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醫學源流論》

標籤: 暫無標籤

作者徐靈胎(1693-1771),名大椿,一名大業,晚號洄溪老人,清·吳江人。大椿生有異稟,聰強過人,先攻儒業,博通經史,旁及音律書畫、兵法水利。中年時因家人連遭病患,相繼病故數人,遂棄儒習醫,而取家藏醫書數十種朝夕披覽,久而通大義。更窮源極流,自《內經》至明清諸家廣求博採。自此醫道日進,難易生死,無不立辨,怪症痼疾,皆獲效驗。

1 《醫學源流論》 -作者簡介

徐大椿(1693-1771年),又名大業,字靈胎,晚號洄溪老人。清代江蘇吳江縣松陵鎮人。祖父徐釚,為翰林院檢討,曾纂修《明史》。父徐養浩,精水利之學,曾聘修《吳中水利志》。徐大椿自幼習儒,旁及諸子百家,凡星經、地誌、九宮、音律、技擊無不探究,尤嗜《易經》與黃老之學。年弱冠,補邑諸生。旋改習武,精通技擊及槍棍之法,可舉三百斤巨石。年近三十,因家人多病而致力醫學,攻讀《本草》、《內經》、《難經》、《傷寒》、《千金》、《外台》及歷代名醫之書,久之妙悟醫理,遂懸壺於世。其臨證洞曉病源,用藥精審,雖至重至危之疾,每能手到病除,為時醫所嘆服。乾隆二十五年(1686年),文華殿大學士蔣溥患疾,皇帝詔訪海內名醫,大司寇秦公首薦徐大椿。帝召之入

《醫學源流論》《醫學源流論》
都,徐氏診畢奏曰:「疾不可治。」帝嘉其誠,欲留京師效力,乞歸田裡。后二十年,帝以中貴人有疾,再召入都。時大椿已七十九歲,自知體衰,未必生還,乃率子徐爔而行,果至都三日而卒。帝惋惜之,賜以帑金,命爔扶櫬以歸。徐大椿平富於著述,今存《難經經釋》二卷、《神農本草經百種錄》一卷、《醫貫砭》二卷、《醫學源流論》二卷、《傷寒類方》一卷、《蘭台軌範》八卷、《慎疾芻言》一卷。醫書之外,尚有《道德經註釋》、《陰符經註釋》、《樂府傳聲》等。

2 《醫學源流論》 -作者自敘

醫,小道也,精義也,重任也,賤工也。古者大人之學,將以治天下國家,使無一夫不被其澤,甚者天地位而萬物育,斯學者之極功也。若夫日救一人,月治數病,顧此失彼,雖數十里之近,不能兼及。況乎不可治者,有非使能起死者而使之生,其道不已小乎?雖然,古聖人之治病也,通於天地之故,究乎性命之源,經絡、臟腑、氣血、骨脈,洞然如見,然後察其受病之由,用藥以驅除而調劑之。其中自有玄機妙悟,不可得而言喻者,蓋與造化相維,其義不亦精乎?道小,則有志之士有所不屑為,義

《醫學源流論》《醫學源流論》
精,則無識之突有所不能窺也。人之所系,莫大乎生死。王公大人,聖賢豪傑,可以旋轉乾坤,而不能保無疾病之患。一有疾病,不得不聽之醫者,而生殺唯命矣。夫一人系天下之重,而天下所系之人,其命由懸於醫者。下而一國一家所系之人更無論矣,其任不亦重乎?而獨是其人者,又非有爵祿道德之尊,父兄師保之重。既非世之所隆,而其人之自視,亦不過為衣服口食之計。雖以一介之微,呼之而立,至其業不甚賤乎?任重,則托之者必得傳人;工賤,則業之者必無奇士。所以勢出於相違,而道因之易墜也。余少時頗有志於窮經,而骨肉數人疾病連年,死亡略盡。於是博覽方書,寢食俱廢。如是數年,雖無生死骨肉之方,實有尋本溯源之學。九折臂而成醫,至今尤信。而竊慨唐宋以來,無儒者為之振興,視為下業,逡巡失傳,至理已失,良法並亡,惄然傷懷,恐自今以往,不復有生人之術。不揣庸妄,用敷厥言,倘有所補所全者,或不僅一人一世已乎?

