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野性的證明》

標籤: 暫無標籤

按照日本推理小說的分類,森村誠一應該算是社會問題派,它的小說忠實地體現出他對社會敏感問題的關注,具有職業作家整體性的深刻。這在優秀推理小說《野性的證明》中,為我們提供了完美的範例。


1 《野性的證明》 -內容

《野性的證明》海報

自衛隊特種部隊成員味澤越史在一次野外求生訓練時經過一個小村子,一個村民因狂性大發,殘忍殺死了11個村民和一個路過的旅遊者,味澤出於自衛用斧子砍死了那個村民,救下並收養了那個村民的因受刺激而失去記憶的女兒長井瀨子,一年後味澤退役來到日本東北地區的羽代市做了一名保險推銷員,在調查一起車禍保險理賠時結識了報社記者越智朋子,朋子就是當年小村子被殺的過路旅遊者的孿生妹妹。他們共同調查車禍事件時發現了許多疑點…… 

2 《野性的證明》 -幕後花絮

導演佐藤純彌的作品《人證》曾被譽為推理巨片,能從此改變日本傳統的拍片方法,而此片更被認為遠遠超過了《人證》。影片試圖揭開罩在人的表面的面紗,探索潛藏於人的內心深處的野性,展現出了人身上相互對立的善與惡、理性與野性。故事曲折離奇,打鬥精彩激烈,但個別的細節安排不夠合理,甚至對人物性格發展的合理性有所忽略,可能會給人一種故弄玄虛之感。雖然有些異議,但影片是一部吸引人的娛樂片是絕無懷疑的。

3 《野性的證明》 -影評

這部電影是根據日本著名推理小說作家森村誠一的同名小說——證明三部曲之《野性的證明》改編,看完電影和小說對比一下發現,影片並不是十分忠實於原作,小說結尾處,味澤在揭露了大場的陰謀之後殺死了很多黑勢力的成員被當作當年的兇手送進瘋人院,而影片結尾是味澤殺死了20多名追殺他的自衛隊員後背著死去的瀨子向自衛隊的坦克陣衝去。無疑,小說和電影的結局都是悲劇性的,但是電影的結局更具有觀賞性和深層的意義,一個小人物明知自己勢單力薄還要向強大的對手宣戰,勇氣實在可嘉,令人欽佩。

高倉健在影片里依然以不苟言笑的冷麵英雄形象出現,拍攝此片時候他已經年過50,還親自表演了許多打鬥和驚險場面,本片導演佐藤純彌大家應該不陌生,他的許多作品都在中國上映過,如《追捕》《人證》《新幹線大爆炸》《一盤沒有下完的棋》《敦煌》等,他是日本著名的商業片導演,其作品都具有極強的觀賞性,具體到《野性的證明》來說,影片既揭露了社會的陰暗面,有有驚險的情節和血腥的打鬥場面,還展示了日本自衛隊的軍事訓練的大場面,兩個多小時的影片絲毫不覺得長,看完之後還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4 《野性的證明》 -文學作品評論

 還是簡單地說說小說情節吧,任何一部懸疑作品,尤其以現實為基調的推理小說,缺少故事情節的環環相扣,也就喪失了作品的優秀本質。 

在一個空寂的荒僻的小村子里,發生了一起十數人被集體屠殺的驚天血案。小女孩賴子成了唯一的倖存者,她在回家途中被一個陌生男人拐走,那男人穿著綠西服,相貌古怪,不苟言笑,賴子隨後被拋棄到一個偏遠的地方。在此案中出現了另一個女子,她由於誤入此地而慘遭獵殺,女子是一名普通的公務員,她的父親是報社社長,妹妹是一名敬業的記者。穿綠西服的男人做為兇手被警方通輯,只有一名小警察持不同意見,故事由此展開,到底是誰犯下如此滔天的罪惡呢?警方做了許多努力,最後只能不了了之,目睹發案全過程的女孩賴子因受驚嚇患上了失憶症,除了對綠西服古怪面孔尚有模糊的印象外,幾乎變成了痴獃兒。這個恐怖的故事只是一系列罪惡的開始,接下來的緊張敘述,繞到兩年以後的羽代市,圍繞著大場家族的黑勢力進行了似乎與故事序幕毫無關聯的交待。 

