,但四公主先發制人,設陷阱指夫召妓,四叫曖救他。

第16集

帝其實一早已知四公主的不當,但因顧及國體打算打發四駙馬離去,而平亦贊成。可惜曖打鬧金殿,指四公主的不是,帝被迫放人。曖請華十八為儀治腳。帝信松鶴道長之言,改信真能利他,相對平開始失寵。平見曖與翹態度親切,生氣,但曖並不加以解釋。花不跟李白去天竺,留下信便走了,她在快活林遇健,健收留她暫住。

第17集

真亦來到天竺,向白表明愛意。淑與逸引帝往市集看人民為儀祈福,帝大怒,回宮后即叫儀交出兵權及逸。華來為儀醫腳,看出是御醫封了其穴及亂給他吃藥,曖大怒但苦無證據。健同情花的處境,趁夜他潛入宮中把龍椅翻倒,帝以為是曖所為。平因被帝召見不能向儀拜壽,曖覺無面,趁醉返駙馬府怒摑平。

第18集

平向淑訴苦,帝大怒,判郭家誅九族,平才知中了淑計。老宮女娥說出八皇爺有免死金牌,平即往快活林找。遇花,花叫健幫平,健引平至把墓,花才知健是八皇爺免死金牌是假的,但平卻用它騙了帝把儀一家免去死罪,只逐出長安。平被帝禁止離宮,故不能與曖一起,其弟適也遭軟禁起來。帝向白迫婚,要他娶真。

第19集

白允婚事,花看皇榜后發獃。健暗中通知平叫她引白來見花,花白相見才知是被迫,真來平府大發脾氣,她以不放平在眼內。健在報國寺找來皇后的紫綬袍,叫花在白成親日往金殿爭夫。曖扮鬼扮馬依計來到,但白改口說她勾漢,花哭成淚人,后遇曖才知是計。白與健用計騙帝離宮,更把他藏在棺材中,淑知帝失蹤,馬上封城追查。

第20集

曖大膽把帝運出城,帝醒后見身處棺材及八皇爺,大驚。淑收健信叫她交出玉璽,欲立逸繼位,平與適反對但全沒用,連白也支持淑。逸帶大軍進迫黑石林預備對付八皇爺。到底他為何會這樣?帝、曖及八的生命是否危在旦夕?平與曖又會否有機會重聚?

上一篇[阿圖爾·博魯什]    下一篇 [姜屯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