3 《醫學源流論》 -內容簡介

《醫學源流論》二卷,徐大椿撰於乾隆二十二年(1757)。此書堪稱為「徐大椿醫學論文集」,共收其評論文章九十九篇。上卷為經絡臟腑、脈、病、方葯,下卷則治法、書論(並各科)、古今。縱橫捭闔,觸及之處,每有新見,發前人之未發,言常人所不敢言,尤針砭時弊甚多,論述道理深湛,中醫史上正缺如此大手筆之評論家也,大椿實古今第一人。

此書頗多先進之論,例如作「治人必考其驗否論」,指斥「今之醫者,事事反此,惟記方數首,擇時尚之葯數

《醫學源流論》《醫學源流論》木刻版
種,不論何病何症,總以此塞責,他認為,「若醫者能以此法(效驗)自考,必成良醫;病家以此法考醫者,必不為庸醫之所誤。」是頗具『實踐檢驗」為標準之義。種人痘法本非傳統,當時推行尚多阻力,徐氏卻具真知灼見,指出有「九善」(九大好處),作不遺餘力之提倡。
《醫學源流論》二卷,國朝徐大椿撰。其大綱凡七,曰經絡臟腑,曰脈,曰病,曰葯,曰治法,曰書論,曰古今。分子目九十有三。持論多精鑿有據。如謂病之名有萬,而脈之象不過數十種,是必以望、聞、問三者參之。又如病同人異之辨,兼證兼病之別,亡陰亡陽之分,病有不愈不死,有雖愈必死,又有葯誤不即死,藥性有今古變遷,《內經》司天運氣之說不可泥,針灸之法失傳。其說皆可取。而人蔘論一篇,涉獵醫書論一篇,尤深切著明。至於有欲救俗醫之弊而矯枉過直者,有求勝古人之心而大言失實者,故其論病則自岐黃以外,秦越人亦不免詆排。其論方則自張機《金匱要略》、《傷寒論》之外,孫思邈、劉守真、李杲、朱震亨皆遭駁詰。於醫學中殆同毛奇齡之《說經》。然其切中庸醫之弊者,不可廢也。