 主人公衛澤出現了,他是一個沉默寡言卻有著冷俊性格的三十歲的保險公司職員,他領養了那次案件的倖存者受害者賴子,並在一次偶然事故中與女職員的記者妹妹成了好朋友。衛澤滿懷正義,與女記者組成了反對大場勢力的同盟戰友,他們用螳臂擋車的勇氣向黑勢力發出挑戰。隨著故事的深入,發生了一系列案件:一個大場家族的小人物,用計殺死了自己的妻子,並奄埋了屍體,騙取了六百萬日元的保險賠償金。女記者因為揭露大場家族的黑幕,不斷受到排擠和人身威脅,最後慘遭暴徒*殺。還有許多案件斷續發生,衛澤只能獨自調查,東躲西藏,幾次身陷囹圄,女孩賴子也險遭厄運,險惡的處境逼迫衛澤露出了兇殘仇恨的面目。 

衛澤表現出以血還血以牙還牙的兇殘本相時,讀者發現了這個正義的衛澤,就是那個穿綠西服的男人。警方的人目睹了衛澤用利斧砍殺數人,與此同時,彷彿兩年前的血腥一幕又重新上演了,當領養的賴子記憶蘇醒指認出他就是殺害父親的兇手時,沒有人再懷疑什麼了。 

儘管衛澤最後因精神分裂症的緣故受到制裁,而那個始終跟蹤調查並制服衛澤的小警察呢?也因為精神失常關進了醫院。儘管賴子的病似乎好轉了,她過上了平靜的生活,然而這一切在作者的筆下都只是一場悲劇加誤會。歷史的本來面目被層層掩蓋起來了,就象在《青春的證明》和《人性的證明》中那樣,森村誠一給了我們一個開放式的結尾,他在找到答案時,又永遠地把這個謎底封存在了時間深處。 

衛澤是一個犧牲品,原來他在那個案件中,只是個誤入其中的路人,他當時作為一名自衛隊員,正在村子附近經歷著隱蔽的野獸般的訓練,當他不小心與誤入其中的女職員相遇時,兩人幾乎成了好朋友。衛澤的行動是極為隱密的,他不敢與外界有任何聯繫。村子里由於生活貧困,早就有許多人患上了精神病,賴子的父親在精神病發作時,揮斧砍死了全村老少,包括女職員,衛澤發現情況后,為了救護賴子,也為了組止精神病殺人,無奈殺死了賴子的父親,這一舉動在賴子心靈深處留下了痛苦的印跡。然而衛澤不敢說出自衛隊的訓練安排,那是絕密的政治事件,所以他帶著失去記憶的賴子遠走他鄉,最後只能把女孩遺棄。 

5 《野性的證明》 -作品特色

森村誠一的高明之處在於:1,這宗看似血腥的刑事案件里,隱藏著尖銳的社會問題,筆觸冷靜地潛入到人性最私密處,揭示了被壓抑被扭結的生命的惡性本質。2,小說不急於把情節全部打開,在讀者稍有頓悟時,它又轉向別處去了,一種若即若離的神秘氣息讓人不斷陷於自我暗示的恐懼心理中,它不是用虛幻和空想構成的懸念,它是用現實的人物事件形成的框架,這是一種令人窒息的零距離表現技法。3,有的地方象是閑言贅筆,有的地方引用了枯燥的學術知識,細節的魅力時時閃現,最後引出某個結論時,讀者就會明白作家的良苦用心,作家對社會的批判和揭露達到了極點,充分表明了戰後日本作家的社會史命感,從而也確立了他在現代推理小說界的地位。4,故事常常以小見大,在不同事件上來回穿越,最終也沒有一個解決。小說似乎想告訴讀者,這些事情太常見太複雜,根本不可能用純文本小說加以轉變,全社會應該建立共同的反擊策略。 

只說社會問題派與本閣派的不同。後者多是感官和直覺上的暴力驚悚,有的純粹是消遣性的刺激和文字技巧,有的就是作家生編硬造出來的鬼怪神魔了。社會問題派則不同,它是與現實生活真實人性緊密相關不斷碰撞的結晶,其反思和自省,其警世與勸諭的力量無處不在。社會問題派的小說,有的是為悲劇人物命運所擔承的感慨無奈痛苦和不安,有的是對未知世界未知生活的新奇猜測懷疑和緊張,有的是頭腦內心過濾后的真正意義上的危機和恐怖。本閣派小說在藝術上件件都是精品,在懸疑理念上是打破一切常規的唯美器物,然而它只供消譴,只是茶餘飯後的驚險故事,而社會問題派的作品呢?更具有思想性引導性,總能把讀者跟冷酷的現實矛盾和血腥衝突緊密地拈連在一起,它讓讀者對周圍的世界充滿了足夠的警惕。換句話說,後者只能讓人感動,只能讓人佩服,而前者能教會你一些東西,它讓你警覺,讓你聰慧,讓你分清善惡自我保護。

上一篇[森村誠一]    下一篇 [《太陽黑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