4 《醫學源流論》 -內容節選

《司天運氣論》

邪說之外,有欺人之學,有耳食之學。何謂欺人之學?好為高談奇論,以駭人聽聞,或剿襲前人之語,以示淵

《醫學源流論》《醫學源流論》
博。彼亦自知其為全然不解,但量他人亦莫之能深考也,此為欺人之學。何謂耳食之學?或竊聽他人之說,或偶閱先古之書,略記數語,自信為已得其秘,大言不慚,以此動眾,所謂道聽塗說是也。如近人所談司天運氣之類是矣。彼所謂司天運氣者,以為何氣司天,則是年民當何病。假如厥陰司天,風氣主之,則是年之病,皆當作風治。此等議論,所謂耳食也。蓋司天運氣之說,黃帝不過言天人相應之理如此,其應驗先候於脈。凡遇少陰司天,則兩手寸口不應,厥陰司天,則右寸不應,太陰司天,則左寸不應,若在泉則尺脈不應亦如之;若脈不當其位,則病相反者死,此診脈之一法也。至於病則必觀是年歲氣勝與不勝,如厥陰司天,風淫所勝,民病心痛脅滿等症。倘是年風淫雖勝,而民另生他病,則不得亦指為風淫之病也;若是年風淫不勝,則又不當從風治矣。經又云:相火之下,水氣乘之,水位之下,火氣承之。五氣之勝皆然,此乃亢則害,承乃制之理。即使果勝,亦有相剋者乘之,更與司天之氣相反矣。又雲初氣終三氣,天氣主之,勝之常也;四氣盡終氣,地氣主之,復之常也。有勝則復,無勝則否。則歲半以前屬司天,歲半以後又屬在泉,其中又有勝不勝之殊,其病更無定矣。又云:厥陰司天,左少陰,右太陽。謂之左間右間,六氣皆有左右間,每間主六十日,是一歲之中復有六氣循環作主矣。其外又有南政北政之反其位,天符歲會三合之不齊,太過不及之異氣,欲辨明分晰,終年不能盡其蘊。當時聖人,不過言天地之氣運行旋轉如此耳。至於人之得病,則豈能一一與之盡合?一歲之中,不許有一人生他病乎?故《內經》治歲氣勝復,亦不分所以得病之因。總之,則病治病,如風淫於內,則治以辛涼,六氣皆有簡便易守之法。又云:治諸勝復,寒者熱之,熱者寒之,溫者清之,清者溫之。無問其數,以平為期,何等劃一。凡運氣之道,言其深者,聖人有所不能知,及施之實用,則平正通達,人人易曉。但不若今之醫者所云,何氣司天則生何病,正與《內經》圓機活法相背耳。又屬在泉,其中又有勝不勝之殊,其病更無定矣。又云:厥陰司天,左少陰,右太陽。謂之左間右間,六氣皆有左右間,每間主六十日,是一歲之中復有六氣循環作主矣。其外又有南政北政之反其位,天符歲會三合之不齊,太過不及之異氣,欲辨明分晰,終年不能盡其蘊。當時聖人,不過言天地之氣運行旋轉如此耳。至於人之得病,則豈能一一與之盡合?一歲之中,不許有一人生他病乎?故《內經》治歲氣勝復,亦不分所以得病之因。總之,則病治病,如風淫於內,則治以辛涼,六氣皆有簡便易守之法。又云:治諸勝復,寒者熱之,熱者寒之,溫者清之,清者溫之。無問其數,以平為期,何等劃一。凡運氣之道,言其深者,聖人有所不能知,及施之實用,則平正通達,人人易曉。但不若今之醫者所云,何氣司天則生何病,正與《內經》圓機活法相背耳。以後又
《醫學源流論》《醫學源流論》
屬在泉,其中又有勝不勝之殊,其病更無定矣。又云:厥陰司天,左少陰,右太陽。謂之左間右間,六氣皆有左右間,每間主六十日,是一歲之中復有六氣循環作主矣。其外又有南政北政之反其位,天符歲會三合之不齊,太過不及之異氣,欲辨明分晰,終年不能盡其蘊。當時聖人,不過言天地之氣運行旋轉如此耳。至於人之得病,則豈能一一與之盡合?一歲之中,不許有一人生他病乎?故《內經》治歲氣勝復,亦不分所以得病之因。總之,則病治病,如風淫於內,則治以辛涼,六氣皆有簡便易守之法。又云:治諸勝復,寒者熱之,熱者寒之,溫者清之,清者溫之。無問其數,以平為期,何等劃一。凡運氣之道,言其深者,聖人有所不能知,及施之實用,則平正通達,人人易曉。但不若今之醫者所云,何氣司天則生何病,正與《內經》圓機活法相背耳。又屬在泉,其中又有勝不勝之殊,其病更無定矣。又云:厥陰司天,左少陰,右太陽。謂之左間右間,六氣皆有左右間,每間主六十日,是一歲之中復有六氣循環作主矣。其外又有南政北政之反其位,天符歲會三合之不齊,太過不及之異氣,欲辨明分晰,終年不能盡其蘊。當時聖人,不過言天地之氣運行旋轉如此耳。至於人之得病,則豈能一一與之盡合?一歲之中,不許有一人生他病乎?故《內經》治歲氣勝復,亦不分所以得病之因。總之,則病治病,如風淫於內,則治以辛涼,六氣皆有簡便易守之法。又云:治諸勝復,寒者熱之,熱者寒之,溫者清之,清者溫之。無問其數,以平為期,何等劃一。凡運氣之道,言其深者,聖人有所不能知,及施之實用,則平正通達,人人易曉。但不若今之醫者所云,何氣司天則生何病,正與《內經》圓機活法相背耳。

5 《醫學源流論》 -評述

本文根據徐靈胎論著及後世文獻所示線索,從儒道淵源對其學術思想進行探討.指出徐靈胎治學特點為「從源以

《醫學源流論》《醫學源流論》
及流」,即通過對漢唐以前經典的學習研究.奠定醫學根本.而後對後世諸家之書取長去短.完善醫學知識結構。同時,本文還提出了徐靈胎崇古、尊古的原因是不忍古來聖人相傳之醫道衰落,「悉一心之神理,遙接古人已墜之緒」。因此針砭後世醫家。維護漢唐以前醫學之源。

略加闡析,以窺一斑。 「余嘗謂清代醫人中,有二奇人,曰四明高斗魁、玉田王清任;有二學人,曰吳縣葉桂、吳江徐大椿;有二妄人,曰昌邑黃元御、元和陸懋修。高王二人,奇而不詭,開創風氣;葉徐二人,雖沿仲景,自有創穫;若黃陸二人,直以齒牙勝人,然究其實則枵然無物者。」

上一篇[Acer AK330]    下一篇 [A68K]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